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总裁的贴身保镖

第24章 原来他还有这种病?

刘雨柔倒是搞糊涂了,还没有回过神儿来,怎么自己的表妹和张阳见面就吵了起来,按照她们俩人的说法,似乎这两人早就认识啊。

刘雨柔拉着李可欣到了房间的阳台处,“表妹,这是怎么一回事?”

“他今天刚一上班,就拿了我的小熊,我最讨厌别人动我的东西了……而且还在公司里面气我,表姐,你说这个家伙是不是变态啊,他怎么会在你这里?”

李可欣这样一问,那刘雨柔微微一怔,她并不知道这里面还有这样做的事情,此刻,她的表妹气呼呼的,显然十分的生气。

刘雨柔刚刚才和张阳发生过关系,她可不能把这事情告诉李可欣,但现在怎么解释呢?李可欣又不是傻瓜,假若说的不好的话,李可欣…….。

刘雨柔的眉头微皱,就在李可欣问她张阳怎么会在这里的时候,刘雨柔的脑袋之中忽然有了一个想法,她压低了声音,在李可欣的耳边低声说道:“表妹,他是我的病人。”

“病人?”李可欣一愣。

刘雨柔又在李可欣的耳边说了几句话,那李可欣听到她表姐这句话之后,忽然说道:“不会吧……。”她的眼睛望向正坐在房间里面的张阳,就看见张阳也刚好望向这里,张阳撇了撇嘴唇。

李可欣看见张阳这个反应之后,又看了看刘雨柔,低声嘀咕道:“表姐,他真的……真的喜欢男人?”

“我正在给他治病……嘘,不要说出去!”刘雨柔说道,“尤其是不能让他知道。”

李可欣又看了看张阳,这个时候的李可欣再看向张阳的目光之中竟然包含了一些怜悯的目光来。

“他其实担心被别人看出来,总之,你不要当面说!”刘雨柔叮嘱道。

“我知道!”李可欣答应着。

当李可欣从她表姐那边得知了张阳竟然有那方面爱好之后,心里面说不出来的惋惜了,好端端的一个大男人,竟然会有那样倾向。

她看张阳的眼神儿都明显不对劲了,张阳却不知道这些,假若他知道刘雨柔把他说成是一个对男人有兴趣的家伙之后,不知道张阳会有什么反应。

李可欣不再和张阳计较了,“张阳,我呢大人有大量,不和你计较,你心里面清楚就好,总之呢,以后我会在公司多让让你的,怎么说,也是属于我的同胞!”

“同胞?”张阳听到李可欣这样形容他的时候,他就是微微一怔,总感觉这个同胞应该是女的吧!

张阳刚想说话问的时候,刘雨柔已经过来,“张阳,你的病已经看完了,你可以走了,我和我表妹好好的聊聊,我们有一段时间没有见过面了,难道我们俩人聊天你也想听听?”

刘雨柔说话的时候,还对着张阳使劲眨了眨眼睛,张阳想起了之前刘雨柔跟他说过的事情,又看见刘雨柔对他使眼色,他就顺着刘雨柔的话点了点头,“是啊,陈医生,那我先走了,下次我再来找你看病!”

当张阳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李可欣这个时候忽然说道:“张阳,其实你这个人吧还是不错的!”

张阳一怔,又看了一眼刘雨柔,就看见刘雨柔正对着她微笑。张阳也就没有再理会,和她们俩人打了一声招呼之后,走了出去。

李可欣刚刚听到张阳说的那句话,彻底认定了张阳果真有那方面的倾向,等张阳一离开,李可欣就把头微微摇着,嘴里说道:“好端端的一个大男人,偏偏是那种人……表姐,你说他到底是攻还是受?”

“你看呢?”刘雨柔说道。

“我看他的模样就像是攻的,不过,也说不定,谁能想到像他这样的男人也是喜欢那种事情的啊!”

刘雨柔笑了起来,“表妹,我告诉你吧,他其实还是很不错的,内心不像外表这样的!”

李可欣又误会了刘雨柔的话,还以为刘雨柔这样说,是想告诉她说张阳是一个受,李可欣一个劲的摇头。

张阳走出了酒店之后,一连打了两个喷嚏,张阳揉着鼻子,嘴里嘀咕道:“也不知道哪个家伙在我的背后说我的坏话!”

张阳怎么也不会想到,在李可欣的心里面,他已经成为一个爱好男人的变态的家伙了。

张阳对于李可欣并没有什么感觉,张阳这些年来,什么样的人没有见过,什么样的美女没有接触过,张阳对于那些和他没有什么关系的人早已经学会了无视。

他的电话响了起来,张阳拿出手机一瞧,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

“我是张阳!”

