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武道

第二十六章 大荒擎天掌

一本本武技书籍看的聂皓眼花缭乱,何曾想过,选取武技竟然也这么麻烦,奈何这些所谓的武技对他来说一点吸引力都没有。

“咦?那是什么?”就在聂浩苦恼究竟该选取哪一本武技的时候,在阁楼的角落里,却发现一个不起眼的木盒。

掀开木盒上层,一本陈旧,上面还铺了一层灰尘,书面褶旧不堪的孤本——大荒擎天掌!

捧起手上的孤本,聂皓眉宇间流露出一丝的无奈,这褶旧的孤本竟然仅有一半!

大荒擎天掌这门武技共有九招,需要单独下来一式式的学习、施展!然则,这套武技本来却是一套连击技法,九式连环,一击接着一击,一击更胜一击,是一套以弱击强,以快打快,以点破面的攻击法门。九记攻击一道施展,行云流水,连绵不绝,针对强者的某一个点进行打击,阻截、削弱、压制、击破,四个步骤紧密相连,不给对方有任何喘息的机会!

然而,此本的武技招式却仅有前五式!

后面的四式竟然被生生的撕去,这不仅大大降低了大荒擎天掌的威力,更是中断了这一套连击的效果!

捧着这个半残品,摇摆不定的聂皓有些不知所措,既想修炼这一门武技,却又因是残本而感到惋惜。

“大荒擎天掌,老夫以前曾听闻这门武技,当时天行宫宫主就修炼此武技,拳之所向,撕裂苍空,寰宇之内,无人匹敌!虽然眼下这部武技是残品,但也足以配的上你现在的修为,练一下也无妨。”古辰风的声音再度传来。

“武技,对修炼者的实力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每个修炼者在选取武技的时候都慎之又慎,可你却不同,身怀《夺魂心典》的你理论上不需要有任何的顾忌,等你将《夺魂心典》修炼有所小成的时候,你就清楚这门功法的奥秘。”

“也就是说,我可以修炼任何我想修炼的武技?”聂浩惊喜问道。

“理论上是没错,可你要记住,武技在于精而不在于量!”

“既然你想修炼这门武技,就拿去钻研一番未尝不可,不过你还是将它放到九玄玉内,再从藏书阁随意拿出一门武技,不然出去后让人发现你修炼的是一部半残品,聂天雄不派人盯着你才怪!”

聂浩闻言照做,将手中的大荒擎天掌放置到九玄玉内后,再从藏书架上挑去了一本武技——破山空!

同样是一本拳法。

气定神闲,平稳心态后,一副如无其事的样子,捧着破山空的武技,推门而去。

再次返回院落后,推开门,映入眼帘的竟是一位妙龄佳人。

风髻露鬓,淡扫娥眉眼含春,皮肤细润如温玉柔光若腻,樱桃小嘴不点而赤,娇艳若滴,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凭添几分诱人的风情,而灵活转动的眼眸慧黠地转动,几分调皮,几分淘气,一身淡绿长裙,柳条细腰不盈一握,美得如此无瑕,美得如此不食人间烟火。

唯一的不足,就是秀眸中流露的那一丝紧张与彷徨。

聂皓眉头一挑,不由得向后倒退一步,看了看门牌后,确定这里是自己的院子,再次迈了进去。

“奴婢小蝶见过少爷。”

见聂皓走来,妙龄女子一双洁白如羊脂的玉手交叠在右腰侧,双膝半蹲微曲,鞠躬作礼。

聂皓一惊,连忙一侧身,侧过女子的行礼后,立马将女子作势扶起。

女子秀眸一愣,待到起身后,恭敬地说道:“少爷,奴婢小蝶,是家主命令奴婢前来伺候少爷的。”

聂皓双眸微微一皱,脸上划过一丝不满,或许聂家这类做法是为好意,但先斩后奏的做法依旧让那个聂浩有些不喜。

不过小蝶的身份,倒是让他的内心产生一股怜惜之意。

娘亲在未怀自己之前,在聂家也是这种身份!

