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神怒

第八十一章,乱叫的狗打疼了才会安静(第一更)

“那么,还请师兄,现在便派人将那寒玉取来,以示公正,我可以在这里等一会儿。”秦风笑了笑,说道。

黎青眉头微皱,对秦风这话中的语气到是不是很满意:“怎么?还怕我骗你不成。”

“那倒不是,只是师兄这赌注尚未出现,让在下实在难以相信师兄的诚意。”

“不必派人去,这寒玉我随身带着呢。”黎青从怀中拿出一块碧绿色的寒玉,扔在一旁的石桌之上,说道。

“秦风,你再好好考虑考虑,这事轻率不得,赢了啥都好说,输了的话,你怎么跟外门长老解释啊?”江湖开口劝道。

“喜欢乱叫的狗,只有把它打疼了,它才会有记性,才不敢再乱叫。如果一味的忍让妥协,那么他就会得寸进尺,贪欲,是永远没法满足。你说过,在这外门活着最重要的是情报消息,但是我告诉你,江湖,想要别人的尊重,唯实力一途,即便你手眼通天,他们也不会真的尊重你。”

“好,如果真出了什么问题?俺跟你一起扛着!”江湖咬咬牙,挺身而出,说道。

“有你这一句话就足够了!”秦风拍了拍江湖的肩膀,说道,“放心,一会儿你就会发现,这个家伙不过如此!”

“你们说够了,说够了那便开始吧,小爷我的时间可有限的!”

周围人给他们二人腾出一个足够宽阔的空间,黎青做好准备,见到江湖和秦风还在说话,开口催促道。

“既然师兄等不及了,那边开始吧!”秦风走到那宽阔的场地,晃了晃肩膀,说道。

“新来的,你可知道每年有多少人如你一般干了同样的傻事?”

“不知道,也没兴趣知道?”

“呦,还挺狂啊!真不知道你这新人哪来的这么大自信。”

“师兄还真是聒噪,难不成以前你们虐待新人,都是靠嘴皮子吗?”

“牙尖嘴利。就让我这个师兄,好好教教你怎么做人。”

“哼,教我怎么做人?你还不够资格!”

黎青首先出招,右脚猛踏地面,冲着秦风爆冲过去,右拳紧握,拳头上面涌现着青光,直奔秦风面们袭来。

秦风手臂一动,衣袖一卷,一股黑芒充斥其中。随着清风手臂挥舞,卷起来的衣袖,便如同一道长鞭,狠抽在黎青奔袭过来的拳头上面。

“叮!”

轻微碰撞后,黎青被震得连连后退,约么退了十余步方才停了下来。黎青用衣袖遮掩住了不断颤抖的右手,灵气涌入右手,这才将手臂上的剧痛感缓缓驱散。

而就在自己体内的灵气涌入手臂的时候,被秦风衣袖一记鞭打后,一团微弱的黑气随着那股反震的劲道传入自己右手上面。在自己运转灵气打算驱逐这股劲道的时候,那团微弱的黑气便开始诡异的侵蚀起自己体内的灵气,而随着吞噬的量越来越多,这团黑气也开始变得愈发恐怖。

“该死的,这是什么鬼东西?”黎青在心里怒骂道。

骂归骂,那还是极速运转自己体内的灵气,以数倍于先前能量的灵气,强行将那团黑气驱逐出自己的体内。

看着面前的黎青脸上涌现的一阵阴晴圆缺表情,秦风在心里偷笑,通过吞噬炼化自己体内的那股阴寒之气,自己体内的暗元素灵气可是变得愈发强悍。

这种强悍,并没有表现在攻击力上面,而是表现在吞噬的能力上面。只要在战斗中,将这股灵气通过暗劲打进对方体内,那么,这种经过阴寒之气锤炼过的暗元素灵气,便会在对方体内大肆吞噬能量,从而产生破坏。若是不及时驱散,那么长期吞噬累积起来的暗元素灵气,其威力决不可小觑。

虽然目前为止,自己对于这股力量的运用,还是有些生疏,没有达到收放自如、打进对方体内无声无息的地步,但是碰上黎青这个,实力比自己还低上一重的家伙,还是颇为有效的。

“看来我一直小瞧了你,作为新人,有这么强的实力,还真是非常少见。”黎青握了握右拳,等到上面没有任何不舒服的感觉,这才缓缓开口说道。

“休息够了?”

“...”

“既然休息够了,那就接招吧!”

秦风身形一晃,连续数道虚幻的黑影在黎青面前闪烁起来,让人眼花缭乱。

黎青神色戒备,丝毫不敢放松,聚精会神的过滤了每一个黑影,希望从这些黑影中间找到秦风的本体。

突然,在右后方大约三米的距离,黎青看到了一道凝实的身影。极速运转全身的灵气,汇集到右拳之上,而后,夹杂着破空声,朝着黑影挥去。

“咚!”

黑影脸上一阵错愕的表情,在对方的攻击之下,甚至没有丝毫的闪躲,而后,在黎青戏谑的笑容下,被狠狠的击中。

“咻!”

当黎青的拳头攻击到黑影胸前之际,一种无力感带着丝丝冰凉的寒意,涌上心头,让黎青脸上的笑容为之一顿。这满含着劲道的一拳,就如同打在棉花上一样,没有着落。而当黎青的拳头,穿透过黑影的身躯的时候,黎青心底骤然一紧。

“呼!”

就在黎青为面前虚幻的身影疑惑不已的时候,他的身后,蓦然出现秦风那消瘦的身影,衣带飘飘,沙沙作响。秦风半躬着身躯,拳头紧握,茫茫黑气在拳头上面萦绕。

“喝!”

随着少年的一声厉喝,弥漫着黑气的拳头,狠狠的砸在了黎青的后背上。而后,只听到一声脆响,黎青那壮硕的身躯,便如同一发炮弹,冲着人群爆射过去。

爆飞出去的黎青接连撞倒后几个人之后,这才停了下来,还未等他站起身,喉中一抹甘甜,猛地喷出。

“黎青师兄,你输了,那么这寒玉,我便却之不恭了。”

说完,秦风便走到了石桌前面,正打算将那寒玉收入囊中,但是就在这时,一股狂暴的吸力,赫然出现,将石桌上面的寒玉卷走。

“新人,这寒玉我也相中了,不知师弟可否忍痛割爱,把这寒玉让给在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