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武道

第六十章:扮猪吃老虎

喝声一落,雷敬猛然一步踏出,金光色的魂力如同火山般,轰然自体内爆发而开,眨眼间,魂力的气息便将周围数丈笼罩!

不屑的望着聂皓发出的同样招式,雷敬讥笑道:“愚蠢的家伙,你以为同样的招式对我还有用吗!”

“雷动九天!”

滔天的漫雷将其身影笼罩在雷电的光辉中,仿佛整个人完全与雷电凝为一体,聂浩甚至无法感应他的存在。

轰轰轰轰!

随着雷敬魂力的暴涌,这片密林的上空顿时颤抖起来,无数条雷光凝聚成条条的金色怒龙,在漫天乌云内不断地翻腾,金龙挥舞着它的爪牙,身上散发出雄威如泰山般的气息,震撼着所有人的心灵,整个青云山仿佛陷入雷霆地狱一般,承受着神威的惩罚。

“这是什么?!”

“难道是天劫吗?”

“怎么又出现异象了?!”

……

青云山脉各处响出无数道类似的惊呼,这群常年混迹在这片山林的武者,惊骇的瞪大双眼,不可思议般傻傻的望着天空的这一幕,旋即,细弱的微风令其打了个冷颤,回过神后,仓皇失措的朝着山下奔去。

短短半个月的时间,青云山竟然引发三次天地异象!

雷敬的身体散布着恐怖的气息,可他的脸色看起来并不明朗,随着气息的增强,脸庞上的血色渐渐退去,涌上一种病态的青白,双眼深深的凹进,整个人仿佛顷刻间老了许多。

后续无力的雷敬察觉到体内的魂力根本无法支撑他的这一招式,眼眸深处有些森然,一咬牙,从怀中拿出一个玉瓶,打开瓶塞,淡淡的药香逸散而出,将里面的丹药倒入手中。

“增魂丹!”不远的聂落天见雷敬手中的丹药,不由脸色微变,沉声道。

不顾一切、被怒火冲昏头脑的雷敬,不假思索的将丹药尽数吞尽。原本黯淡的魂力在药效的作用下,以恐怖的速度暴涨。

“融!”

雷敬怒喝一声,下一刻,天际的怒龙猛地脱离云层,张开硕盆大口,张牙舞爪的奔着雷敬的方向涌去。在一阵阵惊呼中,怒龙直后者的天灵,在与雷敬的身体接触的时候,怒龙庞大的身躯顿时散开,化作点点雷光散落在雷敬的身躯。无数金光如雨水般散落,偶尔偏离的雷光落在地面上,都会炸出一道深坑。

怒龙和雷敬融为一体后,他浑身金光闪烁,一条小了数倍的金龙在他的外表游走,整个人威风凛凛。能够感受到体内涌动的可怕力量,雷敬仰天狂笑,而后,只见得其身若闪电,一闪之下,便是带着一股压迫气势出现在了聂皓面前,右拳紧握,旋即毫无花俏的一拳对着聂皓胸膛轰了过去。

拳风过处,空气都是被震荡而开,发出低沉的呜鸣之声。雷敬的一拳,仿佛是打爆了这片天地中游荡的空气一般,无数道音爆声,在其拳下成形,轰隆隆的响彻天宇,声势洁大。

“吼!”

一拳出,铺天盖地的金色魂力疯狂的涌出,最后,竟是直接化为一道数十丈的怒龙,仰天咆哮,带动着雄浑无匹的能量波动,暴冲而上!

带有雷霆怒龙的拳劲顿时与聂皓发出的巨大掌印相碰撞!

轰轰轰!

直接毫不相让的与那金色巨掌,轰然怒碰!

整个天地,仿佛都是在撞击的那一霎那变得寂静下来,而后,怒龙与掌印,陡然间爆炸开来,整个天空,都是被这两种泛着可怕能量的色彩所弥漫!

青云山脉的地面,在这种对轰下竟然颤抖起来,无数人惊恐的迅速后退,一道道内劲涌出,急忙笼罩身体,生怕被那种能量波动波及。

在后退时,无数道目光锁定雷敬与聂皓间,只见得,轰然落下的灰色掌印,竟是被金光怒龙生生的抵御而下,掌印竟然出现了细小的裂痕。

在那掌印与怒龙纠缠处,空气扭曲,一道道极为强悍的能量波动,如同实质的涟漪般,飞速的扩散开来,引动起道道轰雷之声。

“哈哈,聂皓,看你今日还能如何?!”漫天轰雷下,雷敬狂傲的大笑之声轰然响起,回荡在整个天际。

“狂妄自大的家伙,既然你想知道,那就让你见识见识!”聂皓冷漠无情的话语再次传出,双眸恢复成灰白色,双掌在胸前来回摆动,一股奇特的规律成无形的在空中散出点点涟漪。苍茫古老的气息继而传来,磅礴魂力,瞬间自聂皓体内毫无保留的暴涌而出,顿时,与怒龙纠缠的掌印之上,能量萦绕。

“古老,借你能量一用。”聂皓低声沉道。

“小子,一招解决了他!”古辰风也不是善茬,阴沉沉的回应道。

旋即,九玄玉开始闪烁着点点的光亮,一股可怕能量从九玄玉内传来,直接潜入聂皓的体内,这直接的过程没有被任何人察觉到。

灰色的双眸,突然闪过一丝诡异的光亮,稍纵即逝,仿佛就像看花眼了一样。

“大荒擎天掌,二掌舞风月!”

