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武道

第四十八章 偷袭田博龙

在聂皓的视线里,田博龙淫笑的走到韩雪依的身前,伸出右手勾起后者精巧的下巴,而韩雪依的身体轻微的颤动着,此时的情形无疑比酷刑加身更令她恐惧不安。

“嘿嘿,看你能忍到几时?”

“呲啦!”

韩雪依身上残留的衣袍被田博龙一把撕裂,露出里面花俏的裹衣,两只洁白如玉的双臂霎时露在空气中,光滑的后背上看不到一点瑕疵,欺霜胜雪的肌肤更增添她高贵圣洁的气质。

衣袍被撕裂的韩雪依,忍不住的流下屈辱的泪水。

田博龙看着那惊慌的玉人儿如此模样,哪还忍得住体内不断燃烧的欲火,腹下的小兄弟早就迫不及待的抬起头颅,大有大战三百回合的趋势。

眼看田博龙随意的将自己身上的衣物脱去,压在韩雪依的身上的时候,聂皓再也忍受不住,青锋剑横于手上,暗暗驱使体内的命魂,魂力加持,黯淡的光影顿时盖住青锋剑。

聂皓感觉自己和青锋剑有了种奇异的联系,仿佛青锋剑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没有初使时的青涩,一切都是那样的自然。

漆黑如墨的浓雾在他不知觉的情况下覆盖在身上,整个人得气质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如果说没有动用命魂的他是一个风度翩翩的少年,那么现在的他却如同择人而嗜的野兽,布满了血腥和杀戮。

九星残影一掠而起,风一般的轻盈,在相隔的树林里穿梭,向着田博龙的方向逼近。处于兴奋状态的田博龙并没有察觉到这个对他布满杀机的小子。

“什么人!”

隐约的不安令田博龙心生警惕,霎那间捕捉到空中那淡淡的魂力波动,怒喝一声,同时双腿后蹬,电光迅速般的倒退。韩雪依在田博龙的怒叫下,瞬间睁开了眸子,身却依然无法动弹。

“就是这个时候!”

聂皓暗叫一声,他知道,越靠近田博龙,自己暴露的机会就越大,却不想后者对气息的感应程度如此的敏锐,还没来得及近身就被发现。

暴露的聂皓不在隐藏自己的身体,果断朝着田博龙倒退的方向攻去,气势如虹,身形如一把毁天灭地的利剑,势要将田博龙撕碎。

“去死!”

田博龙的双腿刚刚落地,聂皓面露冷漠,镇定的心智堪比世上出色的杀手,手中的青锋剑如蚀骨之蛆紧随着上,被魂力覆盖的青锋剑锋利无比。剑未至,流露的煞气在田博龙的耳边响起,如万鬼凄厉哀嚎。

突如其来的变化根本令田博龙反应不及,正处于兴奋状态,却遭遇刺杀,若是寻常时候,这等刚刚踏入凝魂境的弱者,弹指一挥间足以灭杀。但此时,大战刚毕,伤痕累累不说,体内的魂力更是被榨的一滴不剩,如何化解眼下的危机。

在田博龙惊恐不甘的目光下,青锋剑带着一股毁灭的剑芒,如同切近豆腐一样,轻松的穿透他的咽喉。血水如喷泉似的在空中洒出一道凄凉的弧度,染红了地面。

“你……你……什么时候……”

田博龙双眸睁眼,话未说出口,口中便泛出血腥泡沫,不甘的话还没有说完,生机涣散的他,踉跄的踏出两步,气断身亡的倒在地上,饶是死了,两眼依旧不甘的睁着……

聂皓的手心里攥着的全是细密的汗水,呼吸急促,仿佛在用这种方式缓解内心的紧张。虽说田博龙作恶多端,人人得而诛之,可要是这个人是他自己的话,还真是有点发怵。

田博龙本身修为深不可测,倘若对方的伤势减缓一分,今日的结局就要另说了,偷袭之道终为小成,最主要的还是看自己实力的高低。

聂浩想不到,原本打算趁机捡便宜的自己,现在却参与了进去,当真是造化弄人。

迟迟的收回自己的目光,疯狂的情绪在将田博龙击毙之后,得以释放。体内的魂力再次平静下来,失去魂力加持的青锋剑渐渐恢复如初,剑身不再流露着幽暗的神秘,仿佛它本身就是一把极为普遍寻常的青锋剑。

与青锋剑不同,丹田之内的命魂——元婴从经脉中提取了刚刚释放的魂力融合,自身顿时如同打了鸡血一样的兴奋,在丹田的穴窍中微鸣。

聂浩的眉头一挑,尽管成功偷袭田博龙并将之斩杀,但他并没有开心起来,每当动用魂力的时候,他都能感受到魂力中暗藏着火气,即便融合火气的魂力实用起来会让自己更加强大,但同样的,这股火气会勾起自己隐藏的负面情感——杀戮。

步入凝魂境,他发现三幽碧炎果带来的副作用愈加明显,特别是随着体内魂力的增强,那股火气引发的情绪更是明显。

虽说目前他可以很好的将其控制,但他担忧的是,随着实力的增强,总有一日自己会被这种情绪所左右!

看来,这次历练过后,要好好的和古老商量一下了。

对了,我把此恶贼杀掉,那他身上的东西……

聂皓一想自己的初衷,之前的烦恼立刻消散,眼睛放光的打量着田博龙的尸体。向前踏到对方的身旁,蹲下身子,右手在尸体上摸来摸去,似在寻找什么物件。

不远处,瘫软在地的韩雪依惊诧的望着忙碌的聂皓,一双凤眸瞪得大大的,她怎么也没想到,事情竟然发展到这一步,眼眸深处还含有一丝紧张。

田博龙固然被杀掉了,可这小子一看就知道不是善类,这里荒无人烟,万一他对我……

韩雪依甩了甩头,明显已经不敢再想下去了。

“不会吧,竟然什么也没有?”

反复摸了几遍,愣是没从田博龙的尸体上摸出个名堂,聂皓脸色有些发黑的瞅着田博龙的尸身,目光之厉,仿佛恨不得鞭尸。冒着风险捡便宜,到头来什么都没有得到,以聂皓的个性岂能甘心。

“咦?这个是……纳灵戒?”

聂皓瞥见田博龙的右手食指处带着一枚与他格格不入的古朴戒指,看起来有些和纳灵戒相似。

要是纳灵戒,那可就得到大便宜了!聂皓心里美滋滋的想到,丝毫不顾及这东西现在还带在田博龙的尸体上,直接将戒指撸了下来,放在手心,仔细端详着这枚戒指。

戒指造型精美,落落大方,戒面精致光滑,雕刻这一头栩栩如生的妖兽图形,被细雨打湿散发着丝丝冰凉。

主死宝弃,随着田博龙的死去,这个戒指也就成了无主之物。将戒子带在聂皓的尾指上,略微有些宽的戒指突然紧缩了起来,恰好完整的带在聂皓的尾指上,不大不小,就像是量身定制的。

聂皓却对这枚戒指傻笑,越看越喜欢,能随意伸缩的戒指,这可比聂落天的还要高出不止一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