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缘起 (同人,非正史剧情,慎入)

又一篇读者写的同人,有趣的是正文和后记不是一个作者,读来却有珠联璧合之感,与诸君共赏。——烟雨江南

【正文】作者:哥哥带你上坟

“诶,你叫什么名字?”

看着眼前这纯净无暇、不着凡尘的女孩,林熙棠微微偏了偏头,又转了回来。

“林熙棠。”

“我叫赵嫣然。”

女孩笑了起来,眼睛弯成了月牙,整个世界好像只剩下了她。

“嫣然!你在这干什么!咦?这小子是谁?”

远处传来的浑厚男声将林熙棠拉回了现实,四周依然是乱石、枯树、一望无际的荒凉。路的前方,一个魁梧的青年正回望着转身而来。

“没事,哥哥,我只是好奇!”少女俏皮的向林熙棠吐了吐舌头,转身向那青年跑去。

“下次再来找你玩。”

黄昏的余晖下,少女与青年的背影拉长,逐渐远去。

林熙棠默然无语,停滞片刻,也迈出的脚步。

少年走过的道畔,一座血红的石雕。雕的是无数来自地狱的怨鬼,它们彼此纠缠在一起,蜿蜒向上,托起一道河流。

是以黄泉之名。

***********************

“你就是林熙棠?”

一群少年围住了他。

“小白脸,听清楚,以后离嫣然小姐远一点。不然的话,有些时候,失手是很正常也没办法的事情。”领头的少年脸上透着与年龄极为不符的狠辣,一指一指用力的点着林熙棠的肩头,肩头传来的剧痛却并未让林熙棠稍变脸色。

“臭骨头这么硬!”看到这一幕,领头少年心中燃起了一股无名的火,起手便是一拳,他已经在想象聆听骨骼碎裂的快感,还有皮青脸肿的贱民跪地求饶的享受。

这一拳却空了。

随即腹部传来的剧痛,瞬间麻痹了他的神经。

“何必等到以后。”

他感到头部又挨了一下重击,两眼一黑,昏了过去。

“好敏锐的直觉。”

看着楼下打成一团的少年们,两名教官背负着手,怡然自得的交谈着。

“天赋的确够惊人的,每一次攻击都能抓住人体最脆弱的地方,而无法躲开的攻击,就用最小的代价去承受,申屠,看来他在你的课上应该是佼佼者啊。”

“嘿嘿,的确如此,他要有心,下面这群废物估计要废一半。”

“该下去让他们停手了,那群废物死了没关系,林熙棠出事可就亏大了。”

“咦?那不是张伯谦吗?他也要来掺合一手?”

看到那拐角处走来的少年,孙倪收回了已迈出的步伐。

“你们,在打架?”

讥讽的声音传来,少年们浑身一抖,不自觉的放慢了手中的动作。

两边分开,才发现,鼻青脸肿、浑身脚印的林熙棠,身边已经倒了七八人。而场上站着的,也不过十来个。

张伯谦有些意外的看了看林熙棠,随即转移视线。

“二十个打一个,还是个连一级战兵都不是的人,居然给人放倒了一半?你们真是够能耐的啊。”

“张伯谦,这是我们和他之间的事,你管的也太多了吧!”

人群中,一个声音不满道。

“嗯?”

“本来就是!你虽然厉害,但不能不讲道理吧。”

那声音的主人本能的感觉有点不妥,本应放出的狠话打了个弯变成了稍加硬气的示弱。

可惜,这似乎没能给他丝毫帮助。

用力的踩了踩脚下的少年,张伯谦冷然一笑:“我当然讲道理,就凭你敢直呼我的名讳。这一脚也不得不踩。”

“有点意思啊小鬼。”

张伯谦饶有兴趣的看着林熙棠,丝毫不觉得把和他同龄的林熙棠叫做小鬼有什么不妥。

林熙棠站直了身子,没有说话。

“放心吧,以后我罩你了!天王老子来了我也一拳打灭!”

张伯谦大言不惭的夸下海口。

谁也不知道。为了这句话,张伯谦走了多远,又守了多久。

***********************

“林熙棠,为什么我们要去杀那些血族啊,他们不也有灵魂吗?”

浮空艇上,赵嫣然歪着脑袋问林熙棠。

“不杀他们怎么有成绩,怎么证明老子天下第一?”

