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总裁的贴身保镖

第41章 登门拜访

几名策划部的职员在经过的时候,也纷纷地出价!

这些人都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主儿,巴不得张阳出丑才好!

“不少钱了,恩,我过去了!”张阳扭了扭脖子,大步直接走向了正在吃饭的白婉晴和李可欣!

嗯……嗯!

张阳站在她们俩人的身边,从他的嘴里面发出这声音来,白婉晴和李可欣把目光都投向张阳的树身上!

张阳笑呵呵地说道:“我就是问你们一个事情……你们是女同吗?”

“什么,你再说一遍!”白婉晴没有听清楚。

“我就是问你们是女同吗……!”张阳又很大声地说道。

张阳的脸上贴着创可贴,跟在李可欣的身后走进了电梯。

“东西都带了吧…….!”李可欣的脸色不善,问道。

“都带了…….!”

电梯的门缓缓关上,电梯里面就剩下李可欣和张阳俩个人,李可欣扑哧一下笑出声音来,“活该,让你当着所有人面那样问总经理,总经理不打你才怪呢!”

“小气!”张阳手里拎着一个包,忿忿不平地说道:“我只是过去问一句,至于那样生气吗,哎呦,我的脸上很疼啊!”

“说了,那叫活该,谁让你去问这种事情的!”李可欣说到这里,忽然她怪怪地说道:“难道你认为所有的人都像你吗?”

“像我什么?”张阳问道。

“你心里面知道!”李可欣故意卖了一个关子,没有和张阳说。

李可欣带着张阳要去做采访,她们的摆放对象是一名位于山村的作家,那女作家性子很古怪,就在位于郊区的山里面建了一个山间的房子,她就住在那里写作!

其写出多部的女性畅销作品,李可欣这次拜访这名女作家,是希望可以能和她约稿。像这样性子古怪的女作家,往往都需要亲自上门摆放的!

“这都是什么破路,难道没有人修修?”李可欣把住了一棵树,大口喘气起来。她和张阳开了三个多小时的车到的这边,却发现只能把车停到山脚下,需要徒步上山,这上山的路也是十分的不好走!

与其说那是路,不如说那就是一条山间的小道,李可欣走几步,就呲牙咧嘴的!

这也真难为她了,像这样的山路本来就不好走,更何况她还穿了一双凉鞋,这上山更是难走了!

张阳跟在李可欣的身后面,抬起头,看了看天空,“快走吧,这天气不太好,说不定会遇上雨,要是下雨起来,我们俩人就要变成落汤鸡了!”

“你少说风凉话,没看见我正在走吗…….啊,好疼!”李可欣一不小心,被一根斜横着的树枝划破了皮,她干脆往那一蹲,捂着被划破的地方叫嚷了起来!

“才多大的事情,不就是被划破了皮吗,没事的,死不了!”张阳说的轻描淡写!

“你说得倒容易,很疼的,我现在走不了路了!”

“就这点伤就受不了了,真是娇贵…..来,我背你!”张阳蹲了下来,“我数三个数,你要是不上的话,那我就走了,我可没空儿陪你在这里待着!”

“怎么不上!”李可欣一想到张阳本来就有那方面的倾向,倒也不担心被张阳占便宜,她趴在张阳的身上,张阳两手托着她的臀部,把她背了起来!

李可欣的胸部紧压在张阳的后背,如同两团棉花一般,随着张阳的上山,她的胸部在张阳的后背上磨蹭了起来,李可欣就感觉有两团热气在自己的心里面升了起来!

“其实,你这人也不是那样讨厌,要不是有…….总之还算不错了!”李可欣轻声说道。

“不要以为你现在说我好话,我就会把你背到上面,等路好些时,你就得下来!”张阳的两手又用力托了托李可欣的臀部,李可欣心里面不知道为什么越发的发热了起来,她的两手搂住了张阳的脖子,“我当然知道…….我才不占你的便宜!”

艺术家脾气向来都很古怪…….!

李可欣要摆放的作家是一名艺术家和作家双重身份的女人,其拥有着绘画天赋,创作得作品曾经参加过世界性的大展!

就在众人都认为她会以画家的身份出现在公众眼帘里时,她却突然宣布要创作出一本与众不同的书来!

于是,那本卖了八百万本得书《在路上》,就横空出世了!

这本书其精神错乱程度很容易让人误以为作家是一个精神问题,要知道,其女主角竟然可以和男主角在路上只是遇到一次,不仅仅上床这样简单,还接受了男主角的男朋友,于是,一场更加错乱的关系就这样发生了!