“那好,以后这个院落的琐碎小事就由你拿主意好了,记住,修炼的时候不要打扰我。”聂皓沉声道。他没有拒绝聂家的好意,因为他清楚,倘若今日自己将小蝶遣回,那她今后的日子决不好受。

“是,奴婢知道了。”小蝶乖巧应下。

“行了,你先退下吧。”聂皓右手一摆,转头向屋内走去。

小丫头脑袋微微一愣,思维明显有些跟不上这个新主子,呆立片刻后,立即诚惶诚恐的退去,唯恐聂皓反悔似得。

刚迈两步,小蝶脑袋向后一转,望着聂皓离去的背影,小丫头的眼神竟然逐渐明亮了起来,她终于发现聂浩和其他聂家子弟的不同之处。

聂家子弟望向自己的第一眼无一不是惊艳,转而是贪婪、占有;而他望向自己的眼神是那么的沧桑、温柔,还带有一点的怜惜……

……

回到屋内,聂皓迫不及待的将怀中的木盒打开,将破山空武技拿了出来,缓缓展开。

随着视线,聂皓的脑海里逐渐浮出一道景象。

朦胧的天地内,一座连接天地的山脉宛如亘古天柱般矗立,山脉之下,一个浓眉大眼,面容粗犷的汉子,正用审视的目光望着眼前的山脉,眉宇间带着无法掩饰的倨傲,嘴脚裂开一道弧度。

日月交替,星辰交错。

不知度过了多少年月,一动不动的大汉突然动了起来,左脚猛地向前踏出一步,弓着身子,一对虎目散发着择人而噬的霸气,沙锅般大小的右拳攒足力气,带着毁灭天地的气息朝着山脉轰去。

拳头上涌出了一股强大的气流,气流足有丈余,汹涌的气流狠狠的冲向了山脉。

“破、山、空!”

拳劲轰击在山脉的时刻,大汉的喉咙里忍不住的怒吼出这三个字,声音中夹杂着无上的威严,悠扬在天地间,贯彻寰宇。

“轰……”

犹如末日降临,天地荡起轰隆隆的声音,烟尘蒙蔽天地,烟尘过后,只留下漫天的灰尘,原本矗立的山脉消失不见,留下的巨大坑洞昭显着刚才那一拳的强悍。

整座山脉结束了它的宿命!

一拳而已!

……

武技观摩完毕后,聂浩的心神逐渐从刚才那幅画面走出,双唇微张,震惊之色挂在脸上。

好可怕的实力!

脑海里演化着那毁天灭地的一拳,无数道残影在脑海里浮现闪出,同时双臂不断挥舞,一拳拳,一击击都无法令他满意。

他向往着他看到的那一拳,蕴含着天地法则,万物规律,化己为天的一拳!

聂浩没有想到,自己随手抽取的一本武技会有如此威力,配合着被三幽碧灵果淬化得肉体,更能发挥它本身的威力。

一遍又一遍的演示着,双臂来回摆动,在屋内划过一道道的弧度,内劲顺着经脉迸发,破空的声音连接不断,生生震耳。

“破山空,以点而击,以点破面,一拳而灌注全力,不留余地,勇往直前……”

聂皓双眸缓缓的闭合,气海中的夺魂心典让他心境平和,一刹那,他仿佛触摸到了一丝破山空的韵意,拳迹运行间自觉带动着天地间的灵气,内劲与灵气相互交融,渐渐的凝为一体,一拳拳过后,屋内的墙壁上明显留下一个个拳印的坑洞。

“凝为一体,以点破面,灌注全力……”

“破、山、空!”

最后三字骤然从聂皓的口中炸出,宛如天雷,双眸间流露出流光溢彩的精光。

“轰!”

猛然的炸出一阵声响,紧接着传来房屋坍塌的声响。

“真是个不安分的家伙。”聂家书房闭目养神的聂天雄听到这声响后,突然的睁开双眼,朝着聂皓院落的方向凝望。

与此同时,聂家,变得热闹了起来。

“少爷,少爷……”银铃般的声音中透露着焦急,小蝶不知所措的呆立在一片废墟上喊叫着,秀眸中透着水雾,仿佛下一刻就要梨花带雨,楚楚可怜的模样令人怜惜不忍。

“哗!”

细微的声音陡然从废墟中传来,一眼望去,废墟中央的木板土屑纷纷朝两边扩散,浮出一个人头,紧接着是脖颈、双臂、胸膛……

聂皓灰头土脸的从废墟里爬了出来。

“咳咳……别喊了,我在这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