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章二 燃火的青春

拾荒者突然讪讪地笑了几声,把火枪收了起来,然后掏出几个铜子放在吧台上,推到年轻人面前,说:“呵呵,我只是开个玩笑!玩笑而已!我身上就这些了,你看着随便给我点什么,只要能够让我把自己灌醉就行!”

酒吧里忽然又有了生气,许多酒客遗憾地叹着气,觉得没能看到一场好戏。

拾荒者中最强壮凶猛的龅牙六哈哈大笑,说:“刀疤冯,我早就说过,就凭你这点德性也想找事?!”

“是啊,一看就是个新来的。”

“妈的,这家伙还挺聪明的!可惜没看成好戏。这里已经好久没出人命了,唉!”

“哦,敢在千夜面前找事的家伙都已经死光了吧?”

酒客们议论纷纷。既然没有好戏可看,他们的话题很快就转到了女人和吹嘘自己的本事上。

吧台后的千夜仍然是面容平静无波,收起刀疤冯那几枚铜子,然后兑了一大杯烈酒,连同之前的调酒,用一个大得离谱的盘子托着,送到了拾荒者的桌子上。

等千夜回到吧台,刀疤冯心有余悸地向吧台处看了一眼,压低了声音说:“这小子是什么来头?我就是面对狼人和血奴时也没有......没有这么害怕过!”

“他叫千夜,是半年前搬到灯塔镇的,来了之后就开了这间酒吧,并且一直开到现在,你明白了吗?”拾荒者中的老人悠悠地说,又补了一句:“当然,他这里的酒是真的不错。”

刀疤冯一脸恍然。

能够在这种每天都会见血的地方安安稳稳地开上半年酒吧,肯定没有一个简单人物。

力量可不是光看外表的。听说那些纯血的血族外表个个都是弱不经风,但他们才是真正的魔鬼,据说一根手指就可以捻死一打的帝国远征军!而帝国远征军里随便出来哪位大爷,哪怕是烧火做饭的,也能干掉几十个他们这样的拾荒者。

吧台后,千夜一动不动,又站得像个雕像,也不知道在发呆还是在沉思。这是他标志性的动作,没有需要他干活的时候,千夜就会变成酒吧*的一部分。

在吧台下面的抽屉中,放着一把柯尔大口径手枪。这把沉重的大家伙做工精良,设计经典,能够填装七颗子弹,是帝国军工巨头黑石重工的出品,被称为火药手枪中的小钢炮,威力根本不是拾荒者的老式火枪能够相提并论的。

在曼殊沙华刚开张的头几天里,这把柯尔曾经轰碎过六个家伙的脑袋,然后就没有什么人再敢来找事了,至少镇上的人不敢。

酒吧里的声浪越来越大,酒客们的动作也越来越大,不时响起女人愤怒的尖叫。

但是只要把几个铜子塞进她们的胸衣,这些女人就会反嗔为喜,再加上几个铜子,她们就会扭动有力的腰肢,坐到男人们的大腿上,让他们随意摸个够。至于更进一步的,就看双方的意愿和价格了。

曼珠沙华有客房,不过用的次数并不多,开房是件非常奢侈的事。能够在草地里解决的事,干嘛要去房间里?这是大多数拾荒人的想法。

千夜淡漠地看着,所有的一切好象距离他非常遥远。

这些女人都和他没有关系,只是借了这块地方招揽生意而已。有了她们在,客人们也会喝得更加尽兴,一个个就像发情的公猪。

已经有个拾荒者抱了女人迫不及待地从侧门冲了出去。门还没有关上,就有重物坠在地上的声音响起,然后是男人的喘息和女人夸张的尖叫。

刚刚回到城里的拾荒者腰包里都有点钱,朝不保夕的生活又让他们比镇民们出手更加大方,所以更受女人们的欢迎。当然,是在他们口袋里还有铜子的时候。

酒吧内的气氛一下就被点燃了。

千夜开始变得忙碌,点酒的要求一个接一个飞来。但是他的动作娴熟稳定,一杯杯烈酒就象在流水线上生产出来,所有的要求都严格按照先后顺序满足,没有错误,也没有遗漏,精密得好象一架机器。

这时又走进来一个女人,她穿着短夹克,里面是一件黑色紧身胸衣,束缚着饱满的胸部,下身则穿了一件冒险者中常见的帆布长裤,把纤细但有力的细腰小腹全都裸露出来。她的小腹上纹着一只黑蝎,给富有青春活力的肉体增添了野性的诱惑。

要说她和酒吧里其他女人最大的不同,就是仿佛下一刻就会飞扬起来的青春,每一寸地方都充满了雨后青草的新鲜味道。另外,她的唇红如烈火,在这昏暗淫靡的地方,就是一抹最闪光的亮色。

