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武道

第十章 惊现骷髅

涅火重生的聂皓终于打破了禁锢在身上的枷锁,一举冲破体内的屏障,在灵果的功效下,大量的灵气更是冲击了全身的穴位,一百零八道封闭的穴位一气呵成,全都被冲破,感受到体内内劲在经脉的连接下流窜,那种充满力量的感觉,让聂皓爱不释手。

力量,这才是我所追寻的力量!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咯吱!”

骨骼在肌肉的牵扯下发出清脆的声响,在清晨中格外清晰。身上的伤早已被灵果的灵气愈合,或许是人逢喜事精神爽,或许是实力的提升缔造的结果,聂皓整张脸上神采奕奕,完全没有了那股沉闷深邃的表情,嘴角不由的勾勒出迷人的弧度。

“要是娘亲知道我一举达到淬体九重境的地步,估计会开心的晕过去吧。”聂浩*的想到。

“还有晴儿姐姐,她也会为我高兴的。”

聂家对聂皓来说,完全没有所谓的归属感,更何况聂浩乃二世为人,若非聂家有两位让他放心不下的人,现在的他都想一走了之。

“聂家,等着我吧!”

仿佛感受到内心上曾经的屈辱,想要发泄一般,聂皓猛的对天池隔空挥出淬体九重境全力的一拳,不加任何修饰的一拳。

“轰——”

一声炸雷般的声响在天池爆发,振聋发聩的声音打破了这宁静的清晨,一股冲天的水柱在一瞬间冲天而起,池中的几条被殃及的小鱼被这道水柱带飞而起,跌落在岸边,扭动着身躯,不停地跳动翻腾,做着那无谓的垂死挣扎。

“何曾几时,我也像它们一样,受人欺凌,任人鱼肉。不过,以后的命运将由我自己主宰,任何想要欺辱我和我亲人的人,我必将以十倍还之!”

望着生命即将走向死亡的那几条鱼,聂皓内心止不住的感慨唏嘘,走到岸边,用双手轻轻的托起几条可怜的小鱼,缓缓将它们放还到天池中。

虽然自己因祸得福,可是回想起自己莫名其妙的被一颗灵果所迷惑,聂浩内心还是一阵后怕,要不是机缘巧合,恐怕现在早已爆体而亡。

东西是好,可也经不起乱吃,补过了,也是另一种毒药。

没有了后顾之忧的聂皓神采飞扬,目光再次仔细的打量着眼前的那颗璀璨独立的果树,在浓雾中,聂皓感觉到果树的树干竟然发出淡淡模糊偶的翠绿光芒,已经被他吃下的那颗灵果仅处于果树枝的最底端,另外的两颗则分别处于中端和顶端,中端的那颗灵果虽不及被吃下的那颗红的发透,却也比顶端的那颗果子红一些,顶端的果子夹杂着淡淡的绿,明显还没有成熟。

“吃了一颗就有这般的好处,倘若把这两颗都吃了,那……”聂皓的身体有些颤抖,忍不住的就要上去摘取另外两颗。

随着脚步的挪移,那股欲望更加深刻的烙印在聂皓的心里,香气扑鼻,勾起无穷的食欲。

“不对,一颗都已经逼得自己快要爆体而亡,再冒然吃了另外两颗,那自己岂能活命!”一股冷风凛冽的刮过,冻得聂皓打了个冷颤,浑身赤裸的他顿时从那浓郁的欲望中脱离出来。

“看样子,这三颗灵果的功效每往上一层蕴含的灵气就要多数倍。”这次聂皓用审视的目光自己端量了迷惑自己两次的灵果,已经淬体九重的他可以隐约的发现灵果散发的灵气,虽然果树顶端的那颗灵果没有中端的成熟些,带着许些青涩,可那散发的灵气却是中端的数倍,要是成熟,岂不更加可怕。

“算了,这些暂不考虑,这两枚灵果未到成熟期,着急也没有用,何况数日未归,自己是没事,可娘亲会担忧的,还是早日回去。再说这个地方偏僻、隐蔽,想必没那么容易被人发现,要不也没我什么事了。”打定早日回归的聂皓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给楚妍一个惊喜,把目光从灵果身上移开。

“咦?那是什么?难道这里有人居住?”

就在聂皓不再想这两颗灵果的时候,一座小木屋陡然出现在聂皓的视线中,昨日混混沉沉的没有发现,今日却出现在眼前,带着那一丝的好奇,聂皓缓缓的朝木屋走去。这次他没有提防,如果这里早已有人的话,就算对自己有歹意,也不会放任自己摘取灵果了,这般天才地宝岂是那么容易得到的。

“请问,有人吗?”

规规矩矩的站立在木屋的门外,不敢有丝毫的逾越,万一里面居住的是一位脾气不好的隐士高人,一言不合把自己咔嚓了,那可连哭得地方都没有。

奈何聂浩在外等了半天,里面却没有任何的回复,仿佛一切都是他自言自语一般。

“请问,有人吗?”谨慎一点总归是好的,聂皓再次重复了一遍。

……

依旧没有任何的声音,山谷里仅仅留下聂皓的回音。

抬头,这才发现眼前的木屋早已陈旧不堪,岁月的风霜早已侵蚀了这栋木屋,估计随时都由坍塌的可能。再看看木屋门上那积累的厚厚尘土,周围杂草横生,明显是被荒废了多年。

“想必里面应该没人。”

木屋周围的地面沟壑纵横,还夹杂着被破坏的痕迹,刀纹剑痕依旧清晰的留在木屋的周围。

悄然的向木屋靠拢,聂浩轻轻地推开那附有灰尘的木门。

在一道“咯吱”般的声响下,那木门向里打开。

好奇之心驱使之下,聂皓探头探脑的朝木屋里面张望,奈何这座木屋亦不知沉睡了多少年,用家徒四壁来形容都算好的。

四处飘散着灰蒙蒙的尘土,在木屋被推开的一瞬间,如同找到发泄的场所,一股脑的向外飘散。

“咳咳……”

聂浩微蹙眉头,手捂口鼻,忍住的轻咳几声。

木头雕刻的家具上织满了蜘蛛网,随着木门的推开,屋顶上更是洒落层层的尘土。

映入眼帘的除了这般残破不堪的景象,最吸引聂皓的乃是一个盘膝而坐,身挂披风的——骷髅!

眼下无人,饶是聂浩的心性,霎那间也会感到手脚冰凉。

慎得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