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武道

第七十一章 冤家聚头

PS:每天晚上做梦都是关于这本书后续的情节,精神一直处于紧张的状态,都有些累觉无爱了。

依旧那句响亮的口号:求点击、求收藏、求红票!!求一切啊!!

……

常言道:不是冤家不聚头。

交易圆满的完成,摩擦着右手尾指的囚牛灵戒,聂皓的心里不禁充满了期待,凝魂境的实力完全无法满足他的胃口。

在这个以武为尊的世界里,要想有足够的话语权,唯有至强,至尊!

心里惦记着古辰风所讲的提升实力之法,聂皓略怀激动,脚步轻盈的向着聂家的方向走去。

“小子,别忙着高兴,你的对头来了,看来又有好戏看了。”即将踏出万食楼,九玄玉内的古辰风阴阴一笑,仿佛遇到什么有趣的事一样。

略有些失神的聂皓闻言,顿时察觉到一股夹杂着杀气的气息正从不远处传来,自从他修炼《夺魂心典》,对气息愈加敏感。

遁着那股暗藏杀机的气息寻去,聂皓才终于明白被盯上的原因,同时,暗叹清宛城如此之小,好不容易出门一次,还碰到他们……

万食楼对面的街道上,两帮青年子弟神态倨傲,昂首阔步的向着万食楼的方向走去,泾渭分明的服饰显示着他们不同常人的身世,这两对人马正是清宛城庄家、雷家的青年子弟。

庄毕凡以及被聂皓所重创的雷敬被两帮人马拥簇在中间。

一股如同实质的杀机正是从雷敬的体内传出。

自从上次与聂皓交手,不仅让雷敬差一点沦为废人,就连他那颗孤傲的心也同样遭到重创,身为雷家年轻一代的领头人,竟然被一个从不被重视的小角色打成重伤,若非城主赐予的丹药,恐怕这一身修为就彻底废掉了。

现在的他尽管恢复如初,甚至在丹药的刺激下实力更进一步,可心里却总有那么一道心结,如利刺般深深的扎在他的心里。

他明白,倘若不彻底的击败聂皓一次,那一根刺将会成为他追寻大道的绊脚石!

唯一的办法只有:杀!

手刃聂皓!

杀机透体,犹如被激怒的野兽一般疯狂的涌向聂皓,场中陡然间刮起一道疾风,吹响后者,风流如刀,吹的旁人面颊生疼,处于正对风流的聂皓,更能感受到浓郁的破坏力。

这家伙的实力居然更进一步!难道是那枚生肌造骨丹的原因?

思忖之际,夺魂心典悄然运起,丹田处的命魂陡然睁开双眸,丹田内的魂力顺着七经八脉涌向聂皓身体的各处,一道无形的屏障在风流即将打在聂皓脸上的时候,骤然出现,锐利的风流摩擦着无形的屏障,“吱吱吱”声不断的传响。

光是这犹如锉刀磨骨的声音就让街道两侧的人不由打了个冷颤。

这要是打在身上,恐怕连骨头也要被绞成齑粉吧。

原本热闹的街道霎那间变得鸦雀无声,唯恐自己莫名的招惹到已经处于暴怒临点的雷敬。一侧的庄毕凡望着聂皓的眼神同样不善,不过他并没有表现在脸上,那种古波不惊的心态反而令聂皓对他升起强烈危机感。

毒蛇有时候比猛虎更难对付!

特别是一条不怀好意,善于隐忍的毒蛇!

“聂!皓!”

雷敬咬牙切齿,一字一顿的狠狠说道,话中的语气充满了恶毒,仿佛要将对面的聂皓生吞活剥一般。

“真想不到,你竟然还活着,不过既然有幸捡回一条命,就应该收敛点,不然,雷家主还要再跟城主府讨要一枚生肌造骨丹。”聂皓无视着雷敬话里的杀机,反而不咸不淡的讽刺着。

此言一出,全场寂静。

“混蛋,你说什么!”被聂皓一阵冷嘲热讽,雷敬的脸上显露出不符合他气质的狰狞,面部的肌肉彻底扭曲,想他作为雷家的希望,何时受到过这等侮辱。

体内的气势在怒气的带动下,如实质般的在空中荡起层层涟漪。以雷敬为中心,地面的青石板纷纷出现裂痕,向着四周扩散,逐渐的化为齑粉。

直对雷敬的气势,对面的聂皓反而神色恬淡,无动于衷,仿佛那股气势和自己毫无关联。

“混蛋说谁?”聂皓摸了摸鼻尖,有些慵懒却不怀好意的说道。

“混蛋说你!”被怒气冲昏头脑的雷敬,丝毫没有考虑聂皓的话,直接说道。

只见聂皓骤然一拍双手,清脆的声音不合时宜的发出,口中乐道:“呀哈,你还知道自己是混蛋啊,不过既然知道自己是混蛋,也不能这么大声的说出来啊,看来你不仅是个混蛋,还是个彻头彻尾的傻蛋。”

“唉,真为雷家发愁,将来把家族交给你这样的家伙,何愁不没落啊。”

“聂皓,我要杀了你!!!”

