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武道

第五十八章 一掌截山河

PS:求收藏、求推荐票,还望大家鼎力相助啊!!

……

微弱的微风轻轻的在密林间吹拂,带来了丝丝的凉意,却无法消缺庄毕凡心间的忧虑。

大好的局面因为聂皓的出现而变得被动起来,瞥了一眼倒地呻吟的两家子弟,向来沉着冷静的心境涌现一丝的不安。

事情发展到了这一步,必须咬紧牙关挺下去,否则定会功亏一篑。彻底和聂家决裂不说,还损失了数十名家族子弟,这种结果不是他想要的。

如女子一样羊脂般细腻的手在衣袍下紧紧的反扣,手心深处不断的渗出细密的汗液,踌躇不安。

为今之计,只有先将此人解决掉,整个计划才有可能成功。

“聂皓?没想到你这个废物居然也有翻身的时候。”一侧的雷敬不等庄毕凡说什么,先开口轻蔑的对聂皓说道。

雷敬和聂皓并无交集,甚至不知道对方长什么模样,但后者的废物之名在清宛城可谓家喻户晓,是众人谈笑的对象,如此盛名之下,岂有不知的道理,刚才聂婉儿一口叫出聂皓的名字,这才让他将那个废物与此人联系起来。

只是他没有想到,这个咸鱼也有翻身的时候。

“呦,雷大少爷,我聂皓一无名小卒竟然劳烦您惦记着,还真是倍感荣幸啊。怎么,今儿个您哪又痒了,找落天大哥为您松松筋骨。”聂皓眼皮轻抬,不咸不淡的对雷敬说道,嘴角的一抹嘲讽挂在脸上。

众人皆知,数年前雷敬奇差一招,败于聂落天之手,这个一直是他的心病,聂落天说起来倒无什么,可由聂皓说起此事就有打脸的嫌疑。

“你……好小子,牙尖嘴利,既然你想求死,那我便成全你!”雷敬咬牙切齿,恶狠狠道,脸庞因为恼怒而有些涨红,暴怒的青筋狰狞的涌出。

话音刚落,雷敬就迫不及待暴掠而起,浑身金光涌动,双拳蕴含着一股令人心悸的可怕能量。

然而,还未等他靠近聂皓的身,身前就骤然的出现一道白色身影。

“雷敬,我聂家的人岂是你说动就动得了的!”眼前一花,数道掌印带着凛冽的威势扑向雷敬。

电光交错间,雷敬的身形被打退,脚步踉跄的回到庄毕凡的身侧,眼神阴毒的瞪着聂落天。

“雷兄,不可莽撞。为今之计,只有将他们二人尽数留下,才能免除后患!”庄毕凡低声在暴怒的雷敬耳边说道。

“聂皓虽然踏入凝魂境,奈何时日尚短,不足为虑。我先缠住聂落天,你以最快的速度将聂皓斩杀,之后与我共同对付聂落天。”

“事情的成败,在此一举。”

“好,就依庄兄所言。”雷敬闻言,处于暴怒的他一声笑之,却没有任何愉悦的成分在内,反而多了一股暴戾的血腥。

雷敬怪笑了一声,突然反手从手中的纳灵戒内取出一柄大刀,脚掌一点地面,便是暴掠而出,雄厚的魂力凝聚至大刀之上,一道刀芒直接劈向了聂皓。

见到雷敬一出手就是杀招,早就积了一肚子气的聂落天眼眸划过一丝狠辣,这次在他的提议下才有了青云山试练之举,如今家族子弟损失惨重,这让他如何跟那些死去子弟的父母交代。

从纳灵戒取过一柄白玉长剑,身形闪掠而出,在半空中,势要将雷敬的招式硬接了下来。

“铛铛铛!

