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武道

第七十四章 天眼通

如果说,刚才的切肤之痛令聂皓备受煎熬,那么这一刻,聂皓当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按照古辰风的吩咐而制成的药液,充斥着滚烫的温度,伴随的时间的推移,那么炙热不减反增。

火辣辣的痛觉不停地刺激着聂皓的神经,他感觉桶内的液体就像拥有生命一样,不断的顺着自己的皮表毛孔四面八方的涌向体内,随之而来的是万蚁啃咬的疼痛感,同时肌肉各处极痒难耐。

盘膝而坐的聂皓强忍着控制着自己的身体,按压住跳出圆桶的念头,他只有一个想法:忍下去,忍下去才会变强,只有变强才有实力寻找父亲,才有实力保护我的至亲……

时间流逝,刚开始的欲生欲死的疼痛已经让聂皓的神经逐渐的麻痹,那种惨绝人寰的煎熬疼痛慢慢的让他接受、习惯,双腿交叉盘旋,在桶内修炼默默地修炼《夺魂心典》,这才是他增强实力非根本。

每次修炼《夺魂心典》,聂皓都会或多或少的产生一丝明悟,犹如醍醐灌顶,这份明悟或许不能立即增强修为,可长期积累下去,也是一种无形的财富。

《夺魂心典》不仅仅是一部修炼功法,它包罗万象,甚至附带着配合《夺魂心典》修炼的特殊技能。

境界提升到凝魂境之后,聂皓便可以修炼功法提供的第一个特殊技能——天眼通!

天眼通,以《夺魂心典》为基,打通双目周围的七十二道天闭门穴位,将魂力按照经脉的流向贯通双目,令双眼产生异变,可以窥查别人的命魂,修为,最为主要的是,它能够增强神识覆盖的面积!

当然,天眼通也不是万能的,虽说可以窥查别人的命魂、境界,可这一切都是以修理者自身的境界为基准,以凝魂境的修为来说,动用此技能,聂皓最大限度只能窥查化灵期高手的境界。

武者的神识不仅能用来锁定目标,更难预防其他人的偷袭,施展天眼通,神识将是平常时候的数倍,廖有生于无,更何况如果运气好,将来还可以凭此保命。

聂皓将盘踞在丹田内的魂力疯狂的导向双目两侧的穴道涌去,人体乃是一个复杂的生命体,各处穴道不得随意打通,一个不起眼的小穴位甚至可以要了一位大能的命!

谨慎的引导着魂力的流向,一点点攻克那些无法用肉眼察觉的穴位,每每攻克一道穴位,聂皓的眼皮不由自主的一颤,额头的汗水自从跳入桶内就没有停止流落。

九玄玉内古辰风虽然切断了与聂皓心神交流,可依旧能看清外面发生的一切,脸上露出欣慰的表情:“幸好切断了心神联系,不然足够让他骂个狗血淋头。不过这小子对自己倒是挺狠,这都能挺过来,看来以后药剂的分量该加大了……”

聂皓并不知情自己的表现让古辰风侧目,更不知道,后者嘴里念念有词的话语,不然,非得口吐三升血,走火入魔不可。

药液的功效开始呈现出来,聂皓的皮肤由肿胀通红,颜色逐渐的开始淡化,外表皮比以前更加结实富有弹性,除此之外,还有点美白的功效……

饱受万蚁撕咬痛楚的肌肉一点点的蜕变,聂皓察觉肌肉可以含纳更多的魂力来强化肉体。骨骼在药效的作用下“咔嘣”作响,仿佛用锉刀一点点将骨头磨成粉末,再重新组装。重组后的骨骼散发着朦朦胧胧的光晕,时间不长,就渐渐消失不见,不是散化,而是被骨骼所吸收容纳,至于效果,也只有聂皓切身体会了。

这份药液仿佛是将聂皓的身体重新打散组装,将里面的杂质全体清除出去。药液的水面也开始浮现被排出体外的污垢,杂质。

蓦然,以聂皓为中心,水面开始荡起层层的波纹,如蜻蜓点水,继而,水面无风自动,怪异的旋转。

紧闭的双唇露出一道缝隙,细若蚊蝇的声音从他的嘴中断断续续的穿了出来。

“天!眼!通!”

“开!”

