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武道

第二十一章 祖孙二人

没有接触到这一层面的聂皓目瞪口呆,在聂无情散发魂力的那一刻,他的心头竟然涌现出不可匹敌的想法,前世今生,还是头一次冒出这个念头。

聂无情挥手的一瞬间,聂皓捕捉到前者的身体上,附着着一道暗淡的虚影,模模糊糊,无法捕捉,但是从中却能感受到强横气息不断散发而出。

“我娘亲呢!你说过,会带我去见她的。”惊骇之余,聂浩开口询问到,只有见到娘亲的那一刻,他才会安心吧。

聂无情闻言微怔,复杂的望了一眼紧张的聂皓,道:“她没事,先跟我来,跟我去见你爷爷。”

看了一眼四周站立的护卫,聂无情随意的指了其中的两名:“你们,把这里收拾一下。”

说罢,率先离去。聂皓眉头紧蹙,好似心中在思量一番,旋即跟在聂无情的身后,默默的朝聂家书房的方向走去。

所过之处,聂家子弟自动的退让一条道路,供其通过。

聂浩嘴角勾起嘲讽的笑容。

这就是实力带来的待遇!

随着聂浩身影逐渐淡去,寂静的人群渐渐炸开锅一般,变得热闹起来。

“天啊,我不会看错了吧,这还是聂皓那个废物吗?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难道我在做梦?”一个聂家子弟回过神,满脸震惊的叫道。

“啪!”

一记响亮的巴掌打在这个少年的脸上,从旁边探出一张人脸,细声问道:“痛吗?”

“痛。”

那个被打的少年摸了摸还有些发烫的脸颊,沉沉的点了点头,给予了肯定。

“果然,这不是梦,这是真的!”打人者断定道,可他没看见,刚才被他抽了一巴掌的少年正神色不善的盯着他……

“完蛋了,这下可死定了!”聂家子弟当中,一个满脸赘肉,浑身肥嘟嘟的少年忍不住的扶额叹息,瞧他着体形,宽度都比高度还要长点儿。

“怎么了?”一人见状询问道。

“以前家族大比还有聂浩垫底,现在倒好,人家实力突飞猛进,今年的大比恐怕老子要垫底了,这要真是这样,我老爹会抽死我的!”小胖墩可怜兮兮,欲哭无泪。

询问者满脸凄凄然,拍了拍小胖子的肩膀:“兄弟,自谋多福吧。”

“……”

各种议论之声纷纷扬起,然而,平日里和聂浩没有交际的聂家子弟庆幸的拍了拍胸脯。

你问为什么?

丫的,你没看见那些经常拿聂浩开涮和侮辱的家伙们,都快尿裤子了么……

岂不知那些心怀惶恐的聂家子弟心头痛骂不已:哪个王八蛋说周天之体不能化解的,尼玛的,太坑爹了!老天保佑,但愿这家伙不会记恨我们!

半个月不到的时间,聂浩从淬体五重境突破到淬体九重境,不可思议,太不可思议了!特别是看到聂浩今日狠辣的表现,两只小腿现在还在打颤呢。

渐渐的,这个院落围观的人群轰然散去,只留下了一具泛着凉意躺在院落里的尸体。

“这个姓胡的,还真是悲剧。”

临走前,侧了一眼死去的胡黎,不由的暗叹一句。

伴随着事件的淡去,它产生的风波却渐渐升起。

各种不同的消息以各种渠道扩散着,尽管版本是五花八门,结局却是惊人的一致。

咸鱼翻身,曾经那个以废物称之的家伙,崛起了!

不再是那个任由侮辱的小子!

聂家做为清宛城三大家族之一,家族当中早已潜伏着其他家族的探子,或许这个厨子是雷家的人,或许那个下人被庄家收买过,不过,并非只有聂家有此待遇,各大世家皆是如此,只不过心知肚明没有追究罢了,何况杀了一个,又会有其他的探子潜进来,何苦呢。

随着层层消息的扩散,关于聂皓的消息也随之出现在另外两大家族掌权人的手中,毕竟一个天才的出现,对家族所造成的影响太大了!

特别是三大家族向来不对付,聂家有了一个聂落天就已经足够了,没必要再有其他的天才!

聂家书房内。

祖孙二人相对而立,气氛略显尴尬,至于带聂浩过来的聂无情,早已识趣的退了下去。

门窗隔扇相透,屋顶的屋面是柔和雅致的曲线,覆以青灰瓦或琉璃瓦,整个屋顶像一个轻巧而美丽的冠冕,流露出庄严华贵的气息。

聂皓眼观鼻,鼻观心,极为坦荡,仿佛完全没有面对一家之主的紧张感。

良久,聂天雄微微叹了口气,有些落寞,又有些无奈。

“本来以为你会平平淡淡的过完一生,没想到,你身上周天之体的禁忌会被化解。”聂天雄淡淡的说了一句。

聂浩已然闭口不谈。

“我知道你对聂家没有什么好感,更别谈什么归属感,家族近几年来对你的态度确实是……”说道此处,就连聂天雄也难再开口,这几年,聂家对他们母子的态度何止用恶劣二字概括。

尽管他知晓这件事,但他又能如何呢,和聂落天的想法一样,帮得了一时却帮不了一世,原本打算让聂浩在聂家平安度过一生,也算是对老三有所交代。然而,谁又能料到,这个被家族放弃的孩子,一转眼间,再次向家族展现了他的潜力!

聂皓充耳不闻,宛如万古长松般的屹立,不漏一丝的情感波动。

“我只想知道我娘亲在哪?”聂浩淡漠道。

被聂皓的话语打断,聂天雄并未露出不满的神色。天才,有他们理应享受的待遇。要是以前的聂浩,想必连跨进这扇门的机会都没有。

这一点,别说聂天雄明白,聂皓同样清楚。

“你娘他没事,你失踪的这几天她焦虑过度,又感了风寒,我把她安置在药堂,一方面打理药堂的草药,另一方面亦好早日恢复。”聂天雄沉声道。

聂浩闻言诧异的抬起头,他没有想到聂天雄会作此安排。

看出聂浩眼中的诧异,聂天雄苦笑不已:“不管如何,她毕竟是你爹的妻子,你毕竟是我聂家的子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