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武道

第四十六章 圣雪宗,韩雪依

(PS:大章送上!还望各位大大看在执笔辛劳的份上,送上你们手里的推荐票,并且将此书收藏!!推荐票每涨一百执笔便多更一章,请各位大大将执笔榨干吧~~!泪奔~~!)

聂皓闷哼一声,强行压下沸腾的血液,捂着胸口踉踉跄跄站起来,胸口一阵气闷。

“奶奶的,什么时候这等人物都成大白菜一样不值钱了,没事都跑到青云山凑热闹!”

聂皓哀号一声,在这种地方居然能碰到两个高手打架,而且好死不死地,他们还选择了自己所在的这一片范围,自己只不过刚刚凝魂成功的小人物,以这种趋势,他们真要动起手来,估计这方圆百里都要化为尘烟,自己怎么抵挡得住?

他现在倒想溜的远远的,可他们打斗产生的气浪压得他不敢随意露头,吃泥是小,断头是大!

静等了一阵,仿佛结束一般,远处再无半点气场笼罩的威压。

蹑手蹑脚的挪到洞口,眼神谨慎的朝着两道身影远去的地方瞭望。

“呼,终于走了。”聂皓拍了拍胸口,心里暗暗地舒了一口气。

要不追上去看看?也许还能捡个便宜。

放松下的聂皓,陡然被这个突然冒出的念头吓了一跳,内心却又有点蠢蠢欲动的想法。

双腿如同被上了机械一般,自觉的运行着九星残影,向着远处追去,雨水滴答的滴落在他的身上,一眨眼的功夫,雨水就已经将他淋透。

尽管聂浩可以动用体内的魂力格挡这些雨水,但他并没有这样做,凝魂境一丝一毫的魂力都决定着自己的实力,岂能用在这等无用处。更何况那两位强者高深莫测,一旦自己动用魂力,难免不会让他们察觉到,借着暴雨,反而能更好的隐秘气息。

脚下踏着浅水泥湾,任凭雨水将自己的衣衫浸湿,俊朗的聂皓此刻变得颇为狼狈,衣衫褴褛,发丝杂乱,但他的双眸却透露着兴奋的光芒。

“韩雪依,你追了我大半个月,真当以为我怕你不成?”

静峙片刻后,传来那个男人冷哼的声音,话语*,不堪入耳:“还是说,你想和茹茹丫头那样,和老子翻云覆雨飘飘欲仙呢,不过,那丫头的呻吟还真是销魂呢。”

声音四面八方的扩散而来,聂皓循着声音终于赶到距两人数十丈的位置,躲在一颗宽大的树木背后。

“住口,田博龙,你弑杀师傅,奸辱同门师妹,当真是禽兽不如!”站在另外一边的女子声音犹如玉珠落银盘,清脆悦耳:“今日定将你擒下,交于刑堂听候发落。”

田博龙讥讽一笑,嘴角上八撇胡颤抖着:“那个老糊涂死有余辜!只因为命魂的原因,居然要废除我的修为,他若不死,那我以后岂不是过着废物一般的生活。”

“命魂葬花,要不是你急功近利,利用命魂邪术采集女子元阴,你师傅有怎么会废除你的修为,倘若留你于世,还不知会害多少女子的性命。”韩雪依银牙轻咬,凤眸怒睁,脸色忿恨的模样却别有一番风味。

“就凭你?”田博龙嘴角轻扬,眼眸里带有疯狂的神色,阴阳怪气的叫道:“韩雪依,我的雪仙子,你别做梦了,我倒要看看,这些年宗门在你身上耗费资源的栽培你,到底能达什么地步。”

“不过,等会将你擒下,你的修为就全部都是我的了!”

听到这句话,韩雪依身上杀气暴起,四周的温度瞬间骤然暴降,站在数十丈外的聂皓甚至能感觉到一丝阴嗖嗖的凉意,忍不住的拉了拉衣襟。

这女人的实力好强悍!看那模样也不比自己大几岁,实力却如此的高深。

“韩雪依,你的实力的确略胜我一筹,倘若我以死相搏,你也好不到哪里去。不如你下嫁于我,你我一明一暗,共同执掌圣雪宗,岂不快哉。”田博龙看似坦诚的对韩雪依说道,眼眸深处却流露出一丝淡淡的淫秽光芒。