紧接着,手指停止了结印,一掌推向雷敬。

灰色的魂力涌动天际,巨大的掌印,如同连通着天与地的世界之柱一般,再度轰然按下。

这一次的按下,天地瞬间黯淡,狂风大作,周围的树林在狂风下摇摆不定。那数十丈庞大的怒龙,几乎是在瞬间,便是在那无数道惊骇的目光中,爆炸而开!

望着这一幕,雷敬脸上的狂傲,在顷刻间凝固起来,一种无比的骇然,迅速的自眼瞳深处弥漫而出。

这是什么力量?

无可阻挡,摧枯拉朽!

“怎么可能!”

望着在那道掌印下迅速崩溃而去的怒龙,雷敬脸庞之上涌上一抹震惊之色,旋即身形暴退,拳风舞动,化为巨大的魂力拳影,狠狠的对着聂皓爆轰而去。

瞧见雷敬依然负隅顽抗,聂皓不屑一笑,右手在虚空一按,破解了怒龙的掌印轰然的奔着雷敬而去,巨大的掌印在空中擦出呼啸声,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下,拍中雷敬的身体。后者的身体之外密布的魂力防御,几乎是在瞬间崩溃而去,一种无可抗拒的巨力,彻底撕裂雷敬的防御,重重的击在了他的身体之上。

低沉之声响起,雷敬的身体直接被轰得倒飞出数十米,沿途将一道道树木震断而出,这才有些狼狈的止住了身形。

“噗嗤!”

身形止住,如烂泥一般的瘫软在地,雷敬面色青白交替,而后,终于一口鲜血忍不住的喷了出来,聂皓那一掌的威力,已经震伤他的肺腑,就算他强行踏入凝魂七重境,也是无法承受。

“雷敬竟然败了!”

望着躺在地上气息萎靡了许多的雷敬,场中顿时间传出一道道哗然之声,无数道目光,带着许些震撼与惊恐,望向对面那道身形薄弱的年轻身影。

“这……怎么可能?!”

庄毕凡呆呆的望着躺在地上的雷敬,一向令他自傲的阴谋在这一刻犹如鸡肋,根本解释不同这发生的一切。将施展秘法的雷敬打成那样,别说自己,就连聂落天恐怕也不能做到,这个小子,哪里是外界传言的废物,根本就是扮猪吃老虎!

聂家,你们藏的好深!

因为无法解释聂皓实力提升的如此之快,庄毕凡想当然的认为聂家一直以来都对聂皓进行雪藏,故意散发消息迷惑众人的同时,对其进行暗中培养。

如此年纪、如此实力、如此底牌,怎能不令他想歪。

或许是场面太出人意料,众人一时间还处于震惊中,瘫软在地的雷敬凄惨的吐着血水,竟没有人理会。

片刻后,雷家的子弟才纷纷上前,将一粒粒丹药不要命的塞进他的嘴里。

“砰!砰!砰!”

数道微弱的爆破声从聂皓的身上传来,只见其脸色泛白,气喘吁吁,身上的衣袍纷纷炸开,露出一身古铜色强健的肌肉,倘若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他的身体裂开数道微小的裂缝,裂缝交错纵横,宛如一块布满裂纹的玉佩。

裂开的裂缝没有停止,聂皓的身体犹如蜘蛛网一般,不断地散布着裂纹,每出现一道裂纹,他的嘴角都会忍不住的抽搐,身躯微微一震,抽筋一样的靠在树干。

“小子,你还是太逞强了!”九玄玉内的古辰风叹声道,话语中带有着一丝的无奈,呼吸频率有些急促,显然是为聂皓施展大荒擎天掌第二式,耗费了不少的灵魂力量。

“嘿嘿,倒是我有些托大了,我也没有料到施展第二式的代价这么严重。”聂皓咧开嘴,苦笑道:“古老,你怎么样?要不要紧?”

聂皓细心的从古辰风的话中听到了一丝的疲惫感,旋即,紧张的开口道,倘若古老出什么意外,那真是万死难赎其罪。

这些日子,古辰风不仅传授了聂浩功法,身法,武技,更是将他倾其一生的武道心得尽数交给聂浩,此等大恩,称其再生父母都不为过!

“老夫没事,只是灵魂能量消耗了不少,这段时日不要和老夫联系,万事全凭自己斟酌,老夫需要静养一段时间,否则,长期下去,老夫的灵魂很难维持。”

“老夫先去调息了,你立刻将体内暴乱的魂力镇压下去,不然,有你苦头吃的。”说罢,九玄玉内归于平静。

“大荒擎天掌,还真是要命啊!看来以后非到紧急关头,还是不要动用这一招了。”聂皓感受着遍体鳞伤的身躯,无奈的苦笑着。

以聂皓现在的实力,施展第一式已经是极限,第二式不仅需要强后的魂力做支撑,也需要强韧的体质来施展,不然,肉体根本承受不住雄厚的魂力,倘若未出一招一式直接爆体而亡,那岂不是很冤。

若不是聂皓的肉体遭到灵果的淬炼,恐怕他的下场也不会好到哪里。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古辰风才敢将自己的力量灌入到聂皓的经脉内,把握好力度,在后者肉体极限的承受范围内。

即便如此,聂皓的下场同样并不乐观,甚至是很糟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