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武道

第五十六章 略施毒计

面对着庄毕凡阴毒的攻势,聂落天面色也不免有些凝重,不过,他却并没有所谓暂避锋芒的想法,虽然前者给他的压力极大,可还不足以让他退让!

“天日轮回掌!”

心念所动,聂落天双掌微竖,旋即右掌猛地后挪一寸,架势迅速拉开,双掌摆动间,刚猛的掌风如同形成了一个无形的光耀轮回一般,散发着耀眼的光亮,强烈的气场,将附近地面上的灰尘,尽数震散。

“砰砰!”

聂落天见庄毕凡的招式攻来,顿时将那烈的轮回法印纳入手掌,猛地推出。凌厉的掌风,下一刻便陡然相撞,一阳一阴,一刚一柔,魂力波动剧烈的扩散开来,两人双掌以一种令人眼花缭乱的速度飞快交触,低沉之声响个不停。

在众多紧张目光的注视下,两道人影交错而动,每一掌,都是正面硬碰,浑厚的魂力尽情的爆发,两人的每一掌都具备着开山裂石般强横力量!

“砰!”

对攻一掌,两道身影连忙分开,尘烟过后,两人都相安无事的对立而视。聂落天安然自若神情令紧张的聂家子弟不由的呼出了一口气,虽然对前者充满信心,可毕竟是一对二,雷敬、庄毕凡也不是好惹的,尤其是今日有备而来,不得不令他们担忧。

较之聂落天的风轻云淡,对面的庄毕凡同样显得从容不迫,仿佛刚刚的交手对两人并未产生影响,势均力敌!

只有庄毕凡身侧的雷敬却不这样认为,庄毕凡秀袍下的右掌隐晦的抖了抖,在场的除了雷敬,无一人发现。

短暂的较量,看似势均力敌,实际上,庄毕凡落了下乘。

“聂兄不愧为我清宛城年青一代的俊杰,庄某佩服。”虽然是敌对阵营,庄毕凡却依旧为聂落天的实力所叹服。

“你现在离开,还来得及。”聂落天淡漠的说道,事非得已,他不想和庄毕凡结仇。

“事情既然发生,那么只能一直走下去,有些事,没有回头的余地,不是吗?”庄毕凡的话令雷敬悄然的叹了一口气,神态变得轻松,倘若庄毕凡真的被聂落天劝走,他可不认为仅凭自己可以击败聂落天,恐怕到那时,雷家就会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

“雷兄,一起上吧。”对聂落天说罢的庄毕凡,扭头对雷敬神色严肃的说道。聂落天的实力愈加强横,迟早会超越当今的聂家家主,这种人既然结仇,便不能放过。

“好。”

雷敬豪气的应和一声,双臂猛然抬起,交叉于胸前,双拳爆出噼里啪啦的声响,金灿灿的电流在双拳上游走,在魂力不断的输入中,电流由原来的双拳一直向下延伸,蔓延到全身,两点交接缝合。强烈的电流带着无与伦比的破坏力,电流不断划过地面,擦出一条条的沟壑,沿途的石块擦之便化为粉末。

一侧的庄毕凡不甘示弱,刚才的交锋他落了下乘,让他很不甘心。人就是这样,常年被赋予天才之名的他,一旦被同龄人超越,便会极不甘心。

体内的魂力一改阴柔的路子,刹那间犹如惊涛骇浪般爆发,脚下腾起深蓝色莲花瓣状的魂力洪流,逐步的覆盖到全身,整个人就像被洪流覆盖一样,隐约的还可以听见水流冲击般的声音。

望着场中两道不断攀升气势的身影,不少人都是忍不住的出声惊叹,这等实力,当真是望尘莫及。

“你们两个家伙,倒是把家族的拿手武技修炼得如此炉火纯青!”聂落天忍不住的惊叹道。

短暂片刻的蓄力,雷敬、庄毕凡及其默契的对视一眼,将体内的魂力运用到极致,两股冲天的能量一同碾向聂落天。

“雷云风暴!”

雷敬猛然踏前一步,化身为一道流光,近乎整个身体,都紧紧地贴近聂落天的身旁,而在他欺身的霎那,他的嘴角,扬起一抹冷笑,整个人就如同变成了一台杀戮机器一般。拳、肘、腿、膝身体上的任何一个部位,在魂力的加持下,都是在此刻爆发出强横的劲道,攻击宛如雨点般的向聂落天的全身洒落。

“行云游步”

面对暴风雨般的攻击,聂落天神情自若,脚下的步伐变得如行云流水一般,每每侧过一寸躲过雷敬的招式。

就在聂落天躲避雷敬的招式的同时,陡然间暗叹一声不妙。感受到身体周围空气湿度的增加,不由打起精神,警惕的将感识盯住庄毕凡。

“水荡祭天!”

