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武道

第三十五章 生存的试炼

没人料到,清晨热闹欣喜的场面在这一刻彻底颠覆,就连一向没有烦愁,乐呵呵的聂婉儿也变得沉默寡言,气氛压抑非常。

随着时间的推移,退却的聂家子弟变得越来越少,每当有一人离开,人群中都唏嘘不已,可谁也不能制止他们的选择。

留下的子弟尽是心智坚毅之辈,不会被聂落天三言两语所吓退。

聂皓完全不在乎事情的发展,只要和他无关的事,完全不会在意。

从辰时一直拖到巳时,聂落天眼眸如鹰鹫般尖利扫视了眼前依旧站立的三十多位聂家的精英子弟,不管他们是直系,亦或者是旁系的子弟,他们在这一刻,都是值得尊敬的!

“上马,出发。”

直到连聂皓也有些兴致缺缺的时候,聂落天袖袍一挥,一声喝道,气势如虹。

顿时,留下的聂家子弟立刻有条不紊的翻身上马,这些全都是聂家一等一的良驹,日行千里丝毫不在话下,可见聂家为此试炼出了血本。

“驾!”

聂落天上马后,皮鞭一挥,击打在马臀上,马匹嘶鸣一声,前肢跃起,鼻尖喷着粗气,朝着清宛城的南门奔去,随后的聂家子弟相继追赶而去。

马队所过之处,尘土飞扬,惊的人群四处闪躲,虽有怨言,可一见带头的是聂家聂落天,一身的怨气顿时化为乌有,望向队伍的目光中反而多了些崇拜。驶至城门下,城门卫早早的就将大门大开,一行人畅通无阻的驾着马匹离开清宛城。

迎面而来的疾风吹拂着聂皓的脸庞,清新湿润的气流沁人心脾,这种风行电掣的急速奔行令他展现出一种前所未有的洒脱与不羁。清宛城至青云山之间的道路一片坦途,马匹奔驰期间,不会造成丝毫的颠簸。

青云山距清宛城的距离才数百里,驾着坐下的良驹,仅仅三个时辰,青云山的山景就呈现在一行人的眼前。

“吁!”

勒紧马绳,马匹缓缓而行。

青云山下环绕着一座简陋的城镇,零零而座的房屋墙壁上充斥着武器留下的痕迹,无形的暴戾凶残血腥味弥漫着天际,仿佛连天上那炽热的阳光也被遮挡在外,聂家子弟的脸色变得有些苍白,勒住马匹的手紧紧地握住马绳,指尖变得泛白。

聂皓一旁的聂婉儿牙齿更是不停的打架,听的前者暗暗皱眉,不知道这一次历练对她来说是不是一件好事。

也不怪这些人如此的表现,对于从没有接触过杀戮的他们的来说,这里如此浓厚作呕的血腥味实在是令人反胃,饶是聂皓也是在九玄玉的清心静气的疗效下,逐渐恢复正常。

他已经忘记有多少年没有闻到过如此浓郁的味道。

这一切被聂落天映入眼帘,观察在内,聂皓的表现让他不由侧目,能够如此之快的调整心态,实属不易,不由得被他高看一分,在他心中的重量也增加了一分。

殊不知聂浩对此早已司空见惯,前世执行各种秘密任务的他,什么场面没见过。

驾着马匹驶进小镇,四周耸立的是陈旧的石土堆砌成的店铺,兵器铺、百草堂、交易阁等诸如此类的店铺数不胜数,门外更是有面相凶恶、浑身流露杀气的大汉守卫,街道边的地摊更如如浩瀚的星辰,多不胜数,这里每一刻钟都有人在这里交易买卖,看似繁华的城镇却笼罩着阴暗。

死寂般的无声,一切宛如回归尘土。

“大家注意,在这里不要惹事,我们稍作调整,就朝青云山出发。”聂落天一副见怪不怪的表情,不是第一次来这儿的他对这里的情况已经有了一些了解,驾着马匹缓慢的行驶在街道上,同时脑袋微微一侧,朝着身后的聂家子弟警告道。

身后的聂家子弟闻言后,好奇的目光中暗带警惕的打量着周围的一切,纷纷沉默不语。

突然,从一个小巷里,窜出一道瘦弱的身影,惊得坐下的马屁纷纷嘶声吼叫,聂家子弟立即将受惊的马匹安慰下来。

一个有着枯草般杂乱头发的男子,身着肮脏的衣衫,脸上布满了尘土,身上几处受了创伤,正狼狈朝人群里逃窜。

可惜人们见到他后,立刻化鸟作兽散朝两侧退去,将这名男子暴露在外。紧接着,暗巷里再次追出几道身影,手里纷纷拿着锋利的兵器,无视旁人那些眼光,追向那名逃窜的男子。

早已受伤的男子根本没有能力躲避这些人得追杀,几把锋利的大刀瞬间砍中他的胸膛,“嘭”的一声后,一股血流如同利剑从那名男子的胸膛喷出,男子抽搐几下,无声的倒下,瞪大的眼神充满不甘。

追上的几名恶徒探出手在那名死去的男子怀里摸索的一阵后,掏出了一叠银票后,心满意足的和同伙对视一笑,朝着那名死去的男子吐了一口腥黄恶臭的痰后,大摇大摆的离开人们的视线。人们仿佛没有看见一样,或者说对这样的事情早已麻木,那具尸首却无人问津的躺在那冰冷的街面。

一转眼发生的事情令这些刚刚走出家门的子弟无法适应,他们突然发现,人命在这一刻显得如此廉价,聂皓微微错愕,不过却立即恢复,弱肉强食,不过是万物的生存法则罢了。

“落天哥哥,这……这……”向来天真的婉儿根本无法接受眼前发生的一切,杏目瞪圆的望着坦然的聂落天。

“你们记住,在这里,没有王法,没有道德,这里遵循的只有实力,它才代表一切。”聂落天自然知晓她的意思,只是微微沉默片刻,张口说道。

过了一阵后,聂落天脸色严肃的接道:“这次试炼是一方面,最重要的是让你们适应这样的生存法则,接受杀戮,了解血腥,对你们以后的成长会有帮助的。”

当然,聂落天还有一句话却没有说出:倘若适应不了,或者也会对你们的实力造成影响。

“杀戮?有趣!”

饶是聂皓,听到聂落天的话后,内心深处竟然涌现出一阵的渴望,聂浩清楚,这是三幽碧炎果的副作用在作怪。

一炷香后,在聂落天的带领下,众人驾着马匹来到了一座名为‘万食楼’的酒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