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武道

第八章 逃出生天

“贼老天,为什么不让我就这样死去!为什么?为什么!”一声声绝望的怒吼,在山坳里荡漾开,掀起一阵阵回声,惊起一片飞鸟。

大悲大喜之间的转变,深深的刺痛了聂皓的心。

三面是悬崖峭壁,一面是惊天之作的瀑布,犹如一座天地囚牢,被困于此,除非背生双翼,否则必将困死于此!

时光流逝,尽管身体各处隐隐作痛,聂皓仍然努力的需找出路,不到最后一刻,决不放弃!

幽暗的黄昏,冷风瑟瑟,他的发丝在风中杂乱的飞舞,低潮的温度让他不由的环抱双臂,身体瑟瑟发抖,嘴唇干涸开裂,面色如恶鬼般吓人。

他已经太虚弱了。

探查了一天的聂皓终于放弃了求生的欲望,被困在此地,如同被困于打不开的牢笼一般,恐怕死后连尸首也难被人发现。

“等到水位上涨之刻,或许就是我命丧黄泉之时。”聂皓微微苦笑,目光失神的望着天池水面,脑海里已经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不对!

一道突如其来的电光在聂皓的脑海里划过,就像无际黑夜中的流星,令他再次找到前进的方向。

聂皓起身打量眼前的瀑布与天池,瀑布的水流每日倾泻入池,但他发现池水高度未见上涨,当真是怪哉!

四周悬崖峭壁,除非是这池内有古怪,或者是有其他的通道,将池里的水引出去。

不妨一试!

聂皓双眸露出坚定的神色,已经感受到生命力逐渐流失的他,不打算在拖延下去!

纵身一跃,“噗通”一声跳入天池,一个猛子深深的朝水池底部扎去,在池下的岸壁上摸索着,细心感受着水源流动的方向。

在那!

池下的一处亮光吸引了聂皓的目光,他清晰的感受到,四周的水流有流向那里的趋势,调转身体,极速的向那里游去。

游到亮光处,他发现这是一个光滑的通道,直径一米的通道,大量的水流从这里流出,死马当作活马医的他可管不了那么,在水流的推动下,毫不费力的潜进通道,一炷香的时间,隐隐见到前方有刺眼的光亮。

“轰——”

感受到周围的震动后,聂皓直接都水流带出通道,跌落在一个浅池内,溅起层层的水花。

“我靠!”

聂皓忍不住痛骂一句,重重的跌落在水中,全身酸痛无比,如被万涛骇浪拍中一般。

缓缓地从湖中中爬出,碧波荡漾,绿水环绕,一环接着一环,微风拂过,似有万千愁绪,湖中泛起了涟漪。

西边天际出现了比胖娃娃脸蛋红嫩的淡红,红得那样迷人,红色向四下蔓延着,蔓延了半个天空,一层比一层逐渐淡下去。

天空中飘浮着柔和的、透明的、清亮的、潮乎乎的空气。

清湖在侧,密林环绕,鸟语花香,当真是世外桃源!

出来了!终于活着出来了!

聂皓多想仰天长啸,以抒发心中压抑的不快。

疲惫不堪的聂皓拖着身子,一步一挪的向湖边走去,仅三天的生死之旅,让他心神憔悴,令他坚持的,只有那不屈的意志!

果树花开,芳草缤纷的世界里,聂皓没有任何欣赏的心情,活下去,才是目前最为关键的。

“咦?”

饥肠辘辘的他突然闻到一股香气,氤氲缭绕,清新淡雅般的香气弥漫山谷,仅仅是嗅了几口,他就感觉自己体内竟勃发出浓郁的生机,力量正渐渐恢复。

带着惊喜之色,放眼望去,一株相貌异常的巨型果树,在这个不属于结果的时节里,结出三颗让聂皓从未见过的红果。

即便是在《奇宝异物》的书刊里,亦没有对此果的介绍。

果树高达三丈,碧叶繁茂,在阳光的滋润下折射出淡淡的墨绿光芒,树枝的尖端,才有结出的果子。

红果成鲜红色,宛如血液般妖艳,圆圆的外形,就像寻常人家种植的果子一般。然而,隐约散发了点点亮光显示着它的不同。

不知是聂皓的心里作用,还是在骄阳的照射下,透过鲜红的果皮,聂皓竟然感受到果子里面蕴含着强大的灵气,如同急躁的血液在里面翻涌,诡异非常。

潜意识告诉他,这个红果有古怪!

“这个时节怎么会有如此熟透的红果?”微眯双眼,望着果树上的红果,聂皓陷入沉思,可是,腹中的饥饿感犹如喷泉滚滚而至,让他意识到现在可不是沉思的时候,强大的冲击诱使着他一步步迈向那看似熟透的红果。

正当他越加靠近之时,浓郁的灼热感渐渐强烈,红果仿佛是一团正在燃烧的火焰,这股灼热感将聂皓牢牢的包裹起来,他甚至觉得自己仿佛置身于温泉般,说不出的舒适。

一对疲倦的双眸渐渐的陷入迷乱,不由的焕发出痴迷的状态,如同情到深处不能自已一般,整个心身世界变得朦胧,如同深陷幻境,身躯麻木,眼神中除了痴迷外,竟深藏着一丝不为人知的痛苦与挣扎。

双目呆滞的走到果树下,随手就摘下一颗距离自己最近的红果,宛如碧玺的通透,淡淡的红晕通过雾气弥漫。

在强烈的诱惑下,聂皓一口咬在这颗果子上,果汁竟然如血般的鲜红,直接灌入他的口中,如泉的注入腹中,没有果核,仅四口,聂皓就将这一颗果子吞吃殆尽。

随着聂皓将果子吞食后,山谷中的香气竟然奇异的淡了几分。

红果入腹,猛然间,一股火辣的冲击感在聂皓的腹中不断涌现,就像一团绽放的烟花,火热的能量在聂皓的腹中燃起,整个身体就像陷入炽火般灼烧,每一寸肌肤都受尽煎熬。

强烈的冲击惊醒了陷入痴迷的聂皓,来不及思考其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如何化解红果内蕴含的灵气。

浑厚的灵气在聂皓的丹田内炸开,如同受惊的马群,在聂皓体内胡乱冲击着。

盘膝而坐,聂皓意识到此刻或许是他一生中最大的机会!

一个破解周天之体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