“畜生,你别做梦了!倘若你能醒悟,老实和我回宗门,甘愿受罚,不然,就休怪我不念多年的同门之谊!”右手上纳灵戒划过一道光芒,洁白细嫩的右手掌心突兀的显出一把散发着寒气的白玉宝剑,剑身微颤,上面刻画着少许复杂的符文,轻盈似昆虫的薄翼,剑尖指向田博龙的咽喉。

“不识抬举,既然这样,就休怪我不客气,你境界虽然压我一筹,可你别忘了,境界不能决定一切。你说我今天要是把你抓到,你会是什么下场呢?”田博龙一边说着,嘿嘿冷笑,一边反手而上,一把古铜色的弯刀显出。

终于要交手了。

手心冒汗的聂皓忍不住的探头相望,既对这种高手相搏期待无比,又担忧自己会被他们同门二人所察觉。

“畜生,受死吧。”

韩雪依娇喝一声,气势喷涌而出,脚下青莲腾起,手挥轻剑直至田博龙的咽喉,一到剑芒瞬间发出,毫不留情,企图一击致命!

“就看你有没有那个本身了?”田博龙冷冷一笑,下一刻,无形的气势陡然从他身上传来,四面八方蔓延开来。

与此同时,韩雪依的攻势袭来。

两大高手的气势瞬间激烈的碰撞交错,彼此消融着,强大的气流宛如风暴般肆虐横行,聂皓一瞬间便觉得头顶上犹如泰山压顶,呼吸都变得艰难无比。

相隔甚远都觉得举步维艰,可想而知,近距离相斗产生的威压是多么的骇人。

深吸了一口气,运转起夺魂心典,沉浸心神,和体内命魂遥相呼应,这是聂皓第一次借助命魂,霎时间如阳春白雪般舒心,艰难地运转三个大周天天,微微吐了口气。

虽然还有压力,却还在自己能够承受的范围。。

警惕的隐藏着自己的位置,目光却牢牢的锁住交战的二人。

高手对决,不容错过!

面对突如袭来的剑芒,田博龙同样一挥手中的弯刀,半月形的光刃将袭击的剑芒抵消。

身在半空之中,韩雪依轻飘飘一掌拍出,月光下,一道发出咔嚓嚓声响摇曳不已的冰锥出现在她掌前,嗖地一声朝田博龙击去。

田博龙哈哈一笑,同样一掌拍出,一朵不知名的妖艳花朵诡*出现,迎上了那道冰锥。花朵和冰锥在半空中相碰,同时炸开,传来轰天巨响,强大的气流朝四周扩散开去。

一时间,聂皓只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叶身处在滔天巨浪中的扁舟,摇摇晃晃,身形不稳,后背的树干艰难的阻挡着刮来的劲风,随时有断裂的可能。

“冰天雪地!”

韩雪依娇喝一声,宛如天仙下凡,衣袍微微刮起,双眸变得冰冷,黑瞳逐步变化成银白色。身外逐渐形成一道庞大的冰山虚影,逐渐的和自己的肉体融为一体,体内的魂力猛然爆现,霎时间,无边无际的雪花飘零,方圆数十里放入陷入冰封一般,冷得透彻,冻得彻底。

“花海无边!”

田博龙见韩雪依直接动用杀招,也不敢大意,弯刀一横,双手结印,一朵巨大的花形虚影印扣在他的天灵,缓缓的展开,犹如实质。天际上飘洒出无数的花瓣,一股清香由花内飘出。

两大高手的魂力激烈地碰撞着,拳脚相加,宛如生死仇人般搏斗,冰寒的雪花和妖艳的花朵时隐时现,纠缠不休。

韩雪依和田博龙的身影在魂力形成的花朵和雪花中游弋,一开始还能看到人影,到最后只看到漫天的花朵以及雪花飞舞,时不时从里面传来一两声拳脚相加的声音,两人都仿佛被雪海、花海埋没了一样。间或有几朵雪花和花朵从中飞出,砸在地面上,顿时出现一个巨大的深坑。

聂皓震惊的望着这一幕,这种实力的存在,挥手间便可以将自己了结吧。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九玄玉内的古辰风感叹不已,虽然如今的他没了肉身,但灵魂感知何其强大,外界发生的事逃脱不了他的法眼,韩雪依年纪轻轻就有如此实力,让他心头感慨不已。

同时还眼神玩味的打趣聂浩:“小子,和那女娃娃一比,你们清宛城所谓的天才,就是个笑话嘛。”

“哼,总有一天,我会比她实力更强!”聂浩轻声说道,脸上尽是自信的表情。

“……”

古辰风陷入沉默中,聂浩的话看似自大,实则并非虚言,三幽碧炎果筑造根基,引起天地异象得的命魂,上古功法的修炼,坚若磐石的强大意志力,外加上自己从中辅导,都这样了,想不超过都不可能啊!

