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武道

第三十六章 万食楼

万食楼,语意又为:万世楼,千秋万世。

如此嚣张至极的招牌能够屹立千万年不倒,其实力、势力可见一斑。

虽然是一栋酒楼,可在这座小镇却是最好的建筑,没有人敢小觑这一栋酒楼的力量,因为挑衅它的人全都消失了。

万食楼,更是以一栋酒楼的形式开遍了大风国的每一座城市,听闻就连大风国外的其他临近国度,也有万食楼的身影。

“几位客官里面请,咱儿这是打尖儿还是住店呐?”

众人翻身下马的那一刻,酒楼里有眼色的店小二挂着一幅招牌的笑脸迎上众人,脖子上挂着一条长达一米的白色抹布,两端在胸前荡漾。。

聂落天熟悉这里的规矩,从怀里掏出一些碎银交到店小二的手里:“打尖儿,上一桌好菜,酒就不必了。还有,帮我们把马照顾好,半个月后,我们来取,至于这一行的规矩,想必你是知道的。”

之所以不上酒,就是怕聂家子弟酒后误事,接下来的行程可不是那么容易度过的。

“好嘞,诸位先坐,一会就上菜。”店小二接过银两后,掂了掂分量,乐呵呵的招呼了一声后,窜进厨房吩咐下去。

酒楼里的人见到突然来了一群衣着华丽的年轻子弟,侧目不已,眼角中流露出不屑的神色,估计又是那些家族娃娃打着历练的旗号出来游玩来着。

相互对视一眼,露出会心的笑容,这可是一块肥肉啊!

不过这些亡命徒碍于聂落天身上环绕的气势,不好当这出头鸟,这才压制体内蠢蠢欲动的念头。

当然,如果聂落天有什么意外,他们可不介意吞下这块肥肉,连骨头渣滓都不带剩下的。

“找好位置先坐下。”聂落天吩咐一声后,聂家子弟三三两两的坐在一桌,聂皓在聂落天的安排下坐在了聂婉儿的身侧,同桌的还有聂落天以及有过矛盾的聂庆松。

仅仅一刻钟,万食楼就将饭菜上齐,劳累一上午的众人大快朵颐,就连聂婉儿也放下淑女的姿态,筷子摆动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酒足饭饱,慵懒的舒了口气后,聂落天对着店小二摆了摆手说道:“记得我的话,照顾好我们的马,过段时间我们来取。”

“这位爷,您放心好了,万食楼的招牌您还信不过么。”店小二谄媚的对着聂落天说道,同时,微微挺胸,想必是为身为万食楼的一份子而骄傲。

“嗯。”聂落天对着店小二点了点头,万食楼的信誉他还是信得过,扭身朝着其他子弟道:“都吃饱了,我们出发。”一挥手,带头领着身后的子弟离开万食楼。

“落天大哥,我们还没准备干粮呢。”打着饱嗝,神采奕奕的聂庆松脸色不解的望着聂落天。来之前说好要在青云山试炼半个月时间,现在连干粮都没有准备,那怎么在里面度过这么长时间?

在聂庆松心里,聂落天不应该犯这样的错误,奈何就快要离开万食楼了,后者却依旧没有提起此事,这才疑惑万分,开口提醒。

“干粮?”聂落天微微一怔,随即面露微笑的说道:“不需要准备干粮,我们的食物都在青云山里等着我们呢!”

话语间参露着浓浓的血腥味,食物来自于青云山,这不单单是一场狩猎试炼,更是一场生存的试炼!

一行人结伴,在他人异样嘲讽的眼神中离开小镇,顺着山间崎岖的小路朝着青云山外围走去。

虽说是刚刚踏入外围,可没有人有丝毫的松懈。

聂落天望着近在眼前的青云山,不知为何,突然加快速度赶路,犹如一支离玄的利箭,突刺而出。聂皓脚下步伐稳健,速度虽有提升,可距离前方聂落天的距离始终保持在三尺,跑起来那是轻松伶俐,尽管还没有将九星踏月的第一层练至大成,但此时施展起来,身轻如絮,进如清风,留下道道的残影。

其他人的身法倒是不如何,或许他们没有接触到修炼身法的层次,行进之时,是最简单的方法,内劲替集中在两脚脚掌,猛踏于地,借着反弹劲道前行。

这种方法几乎没有难度,只要把握好内劲爆发的节奏点就可以,只是这种方法缺点却也很明显,耗力巨大,短时速度虽快,在变换方向上却是有着致命缺点。

没有多久,聂皓就见得聂家子弟的额头上开始出现汗珠,喘气之时也有着不易察觉的紧促。

倒是那聂婉儿和聂庆松,让聂皓微微惊讶了一下。这两个人,能勉强跟上他的脚步,用得方法虽说也是笨法子,单就以她们的修为来说已经十分不已。

“落天大哥,没必要这么快赶路吧。”聂婉儿俏脸有些红润,脖颈更是擦了红霜般细嫩,气喘吁吁的对着前面赶路的聂落天说道。

“对啊,落天大哥,我们休息一会儿吧。”

“我们还是稍作调整后,再上路也不迟啊。”

“……”

有了聂婉儿带头后,其他子弟也纷纷言语,心里对聂落天的做法十分的疑惑。不过出于聂落天的实力以及在聂家的地位,却没有人敢出言抱怨,不过有了聂婉儿这个大大咧咧的小公主带头后,他们也隐晦的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原地休息一会儿,一炷香后我会离开,你们的历练也算正式开始,半个月后在青云山脚下集合,遇到无法解决的危险时,拉响烟花。”聂落天从纳灵戒中掏出一把特制的烟花,将其发放下去。

望着聂落天右手上的那枚戒指,聂家子弟眼神里流露着掩饰不住的羡慕。纳灵戒可是能够储藏东西的灵宝戒指,每一枚都是有价无市的宝贝,即便是在清宛城三大家族都珍惜无比。在聂家,只有长老级别才配拥有这样的戒指。

此时聂落天右手指上的那枚古朴的戒指竟然是稀有的纳灵戒,这令他们无不羡慕。当然,他们是不会妒忌,因为他们清楚自己还没有资格妒忌。

聂皓望着那枚戒指,心里却没有任何羡慕的意思,已经有了九玄玉,寻常的纳灵戒他当然不会放在眼里。

“阿皓,一会儿和我们一起走吧,人多在一起,彼此之间也好有个照应。”就在聂皓接过烟花的时候,背后响起聂婉儿的声音,前者的身躯微微一震,随即释然。

“不必,我打算自己一个人,我可以照顾好自己。”聂皓布满冰霜的脸朝聂婉儿微微一笑,他可没有和大部队一起出发的打算,人多了,固然安全系数会提高,但这场历练的意义又有几分呢?

没有和任何人打招呼,身形一顿,奔着丛林的深处而去,仅仅几个呼吸,孤独的背影就消失在他们的眼前。

“阿皓。”

聂婉儿还没有说完,就见聂皓的身影消失,气愤的嘟囔着小嘴,恶狠狠的跺了跺脚,那生气的模样别有一番风情,看的其他聂家子弟愣愣出神。

“切,骄傲自大的家伙!”憋了一路的聂庆松陡然朝聂浩的背影竖起一根中指。

“算了,由他去吧,他和你们不同,他有自己的路。”聂落天的右手轻轻的搭在聂婉儿略显清瘦的肩膀,安慰道,眼神望向聂皓离开的方向,充满了深邃。

这家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