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总裁的贴身保镖

第28章 危机连连

扑哧!

李可欣乐了起来,李可欣心里面更加确认张阳就是一个不喜欢女人的男人,要不然怎么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没问题,我答应你!”李可欣的手还在张阳的肩膀上拍了拍。

其实,李可欣又误会了,张阳之所以要这样说,只是他晚上担心白婉晴一个人在家会害怕,白啸天曾经告诉张阳,白婉晴的胆子小,最不敢的就是一个人在家过夜。

现在那房子就他和白婉晴俩人,要是张阳晚上不回去的话,他担心白婉晴会害怕。

李可欣把张阳没有当成真正的男人,她对自己的表姐很信任,既然表姐说张阳有那方面的心理疾病,李可欣自然相信表姐的话。

在李可欣的心里面,十个男人有九个都是令人厌恶的,她看惯了身边的朋友因为男人而伤心的模样,心里面对于男人有着深深的厌恶。

但她的父母却逼着她交男朋友,李可欣感觉到十分的痛苦,每次她的父母来中海市,都会催着她交男朋友,甚至于安排相亲的对象,李可欣被她的父母逼得很痛苦。

这次,当她的父母再次提到了男朋友的时候,李可欣立刻想到了随便找一个人冒充自己男友的办法,这样的话,她的父母以后就不用再逼她了。

想来想去,最合适的人选就是张阳了。

“我提醒你,我的父母问话的时候,你尽量少说,有什么事情我来应付!”在去酒店的路上,李可欣叮嘱着张阳。

“你放心,我是不愿意多说了…….!”张阳坐在副驾驶座上,李可欣的车是一辆雪佛兰,依照李可欣的收入,买一辆比雪佛兰更好的车也是绰绰有余,但李可欣却对雪佛兰有着某种特殊的感情,就喜欢开雪佛兰。

“恩,我想想,我的爸爸可能会多问你一些别的事情,你只要装作不知道就行了,没有必要多回答的!”

“什么问题?”张阳追问道。

“总之就是一些很稀奇古怪的问题了,告诉你不要多想就不要多想了…….!”李可欣开着车,也没有和张阳说的太清楚。

李可欣的话倒让张阳的心里面好奇了起来,追问道:“李可欣,你到底说来听听?”

“不知道,别再多问了,总之呢,有什么事情我来应付!”

“算了,算了,我才懒得多问呢!”张阳摆了摆手,“就好像我很关心你的私生活似得,我可不是一个喜欢关心别人私生活的人!”

“那最好!”李可欣说道。

到了酒店门口,李可欣下了车,酒店是中海市的五星级酒店,普通客房一天都是480,对于普通人来讲,这种酒店那可不是适合住的!

俩人走进了酒店,直奔餐厅,就在酒店的餐厅门口,李可欣又再次的叮嘱道:“记住了,不要忘记我刚刚说过的话!”

“我当然记住了!”张阳说道,“你都说了十万八千次了,你不烦,我都烦了!”

“记住最好!”李可欣微微顿了顿,伸出胳膊来,挽住了张阳的胳膊,“反正你也不是男人,我就当是和好姐妹一起逛街了!”李可欣嘴里小声嘀咕着。

“你说什么?”张阳问道。

“没说什么!”李可欣扬了扬头,她身穿着一条白色的裙子,乌黑的秀发披散在肩头,随着她微微的仰头,那秀发飘散起来,一缕秀发飘散在张阳的额头。

张阳抽了抽鼻子,和李可欣靠的如此近,他闻到从李可欣身上传来的那股沁人心脾的体香,那种体香让张阳的心里有着一股莫名的燥热,眼睛不经意扫了一眼李可欣胸口,看见了李可欣那深深的事业线,心里面暗想道:“倒也是一个美女,就是性子不太讨人喜欢,要是有机会的话…….!”

李可欣此刻倒没有心情去关心张阳心里面所想的,她正在考虑,如何才能把今天晚上掩饰过去,不会让自己的父母发现张阳的假身份!

张阳倒没有感觉有什么,就是李可欣挽着他的胳膊,让张阳的心里面忍不住有一种痒痒的感觉!

“那就是我的父母,记住了,不许乱说话!”李可欣挽着张阳的胳膊刚刚走到酒店餐厅的门口,李可欣就指着坐在酒店餐厅里面的一对夫妻说道。

张阳望了过去,发现那对夫妻倒是一副斯文的模样,一看就是知识分子。张阳目光不由得在李可欣的身上扫了扫!

