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武道

第七十三章 备受煎熬的修炼

与热闹的天乐坊相比,清宛城内有一处地段终年保持着低调,甚至是压抑的气氛。

——城主府!

大风国崇尚皇权至上,大风国内的每一个士兵都归皇室统领,可以说,皇室乃大风国第一势力。同时,各个城镇的城主皆是有皇室安排,皇榜公布。然而,保持着三千年的规矩却在数十年前被打破。

清宛城城主,来历不明,实力不明,长相不明……

甚至连皇榜都没有公布……

就是这么一个所有都不明确的人,却在清宛城担任城主已经数十年之久。占着这么一块肥肉,任何家族势力都会眼馋,可派进去城主府的探子无一不是躺着出来的!

城主府座落在清宛城最中心,高耸入云的石雕刻的建筑物彰显着不寻常的身份,青铜大门高达三丈,犹如凶兽硕大的恶口,吞噬着眼前的一切。

内部,却和外表恰恰相反,没有昂贵华丽的装饰,没有小桥流水人家的意境,有的仅是简简单单的几处阁楼。

然而,就是这古朴无华的阁楼却能够令人产生足够的危机感,独临其身,如面冈峦之势,看似分布没有规律的七栋阁楼,俯视之,便会巧妙的发现它完全是按照北斗七星阵的阵奥所布置,阵型变幻间,犹如星辰变幻,日月交替,威力无比,最可怕的是,面对此阵,根本无从下手,无法捕捉其阵眼所在。

七栋冰冷的阁楼,却如活物般镇守着城主府。

深夜。

天玑楼内,烛火摇曳,黯淡的烛光好像在下一刻就要熄灭,摇摆不定间,墙壁上浮出重重的黑影。

阁楼内部简陋无比,仅有一盏烛台,一幅画,以及一个蒲团。

此刻,蒲团上坐着一个老者,双手掐指盘与双膝两侧,白色的衣袍包裹着他那佝偻瘦弱的身躯,岁月无情的在他的脸上留下了痕迹,脸上条条皱文,好像一波三折的往事。根根银发,半遮半掩,若隐若现。紧闭双眸的他,给人行将就木的感觉,布满了死气。

“回来啦。”

嘶哑的声音从他的喉咙里传出,双眸陡然间睁开,一刹那,老人身上的气质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根根银发无风飞扬,飘渺的气息四散而开,死气不在,反而充斥着无穷的力量,磅薄的灵气从他的体内逸散而出,如同沉睡的洪荒猛兽苏醒一般,让人高山仰止。

然而,老人的话在间房间里不断的回荡,直到声音逐渐的减弱消失,房间里依然还是他一个人。

倘若还有其他人,恐怕都以为老人得了老年痴呆之类的怪病。

见没有人应声,老人的嘴角一咧,嘴角上扬,右手的衣袍猛地朝房间的角落一挥手,磅礴的灵气顿时如利剑般穿透空间,直指那一处角落。

随意的一挥间,爆发的能量恐怕就是聂天雄也无法承受。

就在那股能量即将打穿墙壁的时候,墙壁前面的却犹如实质一般产生一道无形的防护膜,老人随意的一击打在那道薄膜上,空间荡起了层层的涟漪,波纹四处散开,看似狂暴的一击无形中被散去。

“真扫兴,每次都被你发现。”角落里的涟漪不断,蓦然间,凭空一只脚从空中迈出,极其诡异,随着一只腿的跨入,暗处的人终于逐渐的在这间房间内显身。

一张隽美的脸庞,足以令大多男人心生嫉妒,面如凝脂,高挺的鼻梁,薄薄的嘴唇,特别是那一对如星幕般的眸子,深邃幽然,非常人所有。

此人,便是在交易阁与聂皓相遇的男子——包打听。

不过,此时的包打听没有了那一副了然于胸的气质,反而多了些沮丧,那张英俊的脸拉的老长,嘟囔着嘴,故作不满的模样颇有些滑稽。

自从包打听显身后,老人嘴角上的弧度瞬间消失,如同根本没有笑过,双眸闭合,那一刻,仿佛整个世界在一瞬间安宁下来。

嘶哑的声音从老人的口中说出:“你是我一手教出来的,这要是让你得逞,老夫的颜面往哪儿搁。虽然你的修为足以媲美那些妖孽,不过,对于老夫而言,火候还差得远呢。”

面对老人的话语,包打听无奈的撇了撇嘴,但没有开口反驳,万一这个老头恼羞成怒,搞不好又要逼得自己闭关了。

右手上的戒指随意一挥,原本显得有些空旷的房间,顿时出现了一个软塌,昂贵的天香柔丝却织成了被褥,铺在塌上,一个闪身,躺在软塌上,慵懒的伸了个懒腰。

老人则无视包打听,继续打坐修炼。

然而,仅仅片刻沉默,却再次被打破。

“你还是去见他了。”老人的话里透露了许些无奈,沙哑的声音里甚至能够听到一丝苦涩。

听到老人的话,包打听身上的那股洒脱随意的气质渐渐被收敛,取而代之是满脸的严峻,显得稳重,靠谱。

“现在的他太弱了,与其如此,还不如多刺激他,反而修炼的速度会提上去。”包打听淡淡地说道,“不过,没想到他的气运如此深厚,就连囚牛灵戒都让他找到了,只是不知道他有没有唤醒囚牛的运气。”

