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武道

第六章 跳崖求生

虎目如狰狞嗜血的长刀,浑身散发着被激怒的疯狂气息,甚至让聂皓一再不敢与其对视,虎口处的哈喇子更让后者感到一阵崩溃,神经随时可能变得崩溃。

“来吧!老子就算是死,也不会要你好过!”

面对猛虎气势上的压迫,聂浩骨子里的血性同样被激发出来,额头上的青筋狰狞显露,血液倒冲大脑,怒喝一声,大有气冲山河之气,奈何现在实力低微,这愤怒的一吼,犹如孤狼般决绝。

不退,不让,不甘……

种种情感夹杂而至,让人产生一股兔死狐悲的凄凉。

残暴的猛虎闻言,竟然向后踏出一步,旋即,一甩虎头,再次向前挪移虎步。

下定决心的聂皓身上散发着杀气与疯狂,感到对面的猛虎也不是这样的可怕,多年的愤怒、不甘一股脑的全部夹杂在这匹猛虎的身上,深邃的双眸充斥的血腥,血液开始如沸水般滚滚翻腾。

力量、速度都不及猛虎,那就以守代攻,寻找恰当的时机再度出手。

机会并不多,出手就要见血!

有着丰富战斗经验的聂浩,一眼便能辨出那种方法对自己最有力。

卑微的生命却蕴含着强大的能量,这怎么可能?!

猛虎面对就是这样的情况,在它他看来随手就能化作腹中餐的食物,现在是那样的棘手,倘若贸然进攻,等待的回事凛冽的反击!

至于收手,不,虎族的荣耀不允许放弃,这种卑微的生命让它不战而逃,那以后还怎么在这一片山林混!

时间流逝,闷热的气温随着夜深,变得清凉起来。骄阳日落西山,仅有的光芒勉强照亮这片大地,山林的杂虫蟋蟀则开始了属于他们的夜生活!

一虎一人大眼瞪小眼的对视了一下午,湛蓝的天空迎来了漫天的星辰。聂皓的腿已经变得麻木了,现在完全凭借着信念在坚持!

甚至聂浩心中还存有一丝侥幸,这头猛虎能够知难而退……

殊不知猛虎早就饿透了,一下午的对峙极其耗费体能。

俺老虎也是需要填饱肚子的,眼看胜利在望,鬼才会回去。

俺是虎,不是猪!

弹球大小的虎目在深夜下,犹如电灯泡绽放着幽暗的绿光。

“你行,老子就不信你就这样一直耗着。你不出手,我就引你出手!”

聂浩不想在一直拖下去,家里还有娘亲正苦苦等自己归去。

眼珠诡异的左右转动一番后,双腿就要向后挪动,意图开溜。

“糟糕!”

一动不要紧,可一下午紧张的站立,早就使双腿如钢钉的定在地面,仅仅是稍微向后挪动一下,双腿间的麻木感如泉水般的上涌,头脑一阵模糊,迈完一步后,竟再也无力迈出第二步,身子径直的向后倒去。

野兽对把握时机有种异常的天分,见聂皓向后晕去,猛虎就意识到出手的时机到了。虎躯一跃,双爪向后者撕裂而去,虎爪带起阵阵的寒风,足见力道之猛!

强烈的求生意志让聂浩略微清醒,忍痛咬破舌尖,一股腥涩口感的血液灌入口中,再一口口的咽下!

堪堪站立的聂皓双手横放,长矛紧紧地握在手心,利用枪杆抵挡猛虎的奋力一击。然而,他高兴的太早了,枪杆的力量根本无法支撑猛虎奋力的力量。

“啪~”的一声脆响,枪杆从中间一分为二,硬生生的的被猛虎折断,虎爪来势不减,余力轰在他的前胸,被一爪拍飞到三米外,在空中洒出凄凉的血水,衣衫顷刻间被死得粉碎,留下深不见底的血道子!

还好聂皓为了淬体一事常年不要命的锻炼肉体,否则单单这一击,就要变得透心凉,死得不能再死了!

现在的情况并不乐观,聂皓已无力再战,身上伤痕累累,口中不断溢出血沫,强大的眩晕感,令他的眼皮都有些睁不开了!

“不,不能这样,哪怕是死,也不能死在这畜生的手上!”

一想到自己死在这匹猛虎手上的后果,聂皓就有些不寒而栗。

生撕、饮血、啃骨!

“唰唰——”

就在这濒危之时,聂浩的耳畔陡然传来足以改变他一声的声音,一声声急湍瀑布冲泻声在他的耳边响起,在这寂静的夜晚,是如此的清晰。

“断崖?我怎么把它给忘了!”

“就算是被摔死,也好过被这畜生噬肉啃骨强得多,好歹还能留个全尸!”

聂皓所在此地,向东百米,就是高达百丈的悬崖,悬崖下是不见底的天池,一道接天连地,气势恢宏的瀑布,犹如少女的三千青丝般从山顶垂涎而至天池,水流的冲击声,更胜过千军万马的奔腾声。

“就它了!可能不能活命就在此一举!”

聂皓瞬间就将主意打到那座天池上。

此时,猛虎见一击而中,对面的人类不过是将死置之,如同猫戏老鼠一般,没有急忙扑杀聂皓,眼神反而戏谑的瞪着虎目,企图欣赏后者那惊心胆战、面无血色的表情。

聂皓用仅有的半截长矛强硬撑住身子,亦趋亦步的倒退着,在地面上拖出一道血痕。

猛虎则是慢悠悠,踏着悠闲地步子,跟着聂皓,在猛虎看来,后者就是煮熟的鸭子,飞不了!

百米、八十米、五十米、三十米、十米……

“吼——”

随着事态的发展,猛虎感到一丝不安,却没有找到原因,直到聂皓距悬崖的距离越来越近之时,他的嘴角露出一道嘲讽的笑容,被别人嘲笑了一生的他,此刻终于有了嘲笑别人的资格,尽管他嘲笑的对象是一头畜生。

“唰唰——”

微风阵阵,草叶震动,急湍的水流声更加刺耳,如千军万马般轰隆隆的震撼心灵。猛虎不再犹豫,纵身一跃,一个虎扑就要将聂皓扑倒在地,胜利在望的聂皓见猛虎扑来,如回光返照一样,双眸闪烁着一道耀眼的精光,运用全身的力量,淬体五重境的效果爆发,肌肉再膨胀,如巨人般刚硬!

虎爪将至,聂皓握紧被打折的长矛,再次抵御这一击,不同的是,这一次聂皓没有抵抗,借着这一击,顺势而跃,借助着猛虎的攻势,离悬崖更进一步,一米不到!

聂皓赤裸的上身,留下清晰可见的虎印,比钢刀还要锋利的划痕,血水不要命的从划痕渗出,长发飘逸杂乱,在风中肆意的飞舞,说不出的意境。

“畜生就是畜生,终归是棋差一招,你还是输了!”聂皓从没有过的开心,欢畅,孤立在悬崖边。

猛虎在对面愤怒的嘶吼。

昏天黑地的眩晕感在聂浩的脑海生出,在猛虎的不甘、愤怒中,他倒下了,倒向后面的悬崖!

别了,娘亲,恕孩儿不孝,您对孩儿的养育之恩,孩儿只有来生再报!

别了,晴儿姐姐,您对我的恩情,我只有下辈子再来报答!

别了,聂家,只有来生再向你证明,我,不是废物!

别了,我曾经的荣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