雷敬的身躯周围顿时显出密密麻麻的电流,犹如灵蛇般在外表游走,噼里啪啦的声响不断从电流内传出,谁也不敢否认那一道细密的电流蕴含着巨大的破坏力。

原本拥簇雷敬的雷家子弟纷纷倒退数步,面色苍白的倒退到雷敬气势较弱的地方。不过,看向雷敬的目光充满了崇拜以及一丝畏惧,期待着他能够大发神威,将聂皓蹂躏致死。

一旁的庄毕凡见状,眉头不留痕迹的一皱,心里暗叹:“这个莽夫,这么简单就被聂小子激怒,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是他能动手的地方么!”

其他子弟碍于雷敬散发的气势远离与此,可庄毕凡毕竟是和他等级的人物,一股不弱于雷敬的气息猛然喷发,不同于雷敬金灿灿的神威,他的身围出现了如深海般蔚蓝的涓流,如丝绸般轻揉,却不敢让人小看。

“雷兄,沉住气,莫要中了那小子的奸计,这里是万食楼的范围,你冒然动手,岂不是和万食楼过不去,千万不要着了这小子的道啊。”在雷敬即将动手之时,一把抓住他的手臂,沉声说道。

被庄毕凡出言提醒,雷敬微微一愣,失去理智的大脑微微有了一丝理性的考虑,旋即,气势霎时间收拢,额头渗出细密的汗液。暗叹:若非庄毕凡提醒,刚才定然铸成大错,万一惹恼了万食楼,恐怕雷家连个渣都不会存在了。

不在意庄毕凡突然打断自己的气势,反而对他有些感激:“多谢庄兄提醒,否则就着了这小子的道。”

“无妨。”庄毕凡脸上夹杂一丝笑容,淡淡地说道,没有丝毫的倨傲,就像对朋友一般,心里却有些不屑:若非还需要留你牵制聂家的发展,我岂会在意你的死活。尽管心里非议不已,可面色上不显露丝毫。

恢复理智的雷敬一阵后怕,可眼神不甘示弱,狼一样的恶狠狠盯着聂皓,如同下一刻就将他彻底撕碎。

“妈的,就差一点,该死的庄毕凡!别落到小爷的手里,不然非整死你不可!”见自己的小算盘失败,聂皓略有失望,心头懊恼不已,同时也将庄毕凡列为第一敌人的范围内。

即便心里狠他恨得要死,聂皓心里对庄毕凡也不敢小觑,此人非雷敬所能比的,不仅资质非常,就连心机也是一等一,要论综合素质,甚至能压过聂落天!

聂落天为人做事光明磊落,力求无愧于心,而庄毕凡则不同,为求目的,不择手段,向来崇信利益的最大化,倘若这二人对上,即便聂落天实力压庄毕凡一筹,但最终结果却是输面较多,聂家高层正是看清楚了这一点才有了培养聂皓的打算。

在聂皓腹诽的同时,庄毕凡的心里同样不平静:这小子仅凭三言两语就激怒雷敬,显然也非泛泛之辈,忍受着十多年的骂名,一直被聂家雪藏,只为等待时机,好可怕的手段,好厉害的心智。若非半月前对聂家子弟的那次埋伏,恐怕还不知道自己眼皮底下还存有如此可怕的对手。

显然,到现在,他依然认为聂皓之前被称为废物的消息是聂家雪藏的原因,毕竟,即便他再如何的心奸似鬼,也不会相信有人能在一个月的时间内提升的这么快!

聂皓轻蔑的望着对面充斥杀机的雷敬,继续挑衅道:“怎么,不是要动手吗?小爷在这等着呢。”

哪怕是有一丝机会,他都不会放弃,这就是聂皓!

这就是狼性!

“聂皓,我承认以前看走了眼,竟然小瞧了你,同时也很佩服你,能够在我们眼皮底下忍耐这么久,不过,做人还是不要太嚣张的好,否则,下场可是会很凄惨的。”充分继承庄远航阴霾性格的庄毕凡,脸上挂着诡异的笑容轻声说道,目光牢牢的锁住聂皓。

倘若是常人,被庄毕凡这等警告恐吓,必会有些不知所措,可聂皓却对此完全不放在眼里。

“庄毕凡,你也别摆着一张死人脸,你当小爷是吓大的!”

饶是以庄毕凡的心性,遭到聂皓的讥讽辱骂,脸上也是青红交加,一阵扭曲,他终于体会到雷敬那份想将聂皓宰掉的冲动。

深深的吸气一口气,清凉的空气吸进肺腑,将自己从愤怒中摆脱,脸上不惊不怒,淡淡的对聂皓说道,“聂皓,你别得意,半年后就是清宛城的群英会,届时城主府会从中挑取五名最优秀的家族子弟,赐予他们一份去武学院考核的名额,代表清宛城去参加帝都武学院新生考核,想必你不会错过这次机会吧。”

“那又如何?”聂皓也没有料想庄毕凡会突然说起此事,感到诧异,难道把这件事说出来就能打击到自己?什么时候庄毕凡会蠢到这种地步?不过,群英会,自己可是势在必得!

“如何?我记得上次你通过秘法提升实力打的我们措手不及,不过,貌似那种秘法你只能动用一次,现在的你只有凝魂三重境的实力,希望届时在场中你的运气不会太差,早早的被淘汰掉,不然,我们会少许多乐趣。”庄毕凡森森一笑,腥红的舌头舔舐着嘴唇,浑身透露着一股邪异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