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总裁的贴身保镖

第26章 飕车

白婉晴真是无语了起来,遇到像张阳这样的男人,就算她再有理,在张阳的面前都是没有用的,张阳一如既往得无赖,让你没有一点办法。

好在白婉晴已经有了一些适应了张阳这样的态度,她只是撇了撇嘴唇,不和张阳计较。

俩人搭乘电梯下了楼,刚刚一出门,张阳就拉了白婉晴一把。

“干什么啊?”白婉晴被张阳冷不丁地拉了一把吓了一跳,她娇嗔道:“你又想干什么?”

“有人跟踪!”张阳一脸严肃,他的手拽着白婉晴的胳膊,快步走向白婉晴的车。

“你可别吓我啊!”

白婉晴最害怕的就是被人跟踪,像她这样的有钱人家的千金,是很多人都想要绑架的对象,白婉晴自小就有这方面的防护意识,平时,也会带上保镖。

“快走吧!”张阳拽着白婉晴到了车前面,打开了副驾驶座的门,示意白婉晴上车,他绕到了另一边,坐到了主驾驶座上。

发动起车子来,这辆跑车立刻奔驰了起来。

就在街边,听着一辆银白色的跑车,跑车里面坐着刚刚被张阳打了的陆飞以及另外两名看起来模样很凶狠的男人。

当张阳和白婉晴一出餐厅的时候,一直都负责盯着他们俩人的那个眼线立刻给陆飞打了电话。

“我知道了!“陆飞放下了电话,右手还夹着一根香烟,他抽了一口,把香烟从车里面扔了出去。

“你们给我听好了,等一下别客气,给我狠狠地教训那个兔崽子,往死里打,出了什么事情,由我陆飞承担!”

陆飞对张阳那可是恨之入骨,敢让他陆飞当众出丑,让他陆飞也不会让张阳好过,他一定要报复,要让张阳知道,得罪了他陆飞是最大的错误!

“飞哥,你放心吧,我们哥俩不会让飞哥你失望的!”这两名男人拍着胸脯保证着。

当看见白婉晴的那辆跑车开了出来后,陆飞也开着车追了上去。

张阳开车刚上了主路,就已经从前视镜里看见了后面那辆车了!

张阳笑了笑,嘴里说道:“老婆,有人在跟踪我们!”

白婉晴扭着头,看了一眼后面的那辆车,嘴里说道:“那辆车好像是陆飞的!”

“不是好像,就是他!”张阳很肯定地说道,“他是心里面不服气,这是准备跟我玩赛车了!”

“那你打算怎么办?”白婉晴看了张阳一眼,“陆飞这人可不好对付,我早跟你说过了不要去招惹他,你却偏偏不肯听,现在好了吧!”

“跟他比比车啊,这个时候,高架桥上面的车流量一定不多,我和要他玩玩车技!”张阳说着车头一调,这辆车奔着高架桥而去!

陆飞在后面开着车,看见了张阳打算上高架桥,他撇着嘴唇,嘴里冷哼道:“你想跟我玩车技,你爷爷我玩车得时候,你还没有出生呢!”

陆飞自认最引以为傲得就是他的车技,他常跟那些所谓的狐朋狗友一起玩车,也有车神的绰号,看见那辆车奔向高架桥,陆飞心里面更高兴起来,在高架桥上面那可是讲究车技,不像在城市的路上,到处都是车和红绿灯,就算你的车技再高,在使不出来!

陆飞给了一脚油门,嘴里骂骂咧咧道:“兔崽子,你等着,我追上你后,一定整死你!”

张阳开着车上了高架桥,后面的陆飞也开着车追上了高架桥。

“老婆,做好了,我可要跟他玩玩车技了!”张阳一脸坏笑,“那个家伙不知道死活,敢跟我玩车技!”

“你少来,这可是我的车,你别把我的车给弄坏了!”白婉晴说道。

“你就放心吧,我绝对不会弄坏你的车的!”

张阳立刻把车速提了起来,就在高架桥上面玩起了飕车。高架桥上面也是有车的,张阳尽情的施展起车技来,忽左忽右,在车流之间穿梭得!

后面的陆飞比起张阳的车技来,就有一些的差距,他开车的技术可不像张阳那般飘逸洒脱!

高不容易熬到了没有车的直路,陆飞就把车速给提了起来,嘴里骂骂咧咧地道:“兔崽子,跟我玩,看你这次还怎么玩!”

他已经看出来,前面的张阳开的那辆车的车速大约在七十速左右,也就意味着张阳虽然刚刚接触着车辆拉开了距离,但现在没有车辆了,就完蛋了!

陆飞立刻将车速提了起来,就是要追上张阳的车。

眼看着两辆车越来越接近了,陆飞的脸上已经带出了狰狞的笑容,他要狠狠得撞那辆车,要让张阳和白婉晴知道他陆飞的厉害!

