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武道

第一章 一世魔咒

炙热的骄阳烘烤着大地的每一寸肌肤,光若烈火,就连空气也是热烘烘的,宛若天然的蒸笼!

静止的柳条上,知了一动不动的趴着,沉闷的空气中,它的叫声好象在不停的抱怨:热死了——热死了——

神魂大陆东方的一个边陲之国——大风国。

青林郡清宛城的后山上,一个眼神冷漠,脸颊棱角分明的少年,正赤着上身,袒露出他那久经磨砺的肌肉,许些留下的疤痕增添了几分戾气。外加那健康古铜色的肤色,不知羡煞多少男性。

郁郁葱葱的树林,密布着他的脚印。原本杂草丛生的后山,竟生生的被踩出一条通行的小路。

“喝、哈!”

低沉的嘶吼之声从他的喉咙发出,每每发声之时,阵阵破空之声窸窣传来。

此刻,他正顶着炎热的光芒,双腿扎成极为标准的马步,一丝不动,宛如定固在大地上的磐石,无视那一道道照射在身上炽热的光芒。面朝一根树立在自己眼前的树桩,不断打出自己强有力的一拳,击在树桩“砰砰”作响,在树桩上留下一个个清晰的拳印。倘若稍加仔细,便会发现,那残破的树桩上已留下隐约暗红的痕迹。

然而,这根树桩仅是这片树林里的沧海一粟,以这根倒霉的树桩为中心,周围几十根原本林立的参天大树,皆变成了遭到虐待的树桩。

“五百二十一、五百二十二……六百五十四、六百五十五……”每次随着拳劲的迸发,少年都会在在心中默默的数着,胸膛随着动作不断起伏,显然是在体内运转蕴含灵气与规律的吐息。

他的手臂以及脚腕处,用绳索捆着几陀乌黑沉重的铁块,双拳快而有力的击在树桩,拳头隐约变得血污,一滴滴血水夹杂着异味的汗水,顺着手臂滴淌在干涸的地面上。

这是一个武者肉体上的淬炼,更是非人般的折磨!

“七百八十三、七百八十四……”如同机械的挥舞着拳头,手臂的肌肉不断起伏,意识早已将这种事化作习以为常的反应,机械般的牵引着上身的肌肉也跟着运动起来。

汗水顺着额头的刘海滑入眼中,酸痛的感觉让他忍不住的眨了一下眼皮,紧咬牙关,牙龈渗出的血水对他来说是那样的甘甜,解渴。他能够感觉这样不停的劳累对他身体造成的好处,浑身僵硬的肌肉散发出来的酸楚和疲惫,没有令他有丝毫的松懈。

绝不放松!

继续!坚持!

他的脑海里只剩下这几句看似普通却令他坚持的话语。

“突破,一定要突破极限!”这句话深深的烙印在他的内心深处,每当按念这句话,他的内心就会多一份的坚持和希望。

如同虔诚的教徒始终坚信着自己的信仰。

“九百九十九、一千!”

当他挥出最后一拳的时候,坚定的眼光中流露出一丝的兴奋,继而缓缓的收缩双臂,平息肌肉的匮乏与疲倦。

奈何突然间停止挥拳,肌肉的酸疼如同猛然刹闸的火车,又如同决堤的洪流,一瞬间灌入少年的全身。一刹那,他的脚步变得有些错乱,天旋地转的感觉瞬间在脑海里荡漾,周围的景色霎时间模糊起来。

“砰——”

强烈的晕楚和疲惫,宛若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同样也压塌了他最后一丝的意识,再也坚持不住的他一屁股坐在草地,硬撑着身躯,依靠在不知年月的树桩上,大口贪婪的呼吸着诱人的空气,直到一丝丝温润的感觉涌进肺腑。

疲惫使得他没有任何力量,累了,真的累了!他缓缓的闭上双眼,感受天,感受地,感受着周围的万物,一切是那样的安详,思绪却飞到了去年的那一天。

……

“晋级失败!不合格!”

在一个规模还算大的演武台上,聂家一年一度的家族大比。一个少年带着激动、忐忑又有些紧张的将他那被磨出老茧的右手覆盖在一个透明水晶上,奈何等待他的,却是水晶的暗淡光芒以及旁边那位老者蔑视的眼神和不屑的话语。

“嘘——”

待到老者的话语刚落,台下许多同龄子弟,不由的大声哄笑、嘲讽起来,将他们能够想出最毒的话语攻向那个十分无助的少年。

幸灾乐祸的嘴脸彰显着他们内心的舒畅,全然忘记何曾几时,他们卑躬屈膝,千方百计的讨好、巴结着那位少年。

“赶紧下来吧,别在丢人现眼啦。”

“哈哈,这就是我聂家百年不遇的少年天才?还真是与众不同呢!”一个露出嘲讽眼神的聂家子弟,撇了撇他的嘴,怪声怪气的对旁边的子弟讥笑道。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人家九岁就达到淬体一重境,那可是比我们这些凡人强得多呢!”

