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武道

第五十三章 初学大荒擎天掌

悠悠的叹了一口气,摆脱掉因韩雪依的离开而产生的惆怅心情。虽然,和对方相处的时间并不长,仅仅一个夜晚,可心灵上带来的亲近之情是聂家人给予不了的。

呆在青云山脉近半个月,距离与聂家人会合的日子已经不远,如今的聂皓已经步入凝魂境,可以说是正式步入了修炼者的殿堂。

原本抱着在半月内尝试突破的想法来到青云山,奈何实力的提升速度不仅令韩雪依大吃一惊,就是连聂皓本人也出乎预料,不由的对夺魂心典的重视也更添一分。

他突然明白,这本功法已经是他安身立命的根本所在!

实力的快速提升,想必会令他在聂家的地位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以表现出来的潜力,足够引起聂家的重视,在聂家的影响可谓一步登天。

还有数日的时间,聂皓不会任由时间流逝,把握好每一刻,才会赶超同龄人。同样,深受韩雪依实力的刺激,让聂皓那颗渴望得到力量的心更加愈烈,他不会放弃每一分增强实力的机会。

旭日的光芒铺撒在聂皓的身上,金煌煌的光亮宛如在他的身上洒满了金沙,分外耀眼。

境界得到提升,可新的问题又诞生了。

武者的实力不仅指望境界的高深,同时还要有玄奥的武技配合,方能发挥出最大的破坏力。然而,聂皓的境界得到提高,武技却没有了着落,不得不令他发愁。

境界有高低之分,功法,武技同样有强弱之别。

一门好的武技不仅金钱难求,甚至会引起大规模的血战。

天下武技由强到弱分为:天、地、玄、黄四个层次。虽说实力达到登峰造极之辈,哪怕是施展最低级的黄阶武技,也能惊天地、泣鬼神,可要是和同辈之人交手,那便会吃大亏。

然而,越是高深的武技,施展的条件越是苛刻,一门天阶武技施展起来,无不天地变色,日月无光,威力惊人,可要是凝魂境的武者要施展的话,恐怕非但施展不出,体内的精血也会被瞬间抽干!

聂皓所学的《破山空》仅仅才玄阶下品,即便是达到大成境界,也勉强是个中品武技,固然不是大陆货色,放在外面也会令人垂涎追捧,可是以聂皓现在的眼光,已经不是它所能满足的。

“古老,你再好好想想,真的没有我适合修炼的武技么?”聂皓可怜巴巴的联系着九玄玉内的古辰风。

“小子,老夫说了多少遍了,如今你的实力低微,我所掌握的武技根本不适合你,甚至以你的实力还不足以修炼,冒然修炼,会酿成大祸的。”古辰风无奈道。

刚刚说完,古辰风的脑海里电光一闪,仿佛想起了什么似得,喃喃自语了一会后,对聂皓说道:“对了,你之前在聂家的藏书阁不是得到一部残品的大荒擎天掌么,我记得当年这部武技并没有划分等级,可它施展出来的威力饶是老夫也不得不称赞一声,你不妨就修炼他/它算了。”仿佛是回忆起那些岁月的时光,古辰风一阵唏嘘。

听到古辰风的话后,聂皓这才想起了自己还有一本半残品的武技。

回到洞内,将半部大荒擎天掌拿出来,铺在洞内的石台上后,便迫不及待的翻开了第一页。

“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不同之处,值得老头子如此的推崇。”

将精神力透过页面后,在书面上竟然腾出一道璀璨的光圈,光圈内发出蓬勃无法抵抗的吸引力,吸引着聂皓散发的精神力。

在精神力被吸入那光圈漩涡时,聂皓的精神,竟是一阵恍惚,眼前斗转星移,周遭的景物立刻走出现了变化。

视线中,洞内的景象全都悄然的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无尽的混沌,聂皓两脚腾空般漂浮在这片浩瀚的混沌中。

整片空间都是灰色的混沌,宛如天地初开一般。

这一切,就好像再度陷入古辰风在山谷内幻化的空间!

这一次,聂皓没有惊慌失措,而是体内暗暗运行功法的脉络,借助着异于常人的命魂的威力,不断的散发精神力,去察觉这片混沌内的景象。

骤然,聂皓的眼前的混沌渐渐发生变幻,不断有诡异的字符冒出,拼凑而起。

在不远处的混沌中,一根巨大无比的金黄独臂静静的矗立在虚空,一种令得人头皮发麻的气息波动,缓缓的自黄金般掌心中散发而开,就连混沌空间都是被震动得发出一圈圈涟漪。

暗灰色的混沌中,光芒四射的独臂,静静矗立在虚空,如同魔神之掌,毁天灭地,透着无尽的杀伐与凌厉!

聂皓的目光,也是在一霎那死死的盯着那独臂,滔天气势宛如要将天擎起一般。手臂上的纹路,就如同一道道枷锁般,困住着地,每一道玟路,都是显得无比的玄奥与晦涩。

此等武技,堪称惊世骇俗!

