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武道

第四十五章 卷入是非

(PS:望大家顺便收藏此书,投上几张推荐票,给执笔给予支持!在此拜谢!!)

“刚才那是什么声音?”

“不知道。”

“好浓郁的血腥味啊,要不我们还是离开这儿吧,越来越觉得这地方邪乎得很。”

“……”

距离事发地不到一里的地方,一大片武者齐齐地汇聚在一起,若非黑疤团队临死前发出的惨嚎声太过骇人,他们是决计不会联合在一起的。

现在他们面临的问题只有一个,要不要继续前进。进,未知的宝贝与未知的险境在等着自己;退,好不容易遇见异宝出世,都到了这一步,离开未免有些不甘心。故此,他们踌躇不前,眉宇间露出两难的神色。

“风狼群!”

“这里怎么会有风狼群出没?!”

“说那么多干嘛!快逃啊!”

“逃,怎么逃?!”

“啊,我还不想死啊!”

“……”

在那神秘的妖狼一声叫吼后,近百头风狼玩命似地逃离是非之地,顿时和迎面赶来的武者撞对头。

围聚而来的武者见到风狼群疾风似火的奔袭而来后,纷纷大惊失色,汗毛顿时根根倒立,脸上的血色褪去,煞白的脸色仿佛刚从冰窖里逃出一般。不知所措的呆立在原地,嘴巴不停的嘀咕着,如同吓傻了一般。

面对无论是数量还是实力都高于自己等人的风狼群,他们和黑疤团队一样,失去了奋战逃生的念头,他们都是究竟厮杀的武者,在青云山混迹了不知多少年,还没听说过有人能够面对风狼群全身而退,除非他们当中有那些传说中登峰造极的强者。

然而那种人物他们听倒是听说过,要遇见都需要莫大的福缘,更别说他们当中能有那般的存在。

眼见风狼群越来越近,纷纷无力的垂下手中的兵器,魂不附体如霜打的茄子一样的无精打采,更有甚者紧闭自己的双眼,不忍瞧见自己被啃食的场景。

“唰!唰!”

风狼如同没有瞧见眼前自动送上口的食物,匆匆的瞥了一眼,眼眸中没有那种遇见食物的兴奋,反而有一丝难以察觉的慌乱,蹭着一干武者的身旁,向着远处的方向逃离。

劫后重生的众人,眼神目瞪口呆的追随着风狼群离去的背影,深深的咽下口水,将顶到嗓子眼的心重新放了回去,相互对视一眼后,庆幸自己还或者的同时,又疑惑是什么让风狼群如临大敌。

“这个……我们……还走不走?”人群当中的一位略显清瘦的男子平复内心的紧张后,有些畏畏缩缩的说道,这一开口,便将众人的目光引到他的身上。

“走?要送死你自己去!你不要命别拖累老子!”不等那位男子说完,其中一位虬须大汉怒声叫道。

虬须大汉刚刚说罢,其他人也纷纷颔首连连,刚才的情形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前方有令风狼群都不寒而栗的存在,否则风狼群岂会大发慈悲饶过他们。

尽管还未确定前方恐怖的存在,可经历刚才的情形后,心有余悸的他们谁也不敢冒险前行。相比那个令人垂涎的宝贝,他们更在乎自己的性命!

……

夏季是个多雨的季节,冷色调灰白的云层,无可预料地遮住了九天之外七色的彩虹。天色昏暗,大片的乌云笼罩着天际,不时有震耳欲聋的雷声和刺眼的闪电,给人一种末日降临的感觉。

墨色的浓云挤压着天空,掩去刚刚的满眼猩红,沉沉的仿佛要坠下来,压抑得仿佛整个世界都静悄悄的。

淡漠的风凌厉地穿梭着,将人的惊呼抛在身后。柔弱的小花小草早已战栗地折服于地,颇有山雨欲来风满楼的预兆。

行走在青云山外围的聂皓默默的抬起头,望着天际的乌云,暗皱眉头,脚下的步伐更加迅速。

“暴雨前的征兆,看来要找个避雨的地方了。”

境界提升,连带着对身法的理解也变得更加透彻,施展九星残影,顿时身影如同一缕青烟消散,留下的,却是原地脚下化为齑粉的石沙。

……

天际昏暗,雷声轰鸣,电光闪耀,天像裂开了无数道口子。雷声响过,大雨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不断地往下落,暴雨汇成瀑布,朝大地疯狂的倾泻下来。

雷家。

雷家书房内,烟云袅袅,一尊燃着的檀香散发着独特的香气。雷家家主雷暴慵懒的卧在座椅上,双眸微闭,这个与聂天雄在清宛城并驾齐驱的一代枭雄,此刻却宛如一头沉睡的雄狮。

“半月之期已经过了二十四天,聂家的那群小鬼快要回来了吧。”雷暴的耳畔微动,倾听着外面雨水飞溅的声音,喃喃自语。

他的声音低沉浑厚,如同闷雷一般:“对了,庄家那边怎么说?”

