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武道

第七十章 皆大欢喜

PS:言简意赅:求点击、求收藏、求红票、求打赏!

人送外号:求一切!

……

未知的阻险并没有让聂皓产生退却的心里,反而激起他内心的火热,无论是渡虚境,还是中州那片神秘的疆域,对任何武者都是充满了向往。

平复好心态的聂皓抬腿朝万食楼的内部走去,在交易阁大厅最角落里,一个由梨花木雕刻而成的精致长桌不起眼的放在那里,旁边一个身穿万食楼管事服饰的中年男子端坐一侧,和那位收费的老者不同,这中年男子的修为明显不如前者。聂皓仅用神识一侧,就察觉到他的修为不过刚过凝魂境。

虽然凝魂境武者在清宛城来说也算得上是一名高手,不过随着眼界的开阔,如今凝魂境武者对聂皓来说真的不算什么。

然而,在聂皓刚刚收回探查的神识的时候,那名男子仿佛察觉到什么似得,鬓额的眉毛不由的扭在一起,眼眸如鹰鹫般的谨慎打探周围。

“好敏锐的感知力。”聂皓低声说道。

中年男子疑惑的打量着周围的人群,聂皓便知道自己刚才探测他实力的时候,已经被后者感觉到,虽然碍于实力不济无法将窥视他的人揪出来,可这样敏锐的洞察力已经足够引起聂皓的重视。

修为不高,却有如此的感知力,想必他的命魂应该是以感知类为主。

待到中年男子将心头的疑惑和警惕压下心去,聂皓这才踏步走上前去,毕竟窥查别人的修为在武者间是比较犯忌讳的事。

“在下万食楼鉴定管事,万禄,不知聂公子何事?”见聂皓缓缓步行而来,中年管事才将心头的疑惑压下去,脸色瞬间转变,笑脸相迎,丝毫没有因为聂皓的年纪而小觑,他可是听说过最近清宛城内的传闻。

聂皓眉头一挑,在清宛城乃至大风国内,万姓的族人可不多见,听闻万食楼的幕后家族正是万姓,难不成这家伙也是万家的人?

“听说万食楼收购各类兵器异宝,恰巧在下的身上些偶然得来的兵器,不知贵楼是否收取。”聂皓对万禄一笑,面色平淡说道。

“哦,劳烦聂公子将兵器取出,但凡来我万食楼出售,必先由我万食楼检验一番,才好给公子一个合适的价位。”

聂皓闻言,手臂一挥间,数十件夹杂着精光的兵器霎那间凭空出现,一一罗列在万禄的面前。陡然间,晶光四射,弥漫着锋利不可匹敌的气息,原本不起眼的角落在这一刻,变得有些刺眼。

万禄没有料想聂皓竟然有如此多的兵器,看着眼前花样百出的各式武器,一时间有些愣神,身为万食楼在清宛城分部的他,地位不比三大家族的长老地位低,甚至隐隐压上一筹,毕竟面对万食楼,所谓的三大家族就连给人家提鞋也要看人家的心情。

更何况他平日里负责的就是验各种奇珍异宝,实力虽不及聂皓,常年下来的眼光却非常人所能比的,眼前的数十件兵器一亮相,凭借散发着那股无所不摧的气势,就知道这些兵器非寻常的大陆货色,无一不是珍品!

“残阳落日剑!”

“幽暗玄冥刀!”

“裂石开山斧!”

“鬼骨琵琶钩!”

……

随着这些兵器被认出来,万禄的嘴巴就没有合拢过,痴痴地念叨着这些兵器的名字,仿佛不敢相信这所发生的一切,眼珠甚至有些发红。

分红倒是其次,关键前些日子万禄被家族贬于此地,正感前途渺茫,倘若今日在他手里促成这笔生意,不求引得家族重视,只求证明自己的存在!

“咳咳。”聂皓见万禄一时间陷入失神,不由的轻声打断。

“哦,抱歉,一时间有些失神。”回过神来的万禄脸色难得一红,旋即急忙开口:“这些兵器真的要卖给我万食楼?”说话的语气中带着浓浓的诧异以及一些少许的期待。

聂皓一笑:“当然。”

“这个,聂公子,这些兵器共三十三件,虽不及传言中的神兵利器,却不得不说,都是难得一见的珍品利器,只是……”说到此处,万禄眼睛放光的盯着这些兵器,仿佛怕在下一刻这些兵器就会消失不见。然而说话间,他的脸色却有些不自然。

“怎么?你们不收?”聂皓眉头微微一皱,出口问道,按照万禄如此说来,应该会很痛快的收下这匹兵器才是。

“不不不,并非我万食楼不收,只是这些兵器的价钱不低,饶是我万食楼,一时间也无法一次性拿出。”深深的叹出一口气,大概是想将心底的无奈吐出,才再次开口。

“呼。”聂皓深呼一口气,原来是这样,没想到田博龙的收藏这么值钱,就连财大气粗的万食楼一时间也无法拿出手,尽管这只是万食楼的一分部,其底蕴也不容小觑,若非万食楼无争霸势力之心,恐怕清宛城还轮不到三大家族耀武扬威。

至于那位神秘的城主……

真是无心栽柳柳成荫,若非出手帮了韩雪依,恐怕也不会捡到这一大便宜。

“那这些兵器应该值多少银两?”

