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武道

第十八章 胡黎身死

聂皓静静的立在原地,任凭胡黎的拳打脚踢,就是不为所动,右臂宛如铁箍一样紧紧的扣住胡黎的脖子,随着时间的推移,手臂的力量缓缓增强。看似沉静的他,体内的愤怒却已经积累到爆发点,就像一个油桶一样,只要一丝火花,迎来的将是铺天盖地的怒火!

不仅是胡黎的脸色变得难看,就连其他围观看热闹的家族子弟的脸色也是一阵复杂。

胡黎的水平众所周知,淬体七重境,不然也不会担任执事一职。可眼前,对上那个废物后,竟然完全的束手无策。

打了人家半天,人家什么事都没有,他自己的右手却已经被反震的鲜血直流,这叫什么事儿啊……

“告诉你,老子是聂家的执事,你快放我下来,老子就当这件事没发生过,既往不咎。否则,聂家的家规可不是吃素的!”胡黎此刻已经完全束手无策,只好打着聂家的旗号色厉内敛的叫喊道。

四周闻言的聂家子弟纷纷扶额,眼神轻蔑的望向胡黎。

“好,我放你下来。”沉默半天的聂皓终于开口,嘴角上勾,话音间流露着冻人心扉的阴寒。

闻言,胡黎不留痕迹的舒了一口气,好汉不吃眼前亏,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只要你还在聂家,我就有报复的机会。

然而,就在胡黎的老心肝刚放下的时候,一股巨力猛然带动着他的脖颈,眼前的景色瞬间一变,紧接着是腾空而起,竟是被聂皓随手扔垃圾一样的甩了出去。

“尔敢!”话刚出口,胡黎那有些佝偻的身子就和地面来了个亲密的接触。

“嘭!”

“噗嗤!”

两个连续的声音把众人的视线吸引了过去。

只见胡黎重重的跌落在院落上,溅起层层的烟尘与石屑。强烈的碰撞,使得胡黎直接喷出一口鲜血,大片血迹流淌而出,气息奄奄,胸膛此起彼伏,贪婪的吸取着空气。

“再给你一次机会,说!我娘亲在哪?!”暴戾的气息笼罩在整个院落,寒风瑟瑟,周围空气的温度骤降,看热闹的人忍不住打了个冷颤,这家伙,太狠了!同时暗自庆幸,没有得罪这个煞星。

聂皓渡着步子,一步步走向瘫软在地的胡黎,步伐富有规律,每一步都踏在众人心跳的点上。

“我,我不知道。”胡黎神色慌乱,欲哭无泪,完全不敢对视聂皓那犹如残狼的眼神,双臂撑着身子,亦趋亦步的朝后挪移。

刚才那一击,已经震伤了胡黎的肺腑,慌乱间,嘴角再次涌出大量的血水。

“既然你不知道,那我也不为难你了。”聂浩俯下人,眼睛牢牢地锁在胡黎身上。

“谢谢,谢谢。”胡黎低声下气,狗一般的朝着聂皓露出谄媚的笑脸。心里却暗骂,眼眸深处隐藏着深深的恨意。

“既然你什么都不知道,那留你也没用了,我送你上路吧,就当做是这几年你对我们母子的照顾!”

谁料聂皓瞬间翻脸无情,平和的脸上瞬间露出狰狞的神色,双手握拳,力量已经达到了巅峰,蕴含的力量让胡黎胆战心惊,脸上那谄媚的笑容在那一刻被静止。

“不要,我知道楚妍的下落……”胡黎就要连忙开口求饶,可聂皓根本不给他机会,事情既然在聂府发生,那么楚妍的下落聂府中的其他人必定会有所了解,哪怕是宰了胡黎也不影响什么。

最初的疯狂过后,聂浩已经冷静下来。

对着已经瘫软在地的胡黎露出他的尖牙厉爪,双腿急速摆动,龙腾虎跃间,右拳带有破空声响的拳劲朝着胡黎的胸膛而去。

周围的众人大惊失色,这一招带着足够的杀气,分明是想要了结胡黎的性命!

“住手!”

在众人凝望间,暴怒的声音从院落的门外传出,猛烈而富有霸气的一拳凌空攻向聂皓的面门。

围魏救赵!

一道仅凭肉体爆发而出的拳劲奔袭聂皓的面门,早在那一声暴喝之时,聂浩就已经发觉来者实力非凡,恐怕已达到了凝魂境的境界,甚至更高。

不敢大意,虽说自己的实力如火箭般攀登,可依旧不能和凝魂境的武者所比拟,这是一种境界的察觉,更是一道亘古而存的鸿沟!

拳劲瞬间就要击在聂皓面门,胡黎忐忑的心情终于得到了释然,来者正是聂家主的大儿子——聂无情,聂大少!有了他在,自己的小命总算保住了。

同时心里不由幻想着聂皓被族规折磨的情形,这是多么美妙的画面啊。

在胡黎陷入幻想的时刻,聂皓眼疾手快,云龙游步间的踏到胡黎面前,大开面门,对聂无情的一拳置之不理。

聂无情本意只是想救下胡黎一命,并非有意要取聂皓性命,毕竟他是老三的独苗。已经踏入凝魂境多年的他,挥出的一拳根本没有带有一丝的魂力,不然单凭现在的聂浩,根本挨不过聂无情权利的一拳。

瞧见聂皓根本没有在意自己的攻击,聂无情浓厚的眉毛一挑,额头霎时扭成川字型,显然对前者不识相感到一丝的不满,奈何下手的劲道却有意收敛一分。

眼睛的余光捕捉到袭来的一拳,聂浩的嘴角划出一道邪魅却带有狰狞的笑容,犹如七月里骤然下起暴风雪一般,令人心寒。

一种不妙的预感笼罩在聂无情的心间,纵然不明白这股感觉从何处来,可仍然变得谨慎起来。

在胡黎那美妙的幻想间,聂浩由拳化爪,如同苍鹰抓兔似得再次将胡黎一举而起,擎到面门处,在拳劲袭来那一刻,肌肉鼓胀,使出淬体九重境的全力,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果断将胡黎抛向袭来的拳劲。

“住手!”

聂无情愤怒的暴喝一声,滚滚气浪无风而起,声势如洪钟般响彻整个院落,围观的下人无不双手遮耳。

无奈的是,聂皓在拳劲凝聚而起的瞬间,右手掌张开,脱离胡黎的脖颈。看似势不可当的拳劲在鼓起阵阵寒风的同时,狠狠地轰击在胡黎的丹田处!

“咔嚓!”

若有若无的破碎声将众人的心神拉回现实,更让他们忍不住的打了个冷颤,不可思议的瞪大双眼,目睹这带有戏剧性的一幕。

胡黎的丹田处在聂无情一拳的轰击下,破碎了!

胡黎残破的身躯在半空停顿片刻后,最终如同死尸,跌落在院落。淬体七重境积压的内劲在丹田处疯狂四处逸散,强大的反噬破坏着胡黎的内脏器官,原本被震伤的肺腑瞬间残破不堪。嘴角边苍白的八撇胡已经被血水彻底浸红,整个身体在地面不停的抽搐,双眸不甘的望向聂无情。

“救我……”

片刻,两腿一蹬,一口气没撑上来,撒腿人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