一切都是如此的错乱,以至于这本书得到了男性、女性同性群体的大力推崇,那些批判学者们也以前所未有的批判程度批判这本能让正常人看了之后变疯的书!

但不管外界如何评论,她成功了!

白百万本的销量,足够让她高兴了!

白羽,这个名字也登上了畅销书作家名单,只是,她的所谓畅销总是有那样一股讥讽的意味!

李可欣和张阳所要见的就是这样的一名女人,一个性子很古怪的女作家白羽!

白羽居住在山里面,当张阳背着李可欣到了白羽所住的山间小屋得时候,天已经暗了下来,空气潮湿,明显是要下雨的预兆!

“你确定和那女作家约好?”张阳问道。

“没预约,你认为她会和我预约吗!”

“没预约,那我们不是找死吗,万一她不在家,或者不让我们进去怎么办,天要下雨了,你该不会打算让我们就在这雨中漫步吧…….!”

“我…….我哪里知道会下雨!”李可欣显然没有料想到天气说变就变,她出来的时候,天气还好好的,但这一转眼之间,这天气已经变了!

“说得好听,快点敲门吧!”张阳催促道。

李可欣敲了敲房门,咚咚……!

连敲了两声,都没有人回答!

“我就说没人吧,这下子被你害死了!”张阳嘀咕道。

“我怎么知道她不在家,我给她打电话的时候,她说她一般下午在这里…..该不会去买什么生活用品了吧,这里是山里面,肯定出去买东西了…….我们在这里等等!”李可欣说道。

“等等?天要下雨了,我们再不走的话,就真得回不去了……!”

“那我们现在下山的话,就不会被雨淋上?”李可欣问道。

“至少有机会!”

“我看天不出三分钟肯定下雨!”李可欣说道。

李可欣的话音刚落,雨滴已经滴落了下来!

“乌鸦嘴!”张阳说了一声!

下雨了,真得下雨了…….!

白羽并没有在家,只有孤零零的房子在他们俩人的面前!

李可欣还在嘴硬,“是她不守承诺,我……我问过她在不在家,但她…….!”

“行了,你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我们俩人总不能傻不拉几地就站在外面被雨淋了吧!”

“雨好像下得会很大……!”

哗!

李可欣这句话一说出来,那雨一下子就下大了起来,雨点打在木屋的屋顶,发出铛铛得清脆声响!

“乌鸦嘴,都说过你是乌鸦嘴了,你就别说了!”张阳说道。

李可欣也害怕了起来,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只是随便说上两句话,就真得成真了呢!

“我们…….怎么办?”

李可欣和张阳站在木屋得门口,那雨水从木屋的屋檐成一条直线淌了下来,李可欣身上的衣服已经湿了大半!

山间的雨说下就下,事先虽然有一些征兆,但李可欣没有想到会下这样大的雨,早知道如此,她说什么都不会来了!

砰…….!

一声玻璃破碎的声音传了过来,李可欣看见张阳一拳头将木屋的房门上的玻璃打碎,右手伸了进去!

“你疯了啊,这是别人家,你怎么把玻璃打碎了,要是白羽知道我们干得,一定不会同意我们的约稿,说不定还会报警…….!”

张阳没搭理李可欣,他打开了房门,“你进不进来,不进来的话,那我可不管了……!”

“进,怎么不进!”

李可欣身上的衣服早已经被淋湿了,她可不想在外面待着,虽然这样做不合适,但现在早已经顾不得这些,李可欣跟在张阳的屁股后面进了木屋!

这个木屋不大,只有两间的小屋,其中走进来的是一个不大的客厅,只是零散的摆放了几把椅子,没有别的家具!

白羽不在这里,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但从客厅里面的物品来看,白羽至少三天之内都没有在木屋住过了!

“这就是你所谓的事先联系过?”张阳把上身的衣服脱了下来,站在门边,扭起衣服上的水来!

“我…….我想打电话来着…….你怎么*服了,虽然你有那方面的倾向,但你毕竟是男人,谁愿意看你的身体!”李可欣抱怨道。

“什么?你说我有什么?”张阳手里握着衣服,眼睛望着李可欣。

李可欣抿了抿嘴唇,终于说道:“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虽然我表姐不让我说,但我也忍不住了,索性就说出来好了,省得让你认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张阳,你…….你喜欢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