“启禀家主,庄家那边传来消息,庄家大公子庄毕凡已经率庄家精锐准备就绪,随时可以出发。”下方,一个身着黑袍的汉子,神态恭敬的面朝雷暴,声音嘶哑的回答道。

“是时候了,让敬儿下去准备吧,你去告诉庄老鬼,这场暴雨过后,双方人手分批在清宛城外向北十里的青山亭汇合。”雷暴的手指轻轻的敲打在座椅的扶手上,声音富有节奏感,可以看出,他的心里正在算计着什么。

“是,属下先行告退。”黑袍男子一垂首后,便转身离去。

“不归是庄老鬼,当真打的一副好算盘。”粗犷的面颊上流露出一丝的嘲讽,言语里带着浓浓的不屑:“趁聂家子弟外出历练,将其一举拿下,斩断聂家三代希望,这一招,当真是高明啊。”

“历练近半月,想必他们已经伤痕累累了吧,现在出手的确是最好的时机,筋疲力竭的他们又拿什么反抗呢?”

“三代子弟对三代子弟,那就看看谁更技高一筹。聂老鬼啊聂老鬼,不知你在得知你家那么多宝贝疙瘩阵亡的消息后,会不会一头栽过去呢,听说带队的是落天小子呢,有趣,当真是有趣。”

想到兴起之处,雷暴竟自一人的狂笑起来。

“这一次,势必将你们聂家的根基,斩尽杀绝!”

双眸睁开,虎目狰狞,一道骇人的电光从他的眼眸激射而出,震耳欲聋的雷鸣声响彻雷家,滔天的气势从他的身上汹涌而出。

雷狮子,发威了!

……

淅淅沥沥的小雨,悄悄无声地飘落着,像是无数春蚕吐出的银丝。千万条细丝,荡漾在半空中,似那迷迷漫漫的轻纱,笼罩着青云山。

青云山深处的一座洞穴。

突兀的洞口,像桥洞似的,很宽,走进去,仿佛到了大会堂,周围是石壁,头上是高高的石顶,洞穴宽阔,即便是容纳一千或是八百人,一定不觉得拥挤。洞内火光摇曳,不时的传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可惜,要是有些佐料就更完美了。”一声恰似无奈的感叹从洞内传出,紧接着,便是狼吞虎咽,牙齿撕咬的声音。

聂皓端坐在洞内火架旁,手里拿着一根串着烤熟火鸡的木棍,在烈火的灼烧下,变得漆黑。火鸡上散发着浓郁的肉香,让人闻之便食欲大振。嘴巴不断撕扯着火鸡肉,不时的望着天际的细雨,仿佛在观察何时才会雨停。

聂浩的耳畔微微蠕动,洞口外的声音全部传入他的耳中。

“咦?”

轻微诧异,眉宇忧虑,他听到一股衣袍猎猎的声音,正由远及近的传了过来。

有人来了!而且是个高手!

聂皓大惊,不得顾其他的事,迅速将火堆扑灭,一缩身子,朝着洞穴内潜去,躲在一块凸起的岩石后,同时暗暗运功,将自己的气息收敛到极致。

在青云山,人心难测,看似温文尔雅的人,谈笑间却可以狠辣的从背后捅你一刀!

在这里,防的不是妖兽,而是人!

来人的速度之快远超聂皓的想象,他才刚藏好,洞外上方就有一股劲风窜过,一道人影在细雨月光下一闪即逝,倘若近看,便会发现,天际的雨滴根本近不了他的身,仿佛他的上空有一把无形的伞,将雨滴从两侧滑落。

好快的速度!聂浩由衷的感叹着。看样子不是冲自己来的。

聂皓深呼一口气,刚要放松下来,洞外上方又是一道劲风,刮的洞口擦出摩擦的声音,第二道人影印入了聂皓的眼帘中,这个人是女人,一头青丝飘扬,脚尖在树枝上轻轻一点,整个人的身体便掠出十几丈,只不过她在离开之前,竟有意无意地朝洞口望了一眼。

一双明媚至极的眸子,带着一种高高在上,俯览众生的高傲,又有一种冰冷而拒人千里之外的清凉。

她已经发现了聂浩的存在!

两道人影,一前一后,不过几个眨眼的功夫全都消失不见了。

这才是真的高手,脚踏树枝如履平地,身形飘逸似鹰隼展翅。跟他们比起来,自己还差得很远!

刚刚踏入凝魂境的聂皓,在这一刻,受到了无以伦比的巨大打击,他的脑海中已经是一片空白,时而划过那个女子的倩冷的容颜。

这女子看样子比我大不了几岁,可为什么她给我的感觉居然比爷爷还强呢?!此二人修为颇深,倘若是清宛城之人,定会声名赫赫,但我从未见过他们,难道说他们不是本地人?

这种是非之地,还是早点闪了为妙。

念头一起,刚才两个人消失的方向居然又传来衣袂的破空声,紧着着,一连串惊天动地的轰鸣声传了过来,一股无形的气浪风暴犹如实质一般将刚刚露头的聂皓吹了个倒栽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