只闻庄毕凡一声低喝,身上凝聚的魂力在聂落天躲避的瞬间爆发而至。天际凝而不散的水珠缓缓的凝成成千上万把尖锐的刺刀,如同牢笼一样的困住聂落天。

如附骨之蛆,疯狂进攻的雷敬,在庄毕凡发招的一刻,一个后跃,跳出后者武技的施展范围,幸灾乐祸的望着拧着眉毛的聂落天。

“杀!”

笑面虎庄毕凡猛喝一句,成千上万把冰晶刺刀“唰唰”的刺向聂落天,仿佛就要将他彻底的洞穿一样。

“落天大哥。”

“落天少爷。”

“……”

场外的聂家子弟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紧紧地握着自己的拳头,眼睁睁望着聂落天陷入困局却无能为力。

庄毕凡散发的冰晶刺刀将聂落天彻底的笼罩,这种无差别的攻击使得聂落天的身法彻底失去的效果,避无可避,更何况雷敬虎视眈眈,使得庄毕凡蓄力已久,不出手则以,一出手惊天!

两个配合相当默契,一时间,饶是聂落天亦有些难以招架。

一把把刺刀即将从四面八方刺进聂落天的身上的时候,从里面骤然传出一道恰似远古般的梵音。

“大日斑斓破!”

被包围的聂落天怒喝一声,右脚一跺,在地面上踏出一道巨大的脚印,同时,一股火热的能量在他的身周围燃烧,周围的温度猛地提升了数个层次。

伴随着他的声音,白色的魂力仿佛即将捅破天空一般,爆出一道参天的光柱,连接天地,顿时风云变色,蔚蓝的天际霎时间透露着圣洁的光芒。暴起的光柱由内而外的朝四周扩散,净化着尘世。

扑面而来的冰刃刺刀如万箭般,齐刷刷的刺入光柱,时间在这一刻如同静止,刺刀在陷入光柱的时候,光柱内强烈的温度如火一般的烘烤着冰刃,冰刃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瞬间融化。光柱所过之处,冰刃无不瓦解,似同残雪撞上了烈火一般。甚至就连地面,也是如同遭到光柱的波及,地皮彻底的被粉碎消失。

爆发的威力可见一斑!

“大日斑斓破?”

见自己蓄谋已久的招式被瞬间瓦解,庄毕凡不可思议的大叫一声,他万万没有料到聂落天会练成这一招,即便施展出来的招式并不成熟,可这个招式却是死死的克制住他的招式。

水荡祭天乃是一门地级中阶武技,庄家重金为庄毕凡特意求来,不为外人所知,这次的施展乃是作为必杀技欲求一击必杀,谁知聂落天竟然练成了聂家常年束之高阁的大日斑斓破,此武技的等级是地级高阶,无论在招式的运用或者是级别上都压庄毕凡的水荡祭天一筹。

见到庄毕凡惊讶的表情,聂落天淡漠的脸庞上涌出一丝嘲讽:“庄毕凡,你以为这种雕虫小技就会杀得了聂某么?如此,太小看我了吧!”

庄毕凡闻言皱眉,脸色铁了下来,阴狠的望着聂落天。旋即,一抹诡异的笑容在他的嘴角勾出。

“不愧是聂家的聂落天,竟然可以挡下我为你精心准备的招式。”庄毕凡口气满是佩服道,不过,话音一转:“不过,武技越是高深、威力越大,施展的条件越是苛刻,如若我猜测的不错的话,你刚才的那一击恐怕极其耗费你体内的魂力,就算以你的实力,也不能发动几次。”

庄毕凡的话令聂落天微微一怔,脸庞的冷漠隐约有些动容。庄毕凡说的不错,此刻的聂落天看似威风凛凛,实则已经开始默默的吸收着灵气,转化为魂力,以补全自己丹田魂力的缺口。

“雷兄,看来聂落天不是那么容易对付啊。”庄毕凡扭头,若无其事的对雷敬说道。

雷敬一怔,狐疑的望向庄毕凡,突然被前者的话问了个措手不及,即便是聂落天再难对付,也不能说出来啊,这不弱了自家的威风么!

疑惑的看了一眼庄毕凡,雷敬沉默不语,没有接过话。对方似乎早已预料一般,没有在乎雷敬的反应,反而自言自语道:“就是不知道,聂家的其他人会不会也是这般难以对付呢?!”

聂落天闻言脸色大变,转头立即对数丈外的聂家子弟道:“速速离开这里,立刻回聂家!”

利用聂家子弟,牵制住聂落天的实力,同时可以扰乱他的心境。

此招,可谓毒辣二字!

现在不仅聂落天知道庄毕凡的用意,就连雷敬同样也想到,心里暗暗竖起大拇指的同时,心*庄毕凡的危险系数暗暗提高。

一山不能容二虎,聂家如若倒了,恐怕下一次就是庄家和雷家的争斗!

在利益面前,曾经的盟友不过是一句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