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武道

第五十七章 变数

PS:兄弟们,推荐票,收藏,走起!

……

扭头对聂家子弟说话之际,聂落天突闻耳畔刮起凛冽的寒风,心里疾呼不妙,本能的抬起双掌,迎向扫起疾风的寒掌。

“砰!”

双掌交错,魂力迸射,欲置对方于死地招式毫不留情的攻向对方。

“嗒、嗒、嗒”

踉跄的倒退三步,留下清晰的脚印。出奇的是,这次倒退之人却是聂落天,被庄毕凡算计的他慌乱间御敌,体内的魂力根本没有跟上他的节奏,加持的幅度未尽全力,交掌时便落了下乘。

脸色阴沉的聂落天,双臂一阵,魂力在经脉冲刷,动用至阳至刚的魂力,在体内紧紧的锁住刚刚在交手中潜进经脉的阴寒魂力,语气发冷的对庄毕凡道:“庄毕凡,好手段,聂某佩服。”

庄毕凡坦然受之,神色平淡道:“好说,能让聂兄佩服,庄某荣幸之至。武者的世界向来弱肉强食,过程不算什么,结果才是最重要的,刚才庄某说的话,可不是糊弄聂兄,依旧作数!”

前一句神情洋洋自得,喜颜悦色,下一刻,顿时收敛脸上的表情,一抹狰狞划过他的面颊,对四周的雷、庄两家子弟喝道:“尔等听令,聂家子弟一个不留,速速格杀!”

“诺!”

两家子弟连忙应道,抽出兵器。聂落天他们是对付不来,可是聂家的那些残兵败将,在他们眼里如粘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庄兄。”

对聂婉儿抱有非分之想的雷敬,见庄毕凡突然下令,声音低沉,不满的叫到。

“雷兄,成大事者岂能在乎儿女私情,倘若今日让聂落天逃脱,后果不堪设想啊。为今之计,只有用聂家人牵制住他,我们才有可乘之机。”庄毕凡心里暗骂雷敬一声蠢货,脸上却不表现出来,反而诚恳的开口传音。

“好吧。”

雷敬踌躇片刻,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恋恋不舍的望了一眼聂婉儿,旋即,眼眸闪出一抹阴狠的光亮,终于做出了决定应和道。

“尔敢!”

聂落天目眦欲裂的怒喝一声,饶是如此,面对此情形也是无济于事。

一场惨烈的混战在林子中展开,血腥的味道弥漫开来,双方的人马杀得都有些红眼,刀剑入体的声音,显得格外的刺耳。

眼见聂婉儿等聂家子弟狼狈的招架时时攻来的刀剑,聂落天连眼珠都充斥着血红色的血丝,那股维持的淡然的心态早已丢到九霄云外。

一个跃步,聂落天就要向聂家的阵营赶去,然而,就在他刚刚迈出脚步之时,眼前便是一花,两道身影紧紧地如附骨之蛆出现在他的面前。二话没说,齐齐挥出双爪,魂力呼啸,身体矫健轻盈缠住他。

“砰!”

三人对攻一掌,强烈的起浪将三人齐齐的推开数丈,聂落天的心里早已乱入麻绳,心系聂家子弟的安全,打出的招式时时被雷敬、庄毕凡两人化解,不仅如此,隐约间更是渐渐落了下风,时而的被迎来的掌风擦伤。

如此一来,雷敬和庄毕凡更是喜上眉梢,欣喜的对视一眼,手上的攻势愈加凛冽,聂落天一时间陷入危机。

“保护婉儿小姐。”

忽闻,聂家的阵营里传出一道疾呼,聂落天立即心神扫了过去,只见数把刀剑齐齐的掠过聂家其他子弟,围攻聂婉儿。

聂婉儿的实力在聂家已经是淬体八重境,如今经过半个月的磨砺下来,更是让她突破到淬体九重境,如今仅一步之差,就可以踏入凝魂境。

然而,淬体境毕竟是淬体境,看似距离凝魂境仅一步之遥,实则差别千里。凝魂境挥手间便可抹杀淬体境,除非像是聂皓一般有大际遇者,才能以淬体境实力勉强招架凝魂境的强者,但想要战胜之,却是决计不可能的!。

数把刀剑如同长了眼睛一样,一同扑向聂婉儿的要害之处,速度之快,就连聂家子弟都无法捕捉路线。

就在此时,一道身影闪烁的出现在聂婉儿的身前,手中的剑划过道道的剑影,堪堪的挡住大部分的刀剑,可仍有刀剑错过,继续向他的身上攻去。

“嘶啦。”

“青松!”

在聂婉儿一道声嘶力竭的叫喊声,聂庆松拿刀的右臂被猛地划开一道伤口,手臂顿时涌出鲜红的血液,尽管如此,受伤的聂庆松也是咬紧牙关,满脸的坚定与决绝。

此刻的他,褪去了幼稚的神色,脸上尽是不屈之情,他的做法更是点燃了聂家子弟的血性,纷纷效仿用肉躯为同伴抵挡迎来的刀剑,不要命的、最大程度的杀向对面的两家精英。

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这种打发顿时让两家的精英子弟手忙脚乱、狼狈不堪。毕竟,面对必胜的局面,谁也不愿意跟这些发了疯的必死鬼拼命!

“杀了那个丫头!”

