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神怒

第八十三章,外门宗法长老

“参见宗法长老。”

这位老者的出现,立刻引得周围围观的人群一阵整齐而轰隆般的拜谒声音,见到周围人对这位老者如此恭敬,秦风也只得抱了抱拳,说道。

“参见宗法长老。”

“你是新来的,看着面孔真是生得很呢!”老者背负着双手,一身白色的锦袍,锦袍纹着天蓝色的奇异纹路,从材质上看,质地相当不错,穿在老者身上,彰显出他在这个外门超然的地位。

“是。来外门三日了。”秦风如实说道。

“老夫并不关心这些,老夫只想知道,你二人因何私斗,想打架,可以去外面的比武台上一决高下,这里是柴房,若是会毁坏这些每日上交的上昆紫荆木,你二人吃罪的起么?宗法长老厉喝道。

全场鸦雀无声,所有人都低着头听着这位宗法长老发威,这位宗法长老在外门可谓是一言九鼎。毕竟这外门中的弟子不过是一群实力渣的不能再渣的初学者,偶尔有一些天赋稍好一些的弟子冒出头来,但是也比不上宗派里面悉心培养的杰出弟子。

这样一来,这位宗法长老自然也是受不到什么过多的关注,被派到这里来,从某种意义上讲,也就是一场放逐。所以这个宗法长老可能是因为心情不佳,从来没有给过任何人好脸色看,这也导致,所有弟子都很畏惧这位宗法长老。

“冷戚,将事情始末悉数讲与老夫,若是有半点虚假,老夫定不会轻饶你!”

“宗法长老,我是见到这个新人的功夫不错,有些手痒,就忍不住切磋一下。您放心,只是普通的一时性起切磋武艺,连武学都没有施展,绝对不会出什么事的!”

被宗法长老点名出来解释,冷气也不得不硬着头皮随便找出个借口,将这件事推诿过去。毕竟自己是被牵连进去了,起因还是李青和清风这两人中间的争执,而秦风这个家伙竟然还把上昆紫荆木拿来做赌注。这样一来,凡是被这件事牵扯在内的人,都不敢把真相说出来,宗法长老不会轻饶了秦风,但是同样也不会饶了自己。

冷戚之所以这么说,其实是想要把这件事,大事化小小事化无,你自己说的同样是事实,自己和秦风的交手,双方都没有尽全力。自己这么一说,同样也是为了警告秦风,虽然刚才你占了上风,哥吃了你不小的亏,但是哥还没有尽全力,要是到了真正的决胜负的时候,用上武学,哥虐你十回不成问题!

秦风自然也是看出了冷戚这点小心思,心里不免撇了撇嘴,你丫的没尽全力,我就尽全力了吗?别看你冷戚聚灵第十二重的实力,真打起来,谁胜谁负还另说呢。

“哼,既然你不愿说出实情,冷戚,那你便去聚灵塔五层面壁三月吧!”

见到冷戚不肯说实话,宗法长老冷哼一声,把冷戚贬到聚灵塔面壁去。聚灵塔是外门弟子专门修炼用的,一共十层,通常来说,这里的弟子因为实力不够的原因,只能进入前三层进行修炼。而那第五层对于聚灵境界的人来说,到了那里去,雄浑的天地灵气会压得你喘不过起来,根本没有办法进行修炼。把他贬谪到聚灵塔第五层,说是惩处,一点不过分。

“长老,我...”

一听到自己要被派到聚灵塔第五层那里去,冷戚吓得冷汗都冒出来了,到了那里吃点苦头并让人害怕,可问题是时间是三个月啊!下个月,就到了宗派正式弟子选拔赛了,如果自己闭关三个月,那还怎么进入宗派啊?可以进东青玄宗,谁愿意呆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如果这里真是什么好地方的话,你丫的也不会整天摆着副臭脸。

“宗法长老,弟子只是与这位新人争抢一颗寒玉,一言不合,才会打了起来。至于他和黎青之间有什么恩怨?弟子着实不知。”

死道友不死贫道这道理冷戚还是懂的,面对着关乎自己未来命运的大事,冷戚还是毅然决然的,把秦风、黎青两个人给卖了。

“恩?黎青,竟然还牵扯到了你,速速招来。如果有一句假话的话,那么刚才对冷戚的处罚,便会轮到你的头上,想好了再说。”

黎青低着头,眼睛转了转,沉思片刻,这才开口说道:“弟子与这新人打赌,入室弟子比武输了,那么便给他一块寒玉,若是他输掉,就...”

“就什么?说!”