她一走进酒吧,立刻就成为男人目光的焦点。

“小妞!多少钱睡一晚?”一个刚到灯塔镇的拾荒者叫道。

“一个帝国银币。”女人的回答和拾荒者的问话一样直接,径自走到吧台前坐下。

这个价格让几名新来的拾荒者脸色一变,那可是帝国银币!他们要在荒野上游荡两个月,才能赚回来一个帝国银币。

不过女人全身上下都透着青春和野性的气息,好象每一寸肌肤都在发光,让男人们心里就象燃着火。从她走进来,酒吧里别的女人和她一比,立刻变得如同掉毛的老母鸡。

“难道你下面是原能合金做的?”有人开始不满。但是随即就被身边朋友拉住。

“那是敏儿,很够劲,但是刺也很多!没事别惹她!”那位朋友低声说。

敏儿敲了敲吧台,说:“随便来杯什么,只要够刺激就行。”

千夜沉默地调好了一大杯酒,然后摸出一个贴身的钢制小壶,在酒杯中滴了一滴什么,才把酒推到了敏儿的面前。酒客们贪婪的目光立刻分了一大半到敏儿面前的那杯酒上。

那把钢制小壶就是酒吧的招牌配方,谁也不知道里面究竟装的是什么。但是哪怕是最劣等的酒,只要加了一滴里面的东西,就会变得酒香扑鼻,喝下一小口就能让人忘掉所有的烦恼。

敏儿不管点什么,每次都能够得到一滴,这算是她独有的优待。

她好象并不满足,又伸出手,问:“有烟吗?要特殊的那种。”

千夜又从吧台下摸出一根手制的卷烟,上面画着一根醒目的红线。

敏儿一把抢过来,点燃,深深地吸了一口,然后屏住了呼吸。许久许久,直到她坚持不住,才喷出一口带着特殊香气的烟雾,脸上立刻泛起一层不正常的嫣红。

酒吧里许多人都伸长了脖子,用力吸着散溢的烟雾。

这根烟很短,她只抽了三口,就燃到了尽头。

敏儿有些遗憾地看着熄灭的烟蒂,说:“再来一根!”

但千夜却没有动:“每三天只能抽一根,否则你会死得很快。”

“反正我也活够了!”敏儿有些自暴自弃地说。可是不管她怎么说,都没有得到第二根特殊的烟,而千夜到后面已经根本不搭理她的话了。

敏儿的目光挪到了千夜的脸上,忽然似笑非笑地说:“小夜,你知道吗,我好几次都很想把你的脸给抓花了!我不喜欢看到比我还漂亮的东西!”

千夜嘴角只是牵动了一下,就算是笑过了。

敏儿投降似地举起了手,然后盯着千夜,说:“好吧,我不要烟了。那这顿你请客?”

千夜却对她充满期待的目光毫无反应,因为请客这句话还意味着其它的东西。在这个只有利益交换没有交情一说的遗弃之地,从来没有真正免费的东西,千夜请了这一顿,她就会付出自己的身体作为回报。

见千夜全无反应,敏儿懊恼地砸了下吧台,然后提高了声音说:“今晚谁愿意替我付帐?”

许多人都不由自主地咽着口水,火辣贪婪的目光不断在敏儿身上游走,但是却没有人应声。一个帝国银币!除非他们是真疯了,才会把这笔大钱花在一个女人身上。

终于,一个身高足有两米的独眼大汉走了过来,舔了舔嘴唇,把一枚帝国银币重重地拍在吧台上,吼道:“我来!”

敏儿哼了一声,说:“我说过,我不喜欢你。你不行!”

独眼大汉却没有发作,只是嘿嘿笑了几声,又回到座位。

敏儿把他的银币一弹,就划出一道弧线落向他的脑袋,独眼大汉一把抓住银币,叫道:“你早晚会喜欢我的!”

“下辈子吧!”敏儿高声回道。

敏儿掏出几十个铜子,拍在吧台上,然后伸手一扫,那堆铜子就排成一排飞起来,长了眼睛似的一一落入千夜衬衣的口袋。她这手玩得很漂亮,顿时激起了一片喝彩声。

如果把铜板换成飞刀呢?

之前那些想和她睡觉的拾荒者缩了缩脑袋,这女人果然是个辣手货。

“要一个房间!”敏儿说。

“第三间空着。”千夜递过来一把钥匙,而他的话一向很少。

敏儿用纤长手指挑着钥匙圈,让它飞旋着,然后用热得可以把人烧焦的目光盯着千夜,似笑非笑地说:“我晚上不锁门,有胆子你就进来!”

“但我会锁门的。”千夜回答。

敏儿嘴里吐出一个脏字,然后懊恼地砸了下吧台。但是她一拳落下,酒吧却整个都震动了一下!

酒吧里的人纷纷抬头茫然看着周围,千夜的眼中则有隐约的光芒一闪,随即又恢复了正常。

外面突然响起了秃头警长异常惊恐的喊声:“稍等!我这就开门!这就开门!”

警长话音未落,外面忽然传来惊天动地的爆炸声,气浪和冲击波呼啸而来,把曼殊沙华的窗户全部震碎。飞溅的碎玻璃掉到了不少人头上,还有些不幸运的家伙被割伤了,可是却没有人抱怨,人们都惊恐地望着外面。

小镇中响起沉重的脚步声,那是军靴踏地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