“哈哈,九岁淬体,在清宛城的确是闻所未闻!可那又怎么样,淬体都淬了六年,依旧是淬体五重境,这辈子也就这样喽!”

台下的聂家子弟,看向台上的少年如同可怜小丑,毫不介意的将那些秽语送给那个以前让他们仰望巴结的少年。

少年则是沉默不语,宛如这些话对他来说是家常便饭那样的随意,内心的苦楚却使他握紧双拳,浑然不顾指尖的疼痛,平静的走下台下。

“哎,这都四年了,仍旧没突破,看来真的是没希望了。”

“是啊,可惜了当初那颗好苗子了。”

带有惋惜语气的话语,从台两侧地位尊崇的家族长老口中传道,拍了一下坐扶手,纷纷苦笑摇头,面带惋惜的表情,却又流露出无奈的神色。

“又是这个结果。”

看台最中央的位置,一个留着少许白色胡须的老者,望着少年落寞的背影,眼神黯淡的喃喃道。岁月在他的脸颊上留下清晰的痕迹,然而他的面容竟和那位少年有着七分相似之处。

“为什么?为什么还是失败?!”

少年低着脑袋一声不响的保持着沉默,内心却在不甘的怒嚎着,充斥着不解与迷茫。看似认命的他却从没有服输,一直用自己的毅力坚持修炼,可得到了,除了失败二字,还有那一声声无可奈何的叹息。

他多想仰天大吼一声:“贼老天!为何要如此待我!”

可他却不能,只能将心底的苦楚掩藏。

“不,我不是废物,我不相信老天是如此的不公!我不相信老天如此待我!努力,对,还要更努力才行!聂皓,记住这些人的嘴脸,一定要用事实让他们永远的闭嘴!”

这位少年便是已经十五岁的聂家子弟,聂皓!

……

“继续,不能松懈!聂皓,想想自己,想想娘亲,想想晴儿姐,你怎能轻易被打倒!”仿佛冥冥之中有人在鞭策他的灵魂,想到过去种种的画面,历历在目的呈现在眼前。

原本背靠树桩的他猛然的站立起来,疲惫一扫而光,取而代之的是坚定、是动力!深吸一口气后,猛然抬腿,如风似影的抽在背后的树桩,腿上火辣的疼痛仅仅让他皱了下眉头。

“踢桩,一千下,开始!”

聂皓再次机械般的狠劲将绑有铁块腿抽在树桩上,心里默数着。

“我命由我不由天,即便是周天之体又如何!淬体五重境,一定要突破!”

周天之体,又称废体!

拥有周天之体的武者体内穴窍天生闭塞,无法打开,这也就造成体内的气劲无法在各大经脉内正常的游走!

这意味着,突破无望!

聂浩,便是其中之一,先天周天之体!

四年的时间,一直无法突破淬体五重境。

修炼一图,炼体为先,一切的本源,就是源于己身!

淬体就是将身体的潜能激发出来,锻炼自己的肉体,将自己的身体逐渐强化直至极限!

淬体分九重,前三重的效果并没有非常的明显,不过是锻炼修炼者表皮的肌肉,增强肌肉的柔韧性。唯有达到淬体四重境才能体会淬体带来的好处,无论是力气还是速度,都力压普通人!

淬体过程中,由外至内,当体内的筋骨骨髓强化到一定的境界后,体内就会发生异变,准确的说,异变的乃是武者的灵魂!

突破淬体境,达到凝魂境,那才是武者修炼一途的开始!

淬体九重极为艰苦,可以说是武者最难熬的日子,只有不断的尝试肉体的极限,才能让身体足够的强大。然而,淬体是压榨肉体的潜能,每日拼死拼活的修炼也会对身体造成超负荷的压力,修炼之时或修炼之后,大家族的嫡系子弟都会用药液浸泡全身,不仅缓解之前的疲惫,更能激发下一次的潜能!

早在聂皓停留在淬体五重境之后,聂家曾多次尝试用药液激发他的潜能,毕竟九岁淬体的前者在聂家眼里就是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不能放弃。

可百般尝试之下,聂浩的境界依然停驻不前,耗费的灵药犹如石沉大海,只会徒增家族的负担。要知道,每一株草药都是珍贵无比,饶是聂家财大气粗,也经不起这样折腾。

家族的放弃使得聂皓雪上加霜,在聂家的地位一落千丈,由厢房搬进了偏房,最后沦落到下人居住的简陋房屋,和娘亲一起居住。

纸包不住火,特别本身就是清宛城三大家族的聂家,它的风吹草低本就引人瞩目,聂皓的消息在有心人的推动下,逐渐在清宛城被传开,成了饭后谈资的话题,他的名声在清宛城一时无两,连带着聂家也谣言四起。这也导致有些聂家人视聂皓为家族的耻辱,要不是他骨子里有一部分聂家的血液,恐怕早就被聂家赶出家门!

对聂家人来说,家族荣誉高于一切!

周天之体,淬体五重境,如同是一道道无法改变的魔咒,紧紧的束缚着聂皓!

时间,仿佛是一世,亦或,永生!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