半空中,火花暴射,凌厉的劲风爆发开来,两道身影同时退了开来。一道是聂落天,另一道身影竟不是雷敬,而是赶来缠住聂落天的庄毕凡。

庄毕凡手中拿了一把折纸扇,扇骨晶莹剔透,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亮,一看就知道不是凡品。

“聂落天,我虽然实力不如你,可你想将我击败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等雷兄将那小子杀掉后,再看你如何的威风八面。”身形直立的庄毕凡掩去衣袍出现数道裂口,眼神玩味的对聂落天说道。此刻他,依然试图利用聂皓来影响聂落天的心境,看似镇定自若的他,其实压力巨大,如今没了雷敬帮衬,他需要一个人面对聂落天的疯狂反击。

当然,让雷敬去对付聂皓是出于他口,却并非他心甘情愿。雷敬修炼走的是大开大合,至刚至阳的路子,倘若对上聂落天只能硬碰硬,但以前者的实力,十有八九会败下阵来,一旦他失去了再战之力,计划失败不说,恐怕长埋此地的,将变成他们自己。

唯有自己牵制聂落天,让雷敬以风卷残云之势收拾掉聂皓之后,二人汇合,一同对付聂落天,才有胜算的可能。

“小子,去死吧!”

雷敬同样明白这个道理,眼见聂落天被庄毕凡截了下来,眼中杀意狂涌,一声厉喝,那把被魂力覆盖的金刀带着强烈的波动直劈聂皓。

“就你,还不够资格。”

冷漠的话语从聂皓的嘴角吐露,眼神不屑的望着雷敬,眼底的深处却带着兴奋以及几分跃跃欲试。体内的魂力在一瞬间暴涌而出,灰色调的魂力渐渐的布满全身,一种说不出的压抑氛围开始扩散。

面对杀气腾腾向自己扑来的雷敬,聂皓的变成灰色的眼眸没有情感的望向了他,似行尸走肉的傀儡,然而,就是这种不赋有情感的眼神,反而让雷敬的心不由的咯噔一下。

雷敬暗暗咬牙,一狠心,金刀顿时劈向聂皓,仿佛下一刻,聂皓就要被他一分为二一般。

“阿皓!”

看着聂皓即将丧命于雷敬手中,聂婉儿等人顿时惊骇出声,这一刻,甚至连正在被庄毕凡缠住的聂落天,也是面色剧变了起来!

面露狰狞的雷敬,突然发现一股浑厚的魂力波动,自聂皓体内涌动而开。

“凝魂二重境!”

两道声音分别从雷敬、聂落天的嘴中喊出。

前者是对聂皓实力不屑的叹息,后者则是对聂皓的实力感到极度的震惊!聂落天还清晰的记得,半月前分别之际,聂皓还是淬体九重境,现在竟然达到了凝魂二重境!这是什么样的速度!

听到二人的叫喊声,远处的众人再度一惊,没想到这才不到半个月的时间,聂皓居然达到了这一步。当年的废物已经将他们远远的甩开!

特别是捂着伤口,呲牙咧嘴的聂庆松,更是一副活见鬼的模样。

“小子,凝魂二重境而已,还没有让你有嚣张的本钱!”雷敬咧嘴一笑,确定到聂皓的实力远远不如自己后,因聂皓眼眸的变化而紧张心情再度收敛。

雷敬望着面前青涩的少年,狰狞的脸庞上杀机更浓,话虽如此,但以如此年纪,居然便是达到了这种地步,确实是难得一见。

“照这小子的修炼速度,恐怕顶多三年机会赶超我等,说不定以后还能成为化灵强者。这种祸害,还是尽早除去的好。”

面对着雷敬的攻击,聂皓同样面色凝重,虽然自信可以在其手下过招,却不敢托大。丹田之中的魂力在此刻急速汇聚,最后其五指并曲,化掌为拳,宛如一道璀璨光泽,重重的击打在雷敬手中的金刀上。

“嘭!”

拳刀相触,魂力波动如同水波一般蔓延而开,将地面上的碎石尽数掀飞而去。

“蹬蹬!”

仅仅是霎那间的接触,聂皓便感受到一股巨力从自己的手臂接触的地方开始蔓延,身形便是急退了数步,方才强行稳住。雷敬的金刀被打偏,攻势立即化解,却只不过只是退后了两步而已,实力展露无疑。

“这小子,有些古怪!”

