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武道

第十二章 悲催的老人家

倘若仅观老者的外貌,大概就将其划入和蔼可亲的老人家的范围内。可聂皓本能的从老者的行为举止间,感受到一股令人心悸的强烈震撼,如同面对洪荒猛兽一般。

尽管此时与老者面对面,可聂皓感觉自己与老者间的距离犹如天涯般遥远。

“前辈。”

虽不知道老者的身份与来意,可聂皓并未从对方的眼神里发现恶意,恭敬的鞠躬弯腰。

“不必多礼,年轻人,想必你对老夫的身份十分的好奇,你不用多问,只需安静的听我诉说即可。”面对面,老者望向聂皓的眼中竟然含有着一丝深深的期盼。

“你先回答老夫,如今已是何年?”老者问道。

“如今是神魂历崇丰二十三年。”

“神魂历,崇丰年,崇丰,已经到了崇丰年了。”老者的话语里带着许些惆怅。

“八百年,没想到老夫在这暗无天日的空间里呆了八百年!”

听着老者的喃喃自语,聂皓的吃惊的瞪大双眸。

乖乖,八百年,老家伙,你确信你没搞错?这家伙该不会疯了吧……

“老夫名为古辰风,一生纵横天下,鲜有敌手,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岂知八百年前,我与数位好友共同寻觅到一处上古遗迹,在付出惨痛代价之时,我等终于抵达遗迹深处,谁知那群王八羔子竟然密谋一处,暗算于我。若是身处巅峰之境,老夫固然不惧,但通过遗迹之时,老夫便已受伤,再加上他们突然暴起,老夫毫无招架之力,一路颠簸逃离,才抵达这一处山谷,却无料发现外面那株九幽碧炎果树,你即落入此地,恐怕也发现了那株灵植。”

“九幽碧炎果树?”聂皓回想起自己之前见到的那株参天之树,不禁暗道:“看来这就是那株树的名字,不知有何来头?”

仿佛看出聂皓心中的疑惑,古辰风继续说道:“九幽碧炎果树可吸纳天地间最为纯净的火之灵气,在其枝干上衍化凝果。其一生只能凝聚三颗灵果,分三幽碧炎果、六幽碧炎果,以及最高的九幽碧炎果,任何一颗都有逆天之效,三颗齐聚,更是空前绝后、绝无仅有。”

“倘若服用,老夫的伤势便可瞬间可化为乌有,反之,实力还能向前迈进一步,要知道,到了老夫那一步,提升修为已然千难万难。奈何九幽碧炎果成熟期各不相同,三颗碧炎果从下至上,成熟依次要三千年、六千年、九千年,未到成熟期使用,那灵果就会是世上最霸道的毒药!但老夫却等不到它成熟的那一刻,三千年成熟的三幽碧炎果距成熟还要七百年,老夫命魂重伤,没有及时的救治,最终坐化于此,命魂化作飘渺空间,等待有缘人的到来。”

聂皓目瞪口呆的望着古辰风,眼中充斥着惊奇与不可思议,眼前的前辈还真是大有来头,八百年前本应死去的人,现在却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

听完古辰风所说后,心头暗自庆幸不已,幸亏自己命大,三幽碧炎果恰巧到了成熟期,否则自己哪还有小命在这儿说话。

不过对于古辰风的遭遇聂皓深表同情,遇人不淑啊,可怜的家伙……

“不知道前辈将晚辈带到这里是何喻意?”深深的处以同情外,聂皓问到了关键问题。

“老夫之所以和你说这么多,乃是有求于你。”古辰风目光奕奕,散发着光彩,嘴上淡淡道:“待会儿老夫将你送出这片空间,你将外面那颗三幽碧炎果取来,将其碾碎,把汁肉涂抹在老夫的骨架上,那样,老夫便可借助三幽碧炎果的灵效,施展神通,重新凝聚肉身!”

“放心,待到老夫重铸肉身之后,是不会亏待你的!”

古辰风笑意冉冉的望着聂皓。

在他看来,凭借三幽碧炎果的灵效和他通天彻地之能,恢复肉身指日可待,他即将再次叱咤这片天地,受万人敬仰。那几位当年害他陨落的混蛋,必将遭其残忍的报复。

诛其全族,灭其道统,亡其灵魂,永世不得超生!

当然,这一切都需要建立在聂皓乖乖配合的基础上,不过,古辰风自信,这个小家伙定会答应他的要求,因为他还留了一手最为关键的杀手锏!

对上古辰风充满希翼的眼神,听着他拜托的话语,聂皓内心止不住的呻吟,望向古辰风的双眸由同情化为怜悯。

“看来老天对我不薄啊,跟人一比,六年止步不前算个屁啊!瞧瞧人家,这都独自苦等了八百年,好不容易盼来一线生机,谁知那三幽碧炎果还让老子尝了个鲜,这八百年的期盼化为空烟,幸好他没了肉体,不然听到这般噩耗,岂不犯脑溢血……”聂皓邪恶的想到。

“不对呀,这要是让他知道外面那颗三幽碧炎果让我吃了,他会不会让老子给他陪葬。更何况这片空间由他操控,我就算是想出去,也出不去啊!”

“完蛋了,这下真完蛋了!”

聂皓眼神飘忽,手指轻微敲打着腿臂外侧,想着应急之法。

古辰风何其人物,那可是活了数千年的老怪物,察言观色对他来说可谓小菜一碟。单凭聂皓一挑眉,就猜测到此刻对面那个小家伙在动歪心思,嘴唇不留痕迹一笑,警告道:“你小子也甭动什么歪心思,即便让你出了这片空间,没有老夫的许可,你也出不了这座山谷!早在老夫坐化之前,便利用奇门遁甲之术,将整座山谷尽数封印,没有老夫指路,你是不出去的!”

“……”

闻言的聂皓顿时傻眼了,倘若他还有肉身,恐怕早就汗流浃背。

“你妈的,你还真是有先见之明……”聂皓脸色讪讪笑,内心忍不住的痛骂着,就在那一刻,他还真打算在出这片空间的那一刻溜之大吉。

这可不能怪他没有同情心和尊老爱幼的传统美德,对面那老家伙实力深不可测,谁晓得他在得知聂皓毁了他八百年来唯一希望的时候,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

一时间,聂皓陷入两难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