“嘶!”

聂皓目瞪口呆,使劲的吸了一口凉气,勉强的压制着心中翻腾的燥热,他的目光,凝固在了手臂上那向上外翻的手掌的位置,掌心向上,无穷的霸气犹如开天辟地。那里漂浮着漆黑如墨的古老文字,在混沌中,闪烁着奇异之光,孩子般的在掌心飞舞。

“大荒擎天掌!”

掌心的上空漂浮五个不同于手臂的文字,却行驶着镇压的职责,镇压着手臂上那些不断漂浮的文字。一种无言的霸气,悄然的荡漾在这混沌之中,如同在象征着它曾经的无上荣耀。

“这股威势,完全不是破山空所能睥睨的!”聂皓的心情完全被那欣喜所填满,不再有他。

半个月前修炼破山空时产生的景象,完全不能与此相提并论,完全是蝼蚁与神邸的区别。

聂皓脸庞被兴奋所充斥,虽然他并不清楚这所谓“大荒擎天掌”究竟强到何种地步,但光从这威能来看,显然不会弱于地阶武技!

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心神沉浸在“大荒擎天掌”的威势中,抬起步子,缓缓的踏出一脚,如咫尺天涯般瞬间出现在巨掌之下,仰视着那撑起天地的手掌,聂皓心潮不禁有些澎湃。

不由的伸出手摸向那只巨掌,即将触碰的一刹那,巨掌的周围骤然出现道道流光,诡异的在表面流动,诸多上古文字开始变得不安,如遭受惊吓般四处逸散,好在那“大荒擎天掌”五个大字镇压,才没有脱离巨掌的束缚。

聂皓犹如没有察觉一样,伸出的手臂没有抽回来的意思,触碰在这如钢丝铁的手臂上。

骤变突起!

就在感受到巨臂蕴含的蓬勃能量的时候,巨臂中猛然的爆发出一股向外的力道,没有丝毫准备的聂皓宛如遭到野兽的冲撞,“砰”的一声,被弹出数丈外。身上的肌肉变得酸疼,就连骨骼都有错位的声响。

踉跄的站起身来,将丹田的魂力涌现而出,缠绕在外身,踱着步子再次走向巨掌。

“我就不信连你一个半残品都压制不住!”聂皓的脸上流露出一丝的戾气,周围的气势陡然的在这片虚无中爆发。

右手断然的插向巨臂,巨掌散发的力道再次而来,不过有了先前的准备,聂皓并没有像刚才那样被弹了出去,而是在他的右手臂上环绕着一层光圈,紧紧地卡住聂皓的手臂。

聂皓咬着牙,体内的魂力在元婴的催动下,发挥到了极致,硬是迈着步子上前两步,目光火热的盯着那巨掌,想要强行将此武技收服!

然而,散发暗灰色的魂力接触光圈的时候,光圈内的能量倏然变得紊乱不安,感觉到在巨掌的无数纹路下,仿佛有着不少的印记,这些印记在聂皓的靠近下,惶惶不安,如同富有生命一样。

“有戏?”

聂皓脸上一喜,摊了摊手,心神一动,诧异的再次将魂力输送到光圈内,这次发生变化的却是掌心内镇压诸多古文的五个大字!

聂皓感受到,光圈排斥自己的力道随着魂力的输送而变得逐渐薄弱,这种变化令聂皓欣喜非常,同时输送的频率也开始加快。

“砰砰砰!”

伴随着这一道道魂力的输送,光圈的光泽变得暗淡许多,在聂皓欣喜的目光下,擎天的巨掌上,顿时响起一连片的低沉爆炸声,那一道道令他束手无策的印记,竟然是在那光芒照耀下道道崩裂而开,被镇压的古文却仿佛找到宣泄口一般,集体的涌了出来!

短短数分钟的时间,那巨臂之上的印记竟已彻底的消散在这片混沌中,归于虚无,而随着印记散去,那巨掌上的文字则是开始缓缓蠕动,逐步的脱离巨掌的掌控,一丝精神力飘荡而出,缓缓的飘掠而来,最后如同无形之物一般,径直穿过聂皓的眉心,没入其脑袋之中。

“轰!”

就在虚幻上古文字没入聂皓脑袋时,他的身体却是陡然一僵,铺天盖地的信息,在其脑海中爆炸而开,一招招极端强大的武学招式,如同光彩闪动般,以一种惊人的速度,闪过脑海。那种速度,快得连思绪都是跟不上,但却是给予聂皓一种深深烙印进脑海的感觉,心念一动,便是极为清晰的闪现而出!

聂皓的身影,静静的僵立在虚无之中,若有若无的金色光芒从其掌心中钻出,然后缭绕在周身,在这黑暗的虚无中,如同战神一般,分外的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