从电话里面传来了杜静柔的声音,“晚上有时间吗,我想请你吃饭,谢谢你救了我。”

“今天晚上吗?”张阳问道。

“怎么了,难道今天晚上有事情?哦,我会和婉晴打一个招呼的,你可以放心,婉晴不会吃醋的!”杜静柔说着自己倒笑了起来。

“今天晚上我已经和我老婆约好一起吃饭了,假如你也想一起吃饭的话,我倒无所谓,有两名美女陪着是一件很爽的事情,我喜欢!”张阳说道。

明珠电视塔的塔顶餐厅是中海市最为出名的餐厅之一,坐在餐厅里面,可以边用餐、边欣赏着中海市的美丽的夜景。

张阳把餐厅就选定在这里,从公司一起出门,张阳开着车,白婉晴坐在副驾驶座上。

对于白婉晴来讲,答应和张阳一起出来用餐也是无奈之举,刚刚和张阳搬出来住,对于像她这样不会做家务的千金大小姐来讲,只能请佣人来做饭、做家务,但刚刚搬出来,一时间也找不到合适的。

总不能晚上饿着肚子吧,白婉晴和张阳一起出来的时候,还不忘记警告张阳不要多想,她之所以会和张阳一起吃饭,只是晚上没有地方吃饭罢了!

“老婆,你不需要跟我多解释,我心里面都清楚明白的!”张阳对于白婉晴的解释只是淡淡的一笑,权当没有听到。

白婉晴孥了孥嘴,张阳如此,她也是没有法子。

明珠电视塔的停车场位于西边,张阳和白婉晴刚刚找到一个停车位,就看见一辆红色的跑车从旁边驶过,直接占了那个停车位。

“变态!”白婉晴最讨厌的就是这种跟她抢车位的家伙,她坐在车里面恨恨得说了一声。

张阳倒是没有关系,反正这停车场的车位很多,就在对面就有一个车位!

张阳把车停下来,白婉晴先下了车,直接奔向那辆刚刚抢了她车位得车而去,她要看看到底是谁胆子这样大,敢跟她抢车位。

“婉晴,怎么会是你?”当白婉晴刚刚走到那辆红色的跑车前面的时候,就看见一名年纪大约二十四五岁的年轻人下了车,那年轻人身穿着一套浅色的休闲装,人长得很白净,皮肤包养得很好。

“陆飞?”白婉晴一看见这年轻人,显得有些厌恶的孥了孥嘴唇,“我说是谁这样讨厌,抢人家的停车位,原来是你啊,我也明白了,就你能干出这样的事情来。”

“婉晴,我不知道那是你的车,要是知道的话,我说什么都不会和你抢停车位的!”就在陆飞说话的时候,从车上下来一名性感的红衣女郎,女郎走到陆飞的身边。

白婉晴扫了一眼那红衣女郎,嘴里冷哼道:“算了,我才不愿意和你这样的人多说话了,你不是有女伴吗,你们快点走吧。”

这陆飞的爸爸可是中海市有名的房地产开发商,身家上亿!

陆飞一直都追白婉晴,只是白婉晴最不喜欢像陆飞这样的纨绔子弟,一直都没有好脸色,但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上陆飞!

“婉晴,你误会了,这不过是我的普通朋友,我们没有关系的,你一个人吗?不如我请你……..!”

陆飞的话还没有说完,张阳已经打断了陆飞得话了,“你没长眼睛吗,难道没有看见我也在这里!”

张阳说着走到白婉晴的面前,一伸手,把白婉晴搂在怀里面,他眼睛斜瞅着陆飞,撇了撇嘴,又把脸转向白婉晴这边,“老婆,我们走吧,别在这里和笨蛋浪费时间了!”

张阳的话很不客气,直接把陆飞称作是笨蛋。

陆飞哪里受过这样的气,谁看见了陆飞不得恭恭敬敬地叫上一句陆公子,没有想到今天却被一个陌生的男人骂成笨蛋了。

“你说谁呢?”陆飞气呼呼地问道。

“说你!”

张阳很不客气的回道。

白婉晴平时就看陆飞不顺眼,很讨厌这个家伙。只是一直都被陆飞缠着,想甩都甩不开,这次正好可以利用张阳。

因此,当张阳喊她老婆的时候,白婉晴也没有说话,默许了张阳的称呼。

“老公,我们走吧!”

白婉晴这一句话老公叫的那可是很甜,甜得陆飞心都要碎了。

男人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看见令自己着迷的女人躺在别的男人怀里面。

男人最幸福的事情,别的男人最着迷的女人躺在自己的怀里面。

陆飞属于前一种悲剧男,张阳目前还没到后一种幸福男。

张阳的手在白婉晴那弹有力的腰部捏了一把,笑呵呵地说道:“陆大公子,我和我老婆先进去了啊…….阿嚏!”

张阳忽然故意打了一个喷嚏,那喷嚏就是照着陆飞打过去的。陆飞的心里面这股火更盛了起来,眼睛瞪圆了,冲着张阳怒喝道:“混蛋,你知道我是谁吗?”

“男人……!”

张阳淡淡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