旁边的张伯谦理所当然的答道。

“没为什么,立场不同而已。”

本已习惯林熙棠的沉默,却意外的听到他认真的回答。

“诶,你小子说话有点道理。”

***********************

丛林里,林熙棠独自潜行着。

现在该干什么?他想了想,还是决定先找到赵嫣然。

这样似乎会心安一点。

他的脑海开始计算,人员投放顺序,风向,时间,行进距离,不过片刻,他选定了一个方向,悄然行去。

到了预计的位置,果然看到赵嫣然正施施然的在小道上走着。周遭鸟语花香,一派祥和。

林熙棠默然无语,这是在历练吗?这是期末考吗?眼尖的他看到少女前方一个血族正在潜伏,忽然的便倒了下去,随后一颗獠牙平地而起,上面的血丝忽的便蒸发干净,然后刺啦一声,掉到了少女的正前方。

少女正在闲逛,看到了獠牙,欢快的跑了过去,捡起獠牙,然后从腰间取出哨子,用力的吹响。

不过数秒,一个人影便出现在赵嫣然面前,将眉开眼笑的她带离了考场。

此番岁考,张伯谦七进七出,从岛前打到岛后,尽屠血族,得以位列第一。而林熙棠,不过中游尔尔。

次年初,张伯谦连破两重节点,承三十五重原力潮汐,以三级战兵,兵王之躯傲然离去。

此际年方十余。

而林熙棠,则于次年末,晋升二级战兵,从容毕业。

***********************

“下一位,林熙棠。”

林熙棠向着裁判点了点头,走上了格斗台。

片刻后,他走了下来,台上躺着三个人,昏迷不醒,生死不知。

离考场不远处的一处会议室里,一个男人悠然的坐在主席位上,而本应坐在这个位置的将军,正低着头,一言不发的站在他的身后。

“这小子有点意思,去把他的资料拿来。”

将军恭敬的应了一声,朝后挥了挥手,副官便飞奔而去。

片刻后,副官拿了一叠厚厚的资料进来。

“林熙棠?”男人觉得这名字似乎有点熟,随即看到下方黄泉二字,便忽的释然。

“原来是然儿的朋友,这倒是有点意思。”

同年末,林熙棠官至少校。

***********************

“团长!我们被叛军包围了!”

“这群该死的狗/养的!老子在前线拼死拼活,他们在背后搞幺蛾子也就算了,现在居然还敢包围我们!大了他们的狗胆!兄弟们!带上家伙,随我突围!大不了拼个玉石俱焚!”

一脸络腮胡子的红蝎团长暴跳如雷,抄起身后的血色原力刀便要冲出去。这时,一只手拦下了他。

“团长,让我去跟他们谈谈。”平静的声音却有着不容置疑的力量。

“你?”暴怒下的团长身上所蕴含的力道,也不是普通的八级战兵能轻易拦下的。

“林熙棠,我便给你这次机会,去吧。”

三日后,林熙棠安然回来,叛军也撤了兵。

没人知道他们谈了什么,去干了什么。也没人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

此年末,林熙棠突破战将,修大衍天机诀。

***********************

“林熙棠,嫣然在永夜大陆失踪了,我已尽起精锐寻之,望速至。”

信中的字苍劲有力,霸道绝伦,署名正是张伯谦。

林熙棠又读了一遍手中的信,心下默然。

“来人,备最快的飞艇,去永夜大陆。”

赵嫣然天赋秉异,虽并未多过修炼,进境却堪与张帅比肩,这样的实力,身边又有家族长辈暗中相随,如若不是自愿,怕是只有神将及上,方能让其消失得无声无息。以林熙棠之力前去,怕也是飞蛾扑火,自取灭亡。

然或人之一世,不应为之,也应为之。

及至永夜。

“这是嫣然最后出现的地方。”

黑流城城墙上,张伯谦与林熙棠并肩而立。

林熙棠闭着眼睛,似已神游,然而身遭却起风浪。

呼的一声,万籁俱寂,整个世间似乎停顿了一下。

“他在那。”

林熙棠伸手指了一个方向。

张伯谦大喜,转身正要说些什么。却忽的愣住了。

林熙棠在那好端端的站着,依然是一脸平静。

只是满头黑发已成雪。

***********************

“熙棠哥哥!你怎么来了!”少女惊喜的喊了出来。

十年过去,少女还是当初那般模样,连笑容也不曾改变。

夕阳下那如月的笑容。

林熙棠看着她,悲伤不可抑制的涌出,却不曾浮于表面。

她身边的男人,也微笑的向他颔首。

男人像个普通人一样,似乎没有丝毫原力,充其量不过是个风度翩翩,斯文有礼的贵公子。然而,林熙棠决计不会相信,一个普通人,能让命运反噬到他一瞬华发。

“你是谁?”张伯谦语气不善的问道。

“吾名安度亚。”

***********************

“熙棠哥哥!你快去阻止他们啊!”望着天空两个不时碰撞在一起的原力潮汐,赵嫣然无比焦急的朝林熙棠喊着。

林熙棠也望着天空,张伯谦的黎明原力暴烈如火,打得虚空规则都阵阵扭曲,安度亚只为守势,挥手间不带丝毫烟火之气,竟无黑暗与黎明之分,似是一片虚无,然却将张伯谦的攻击尽数拦下,且似乎游刃有余。

张伯谦已近神将,一身修为通天彻地,便是在整个帝国,亦是数得上号的人物,如此看来,这安度亚的实力必是神将之上,而在整个帝国史记载中,用得起安度亚这个名号的,只有传说中失踪已久的黑翼君王。

君王之境,何乎浩哉?

