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武道

第三十二章 长老会

“天地契之,万物纳始之灵,魂主命道,嗜灵铸魂,方乃成就通天大道!”

盘膝而坐,心中默念《夺魂心典》的口诀,内劲在心神的带动下,犹如奔流般在经脉中肆意流淌,丹田处的内劲如同浓雾一样充斥着全身经脉,莫名的燥热再次顺着经脉笼罩在聂皓的全身,也许是三幽碧炎果的原因造成,每当他运行内劲之时,丹田处的能量就会夹杂着无法控制的火属性能量。

被灵果改造过身体后,十指变得灵活多变,手掐法决,宛如两只翩翩起舞的蝴蝶,有着一种异样的美感。

和三长老交手后,聂皓愈加渴望实力,尤其是越接近凝魂境,越能够感受到凝魂境的强大。

至于这次冲突的结果却有些耐人寻味,在聂无情的到来后,双方识趣的罢手言和,望向对方的目光竟是惺惺相惜。

通过这次交手,不仅聂皓受益匪浅,甚至三长老亦从中找到一丝的破除瓶颈的曙光,修行一途如同奋进赶路,一生的时光尽是往前看,却忽视了以往瞻望的景色。这次他将实力压制在淬体九重境,居然从而窥其到武道本质,收获颇深。

至于一心祈祷外公为其出气的聂庆松,被黄不通责骂一顿后,乖乖的面壁思过去了。

一场风波,不了了之。

朝暮乃一日中天地灵气最为浓郁的时刻,聂皓重新梳洗一番后,静坐在屋内,窗已经被推开,湿润的暖风一缕缕的吹向他的面颊,发梢的丝发飘逸潇洒,月下的星辰绽放着璀璨的星光,漫天的天幕被点缀的华丽多姿。

随着聂皓法决的变幻,朦胧的灵气穿过窗台洒射在他赤裸的上身,一点点的渗透在他的经脉中,和丹田的内劲融为一体。

洗髓易经,促灵铸魂。

此乃夺魂心典的第一层,聂皓正朝着这个目标奋勇修炼,只要将第一层修炼大成,那么自然踏入凝魂之境,完成武道人生的第一步。

奈何上古功法自由其不凡之处,任凭疯狂修炼,突破却是常人的千万倍之难。

洗髓,洗的不是骨髓,而精髓,精神,用以内净。

易经,乃是易筋改变的则是肉身,坚固外在。若内清净,外坚固,血肉之躯达到极致,就可以促灵铸魂,踏进凝魂之境。

丝丝的灵气源源不断的灌入聂皓的丹田,庞大的灵气在丹田飘荡,聂皓只好将其压缩再压缩,盼望着有朝一日,将体内的灵气顺利转化成魂力,铸造本命魂魄。

闭目吸纳灵气,却没有注意到,脖颈上的九玄玉散发着朦胧的光泽,若隐若现,天地间的灵气灌入到聂皓的体内,一部分在他不知觉的情况下却又流进九玄玉内。

甚至就连九玄玉内的古辰风也没有察觉到这种变化,只是对聂皓拼命的修炼感到欣慰。

精心潜修的聂皓可没有料想到,下午在练武堂发生的事如同春风般吹进聂家众长老的耳中,甚至专门为他召开了一场长老会。

聂家深处,长老院。

戌时,天际宛如一块巨大的黑幕遮掩了光芒,将聂家笼罩在漆黑的夜色中。不过,此刻的长老院却是灯火清明,透过房门,隐约可以看到几个围绕而坐的身影。

屋内,家主聂天雄安坐在圆桌首位,目光微垂。

下方首位,坐着一位须发翻着晶莹的白色,脸上被皱纹所覆盖的老者,瘦骨如柴的身形仿佛下一刻就要被风吹走一样,无力的倚靠在红木椅上,看似大限不远,但谁也不敢小觑他的实力。

老者的下方是一个看似中年的汉子,身形虽没有三长老魁梧,一举一动却蕴含着无穷的爆发力,特别是时而溢出的气息,他的实力竟稳盖过三长老一头,尤其是脖颈上狰狞的刀疤,横跨整个脖颈,更是显露出凶残和野性。

最后一人,就是今日和聂皓交手的三长老黄不通,端正的坐在红木椅上,没有了在练武场的威严,时不时的用眼神瞥向首位的那位老者。

“老黄,你真是越活越回去了,跟一个小辈叫什么劲,还交上手,像什么话。”三长老上位的中年汉子朝着三长老说道,随着话音,脖颈上的刀疤宛如一条蜈蚣在蠕动一般。

虽然他的年纪没有三长老大,却没有丝毫的尊敬人家的意思,说出的话显然带了一份凛冽的狠辣,不留任何的情面。

其他人则是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见怪不怪的模样。

“我这也不是没有料到那小子这么狠吗,连句道歉都不肯,让老夫多没面子。”三长老貌似对那位中年汉子也很畏惧,低声低气的说道,说完还一个劲的嘀咕:“说了多少遍了,别叫我老黄,他娘的,跟叫狗一样。”

