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武道

第五十五章 以一敌二

上联:哭天喊地求推荐

下联:撒泼滚打要收藏

横批:看着给吧

……

“婉儿小姐,我们又见面了。”庄毕凡笑吟吟的挥了挥手掌,脸上的笑容却给人笑里藏刀的感觉,任谁都知道,庄毕凡出名的不仅在于他那修炼的天赋,而在于精于算计的头脑,这种人分外值得注意,可怕程度甚至在雷敬之上。

“没想到,这次庄家连你都派出来了,还这是看得起我们。”聂婉儿面无表情,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呵呵,雷庄两家对此行志在必得,婉儿小姐,只要你率众放下手中的兵器,封印丹田,我们是决计不会为难各位的。”直到此时,庄毕凡依旧是笑脸相迎,仿佛再说一件很平凡的小事。

“庄公子,你是在说笑么?!”聂婉儿迈前一步,冷笑道。

“婉儿姐,我们跟他们拼了,就算死,也不能做阶下囚!”

“对!跟他们拼了!落天大哥会为我们报仇的!”

“……”

眼见身受包围,聂家子弟群情奋起,满脸的决绝,叫嚣着要与雷、庄两家子弟同归于尽。

“不知所谓,你们以为这样就能让我们罢手吗,你们是没有机会的。”阴冷的话音刚落,雷敬身上爆发出令在场人心悸的能量,这股可怕的能量足以摧毁聂家防御的阵形,瞬间将躁动的聂家子弟的气息强行镇压下来。

还未踏入凝魂境的聂家子弟根本无法正面对抗雷敬,何况一旁的庄毕凡犹如一条吐着蛇芯的毒蟒,虎视眈眈。

“雷敬,落天大哥也在青云山脉,你就不怕他报复么!”

“我承认,聂落天他是个人物,不过那又怎样,他不来也就罢了,倘若出现,一并杀了就是。”雷敬撇了撇嘴,诡异的扫视了一眼人群中的聂婉儿,再次面对两家的精英说道:“擒下聂婉儿,其余的,全部杀掉!”

处于包围圈的聂婉儿不由一愣,旋即,想到自己落入雷家的后果,握着兵器的手指,不由的发紧,神色绝望,带有着决绝。

“杀!”

雷敬和庄毕凡冷漠的望着被包围的聂家人,对视一眼,一声令下,雷、庄两家精英齐齐抽出兵器,如狼似虎的就要扑向包围的聂家子弟。

“哼!好大的口气,聂某如今来了,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手段配得上你的狂傲无知!”

一声冷哼,从密林外传来,话语不含感情,犹如地狱的幽灵在呼唤,话语间的暴戾和杀气不加掩饰,显然被彻底激怒!

一股滔天的气势犹如滔天骇浪般袭来。

就要扑上前的雷、庄两家的精英子弟,闻言之,如同堕入冰窖一般,身体不由自主的哆嗦了一下,体内的内劲运行变得有些生疏,迈出的脚步猛地定住,相互间不可思议的对视一眼,眼眸间都充满了惊骇。

“落天大哥!”

“落天少爷!”

“……”

突然一道冷喝声,被处于包围的聂家子弟变得莫名的兴奋,脸色的悲愤变得有些欣喜。从那一道冷喝的话语中,聂家的子弟知道,聂家的顶梁柱到了!

刚刚犹如被跌进地狱的聂家子弟,蓦然的重归天堂。和他们心境有些不同,刚刚如狼似虎,化身为刽子手的两家精英子弟纷纷退避,如临大敌的环视着周围的密林。

聂落天,这个名字对他们产生的压力实在太盛!

感受到那滚滚而至的凶暴气息,雷敬神色一凝,脸色阴沉,旋即,一个转身,望向那道气息传来的方向,眼眸的深处有着强烈的渴望,体内的魂力在这股渴望下蠢蠢欲动,身上的气势不由的攀升。

躺在树枝上的庄毕凡也没有这么好的性情,他从这股气息中察觉到,聂落天的气息较之以往更加强横,尤其是那若有若无的威压,隐约间令他产生不妙的预感。一个侧身,从树上跃下,和雷敬并排站立,同时将自己的状态调整到巅峰。

人未至,行走间带动的气流却如狂风般席卷这片密林,人影过后,留下的是一片狼藉!

“聂落天,既然来了,就一并留下吧!”

雷敬的眼眸充斥着战火,数年前一招落败于聂落天,一直是他的一块心病,令他耿耿于怀。这次将聂家的精英子弟一网打尽,倘若能连带着聂落天,那是最好不过。

“狂妄,看来三年前的那场教训并没有让你认清自己的实力。”冷漠如冰的话语响彻在着方圆数里,紧接着,一道模糊的残影在众人的面前凝聚。

高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剑一般的眉毛斜斜飞入鬓角落下的几缕乌发中。英俊的侧脸,面部轮廓完美的无可挑剔。乌发束着白色丝带,一身雪白绸缎。腰间束一条白绫长穗绦,上系一块羊脂白玉,外罩软烟罗轻纱。眉长入鬓,细长温和的双眼,秀挺的鼻梁,白皙的皮肤。

“雷敬、庄毕凡,看来你们两家已经等不及要对我聂家出手了。”

聂落天扫了一眼对面的雷敬、庄毕凡,平淡的话语却带有不可忽视的杀机。

尤其是见到已经伤痕累累的聂婉儿等人后,这股杀机就不再掩饰,一改常人眼中温文儒雅的形象,狰狞铁青的脸色宛如一头被激怒的杀魔!