韩雪依和田博龙的战斗已经进入了白热化阶段,双方之间没有试探,有的只是近乎本能的厮杀。从表面上看来,田博龙好像落入了下风,整个人一直被韩雪依压着打,时不时地有几道耀眼的亮光从周围传来。

但他心里却是冷笑:果然是没有战斗经验的雏,哪怕是境界再高亦是妄谈。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借助功法,聂浩同样察觉到韩雪依的错误,每次发招都是尽全力,没有留守的余地,看似田博龙苦苦支撑,可明眼人一看就知,韩雪依的这种打法支持不了多少时间,力竭之刻,就死田博龙反击之时!

片刻之后,漫天雪花和花朵突然爆裂,两道亮如白昼的闪电破花海而出,宛如龙上九霄,两道人影交错而纷,韩雪依宛若天女下凡,娇红的脸颊让她增添几分魅惑,更加诱人。田博龙的衣袍破裂,几处还擦出了血渍,却气定神闲的打量着娇喘的韩雪依。

聂皓探头环顾四周,心头骇然。

不知不觉间,以他们二人为中心,方圆几十里的范围都已经被夷为平地,整个地面都塌陷了好几寸,本来还矗立着的寥寥几颗大树,都变成了齑粉。

好可怕的破坏力!

幸好自己没靠得太近!

聂皓冷汗横流,不过,这时候想跑也跑不掉,还会暴露自己的位置。

“哈哈,韩雪依,你总算发现了,不过,现在的你,还有多少魂力支撑呢!”田博龙嚣张的冷笑道,舌尖探出嘴角,略带残忍的舔舐着弯刀的刀刃。

“还是乖乖的束手就擒,如此佳人,要是伤着了,可就不好了。放心,老夫会很温柔的。”

“做梦,哪怕是死,我也要拖着你一起!”

韩雪依娇喝一声,双手结印,左手拇指在剑刃上一抹,顿时出现一道血迹,暗发魂力,体内的血液顿时喷涌,洒在剑身上,如樱花般的娇艳。体内爆发的气势更加可怕,仿佛有劈天断海的威势,然而,她愈加苍白的脸色证明她根本支撑不了多久。

打算拼命了么?

聂皓打起精神,一丝不落的观察着双方进攻的招式。

韩雪依没有料到自己会走到这一步,终归还是小觑了那个畜生。一想到自己被田博龙擒下的后果,脸上的红晕更深了。

绝不能被他擒下!

要不要帮帮她?聂皓的脑海里忍不住的冒出这个念头,旋即,立即扑灭,自己又不是九尾灵猫那样有九条命,这种地步的斗争,自己冒然上前,只会死的更快。

“冰封万里!”

韩雪依一招更强的剑招断然挥出,脸色却随着这一招变得苍白,身子发软,无力的用剑撑着自己的身子,同时探手将怀里的丹药扔进口中。

“疯子!”

瞧着这一击同归于尽的招式,田博龙脸色一变,怒骂一声后,全身的魂力集中在丹田处,猛然的喷发,花形的虚影变得更加通彻清晰。

“花葬天山!”

无数的花瓣凝聚在一起,形成一朵绽放的花蕊,妖冶四射,蕴含的能量足以毁天灭地。

“轰!”

犹若山洪爆发,火山喷发,霎那间,地动山摇,山河破裂。

强烈的飓风搅拌这天上的乌云,更可怕的是,雨滴竟然在飓风的搅拌之下逆流而上,受力的向天际挥洒。

聂皓的耳边却如同一道炸雷在耳畔惊现,振聋发聩的声音令他造成了短暂的失神。双掌紧紧的贴靠在耳边,痛苦的颤抖着。

左手痛苦的捂住了脑袋,右手紧紧的抠住身侧的树干,五指直插树心。他的眼耳口鼻,七窍之中甚至于已经隐隐的流露出了一丝丝细微的血痕。

直到烟消云散,聂皓才从痛苦中回神,望着那化为齑粉的地面,呆呆的喃喃道:不会真的同归于尽了吧……我靠,我还想捡便宜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