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武道

第十九章 对战聂无情

双眸带着不甘和恐惧,眼瞳更是充斥着狰狞的血丝。

胡黎打死也没有预料到,他的生命会因为曾经不断欺压的废物而终结!更想不到的是,在聂无情出手的情况下,他依然性命不保!

寂静、无声!

温润的暖风吹拂着众人的脸庞,然而,此刻的他们仿佛置身于寒冬腊月,内心的寒意止不住的腾现。

楚妍居住的院落此刻犹如大观园般,不断吸引着聂家的人前来围观,这一刻让他们体会到什么是世事难料!

聂浩若无其事的与聂无情对视着,面对后者那即将爆发的眼神,他置若罔然。

“皓儿,看你做的好事!胡黎再怎么说也是家族执事,你怎可下此狠手,你这样,置家规何在!”

救人不成反杀人的聂大爷有些气急败坏,面对这样的情形,饶是他的心境,也再难以保持沉稳冷漠。

“大伯,我可没想杀他,好像他是死在你手上。”聂皓无视聂无情的怒火,反而有些嬉皮笑脸的耸了耸双肩。说罢,面色和善的扭头望向那些看热闹的家族子弟:“喂,你们都看见了,这个可怜鬼可不是我杀得!”

聂浩瞬间将这件事推了个干净,他心里清楚,一旦将这件事钉在自己身上,即便看在他潜力的面子上,也会或多或少的惩罚一下,倘若放任为之,难免外姓子弟会有什么想法。但是这件事由聂无情担着的话,就是两码事,谁会为了一个死人责备聂大爷呢?

本以为聂皓会开口辩解的聂无情哪知对方会说出这样不要脸的话,微微一怔,霎时间有些哑口无言,面色被涨的透红。

“你……你……”聂无情那粗大的食指指向聂皓,却迟迟无言以对。显然,在强词夺理这方面,他并不擅长。

“不对!你的境界……!”聂无情瞪大着一对虎目,吃人般的对视着聂皓,身体在微微地颤抖,压抑着内心的激动。

这小子的修为居然是淬体九重境巅峰!

离凝魂境仅是一步之遥!

怎么可能?!半个月不到,竟然从淬体五重境突破到淬体九重境,这也太骇人听闻!

只不过聂无情不知道的是,若非聂浩对武道的理解不够,未曾对凝魂境明悟,想必借助三幽碧炎果的灵效,一举将聂浩的修为提到凝魂境亦是不在话下。

“大伯,我娘亲在哪?!”如同从九幽奏响的孤曲,孤寒的话语竟带有寒风般的凉意。

“你放心,你娘她没事,不过,想知道她在哪,先与老夫打上一场再说,倘若合格,让你见上一面又何妨!”

面对聂浩的疯狂与冷血,院落墙外的聂家下人被震慑的不敢开口,谁都知道这家伙被欺负嘲讽了六年,如今人家咸鱼翻身,难免会拿不顺眼的人撒气。

聂无情毕竟是凝魂境的高手,嘴角噙着笑容,眼光却凛冽起来,刚猛的气息断断续续的从他的身上散发而出。

他要知道,聂皓的境界是不是真的达到淬体九重境,一旦是真的,他将给家族带来一个新的契机!

话音刚落,就见聂皓挥舞着拳头,带有破空的声音果断杀来。

好小子,杀伐果断!

尽管刚才因为胡黎的死对聂皓产生不满,可一见聂皓挥出毫无花哨的一拳,虎眸的深处还是为这个子侄感到欣喜。

知道聂无情与自己过手的含义后,聂皓渐渐的放下心来,既然大伯都这么说了,娘亲想必还在聂家内,相见也不急于一时。

正好,刚刚突破到淬体境巅峰的聂浩,还未完全掌控身体蕴含的能力,借助这次机会,更好的掌控身体蕴含的能量。

见聂皓施展全力的一击,聂无情不敢大意,一道残影闪过,右臂果断格挡,前者势如破竹的一拳狠狠地击在聂无情的右臂上。

就在聂皓嘴角流露出得逞的笑容时,强烈的反震之力涌向他的右拳,稍触急分,化解那源源不断的反震之力。

与此同时,内心憾然,即便聂无情不动用凝魂境的实力,自己亦没有完胜的把握,对方对于力的掌握达到了极致,这一点,恰恰是聂浩需要磨练的。

就在聂皓吃惊的同时,聂无情的内心同样不平静,宛如亘古不变的礁石不断被汹涌澎湃的巨浪所冲袭!

回忆起聂皓刚才那一拳,聂无情仿佛看到的是一头发狂的巨熊,力道之大令人惊颤。现在,他的右臂已经隐约发麻,若非自己动用巧劲令其退去,这一拳足以让自己吃个闷亏!

一击落下风的聂浩,双掌成爪,在光芒的照射下,指尖隐约的绽放出暗淡的彩光,双眸如刃盯向聂无情。

“攻!”

在内心的一声呐喊下,聂皓放弃了所以的防御,以命打命的方式,朝聂无情发出野兽般的冲击。

杂乱的发丝在风中飞舞,爪痕划破虚空,带有丝丝的破空之音,下盘却稳如磐石,常年地狱训练的成果在这一刻彰显无疑。

这一击,完全是前世部队杀人的招数!

“来得好!”

聂无情暗赞一声,双眸熠熠生辉,不过他没有畏惧躲避,他相信,借助多年的战斗经验,他可以压制这个小子。

面对聂皓凶狠的一招,聂无情瞅准时机,右腿后撤,右脚蹬地,堪堪的躲避前者的这一击,同时右脚微踏,溅起尘土飞扬,右腿横扫聂皓的腰间!

腿如钢鞭似得抽了过来,腿势未到,那股挥舞带起的陈风却令人毛骨悚然。聂皓眼疾手快,双爪抓住聂无情扫来的右腿,腾空而起,双腿交叉平行于地面,锁喉的夺命剪刀脚朝着聂无情的脖子夹去。

聂无情见状,下盘稳立,立即后仰,铁桥功紧贴地面,侧过聂皓的双腿,心中却惊起一层细密的冷汗。

双方二人,你来我往,招招致命,却都没有动用任何武技。聂皓是没有学习任何的武技,而聂无情则是不想欺负聂皓,双方都仅凭着战斗经验和生死本能在战斗,就是这种野蛮的较量,却看的围观的聂家子弟内心澎湃不已。

“家主来了,快让开!”

不知是谁喊了一句,正看的兴致勃勃的聂家子弟,宛如耗子见猫般的打了个冷颤,自觉的后退让开一条道路,同时弯下腰。

旋即,人群分开,聂家真正的主事人带着聂家直系子弟背手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