体内的魂力通过经脉涌向双眸,魂力掠进双眸的那一霎,聂皓的精神有些恍惚,旋即,在双眸异样感的刺激下恢复过来。

合闭的双眸陡然睁开,瞳孔微微一缩,霎时间,风起云涌,滔天的气势从体内疯狂的窜动。原本璀璨的双眸划过一道精芒,如同闪电般窜了出来,迅如闪电,“砰”的一道细微的声音,将对面的墙壁直接射穿。

睁开双眼的聂皓感觉整个世界都变了模样,天眼通的开启状态下,聂皓透过锁闭的房门看到了在厢房嬉闹在一起小蝶,嬉闹玩耍间,衣衫凌乱,许些春光大胆的裸露在外,也许她们也没有料到,还有人能偷窥。

看到了不该看的画面,聂皓赶紧将自己的头转向一旁,发烫的脸颊,忐忑的心跳声,出卖了他强行下来的镇定。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聂皓不断的默念着,企图平复心境,可偏偏丹田处不断的上涌一团团邪火,扰得他心烦意乱。

古辰风见状,苦笑的叹了口气:“看来传言是真的,三幽碧炎果不仅是难得一见的天才地宝,更是壮阳的灵药,也不知道对他而言是好是坏。”

就在聂皓强行控制丹田邪火的时候,脖颈上悬挂的九玄玉发出朦胧如月光般的光芒,如细雨般洒落在他的身上。炽热的身体被如雨般精华的寒气所覆盖,寒气顺着经脉缓缓的渗透到丹田处,将体内的那股火气压制,让其龟缩在丹田一角落里。旋即,寒气顺着经脉在体内游走,滋养着略带燥热的经脉。

“呼~”

聂皓吸腹深深的吐出一口热气,脸上的红晕逐渐的退了下去,看不出任何的异样。

“还好有九玄玉的寒气压制,不然后果不容设想。”一想起刚才的情形,聂皓就一阵后怕,对刚才的事还略有心有余悸。

不过,短暂的心慌立刻就被一阵狂喜所代替,刚才运转魂力的时候只顾着压制丹田的邪火,并没有注意到被药液浸泡一夜的变化。将邪火压制后,这才察觉体内爆发的源源不断的力量。

虽然境界没有明显的提升,可是聂皓明显的感觉到肉体蕴含的力量已经超乎自己巅峰的状态。缓缓的站起身来,顿时发出“咔咔”般的声响,仿佛从远古荒兽苏醒一般,滔天的气势猛地爆发而出。

深握一拳,肌肉紧绷,强悍的力量无形的散发出来,聂皓觉得这一刻,自己的肉体已经堪比妖兽,非寻常武者所能拥有的。

“小子,感觉怎么样,新生的力量还需要在实战中掌控,才会发挥最大的功效。”古辰风脸色温和的声音从聂皓的心里响起。

“死老头,你还舍得出来!”聂皓咬牙切齿的恨道,但他的眼神却没有流露出丝毫的怨恨之意。

随即,随意的耸了耸肩膀,双眸发光,欣喜若狂道:“这种力量,简直是超乎想像。”。

“虽说你在淬体五重境止步多年,根基比其他子弟要好一点,外加上你服用三幽碧炎果,肉体的强度更是非比寻常,如今我为你配制的药液能强化肉体和锻造经脉,使你本来的根骨提升一个层次,便于以后的修炼。”古辰风不紧不慢的缓缓道来。

聂皓这才明白古辰风配制药液的珍贵所在,原本被隐瞒的那份不舒服也烟消云散,对古辰风发自内心的感激。

对于武者来说,先天的资质对将来的修行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资质、根骨越好,那么将来在修行这条道路上走的越会平稳,在武道一途攀登的更高,这也是为何各大势力、宗门不断寻找资质好的弟子加以重点培养的原因。

古辰风配制的这份药液恰巧可以影响到一个武者的资质,可以说,一旦这种药液的消息走漏出去,那么整个大陆的势力都会像闻到鱼腥味儿的猫一样,趋之若鹜的朝清宛城赶来。

聂皓欠下的不只是一点点。

“古老,谢谢你。”聂皓真诚的对古辰风说道,言语间带着深深的感激。

也许是没有想到聂皓会说出这般话,古辰风微微愣了片刻后,微笑道:“哈哈,只要你努力修行,早日将夺魂修炼到大成,为老夫重铸肉体这就够了。”

聂皓顿时哑言。

这就够了,您老还真能说的出口。

重铸肉体不仅需要将《夺魂心典》修炼大成,还需要各种珍奇的材料,这些材料每一种问世都会吸引各方势力,能得到一种就算走大运了。所以说,重铸肉体对聂皓目前来说,可望不可即。

当然,这些话聂皓也就想想,却没有说出口,不过,心里升起为古辰风重铸肉体坚定的念头。

透过房门,发现外面已经是日上三竿,跨出圆桶,暗灰色的魂力在体表运走一圈,湿气瞬间被蒸干,从一侧的长椅上拾起干净的衣袍,披在身上,推门而去。

与此同时,内心思忖不已,也不知道昨天自己修炼有没有被发现,聂皓可还记得昨日古辰风在房门外布了一层小型的结界,将自己的屋子覆盖住,要是小蝶过来叫自己用餐的话,岂不是会被那层结界所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