就在此刻,突然张阳把车速提了起来,眼看就要追上去,又被拉开了距离。

“混蛋!”

陆飞怒喝了一声,把车再次提了起来,这次说什么都要追上张阳。

两辆车再次的接近了,陆飞已经感觉到撞到了前面的那辆车,就在他要高声大笑得时候,冷不丁的前面那辆车向右拐弯了,陆飞几乎是本能反应的要拐弯,却因为车速太快,一下子撞到了高架桥的护栏上!

白婉晴亲眼看见了陆飞的车撞在高架桥得护栏上,她张大了嘴巴,“他们不会出事吧?”

白婉晴虽然讨厌陆飞,但并不表示她就会见死不救,明明看见了陆飞出了车祸,她也会无动于衷。

倒是张阳一脸无所谓的模样,嘴里淡淡地说道:“放心吧,死不了的,这才多大的速度,最多就是陆飞住进医院,不过,这样倒也好,不必担心陆飞再来骚扰你了!”

“你才最大的骚扰者!”听了张阳的这一番话之后,白婉晴撇了撇嘴唇,冷哼道。

张阳笑了起来,摸出香烟来,刚想点上,已经被白婉晴从他的手里拿了过去,“在我的车里面不许抽烟!”

“好吧,不抽就不抽!”张阳说道。

张阳开着车回到了他和白婉晴所住的别墅,“我去洗澡,你不许偷看,要不然的话,小心我的拳头……!”

白婉晴握着拳头在张阳面前挥了挥,张阳笑了起来,“老婆,你放心吧,我不会偷看的,你也没有什么好看的……!”

“你……你给我记住,我不是你的老婆,我们还没有结婚,只是……暂时订婚,我才不会和你结婚呢!”

白婉晴抛下了这句话,上了楼去洗澡去了。

张阳去冰箱取了冰镇啤酒,就坐在客厅里面,喝起了啤酒起来。一只手拿出手机来,并没有给刘雨柔打电话,而是发了一条短信:你是不是喜欢上我了!

“没有,我是在执行任务!”刘雨柔回道。

“哦,我还以为你喜欢上我了,不过,我倒是有点喜欢你!”

“别和我说甜蜜的话!”刘雨柔回道,“我明天回去了,你要是感觉有问题的话,即使通知我,我不想你出事!”

“好!”张阳回道。

刚刚和刘雨柔发完短信时,就听到楼上传来了白婉晴的尖叫声音来。

张阳一惊,下意识地把啤酒罐放下来,直奔着二楼的浴室而来。

“好痛啊……!”从浴室里面传来了白婉晴的声音。

嘭……!

张阳撞开了浴室的门,那门本来就没有被关上,张阳这急匆匆地撞向浴室的门,他的整个人都倒进浴室里面。

浴室里面雾气蒙蒙的,地面上到处都是水!

就在浴室的地面上,白婉晴一身赤裸地坐在浴室的地上,揉着发痛的脚,张阳这一撞进来的时候,正好距离白婉晴不过半米的地方。

虽然浴室里面雾气蒙蒙得,但张阳却瞧了一个真切,白婉晴那*、雪白的娇躯完整的呈现在张阳的面前。

“混蛋……!”白婉晴叫了一声,抬起手来,朝着张阳的脸上就打了过来。

张阳却一把抓住白婉晴的手腕,“我是听到你的声音想来救你,真是好心没好报,就算你叫的再惨,我也不会来了!”

张阳倒是一副很有理的架势来,把白婉晴的手一甩,他站了起身,头也不转的走了出去。

白婉晴微微一怔,她一时间还没有能回过神来,按理说,她应该很有理的,但刚刚张阳所说的那一番话又让白婉晴感觉自己是做得不对!

好半天,白婉晴才回过神儿来,嘴里恨恨地说道:“混蛋……!”

对于白婉晴来讲,这种同居的生活开始的时候并不适应了。

在家生活了二十多年,从未想过有一天要和一名陌生的男人同居。她还是有很多的地方不习惯,比如说早上洗漱。

在家的时候,白婉晴都喜欢身穿着睡衣、睡眼惺忪地去洗漱,她的肌肤都是大片的裸露着,但她却忘记了,这里是她和张阳新的家。

当一大早,白婉晴按照往常那般迷迷糊糊地去洗漱的时候,她突然发现张阳就站在她的面前。

张阳的嘴里到处都是牙膏沫子,手里拿着牙刷,一双眼睛直盯着着白婉晴的胸口。

“混蛋…….!”白婉晴一瞬间明白了过来,赶忙把睡衣系上,“不许看!”

“好白,好美!”张阳笑了一声,结果就把脸转了过去,手里拿着牙刷继续在那边刷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