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武道

第四十七章 杀机暴起

失望!

真是失望!

一直冒着风险在一旁期待许久的聂皓,望着烟消云散的二人,心里难免有些失落。

“好歹给我留点啊!”

就在他迈出步子即将上前的时候,“哗啦啦”泥土翻动的声音传到他的耳畔中,不由立足脚步,双眸的精光一闪即逝,再次将身子缩回,充满期待。

有门?

双眸绽放出异样的光彩,不顾手心那层细汗,右手紧紧的扣住后背的树干,手背上的青筋充分显示出他内心的激动。

“啪!”

一只富有老茧的男子的手,突兀的从地下窜出,两侧的土石纷纷向四周滑落,一道狼狈不堪的身影在那只撑着地面的右手施力下,逐渐的从土堆里爬出。

“妈的,这个疯婆子!”

田博龙骂骂咧咧的从土堆窜出,无力的瘫软在地,大口的呼着空气。

雨水淅淅沥沥的浸透他那已经撕成条状的衣袍,裸露在外的皮肤布满了划痕,颤抖的八撇胡上布满了晶莹的冰晶,蓬乱的头发上还带有潮湿的泥土,手上的那把弯刀利器钉落在一棵树干中间,飘飘然的高手风范在他身上体现不出分毫。

只是眼神透露出凶狠残忍的目光却一如既往的存在。

“小妮子,你始终还是技差一筹,准备被大爷临幸吧!哈哈哈……”田博龙阴森一笑,朝着距离自己不远处的树桩下的“死尸”叫喊道。话语里,夹杂着难以磨灭的仇恨,刚才要不是自己强行激发体内的精血,刚才那一击,就能彻底的抹杀自己。

“咳、咳……真是天道不公,没想到,这样都杀不死你。”断断续续声音,从韩雪依的口中说出,可以看出,此时的她较之田博龙更是不堪。

衣衫褴褛,发丝蓬乱,体内的魂力更是在前一刻瞬间消耗殆尽,体内的气息紊乱,似如同万千细丝交织在一起。泛红的微腮,娇艳欲滴的唇,洁白如雪的娇靥都宛如被染上一层白雪,苍白骇人。

听完田博龙的污言秽语,无神的双眸闪过一丝嗔怒,哪怕是现在如此的狼狈不堪,那一嗔一怒之间,流露的风情也是万般迷人。

韩雪依艰难的说完一句话后,绝望的仰头望着湛蓝的天空,任凭细雨微风在自己的脸颊划过。

她想起了从小到大对她呵护备至的师傅。

想到了从小就对她抱有期望的宗门。

想到了未曾见面的父母。

……

老天,难道我韩雪依真的要遭他欺辱吗?

想着,念着,韩雪依的嘴角勾出一道嫣红却又嘲讽的笑容,似嘲笑那天地的不公,似嘲笑自己沦落的命运……

“大爷命不该绝,我倒想看看,圣雪宗冰清玉洁的圣女在我身下婉转呻吟的模样,不知那几个老家伙知道后,会不会激动的吐血三尺,哈哈哈……”说道激情处,田博龙仿佛看到圣雪宗众长老气急败坏、心痛不已的表情,心里一阵舒坦,就连伤势带来的伤痛也轻了几分。

田博龙一边猖狂淫笑,一边用眼角观察韩雪依的状态。

从小就呆在圣雪宗的他可是知道宗门的底蕴,尤其是韩雪依新封圣女,身上难免会有宗门赐予的灵宝。

田博龙的污言秽语正好戳中韩雪依内心深深的禁忌,后者脸色潮红,一排银牙被咬的咯嘣咯嘣,剪水的眸子喷出愤怒的怒火,但是,眼眸深处那隐藏的一抹恐惧的神色还是被田博龙捕捉到。

“圣雪宗的人就算是死也不会被你这种畜生玷污!”

神情绝望的韩雪依知道自己的伤势过重,体内经脉错乱,冒然服用丹药只会加重伤势,眼睁睁的瞧着田博龙将一粒粒丹药扔入口中,却无能为力。

师傅,弟子有负您的期望,您的恩情,弟子来世再报!

韩雪依似水的眸子中突然掉下什么东西,潮湿地划过那粉嫩的脸颊,眼神凄凉无助,晶莹的泪珠和淅沥的雨水交织缠绵。

韩雪依四肢无法动弹,眼神一狠,红润的小口微张,舌头抵在牙床上,一狠心,牙床就要猛然闭合,咬破舌尖。

只突闻一道破风的暗影,从田博龙的手掌脱出,打在韩雪依右乳峰的下三寸处,咬舌自尽的韩雪依瞬间如同木头一样被定住,小口微张却无法闭合。

“想死?追了我半个多月,就这么让你死了,那大爷岂不是很亏!”

“畜生,圣雪宗是不会放过你的。”

“我知道他们不会放过我,但是人海茫茫,他们去哪寻我呢?现在我可不打算这么轻易的放过你,如今天赐甘露,不如你我二人以天为被地为床,在此交合。”田博龙强行撑起身子,不顾还没有恢复的魂力,直直的朝着韩雪依走来。

“我倒要看看,在我胯下呻吟的你,还能不能保持你的那份高傲!”

在田博龙看来,空气中残留的剧斗产生的威压,足以令青云山任何妖兽和武者惊恐战栗,根本不会有他人出现,不如在此享受一番,将那丫头的元阴采集,想必那时候,自己的境界会迈一大步吧。

嘴角淫秽的笑容在韩雪依眼中如同恶魔的召唤,望着韩雪依恐惧的眼神,田博龙仿佛吃了十全大补壮阳药一般,体内的欲火撩的更加旺盛。

韩雪依绝望的闭上了自己的双眼,失去了看下去的勇气,大概她也没有想到,一心想为宗门清理门户,到头来却葬送了自己。

数丈外的聂皓蠢蠢欲动,田博龙恶劣到令人发指的迹象,点燃了聂皓的血性,他无法眼睁睁的坐视韩雪依被辱。

此等恶贼,人人得而诛之!

“等等,小子,你先沉住气,现在还不是出手的最佳时机,要在他心神最松懈的时候,给他致命一击!”

聂皓即将冒头时,古辰风的声音在他耳畔响起,声音沧桑带有莫名的感染力,如春风化雨般柔和。

听到古老的话,聂皓刚刚迈出的脚步挪了回来,眉头一拧,旋即,紧紧地盯住田博龙,眼眸中却留有浓浓的杀机。

此人非杀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