“你看什么呢?”李可欣问道。

“我怎么感觉你和你的父母不像啊,一看你的父母就是那种有学问的知识分子,可看看你,怎么都感觉你…….!”

张阳的话还没有说完,李可欣已经抬起右脚来,在张阳的脚上踩了一脚,张阳的脚面吃痛,不得不把后面想要说的话收了回去。

“少说话,我不是警告过你吗,不要说过多的话!”李可欣再次提醒张阳。

俩人走了进去,还没有到的时候,李可欣已经伸出手来,“妈…….!”说着,她松开挽着张阳胳膊的手,奔了过去!

“爸爸、妈妈,我好想你们啊!”李可欣宛若一个小女孩子般,在她的父母面前撒娇,此刻的李可欣和在公司里面判若两人,很难相信此刻的李可欣是公司里面的那个做事总是很严厉的美女主管!

张阳走了过来,叫了一声叔叔、阿姨。

“爸,他是我的男朋友,张阳!”李可欣拉了拉张阳的胳膊,显得十分的亲密!

“坐!”李国翰打量过张阳后,招呼张阳坐在旁边。

张阳刚刚坐下来,李国翰忽然问道:“小陈,你怎么看最近的银行降息?”

“叔叔,我不存钱!”张阳说道。

李可欣的脚抬了起来,在桌子下面踩了张阳脚面一下,张阳抬起头来,看了李可欣一眼,就瞧见李可欣对他撅了撅嘴唇,那是给张阳暗号,示意张阳不要乱说。

“爸,他……他花销很大,一直都是大手大脚得,我已经提醒他要多存钱了!”李可欣说道。

“不存钱也没有什么错,应该多搞理财,存在银行只会让钱贬值,小陈的这种观念很不错,可欣,我提醒你多少次了,不要总想存钱,要多理财!”李国翰说道。

“啊…….爸爸,我记住了!”李可欣又使劲看了张阳一眼,就好像这一切都要怪张阳。张阳一脸无辜的模样!

“小陈,你怎么看待最近的中东战争,中东独裁者的倒台会对中国造成怎么样的影响?”

“啊…….叔叔,我不怎么太关心国际关系!”张阳的一脸无奈。

李可欣的手从桌子下方捏了把张阳的胳膊,李可欣又对张阳使了一个眼色,随即说道:“爸爸,我会让他多关心下国际关系,他只是…….只是关心国内的石油油价……总担心油价上涨!”

“可欣,小陈做得很对,应该关系石油,石油的价格会影响到其他用品的价格,从而影响到整个中国的经济情况…….!”

张阳算是彻底糊涂了,他的眼睛看着李可欣,想要搞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我爸爸是大学经济教授…….!”李可欣小声在张阳耳边说道,“你不要乱说话,总之糊弄过去就行了……!”

李国翰是经济学教授,这也就难怪了!

张阳之前心里面还在困惑,李国翰怎么问了他那么多古怪的问题。一旦知道了李国翰的身份,这些疑问也就自然而然的解开!

李国翰在吃饭的时候,少不得又问了张阳一般稀奇古怪的问题,但张阳心里面也已经有了准备,倒也不想之前那般的困惑了!

“小陈,你和可欣认识多久了?”李国翰忽然抛出这个问题来!

“三个月!”李可欣不等张阳说话,已经抢先说道。

“可欣,我是和小陈再说话,你总应该让小陈说吧,我是和小陈说话还是在和你说呢?”李国翰拿着酒杯,里面还有小半杯的啤酒!

李可欣伸了伸舌头,嘴里抗议道:“爸,我这是在担心你把他吓坏了,你总是会问出一些稀奇古怪的问题来!”

“谁说的,我什么时候问过稀奇古怪的问题了!”李国翰不承认,握着酒杯,对张阳说道:“小陈,你说呢?”

“叔叔倒没有问过稀奇古怪的问题!”

“说的就是嘛!”李国翰是经济学方面的专家,平素参加一些座谈会、讲座的时候,李国翰就是用这种说话的口吻,这次和张阳说话他也用这样的口吻!

张阳笑了笑,他握起酒杯来,“叔叔,我先敬你一杯,我和李可欣的事情可以慢慢说,反正我又跑不了,不必太介意这一阵工夫的!”

“说

的也是,还是小陈说的话好听,可欣,你应该跟人家多学学!”

“爸……!”李可欣撒娇地说道。

又喝了两杯酒,张阳放下了酒杯,就在此刻,张阳的眼睛不经意地扫向餐厅的门口,他先是微微一怔,眼睛望向餐厅的门口!

餐厅的门口处,白婉晴挽着她爸爸的胳膊,正走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