虽说只是退后了两步,但雷敬的眼神却逐渐有些阴沉起来,先前交手的霎那,他清晰的感觉到对方的魂力,散发着一股极为灼热的气息,无孔不入的潜入他的体内,如果不是他丹田那丝雷电之气,恐怕会在措手不及下,吃一个小亏。尤其是聂皓对力度的把握,就像是一位浸研武道多年高手一般,花最少的力破解对方的招式。

场中的众人也没有预料聂皓会接住雷敬的一击,更何况,刚才雷敬那一手明显不像是留有余力。为聂皓担忧的聂落天眼皮微微一眯,别人看不出来,他可从中看出点花样。

刚才的那一击,聂皓分明是用了巧劲,在合适的时间,用合适的力量,打在合适的位置,以最小的代价化解对方的招式。

虽然说起来容易,那种对力道、准确度的把握却非常人所及。

到退两步的雷敬再次暴掠而至,金刀所过之处,空中都会擦出许些的雷光。聂皓手中陡然显出青锋剑,体内的魂力加持在剑身,本来平凡的利剑看起来充斥着神秘,瞅准雷敬的攻势,前者的剑峰一挑,刷出层层的剑影后,与雷敬的金刀所碰撞。

“砰砰砰”

刀光剑影间,双方激烈的碰撞了数十回合,双方的兵刃尽朝着对方的要害攻去,险象环生。

强行对碰一招后,场中的雷敬发觉短时间根本拿不下对方,没有再盲目的进攻,警惕的打量着聂皓,同样,聂皓也没有妄动。

雷敬的做法聂皓乐得其见,只要他拖住前者,那聂落天就有足够的时间击败庄毕凡。

“雷兄,快点杀了那小子!”

僵持片刻后,不远处传来一道焦急的疾呼声,原来失去雷敬在一旁相助,一个人的庄毕凡根本无法和聂落天相斗,短时间还好说,时间一长,便处处落下风,距落败已经不远了。

此时的庄毕凡哪有了先前的睿智与成竹在胸的把握,神色狼狈,不断招架着聂落天一击击的招式。后者那不断扫来的剑芒,如同灵蛇般让他手忙脚乱。

雷敬嘴角抽搐一番,眼中寒芒一闪,本就宽大的刀芒,居然是在此刻膨胀了一倍,雄厚的魂力如滔滔江水一般,脚掌重重一踏地面,强悍的力量,直接是将地面震出了一道裂缝,他的身体,更是借助着这股力量,几乎是霎那间,便是出现在了聂皓面前!

“雷霆电光斩!”

雷敬手中金刀斜射的阴影,将聂皓所笼罩,随着他的一声怒喝,那把周围布满电光的金刀陡然斩出,一霎那,仿佛连空气都是被切成两半,尖锐的破风声,扩散而开,让得聂家一些注视着这里的人面色剧变。

刺耳的破风声,在聂皓的耳畔荡起,他望着手中濒临破碎的青锋剑,无奈一笑:改日定要为自己量身打造一柄好的兵器。将青锋剑收回,感受到了一种强烈的危机,双瞳死死的盯着那在瞳孔中放大的刀芒。与此同时,丹田之内所储存的魂力,被他疯狂的抽调而出,对着其双拳暴涌而去。。

同时,聂皓将夺魂心法拼命运转而起,不断的吸收着天地间的纯净的灵气。掌心魂力波动越来越强横,双手闪电般的变幻出一道道复杂的印法。

大荒擎天掌!

一股洪荒古老的气息从聂皓的双掌冒出,天地在这一刻变得有些阴沉,风声如鼓,尘烟如雾,伴随着聂皓手印的变化,一道道魂力涌在双掌内,在一丝丝脉络的输送下,配合手印将威势提升到最大。双掌被灰色的魂力包裹,看上起诡异神秘,可蕴含的能量却令人心悸。

“大荒擎天掌,一掌截山河!”

沉闷而悠扬的声音从聂皓的口中发出,结印的手势顿然戛止,双眸间精光一闪而过,在嘴角上扬时,双掌以一种肉眼可见的缓慢速度推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