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武道

第三十七章 终遇妖兽

青云山乃是方圆数万里最为高耸的山峰,不过它可不是孤峰一座,四周耸立着连绵起伏各种大小不一的小山丘,形成独特风格的青云山脉。

枝叶遮挡那刺眼的骄阳,硕大的荆棘密布,各种野兽嘶吼,昆虫嘶鸣的声音此起彼伏。

一道白影穿梭在宛如原始森林的青云山脉,白影漫无目的的四处游走,却仿佛在寻找什么。倘若仔细观察看,就会察觉到,白色人影的衣袍上“滴滴嗒嗒”的滴落着血滴,身上更是时隐时现的冒出一股令人心寒的血腥气息,与其说是一个人,倒不如说是一只孤傲的狼。

骤然间,左侧的草丛簌簌作响,周围散落的树叶砰的一声炸开,一条水桶般粗细的白磷巨蟒张着血盆大口朝白影袭来,肉体腐烂的腥臭味从它的大嘴发出,味道极为刺鼻。

巨蟒即将白影吞入腹内之时,一道精芒划破天际,奔着那条巨蟒袭来。

只闻“嘶啦”一声,巨蟒一分为二,剑芒从巨蟒的头颅中间贯穿而过,划过的血肉平整,宛如平面。蛇血宛如喷泉般激射而出,洒脱的白袍沾染着许些腥红的血水,反倒有着一种说不明的凄咧。

“第二十二个。”白影自言自语的喃喃道:“还是不够,这些野兽的实力太弱,根本没法激发体内的潜力,看来还要往里走才是。”

说罢,身影一掠而过,化为一道白光向青云山脉深处赶去。

“吼!”

一到充满愤怒的吼叫声打破了这片密林应有的平静安详,四周野兽、昆虫的叫声顿时戛然而止,各种野兽闻声丧胆的匍匐在地面上,瑟瑟发抖,腥臭味的尿液肆意流出。

白色人影闻声后,非但没有绕路而行,反而欣喜一笑,朝着声音吼叫的方向急速赶去,速度越来越快,仿佛十分的急切。肉眼只能捕捉到是一道残影,却无法观其相貌。

距离那声吼叫的声音越来越近,那道白色身影的速度反而特意的慢了下来,脚下的步伐越加谨慎,步伐轻盈,距离目标仅有三丈远的时候,白色身影脚步交错,急速行驶到一根粗大的树干身后,隐蔽自己的身形,暗自运行内劲,将自己的气息隐藏,与空气化为一体。

灼热的阳光透露树干那宽大的枝叶,铺洒大地,一缕温和的暖光映照在白色身影的脸庞之上,那道身影,豁然是那已经在青云山上磨砺血性近半月之久的聂皓!

目光凝聚成一道深邃的光芒,紧紧地盯住三丈外的猎物,眼眸中暗暗流露出嗜血的光华,右手从背后探取一柄锋芒阴厉的青锋剑,两侧的剑刃早已铺满了暗红,散发着血腥味。

半个月,这柄青锋剑在他手中已不知斩杀了多少野兽,这些以前对他来说望尘莫及的存在,现在却如同砍瓜切菜般的遭到他的屠戮。

半个月,他受伤过,绝望过,奈何他挺了过来,咬着牙,倔着骨,挥出一剑又一剑。在古辰风时而的指点下,剑法虽不精妙,却能最大程度的击杀对方。

结果,倒下的,尽是那一匹匹凶残的野兽。

他的实力已经达到凝魂境边缘,只要向前踏出那一步,凝魂境唾手可得,可就是那一步,让他模糊不清,找不到方向。

聂皓的双手变得麻木,挥剑成了自然,寻求突破是让他进入到青云山的主要目的,然而,这些日子除了增加生存的经验外,丹田处的内劲却迟迟没有突破转变成魂力。

这一次,他将目标锁定在三丈外的妖兽,以寻突破!

不错,这一次,他的目标不再是野兽,是妖兽!

最低实力的妖兽都足以和凝魂境武者匹敌的存在!

后背紧贴树干,半径达半米的树干牢牢的遮盖了聂皓的身影,他双手青筋暴现,额头隐秘的渗出一层密汗,不成熟的九星残影随时准备运行。

虽然他将目标定为妖兽,可他明白,现在的自己根本无法和妖兽对抗,哪怕是肉体被三幽碧炎果改造过,也不行!

唯今之计,只有偷袭!

三丈外,一匹身形硕大,高达半丈的妖狼昂首而立,尖锐的牙齿在阳光下越显狰狞,皮毛光滑却暗藏锋利,四肢有力的在原地践踏,地面的土石瞬间被踏碎成碾粉,被风流吹散。

“吼!”

四肢绷地,仰天怒吼,一股莫名的怒气从野性中油然而生的燃起。

每个妖兽都有属于自己的领地,绝不会轻易的踏入到其他妖兽的领地中,一旦踏入,那将是被视为挑衅而遭到不死不休的厮杀。

而领地内的野兽则是他们的食物以及玩物的存在,奈何近几日,这头妖狼察觉到领地内的猎物莫名其妙的死伤许多,这令它恼怒不已,故然才会愤怒一吼,以发泄心头不快。

毕竟,狼也是有情感的。

可是怒吼之后,非但没有发泄心头怒火,反而令它更加恼火,犹如嗓子眼里被卡了块骨头,吐咽不得,极不舒服。

因为他发现,一个人类的气息正朝自己的方向赶来,而他身上隐约散发的血腥味,正好吻合它领地子民死去的气息。

它,相信自己的鼻子,绝对不会搞错。

如今,那个人类竟然不知所谓企图偷袭自己,如何不令它愤怒。

倘若聂皓知道自己已经暴露在妖狼的视线内,以及妖狼内心的想法后,会不会惊诧不已,然后感叹:这念头,连狼都这么有才!

其实聂皓对神魂大陆的一些常识还是了解太少,妖兽能够感应到比自己实力低微存在的气息,除非特意修行隐蔽身形气息的功法,才有望瞒过对方。奈何聂皓半个月来,杀戮不在少数,身上散发的杀气和血性是无法掩盖的。最主要的是,聂皓遇到的是狼之一族的妖兽,它们对气味的敏感程度是其他妖兽仰望的存在。

所以,才会造成眼下的局面。

当然,此时的聂浩还不清楚自己已经陷入绝境。

狼口喷出一道热气,狼眸微微一闭,十分拟人化的流露出戏谑的神色,四肢猛的踏地跃起,瞬间石土碾碎,尘土飞扬,身形化为一道不可见的流光,奔着聂皓隐藏的地方而去。

背靠树干的聂皓浑然不知,情势危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