“至少……”万禄深深的望了聂皓一眼,他多想谎报一个虚数,奈何却说不出口。叹了一气后,缓缓开口说道:“三百三十万两。”

“什么?!”聂皓双眸睁圆,不可思议的瞪着万禄。

聂皓第一时间是觉得不可思议,旋即才反应过来:发财了!

一笔意外之财!

恐怕就是三大家族一时间也拿不出如此多的银两,他们在清宛城的势力的确无可动摇,却大多都是固定的资产,真正拿出手的有百万银两就算不错了。

“聂公子,不得不说你给我出了一道难题,这件事已经超出我的权限,恐怕此事要向总部禀报。”万禄心里不由苦涩一笑,若非察觉到自己说出此批兵器价格时聂皓流露出的惊诧神色,他还以为这位聂家少爷是故意难为自己呢。

旋即,暗暗失望,如若谈拢这批生意,恐怕自己的地位还能往上提一提。

就在二人内心踌躇之时,九玄玉内的古辰风却开口:“迂腐脑袋,何必要换取银两,对于我等武者而言,金银乃身外之物,换取五十万两银票,其余的全部换取药草。”

“古老,你的意思是……”聂皓隐约猜到古辰风的意图。

“凝炼药草,助你提升实力!”

聂皓也非常人,尽管心中略感不舍,却依旧按照古辰风的吩咐:“万管事,这些兵器不必全部换成银两,我只要五十万两的银票,其余的,全部折换成药草。”

“哦,那样甚好,不知聂公子要换取什么药草,我也好为聂公子准备。”没想到峰回路转,万禄那颗沉寂的心再次活络起来,脸色隐约露出激动的神色。

“金银花,十斤。”

“腐骨草,七斤。”

“七彩毒尾蜂酿的蜂蜜,三斤。”

“赤火参,三株。”

“清风魂草,十株。”

“……”

依照古辰风的吩咐,聂皓将所需要兑换的药草一一说了出来,万禄在一旁连连记录,笔尖在纸张上飞舞,直到聂皓说完,才朝着纸张微微一吹,将其递给一侧的丫鬟,让其准备纸张上的药草,同时螓首在丫鬟的耳边低声言语。

聂皓所说出的药草并非多么珍贵,更不可能和三幽碧炎果所媲美。虽说花样复杂,可以万食楼的实力,即便是需要些时间准备,却也不会太难办。

至于桌面上摆放的兵器,早已被被万禄收纳于纳灵戒内。

时间缓缓的流过,直到夜幕即将降临,那位离去的丫鬟才再次回来,鬓角的发丝贴在鬓额两侧,气嘘喘喘,略显弧度的胸脯微微摆动,显然累得不轻。洁白的小手掌上握着一枚暗淡无光的戒指和一枚金光灿烂的令牌,聂皓仅瞥了一眼,就发现了那枚纳灵戒。

“管事。”丫鬟有些娇喘的跑了过来,将戒指和令牌一同递给万禄,后者接下后挥了挥手,令其退下后,才转过头对聂皓说道:“聂公子,这是你所要兑换的药草,已经全部归纳在这枚戒指里。”

聂皓明白万禄的意思,将带有囚牛灵戒的右手轻轻的扣在后者掌心的戒指,空间隐晦的发生阵阵的灵气波动,神识透过囚牛灵戒,聂皓感受到戒内凭空多了许多药草,正是自己开口索要交换的药草。

“劳烦万管事了。”聂皓对万禄微微一笑,表达了自己的善意,就如同包打听所说的,哪怕是留下一点善缘也是好的,更何况对方还是万食楼的管事,结交一下,对自己没有坏处。

“哪里的事,我还要感谢聂公子呢,这笔生意可是给我的政绩上添了一笔,也许尽早提升也说不定。”万食楼不同其他势力,只注重武者的实力,相对这点,善于经商管理的人才反而是万食楼重点培养的对象,哪怕是万禄实力才过凝魂境,也不是没有提升的可能。

“哈哈,那就祝万管事早日高升,前途似锦。”

“那就借聂公子吉言。”万禄显然对这次交易十分满意,脸上的笑意难以抑制,心里却暗暗腹诽:聂家这小子果然不简单,不仅实力乃同辈佼佼者,心智同样一流,此子乃潜龙在渊,未来不可限量交好此子,有益无害。

“聂公子,这是我一点点心意,还望公子不要嫌弃。”皆大欢喜的同时,万禄将掌心上剩余的令牌送上,金光璀璨的令牌带着它独有的灵气波动,显然,常人是无法模仿打造的。

“这是……”

“此乃万食楼的贵宾令牌,携此令牌,公子在万食楼所购买的药材异宝,皆为八折,可以随时参加万食楼举办的拍卖会,甚至在贵宾包厢……”

直到万禄讲述了一大堆令牌的用途,聂皓才明白这令牌的作用以及珍贵之处。

“多谢万管事的好意,在下恭敬不如从命。”

心满意足的交易后,告别万禄,聂皓在交易阁四处随意转悠少许时分,才欲离开这人声鼎沸的地方。

他的心里,可是惦记着古辰风所说的提升实力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