在座的人不禁莞尔,这个三长老,一把年纪了,还是这般孩子气。

不过联想到自己过几日便能突破屏障,一抹激动的神色就溢于言表。

“要是知道这一斗能突破,那老子早就找他事了。”三长老暗暗嘀咕着,望向中年汉子的目光有些玩味:他娘的,等老子突破了,看我不走你丫,老二这称呼虽然不好听,可总比老三要舒服得多。

一想到那个经常欺压自己的家伙被自己一顿猛揍,心中顿时乐开了花。

“老三,你以后也该收收性子,小辈们的事就交给他们自己处理,实力不济被揍两拳,这是很正常的事。反倒是你,和一个小辈较劲,很威风么?!”坐在右下方首位的老者却缓缓的开口,眼中一道精光扫向三长老,那一瞬间,三长老感觉自己如同跌入冰窟,全身冒着冷气,这是一种发自内心的胆颤。

老者话锋一转,对着中年汉子说道:“老二,这次老三冲动未必不是件好事,这家伙……”说到此处,竟然停顿了一下,嘴角的笑意却是显露出来。

“再过些时日,老三就要突破了。”如同平静的湖泊里被丢进一粒石子,湖面顿时荡起层层的涟漪。

随着老者的话,所有人的视线都转向三长老,就连首位的聂天雄也不例外,眼神中带着不可思议和惊喜。

“大长老,你是说……”末尾的聂无情尊敬的对老者说道,这个老者便是在聂家举足轻重的大长老!

大长老并没有说话,只是缓缓地闭目养神,脑袋却不由的点了点,无疑是回答了聂无情。

得到大长老的肯定,众人脸上的喜色更浓。

到了三长老这把年纪,能突破已经是非常不易,这样一来,聂家的实力就更增一份。而略带小孩子气的三长老则是怡然自得,挺了挺结实的胸膛。

“哈哈,老黄,那你要快点突破,正好陪我练练,你是不知道,最近我可是手痒得很。”刚刚批斗三长老的汉子立刻大笑,宽大的手掌狠狠的拍在三长老的肩膀上,让三长老的身躯不由一沉,脸上那骄傲的神色立刻土崩瓦解,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苦涩。

“二长老,三长老貌似是不太愿意呢?”对面的聂无情见三长老满脸的苦涩,便开口打趣道。

那名汉子,就是聂家的“屠夫”——二长老!

二长老听闻后,转头望向黄不通。

三长老立即反驳道:“怎么会呢,我求之不得,嘿嘿……”心里却破口大骂:“鬼才愿意和你切磋,上次可把老子打惨了,下手也不知道个轻重,等老子突破了,非揍你不可……”

当然,这也只能在心里想想,脸上却是保持着亲切的笑容。

“哈哈哈……”

长老堂内响起一阵敞开心怀的大笑。

“家主,你是否想好如何对待那个小家伙,如此桀骜不驯的性情,以聂家之前对他的态度,恐怕不会容易消散他心头的怨气,以前是没有资格引得我们这些老家伙的主意,现在……”就在众人开怀大笑的时候,沉默的大长老再次开口,这次长老会就是为了针对聂皓所开,一个近似妖孽的天才值得聂家如此。

大长老的话虽没有说完,可在场的人都明白他的意思,家族诞生天才固然可喜,可能否抓牢这样的天才,才是重中之重!

“我看那小子也不是忘恩负义之人,而且有些血性,此时家族正需要人才。那个叫聂晴儿的丫头不是被关在囚室吗?我看将她放出算了,一个女孩家家,对家族也不会造成什么太大影响,也能够稳了那小子的心,岂不是好事。”经过交手后,性情耿直的黄不通没有对聂浩产生记恨,反而在长老会上帮聂皓求情,其中不乏讨好之意。

“不行!家规不可求情,触犯了就要接受处罚,谁也不能更改!更何况家主已经答应了那小子,只有踏进凝魂境,就让他们团聚,一言九鼎,焉能做罢!”三长老刚说完,就被大长老否决,三长老几欲反驳,不过看到大长老的脸色,无奈讪讪然的放弃。

甚至大长老还有一句没有说出:这样做法,不仅能够鞭策他快点成长,而且还能稳住家族其他成员的心。

一个家族是由众多家族子弟组成,岂能厚此薄彼!

“老夫听说那小家伙昨日刚从藏书阁取了一本武技,今日就练至大成,依老夫看来,以后让他以后自由出入家族藏书阁,如何?”大长老一捋胡须,笑言道。

“什么?!昨天才修炼!这……这怎么可能!”大长老情刚说完,安坐一旁的三长老就惊声叫到,一副见鬼的表情,事实上,内心却真的见鬼的摸样,别人不清楚,他可是深知聂皓那招破山空的威力,要不是自己踏入凝魂境多年,单靠淬体境的肉体,亦不会扛下那一拳。

见所有人都是应该如此的表情,聂天雄张嘴开口道:“嗯,如此,那就按大长老说的做吧。”

“喏!”所有人齐声道,就连地位尊崇的大长老也不例外。

“另外……”

“……”

一场针对聂皓的长老会就这样在漆黑无声的夜晚中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