“哦,囚牛灵戒?”老人的话音带着许些诧异,“那枚戒指不是一直在圣雪宗么,怎么会跑到那个小家伙的身上?怪哉,怪哉。”

“天道莫测,也许这就是命。”

“……”

……

作为城主府内二人此刻讨论的对象,聂皓丝毫不知情,无视聂家护卫畏惧闪烁的目光,一脸兴奋的朝着院落走去。

还没有跨进院落,远远的就能听见里面清脆悦耳的嬉笑声,让聂皓的嘴角不由上扬。

院落里,小蝶和楚妍二人不知聊得何事让她们如此开心,不过发自肺腑的愉悦声令聂皓产生了一种温馨的感觉。

“大哥回来了,我去准备饭菜。”了解聂皓脾性的小蝶见前者回来,叫喊一声后,连忙朝着厨房跑去。

“娘。”

“皓儿回来啦。”楚妍慈爱的凝望着聂皓。

随着聂皓实力的提升,楚妍在聂家的地位与日俱增,以前者如今在聂家的声望,谁还敢吩咐楚妍做那下人之事,反而隔三差五的献上一些稀珍贡品为其滋补身子。

“嗯。”

匆匆吃过饭菜,聂皓迫不及待的将自己一人锁在房间内,简单的房间摆放着寻常的用品,可中间放置的一个硕大的圆桶却足够吸引人,道道水雾从里面弥漫而出。

“古老,今日你是不是对雷敬动了什么手脚,就算那家伙狂妄自大,但也不至于没有分寸到那种程度。”

古辰风嘿嘿一笑道:“老夫只是把一抹神识输进他的气海,谁料到那家伙本身正在气头上,稍微一撩,他就将心里话吐出来。哈哈,想到万禄那张发绿的脸,老夫有觉得好笑。”

“……”

聂皓微微汗颜,当真是人老心不老,居然还搞这样的把戏……不过,的确蛮好玩的……

“古老,东西都准备好了,你看……”

“金银花,腐骨草各取半斤磨成粉末,撒进去,再把七彩毒尾蜂酿的蜂蜜,倒三两……”

按照古辰风所述,聂皓一一照做,渐渐的,原本清澈的热水变得浑浊粘稠,甚至散发着丝丝恶臭,让聂皓的眉头不由一皱。

“古老,这味道,太难闻了。”聂皓皱着鼻子,苦笑道。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你天生周天体质,能够修炼已是万幸,不比别人更加拼命怎么能行。而且你冒然吞服三幽碧炎果,虽说好运逃过一死,可上次给你嫁接能量的时候,竟然察觉到你的经脉里存留着火毒,现在影响不大,可随着境界的提升,那一丝火毒便会壮大,最后会自燃经脉。”

“什么,火毒?!”聂皓感觉整个房间的温度骤降,甚至圆桶内散发的恶臭也不那么刺鼻。后背浸满了冷汗,脊骨如同被冷风吹过一般发凉。

“照我说的做,那丝火毒不足为虑,甚至可以将其吸收,以后对敌,亦做一底牌。”古老的声音悠悠的传出。

“脱掉衣服,浸入水中。”

聂皓将衣服快速的拖入,没有一丝的犹豫,然后右脚微微一踏,猛地接力跃空,就要跳入圆桶内。

这时的聂皓并没有发觉古辰风那略有怪异的面容,甚至不苟言笑的脸上都露出一丝带有狡黠的笑容。不过,聂皓却没运气看到了。

捏着鼻子,“噗通”一声,跃进桶内,被浓郁的液体彻底的包裹着他那健壮的肌肉。

“啊~~!!”

紧接着,一道撕心裂肺的吼叫声从聂皓的口中喊出。还好房间之前被古辰风设了一道结界,阻止了声波的扩散,不然整个聂家都要被这一嗓子所惊动。

“小子,是不是很爽啊,好戏还在后头呢。”古辰风摇晃着脑袋,幸灾乐祸的开口道,说完,便切断了和聂皓的联系。

听到古辰风的话,聂皓顿时怒气冲霄,满脸悲愤,眼珠都有外凸的现象,身体各处出现肿胀,青筋狰狞的裸露在外,整个身子如同被煮的虾一样,通红通红的……

“啊,死老头,给老子出来!”

“你个混蛋,不早告诉我!”

“啊……疼死我了。”

“……”

刚跳入桶内,古怪的液体浸过身体,聂皓就感觉身体各处如同被刀子一点点的切割一般,如同遭受凌迟之苦。那一刻,聂皓差一点痛的晕过去,他甚至觉得,晕过去也许是对他最大的幸福!

但他不能晕!

即便再痛,他也需要忍受这一切!

聂皓一狠心,牙口紧闭,将舌尖咬破,舌尖的痛楚和血水的灌入,让他被痛晕的神经缓缓的恢复过来。

可接下来的情况,更是让聂皓感觉痛不欲生,备受煎熬,恨不得一口咬死古辰风。

“死老头,也不给老子提个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