超级武道

第七十五章 扭秧歌

推开房门,一道刺目的阳光如流光般射进聂皓的眼眸,使他不由的探出右手横在额头前,直到习惯后,才将右手放下。

晴空万里,浮云荡漾于天际,在温润的光芒下形色斑斓,清脆悦耳的鸟鸣在耳畔不断的回荡,如同乐曲般欢畅。微风拂面,划过脸颊,犹如娘亲的手掌轻轻地抚摸着他的脸,带着点点的余温,他的眼眸不由的湿润了起来。

打起精神,深呼一口气,赶走了内心的惆怅,迈步走了出去。

点点无形的灵气粒子在聂皓的双眸下无处遁形,眼神扫过去,天地灵气灵动的奔向他的双眸,有目标的涌进他的体内,被命魂转化成魂力。

“没曾想到天眼通还有这能力,照此下去,突破凝魂三重境的日子也就不远了。”聂皓喜笑道。

《夺魂心典》第一层赋予的能力就这么实用,那以后的能力……

聂皓的嘴角不由的呆住了,点点晶莹的……液滴从他的嘴角滑落……

这厮,居然兴奋的流口水了。

古辰风额头黑线顿时暴增:“太丢人了……”

“雷敬,庄毕凡,半年后的群英会,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带有邪恶的笑容的聂皓,已经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见到他们那副吃惊的嘴脸,他周围的空气泛起道道蕴含着杀意的波澜。

“阿皓,都日上三竿了才起来,刚才小蝶可是叫了你好久呢,以前你可不是这么贪睡。”听到聂皓房门被推开的声音,一旁的房门也紧接着被打开,聂婉儿的身影从门内走出,脸上带着浓浓的笑意,言语间有些俏皮。

“呃,这个,昨晚练功有些过度,所以有些贪睡。”聂皓干笑几声,解释道。

“阿皓,虽然我没有修炼,不是武者,可我也知道武途一道是急不得的,你也要多注意身体才是。”婉儿的那一抹俏皮顿时收敛,一脸严肃的叮嘱道,眉宇间,带着对聂皓的疼爱。

“婉儿姐教训的是,我以后一定注意。”聂婉儿的叮嘱不仅没有起到反感,反而让聂皓警觉起来,他的确是太过于执着。

武途一道,不能一味的追求实力,更要将自身的感悟融贯于身心,利用心境的感悟来提升境界,这才是成就武者大道的正途。

“大半天的没吃饭,饿了吧,你先等会儿,我去准备些饭菜。”说罢,聂婉儿便朝着厨房的位置走去,身后跟着嬉皮笑脸的小蝶丫头。

“婉儿姐,我怎么发现大哥跟变了一个人似得,皮肤比以前更好了,也更帅了,你说他是不是用了什么保养品啊。要不你去问问,晚上咱们也用用。”两人的背影渐渐远去,可小蝶的悦耳的声音却荡在耳畔。

闻言,刚欲回房的聂皓一个踉跄,准备迈过的右脚不由被门槛绊了一下,嘴角抽搐,脸上涌上道道黑线……

……

聂家练武堂内,一道白色的身影蹩脚的扭动着他的身躯,腰部带动着大腿的肌肉不停的抖动,双腿摆动间,杂乱无章法,反而多了一丝的滑稽。

这人便是聂皓。

双腿堪堪的迈出七步后,跨出左腿的便无从下脚,硬生生地停在空中,思索半天,才犹豫的放下左腿。

然而,眉头一挑,眉宇间暗含一抹化不开的郁闷与烦躁:“不对,还是不对,第四步根本不是这样走,完全没有连贯起来。身法以腰为轴,须腰、腹、胸、肩、背各肌群协同体现,可这《九星踏月》……”念叨此处,聂皓也不知道该如何形容,每每修炼这部身法,总产生一种难以言表的体会。

境界提升,肉体锻造,如今,只差身法上的感悟,倘若他能够将九星残影融会贯通,想必,青云山一役,对战雷敬就不会那般硬碰硬,打的如此辛苦,差点连命都搭进去。

聂皓仍在琢磨这部身法的要点在哪,根本没有注意到原本正在修炼的聂家子弟们已经垂下手里的兵器,目光奕奕好奇的望着自己。

“他这是干嘛呢?”

“我哪知道,看这情形应该是修炼身法,没看到他的双腿不停的变幻么,就是……就是像什么来着?”

“好像有点像扭秧歌。”

“对,我说这么看着那么别扭呢。”

“……”

聂皓并不知道自己已经吸引了聂家众弟子的目光,哪怕是注意到,估计也会当成空气,虽说他承认自己是聂家人,但对聂家人并没有多大的感情。

只是不晓得聂皓在知道他们内心想法的时候,会不会经脉逆行,口吐溢血:你呀的才没事扭秧歌呢!