“就将这一千根劈好的上昆紫荆木送给弟子,弟子一时猪油蒙心,见财眼开,还望宗法长老恕罪!”说完,黎青头低的更深,几乎磕在了地上。

“混帐!宗派之物,竟被尔等拿来赌拳?竟然还有一千根之多,看来是平日里,你们不知道要拿了多少?”

“宗法长老,这新人,他还...”黎青的话欲言又止,但越是这样,盛怒之下的宗法长老就越是想要知道。

“还什么?说,今天把你知道的都给我讲出来,敢有一丝遗漏,老夫把你扔到江里喂王八!”

“他与弟子比武前,还擅自挪用几根上昆紫荆木给与他一同劈柴的江忽悠,至于所谓何事...弟子也是不知。”

秦风冷冷的看着在那里声色并茂编故事的黎青诉说着一切,自己没有打断他,反而是看向黎青的眼神,戏谑之色越来越浓,就如同在看一个小丑,在那里表演。

秦风知道,无论到了哪里,都会有着一个又一个的小圈子,刚刚进入这个圈子的人,都会被这个圈子里的人所排斥。那位宗法长老明明知道这两场打斗都牵扯到了自己,却没有看自己一眼,问自己一句,反而是相信黎青那无法自圆其说的解释。

即便自己所说的是事实,人家根本不相信,也不愿意相信,嘚啵嘚啵的说了那么多,在对方眼里,不过是放个屁而已。如此一来,还费那么多口舌干什么?

目光扫视了周围一圈,黎青一方的人,幸灾乐祸。而自己身旁的江湖,也因为黎青说道自己贿赂他,而吓得浑身发抖连话都说不出来。其他人,更是冷眼旁观,怎么会愿意掺合进来?

“新人,他们所说的,你还有什么疑问么?”

“既然宗法长老相信他说的,又何必来问我,直接处置了在下便是。”秦风冲着宗法长老拱了拱手,平淡的说道。

“天啊,这个新人什么来头?挑了两个老人不说,竟然连宗法长老都不放在眼里。”

“敢这么跟宗法长老说话,别说是他,就连铁手、金枪都不敢这么顶撞宗法长老。”

“谁说不是,这新人胆子也太大了。”

“竖子,放肆!”

“难道宗法长老就不想知道,这位师兄所说的,可否有所疏漏?”

“不管因何缘由,擅自动用宗派之物,理应受到惩处。念在你是新人的份上,罚你去聚灵塔五层面壁三日,以示惩戒。”

“外门宗法长老,阁下如此处置,难服人心啊!”

“既然你这新人这么有活力,那便五日好了,如有不服,你告到长老会去!”

“江湖,虽然你没有参加打斗,但你私下收了秦风的贿赂,罚你去聚灵塔四层面壁三日。黎青,冷戚,参与私斗,罚你二人在这里砍柴三日,每人每日上交两千根上昆紫荆木,若要推延,两罪并罚!好了,都散了吧!准备参加一周以后的狩猎活动!老夫置下话来,若是还有人敢私下里打斗,绝不轻饶!”

判决完毕,宗法长老一甩袖袍,转身离开。而周围围观的人也零零散散的走开了,这种事他们见的太多了,并不会感到稀奇,若是突然有一天公平处理了,他们反倒觉得奇怪了。

“对不起!秦风,因为帮我让你吃苦头了,宗法长老处事不公,还是包庇了他们两个。”

“没事,今日之事我先记下了,外门宗法长老,小爷我迟早要让他长长记性!江湖,这寒玉你收着,起码咱们把它抢回来了。”

江湖摇了摇头,把这这块寒玉推了回去,说道:“这块玉本身也不值什么钱?我要它也没什么用,送给你留个纪念吧!”

“对了,那个什么聚灵塔,到底是什么东西?我见到了他们冷戚两个听到这个词的时候,吓得脸都发白了。”

“这聚灵塔,是咱们外门弟子修炼用的,当然啦!每个月宗派内的正式弟子,都会来这里修炼三日,这聚灵塔一共分十层,通灵实力的弟子,只能在前三层修炼,一旦层数超过三层,那么便会受不了雄浑的能量威压,而备受痛苦,所以平日里,三层以上的地方,都被用来惩罚弟子之用。”

“而到目前为止,还从来没有人登上那第十层,百年来,也只有一个弟子登上过第九层。”

“不会是妤萱吧?”

“要叫妤萱师姐,你要是再直呼妤萱师姐的名字,小心俺跟你翻脸...怎么了?你不会连妤萱师姐都认识吧?”

“不认识。”秦风寒着脸说道,“你直说吧,第五层都是什么境界的弟子修炼的场所?”

“通灵第五重。”

“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