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神怒

第八十章,赌注赌约(第二更)

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只见零零散散的站着数道人影,而刚才的话,这是站在首位的那个人说出来的。

“黎青,你哪只眼睛看到俺偷东西了?证据呢?没有证据,你他娘说的话就是放屁!”面对着对手的挑衅,江湖连唬带骂的顶了回去。

“哟喝,你小子竟然长脾气了,怎么着,把你派过来砍柴,不愿意的咋的。”黎青冷峻如刀削般棱角分明的脸上带着戏谑的笑容,冷哼道。

“喂,那边穿黑衣服的小子,我看你面孔生的很,新来的?”

“嗯。”

“行了,你可以走了。”

“我的活还没干完呢?”

“你的活可以交给旁边那个人干,趁着小爷心情好,赶紧滚蛋。”黎青的耐心显然快要用光了,

江湖在这个时候也是转过头,跟秦风说道:“这里不关你的事,赶紧离开吧!他们的目标是俺,你离开的话他们是不会牵扯到你的。”

“呦,一向靠着坑蒙拐骗的江忽悠,今个大发善心了啊。小子,这江忽悠难得仗义一次,还让你碰上了,不容易啊!”黎青阴阳怪气儿的大笑起来,然后指着江湖,冲着秦风说道。

秦风没有理会黎青这帮人,而是冲着江湖问道:“你怎么惹到他们的?”

“几天前,俺从一个朋友那里买到了一颗寒玉,就让这家伙看上了,想要低价从俺这里买走,俺不干,这帮人就这么纠缠不休。”江湖咬牙切齿的说道。

“玉呢?”

“已经卖给他了。”

“那他们还找你麻烦!”

“黎青这家伙说俺卖的贵了,要俺把钱还给他,俺说让他先把寒玉还给俺,他不干,俺就知道这家伙绝对不抱什么好心思?”

“...”

这时,站在一旁的黎青有些没有耐心,开口打断了秦风与江湖的谈话。

“江忽悠,赶紧还钱,把钱还给小爷,这事就这么算了,否则的话,小爷今天要打得你在床上躺三个月。还钱还是挨揍,你自己选!”

“黎青,你把寒玉拿出来,咱们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否则的话你让俺怎么相信你的诚意?”江湖紧握着拳头,压抑着心中的怒火,说道。

“哎喂,还真不凑巧,那个寒玉让我让放在房间里了,你先把钱交了,回头我去把寒玉给你送过去。”

“妈的,欺人太甚,俺要是把钱给了你,等你把寒玉吐出来,比特么登天还难!”

就在江湖准备动手的时候,肩膀突然被人拍了拍,江湖转过头望去,正是秦风,只见后者微微摇头,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

“黎青师兄,反正大家都在这里,你可以派一个人去帮你把那寒玉取来,相信也是用不了多久的。今天时间很久,我相信江湖他以为你有耐心等待,既然江湖把诚意摆出来了,那么还请师兄,也应该拿出诚意才是。”秦风冲着黎青握拳,说道。

“操,这小子是哪来的楞头青,客套话听不出来怎么的?”

“就是就是,要我说哪用得着跟江忽悠费那么多话,直接上手把钱抢回来就是,弄这些虚的有什么用。”

“我看这小子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还不知道这外门是谁的天下?”

黎青戏谑的目光,仔细的打量着清风,一副病怏怏的样子,还想着为别人出头,每年都会有这么一个两个的新人刺头,想着通过挑战老人一鸣惊人,但是这些人,往往都会被揍的很惨。

“小子,你想替江忽悠出头?”

秦风微微摇头,说道:“交易原本便是你情我愿的事,既然师兄不喜欢的寒玉,换回来便是。如果师兄能够拿出寒玉,我相信江湖他也不敢不把那些钱拿出来。但是从其他几位师兄说的话来看,你们的诚意不是很大。”

黎青嘴角微微翘起,颇有些玩味地看着秦风,说道:“你说的没错,交易确实是你情我愿的事,但是你有你有没有听到过一句话,实力决定一切。因为这句话的出现,交易的双方,从一开始便不处于一个平衡点上,我已经给了你们足够的面子,如果你们不要,那便怪不得我等了。”

“黎青师兄,在下有个提议,不知师兄可否愿意听?”

“草,你算个什么东西?我们老大讲条件,活得不耐烦了!”

“老大,只要你发话,我先揍了这小子再说。”

黎青摆了摆手,示意身旁人的闭嘴,而后冲着秦风笑道:“但说无妨。”

“师兄可否看到我身旁的这些上昆紫荆木?”秦风指了指旁边这些劈好的木柴,说道。“算上江湖手中的七根,正好一千根,我便以这一千根上昆紫荆木做赌注,就赌你手上的寒玉,如何?”

“秦风,你疯了,擅自挪用上昆紫荆木可是大罪,如果只是偷拿几根,大家都心照不宣,不会在意,但这可是上千根呐,咱俩要是没法交上去足够的数量的上昆紫荆木,会被发现的!到了那时,你和俺都吃不了兜着走!”

秦风的话刚一出口,便遭到了江湖的极力反对,秦风为自己打抱不平,自己非常感激,但是如果因为这些上昆紫荆木出了问题,那么在场的这些人,谁都跑不了。

江湖转过头,冲着黎青喊道:“黎青,钱,俺还你,立刻给俺消失!”

黎青没有理会江湖,看着秦风的眼神中的玩味气息,愈发凝重:“小子,不过这个把我们都拉下水吗?你如意算盘打得可不怎么地啊!”

“不,我没有开玩笑,如果我输了,我把这一千根上昆紫荆木再劈好便是,即使没有按时完成任务,在下也会一人担下,绝不牵连到你们。”

“如何比法?”

“师兄与我单打独斗,输了交出寒玉,赢了,这些上昆紫荆木你拿走!”

“好,痛快,若是你这个新人,能够把我打败,那么那寒玉我便免费送给你。”黎青大笑道。

在他眼里,这一千根上昆紫荆木的价值,几十倍于那寒玉,值得一赌。更让他自信的是,面前这个瘦弱的少年,一副病殃殃的模样,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来看,也不过是聚灵五重左右,而自己呢,聚灵第八重,岂会败给这个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