然而眼前这男子,却似并未有那等毁天灭地之能,这也让林熙棠困扰不已。

但是这一切还重要吗?

林熙棠看了看眼前焦急的女子,一种无力感突地传遍了全身上下。

张伯谦借此一战封神,成功突破神将,位列帅位,此际张帅一名,方实至名归。

然此间之事,帝国却语焉不详,知情者均闭口不言,似已遗忘。

***********************

西陆赵府。

林熙棠看着眼前的女子,她眼中一片安详,说话间总是无意的抚摸着自己的肚子,一脸的幸福与期盼。

每次见到她这副模样,林熙棠都会感到一阵刺痛,那是来自灵魂深处的悲伤与彷徨。

“他呀,说了好多我都没听过的故事,那些史书上的传奇人物,在他眼里好像都是小孩子。他还说他早就去了其他地方,现在的他是他怕自己在无尽虚空中死去而创造的分身。因为看到了我,才从沉睡中醒来。他还说他要从虚空深处回来找我,让我拥有完整的他......”

赵嫣然喋喋不休的说着,林熙棠静静的听着。听着他和她的故事。

***********************

天生异象,白夜如昼。

无尽的黎明与黑暗原力从天外涌来,汇集到西陆赵府,如同一场狂烈的原力风暴。处于风暴中央的赵府,却仿佛无比平静,然而身处其中,却是丝毫不能动弹,仿佛失去了重力一般。

不知过了多久,一切才慢慢平静。

林熙棠推门而入,看到的是她充满疲倦与幸福的脸。

与她怀里的两个孩子。

***********************

“你就是林熙棠?”

“是的,陛下。”林熙棠看着王座上的男人,平静的说道。

“这事你早就知道了。”

“是的,陛下。”

“朕的未婚妻跟别人生了孩子,朕居然现在才知道,你说可笑不可笑。”男人的声音回荡在大殿里,深冷无比,毫无笑意。

林熙棠没有回答。

“听说还是龙凤胎,还天赋奇高?!什么黎明根骨血族晶核,血族根骨黎明结晶,天王大道一片坦途?”男人的声音已经开始狂乱,狂暴的原力在殿里席卷,一切事物都开始破碎毁灭。

忽的,一切都静了下来。

除了男人的王座,和林熙棠脚下的黑晶石砖,一切都幻灭如烟。

“他们应该死得其所。”王座上的男人平静的说道。

“如你所愿,陛下。”

***********************

“陛下,曼殊沙华似乎找到主人。”

“哦?这是件喜事啊,是谁?”

“赵家赵若曦。”

书房的桌子突然化为飞灰。

“林熙棠,你好手段。”

“微臣不敢,微臣只忠于陛下。”

“呵呵,三大门阀,七大世家齐谏,你倒是满拼的啊。”

“陛下,微臣愿化为陛下手中利剑,为陛下扫平天下。只盼陛下留嫣然一命。”

长久的沉默。

“你是如何让曼殊沙华认赵若曦为主的。”

皇帝的声音再次打破寂静。

“大衍天机,取那一线生机,那赵若曦只有这一条生途,而千夜,却有我亦看不清的未来。”

***********************

“传陛下旨意,听闻赵嫣然因故原力尽失,恐难继帝后之位。帝心甚憾,然帝有仁德之心,即宣赵嫣然进京,于蓬莱仙境静养。“

“臣妾接旨。”

赵嫣然平静的接过圣旨,她看着林熙棠,突然问道:“千夜能活下来吗?”

“那是他的未来,我看不到的未来。”

全文完

【后记】作者:帝国双璧林熙棠

初识他的时候,我不知道他是皇四子,那位最不可能得到帝位,却最终带上冠冕的至尊。他是我惟一忠诚的陛下,即使风刀霜刃,身败名裂,我也会实现他的意志。

初识她的时候,我不知道她是未来皇子妃,那位本应是帝王元后,如今却隐没在所有人视野之外,成为传说的女子。她是我不应为也终为之的劫。

初识他的时候,我不知道……他一直站在我触手可及的距离,永远在前方半步之遥。他给了我一个承诺,只是他不知道,诺言,束缚的不仅仅是誓者。

他问我,为何在星月齐辉之境止步不前。

因为,我是应誓者,只要这个诺言还存在,我又怎能破碎虚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