尝试百遍的聂皓终于扛不住内心的纠结,心神向古辰风传音道:“古老,《九星踏月》也太难修炼了,练了这么多遍都不得要领,估计再练下去,我吐血的心都有了。您老和我说说诀窍呗。”旋即,脸上自然而然的露出谄媚的笑意。

但是,他万万没想到,突然的变脸对那些暗地关注他的聂家子弟产生多大的影响。

“不好,你看他的脸色有些不正常,会不会是走火入魔了?”四周围在一起谈论的子弟见聂皓突然呆立住,脸上浮现那副傻子特有的标志,顿时大惊失色。

“别着急,再看看。也许是找到感悟。”还是有理智的人,喝止住那些有些骚乱的子弟,不过他们心里也在忐忑着。

万一聂皓真的走火入魔了,对聂家的打击可是不小啊。

“我哪儿清楚什么诀窍,我又没练这个。”古辰风不耐烦的声音淡淡的传来。

“轰隆~!”

这句话顿时在聂皓的心里如同天雷般蓦然的炸响,雷的他外焦内嫩,一片愁云惨淡……

“你丫的,你没练就甩手给我琢磨,你这不是坑我么!”聂皓内心悲愤的咆哮道,有种想哭的冲动。

“嘿嘿,这个,主要是这部身法太过玄奥,老夫当年参透半年而不得要领,于是也就放弃了,不过你想想,就是因为以老夫这等人物都无法参透的身法,才能说明其本身价值非凡。”古辰风脸不红,气不喘的缓缓说道:“这不,老夫瞧你的资质、悟性也非常人,毅力更是没得说,固然才将其传给你,倘若有幸修炼,算你运气,要是你也无法修炼,大不了再传给你一部身法就是。”

一脸悲悸表情的聂皓陡然僵住,连古老都无法参透的身法,应该很牛叉吧……再说了,就算练不成还有的选……

脸上再次绽放出舒心的笑容……

殊不知,这一扭,一愁,一笑的面部表情,在聂家子弟心里引起多大的冲击,这丫的,该不会练功出岔子了吧,瞧这脸变得,跟翻书似得……

“你们这群小兔崽子都傻站着干什么!还不给老子修炼去!”门口传来一阵虎啸般的咆哮声,声波如浪,滚滚而来。

只见一直守在练武堂的三长老黄不通,正双手插腰,龙行虎步间,一摇一摆而来。

“小狗子,什么时候三长老来了也不知道通知哥几个一声。”

“妈的,我也不知道啊”

……

在聂皓仍然左拐右扭时,没有察觉到他的耳畔已经刮起一道急流,“啪”的一声响,后脑勺蓦然的被打了一巴掌,连带着身体也不由自主的倒向一边,为了保持身体的平衡,双腿连忙跨出,稳住身影。

猛地被打扰到修炼,对于任何武者来说都是不可饶恕的,就算是聂皓也不例外,更何况本身对聂家就没有多大的感情,脸上瞬间堆满煞气,体内的火气当场就要爆发。

“你……找……嗯?”

看似很不连贯的话从聂皓的嘴里吐露而出,到最后,脸上哪有半丝的煞气,眼珠子瞪得溜圆,难以置信的望着脚下刚刚踏过的地方。

“臭小子,不好好修炼,在这耍宝。”一道熟悉的声音从聂皓的身后传来,然而,回应的,只是聂皓如今的痴呆状。

见聂皓对自己置之不理,后面的人更是怒不可抑,原本就有些煞气的脸更显狰狞之色。

尤其是家族刚刚对此子寄予厚望,他却在这里扭秧歌……

你喜欢扭秧歌,家族也不说什么,关上房门找个旮旯地方自己扭去,也别在练武堂丢人现眼啊,你也不瞅瞅其他弟子看你的眼神……

三长老满脸怒色,要不是突然兴起过来看看这帮小兔崽子修炼的怎么样,发现了这家伙居然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的扭秧歌,还指不定他要扭到什么时候呢!

当然,黄不通绝不承认自己来练武堂的真正目的就是为了蹂躏一下聂家的子弟,只是被冠冕堂皇、大义凛然的篡改了一下而已。

无伤大雅,对,无伤大雅!

聂皓的痴呆状让满怀得意的三长老很是不满,刚刚放下的宽厚手掌,再度扬起,右臂带动着肌肉牵引着右掌,再次挥下,穿过空中,耳畔传来“呼呼”之音。

感受着气流的压迫,聂皓全不在意,仍然保持着那副神态,却没有人发现了他的眼眸划过一道精光,绽放出的精芒全然和他现在的神态不符。

三长老的右掌就像蒲扇一般袭来,后面的聂家子弟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暗暗为聂皓擦了一下冷汗,这巴掌被打一下,最少要疼上一时半刻,尤其是三长老生气之时,想要暗暗给聂皓一个教训。

就在那一巴掌即将落下的时候,聂皓的双眸陡然流光划过,调正好自己的状态,将精、气、神全部调动起来。感受着越来越近的气压,体内的魂力按照《九星踏月》的运行轨迹在经脉里游走。

就是现在!

刹那间,聂皓从痴呆的状态恢复过来,身体就要朝一侧扭去,企图躲过这一巴掌。

身后的三长老却暗自偷笑,讥讽之意溢于言表。

这时候才想起来躲,晚了点儿吧,这都让你躲过去,我还混个屁啊!

三长老心里爆出了一句粗口,思忖之际,挥动的频率顿时加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