雷、庄两家合并的阵营中,立刻有人发现聂婉儿在聂家的特殊性,可以说,一旦她出事,聂家子弟便会自乱阵脚。

一句声响断然喝出,随后带着两家的人马强行震开纠缠的聂家子弟,如利剑般的洪流直刺两人。

即便聂家子弟纷纷以命相搏,但双方之间仍有不少差距。数十把兵器在半空中摆动,朝着她的要害攻去,丝毫没有任何怜香惜玉的想法。在聂婉儿惊恐的目光中,刀光剑影逐步在她们的眼瞳放大。

“婉儿!”

聂落天见状后,大喝一声,企图强行震开雷敬二人的纠缠,欲去解救陷入危机的聂婉儿。庄毕凡、雷敬的嘴角勾起嘲讽的弧度,如今好不容易定下的局面,怎能允许他破坏。体内的魂力连绵不绝的从经脉散发而出,喷涌的夹杂在招式中,死死地挡在聂落天的前面,令其不得前进分毫。

“你没机会的!”见聂落天焦急中带有无奈,庄毕凡冷笑一声。

“咻咻!”

数把兵器划过的破空声如针一般的刺耳,兵器上的血腥味是如此的刺鼻。

时间仿佛定格在这一刻,聂婉儿的眼眸已经充满了绝望,刀剑在下一息就会切进她的身躯,等待她的将是香消玉损!

“破山空!”

就在聂婉儿放弃的时候,一道如亘古般古老悠扬的声音在密林回荡,旋即,一股令人发寒般阴霾气息如幽灵般在场中爆发。

“轰!轰!轰!”

振聋发聩的剧烈轰炸声在场中连环响起,那些朝着聂婉儿攻去的精英子弟如同遭身受到炮火的洗礼,在轰炸声化为片片肉末,血肉横飞,周围的树干枝叶上染上了层层的血花。

如此血腥般的场面瞬间让双方人马停手。

就连正在交手的聂落天等人,也及其默契的停手相望。

遍地的残肢断臂,有幸存活的家伙更是痛苦的哀嚎。雷敬、庄毕凡望见这一幕脸色铁青铁青,咬牙切齿,极其愤怒。由于刚才两家人马将目标都集中在聂婉儿的身上,密集的聚在一起,这下倒好,都处于被攻击的范围内!

刚才那一击,两家的人马至少折损近三十号人!

损失惨重!

“什么人,给老子滚出来!”脾气火爆的雷敬忍不住的大声叫骂,身上弥漫着浓郁的杀气,一丝丝可怕的雷光在他的身上闪烁。

“龟儿子,你们把动静闹得太大,都打扰了老子睡觉了,真是丧心病狂啊。”滚滚的尘烟在微风中散去,一道笔直的身影依靠在场外的树干上,双臂交叉置胸前,嘴巴里叼了一根狗一把草,邪魅的眼神,不羁的神态,尤其是那带有调侃的话音……

当真令雷敬、庄毕凡内心暴跳如雷,恨不得将其剥皮抽筋!

影响你睡觉就丧心病狂,那你的做法岂不是要遭天谴!

“聂皓!”

聂婉儿望着陡然出现的身影,不由得惊声叫到,她怎么也想不到,眼前这血腥的一幕竟然是由这家伙造成的。

淬体境武者收割如草芥,难道这家伙……

想到这里的聂婉儿惊讶的捂住玉唇,仿佛怕她惊出声来。想到这一处的不仅仅是他,就连身后的聂家子弟的神情也发生了明显的变化。

聂落天、雷敬、庄毕凡三人暗皱眉头,从刚才那一击的魂力波动判断,的确是凝魂境武者才足以造成这样的威势,可是,那一击的破坏程度绝不是一位初入凝魂境的小子所能发出的。

“这小子,的确是聂家有史以来最出色的妖孽。”回想起历练前家族高层暗地流传的消息,聂落天的心里暗暗想道,不过一想到眼下的局面,嘴角便不由上扬。

一个凝魂境武者对眼下的局面起着决定性的作用!

“聂家三代弟子中什么时候又蹦出个凝魂境?!”雷敬、庄毕凡带着深深的疑惑对视一眼,见对方都不知情才缓缓收回目光,眼神如刺刀般刺向聂皓。

如果眼神足以杀人的话,聂皓的身体恐怕已经千疮百孔了。

对于聂家、雷家、庄家这般三足鼎立的家族来说,都会从每代弟子中选出武道天资佼佼者,随后倾尽家族的所有将其培养,其余的子弟则是处于放养的状态,虽说提供一定的修炼资源可距离聂落天等被当作继承人培养的家伙来说,犹如云泥之别。

所以,聂落天三人之所以强过其余家族子弟,除了自己的天资聪颖外,家族的支持也是密不可分。

公平?

没有!

实力才是说话的利器!

倘若聂皓不是因为他的体质异样,恐怕,聂落天还轮不到家族如此的培养。正是因为如此,三家年轻一代的子弟才会仅有他们几个达到凝魂境。

此次计划雷、庄两家仅派出雷敬两人,也是这个原因。纵使你聂落天实力再强,但两个打一个,胜算还是很大的。

如今聂皓的突然出现,彻底扰乱了两家精心布置的计划。损害了大量的家族精锐不说,就连和聂落天的争斗中,也是出现了变数!

一个凝魂境武者,足以改变这场厮杀的结局!

聂皓,正是这场厮杀的最大变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