“啪嗒!”

一道脚步踏出的声音在众人的耳畔响起,旋即,聂落天的身影一闪,出现在聂家子弟的面前。

“落天大哥。”

仿佛找到主心骨一样,聂婉儿憋在心底的委曲犹如找到发泄口,楚楚可怜的叫了一声聂落天,身后的聂家子弟也纷纷的围了过来。

“大哥,不要放过聂诺那家伙,要不是他将我们的烟花骗走,我们也不会落到这种地步!”聂婉儿一指对面雷家阵营里的一个家伙,俏脸愤懑不已。

被聂婉儿指中的家伙不由倒退一步,脸上带着心虚的表情。

“做错了事,就要接受惩罚,下面的事就交给我来处理吧。”聂落天收敛身上的气势,仿佛如邻家大哥哥般温和的摸了摸聂婉儿修长柔顺的秀发。

“嗯。”聂婉儿一点头,乖巧的退到聂落天的身后。

“聂落天,我本以为要费一番手脚才能将你引出,不过既然你已出现,那么便提前解决你,一报我当年之仇!”雷敬迈出一步,望着聂落天道。

“哼,就凭你,当年我顾及雷、聂两家的情分放你一马,今日,你对我聂家出手,便留你不得!”聂落天平淡的望了一眼雷敬,仿佛在说一件不经道然的小事,侧头望向神情有些忧然的庄毕凡:“怎么?什么时候庄家也对我聂家感兴趣了?”

“聂兄,事已至此,多说无益,我庄家本不愿与你为敌,奈何聂家近几年发展的势头太快,不得不令人担忧,与其坐以待毙,不如搏上一搏,以谋生计!”庄毕凡见聂落天的话头转向自己,脸上挂着悠然的微笑,淡淡地说道,眉头却不留痕迹的皱了皱。

“庄毕凡,和他说什么废话,今日就让他们统统除名!”雷敬略有不耐的说道,他虽狂傲,却也不笨,知道自己一人不能稳拿聂落天,便拉上庄毕凡一起,那么胜算就会大很多。

“噪聒!”

雷、庄两家不打算放过聂家,同样,聂落天也不打算轻易的放过雷敬、庄毕凡两人,话音一落,一到磅礴浑厚的气息在两道阵营中间炸开,强暴的气浪掀起滚滚浓烟,将三家的精英子弟纷纷震开,唯独雷敬、庄毕凡不为所动。

“雕虫小技。”

雷敬不屑一笑,和庄毕凡对视一眼后,齐齐将体内的气势攀到极致,两股不同凡响的气势在他们的周围炸起,魂力从体内一丝丝的散发,笼罩在身周围。

雷敬的衣袍上时而划过微弱的电流,整个身体就像陷入雷电的夹层一般,威风凛凛,犹如盖世魔神一般。身旁的庄毕凡的衣袍则是无风自动,层层的涟漪间就像是有一条无形的暗流在他身旁游走。

“凝魂化形?”聂落天惊诧的望着体内气势爆发的二人,紧接着说道:“看来这几年你们倒没荒废修炼,达到这种程度也算不错。”

“不过,也仅算不错而已!”

说罢,一股略胜二人的气势从聂落天的体内升起,这一刻,他宛如化身成一个小型太阳,刺目的光芒闪耀着这片山林,腾腾散发的白光让他看起来如此的高大正气。

三股力量成犄角,将其他无关人员齐齐的震出气势影响的范围。

还没有步入凝魂境的他们,没有资格参与这场争斗!

随后,雷敬、庄毕凡对视一眼,朝前跨出一步,两股气势骤然合并在一起。虽然聂落天的气势是三人最强,但也有些架不住被雷敬、庄毕凡两人的齐攻,身上的气势被两人合并在一起的气势隐隐的压过一头。

“聂落天,今日,你必死!”见聂落天落下风,雷敬脸上俊美的表情已经消失,脸色狰狞的对前者说道。

“现在得意,还早了一些!”聂落天猛地一攀气势,将体内的魂力夹杂其中,强行震开两人合并的气势后,先发制人的向着雷敬奔去。尽管雷敬看似威猛,可聂落天知道,庄毕凡才是他最大的对手。

五指合并成单掌,聂落天对着雷敬就是一劈,夹杂魂力的单掌爆出凛冽的威势,划破天际,一道白色的光刃瞬间出现在后者的面前。

捕捉到聂落天的招式,雷敬脚步陡然急跨而出,探出他的双掌,弯曲成一个诡异的弧度,十指的气息交杂间,宛如雷电交接一般,再加上魂力的增幅,其双掌挥动摩擦过空气时,竟是传出了许些破风的声音。

十指成爪,破去攻来的光刃,一侧的庄毕凡见聂落天率先出手,便也不甘其后。双臂交错,五指结印,一股隐晦的魂力交杂其中,暗喝一声:“阴柔碧灵掌!”如女子般秀美的双掌齐齐挥出,一道阴柔狠辣的气息对聂落天后背攻去。

看得出来,庄毕凡对于这套武技浸淫颇深,攻势之间,双掌摆动间,残影缭乱,令得人无法捉摸。庄毕凡对聂落天可是忌惮不已,一出手就是杀招,此掌暗含阴毒,稍有不慎,就会被那股水一般的魂力侵入肺腑,导致内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