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神怒

第七十三章,蜕变

当秦风与小妖两人风风火火的赶到凌焱等人所在的住所时候,变见到秦稷站在屋外,等待着秦风两人。

远远的望去,树下一位壮硕的中年人,冲着自己灿烂一笑。中年人缓缓走到秦风身边,大手在秦风肩膀上拍了拍,笑道:“不错,结实了,我就知道我秦稷的儿子不比人差。年比第一,给爹露脸啦!”

“爹,师姐现在情况如何?”见到秦稷,秦风也算有了主心骨,急忙问到。

秦稷微微摇头,说道:“虽然之前醒来过一次,但是不久前又再次昏迷不醒,殿主下令,任何人不得进入屋内。”

穆萨缓缓出线在这里,见到秦风风尘仆仆的样子,摆了摆手,示意后者不要着急,“稍安勿躁吧,不要吵到殿主。”

当秦风来到凌焱所住的屋子时,原本伫立在这里的硕大的木屋已然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一团熊熊烈焰。

炽热的火焰笼罩了周围的空间,甚至就连距离这里十余里之远,都可以感受的到在这股炽热的高温的炙烤下,周围空间的空气都变得有些燥热。

当秦风来到了这里,才发觉到,被那只紫红色的火凤凰围绕着的妤萱,一头乌黑亮丽的黑发,已经完全变成了紫金之色。从妤萱娇躯中隐隐散发出来的强烈威压让周围的一切都变得沉重起来,这里,除了凌焱,其他人皆是面色凝重,赤红一片,显然是被这股威压压迫的有些喘不过气来。

似乎是察觉到了秦风的到来,妤萱双目缓缓睁开的瞬间,那原本乌黑明媚的美眸,在这霎那却是被紫红之色所弥漫,就连那瞳孔之上,也是浮现出一道彩凤幻影。

那般眼神,无喜无悲,如一汪湖水,平静的湖面没有丝毫的波动。在这种眼神的注视下,就如同那漫天诸神,俯览着地面之上的芸芸众生一般,提不起一丝一毫的反抗。

秦风面色凝重的望着这种异变之中的妤萱,虽然即便是妤萱美眸中闪现出来的眼神并没有太强的陌生感。即便是如此,秦风依旧感觉到一种寒意笼罩在他的身上,妤萱的这种变化让他深感不安。虽然对于妤萱的改变,秦风已经有了一定的心理准备,但是妤萱的这种变化,让他略感不安。

虽说心中不安,但是秦风此时也不敢胡乱阻拦什么,他不知道妤萱体内究竟发生了什么变化,但直觉上一旦这种蜕变一旦被阻拦,恐怕会对妤萱造成很严重的伤害。

所以,在这个时候,自己能够做的,也就只有像这样安安静静的看着。

“呼!”

那围绕在妤萱身旁的紫红火焰以及那道紫红色的火风虚影缓缓被妤萱收入体内,弥漫在天际之上的炽热高温也开始变得温凉起来。

妤萱目光移向凌焱,冰冷的口气说道:“凌老先生,多谢阁下为吾护法,若是不介意,可否为吾留下一点私人空间?”虽然从妤萱的口中说出的话很客气,但是这语气却是完全的命令,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

“妤儿,怎么可以如此与殿主说话呢?”虽然知道妤萱记忆苏醒后会性情大变,但是自己的徒弟命令起自己的上司,这让药王面子上有些挂不住。

“那药王阁下想让吾说些什么?”即便是对上药王,妤萱语气中的丝丝冰冷也是没有半点减弱。

凌焱伸出手,拦下打算说些什么药王,凌焱淡然一笑,说道:“凰小姐说的是,区区寒舍,招待不周,也还望凰小姐见谅。”

随后,凌焱率先转身离开,周围人也是随着凌焱的脚步,离开这里。

当秦风转过身,跟着秦稷,打算离开时,身后突然传来一道冰冷的银铃声音:“秦少侠,还望留步,吾有话欲讲与阁下。”

秦风微微一怔,只得停下脚步,望着其他人离开的*,长长叹了口气。

“凰小姐...哎呦呦,疼,死丫头又下手每个轻重!”待所有人都离开后,秦风冲着妤萱微微一拜,行礼道。

因为之前凌焱称呼妤萱为‘凰小姐’,所以秦风也只好照着凌焱的说法称呼了,谁成想,‘凰小姐’三个字刚刚出口,耳朵便被妤萱拧了起来,痛的秦风直咧嘴。

“凰小姐?你个臭小子,半月前不是还说不管我变成什么样子,都不会变心嘛,怎么,见了面还没一刻钟,就该称呼了!”

妤萱娇蛮的声音传入耳中,秦风悬着的心逐渐放了下来,妤萱还是那个妤萱,没有彻底变成另外一个人。

就在秦风的手将要触碰到妤萱俏脸的时候,天空中突然响彻起来一道惊天震雷,一股凶猛的能量从天空之上猛然炸响。

那股赤红之色迅速涌上这片天地,那周围的空间迅速变得炙热起来,一轮烈日,自她身后冉冉升腾起来,

只见其身后天空,都在此时变得赤红起来,然后脚掌一跺,犹如火焰般的赤红灵气猛地席卷出来,直接化为一只火焰巨手,狠狠的对着秦风怒拍过来。

凌焱眉头微皱,这人公然在自己面前动手,显然是没有把自己这个灵圣强者放在眼里。袖袍一挥,一团黑色火焰缓缓形成一道巨大的利剑,冲着那倒火焰巨手射去。

“砰!”

惊人的气浪扩展开来,空间都是在两人交手之间变得有些扭曲起来,凌焱的出手,让站立在他身旁的,穆萨与药王等人神情肃穆起来,雄浑的灵气在体内极速运转起来,磅礴的力量暴涌而至,猛然轰向天空中,那泛着涟漪的恐怖波动。

“轰!”

数道狂猛的力量猛然轰在一起,一声剧烈的响声,在半空中轰然响起,而那半空中周围的空间,也随着这道猛烈的声响,剧烈的颤抖起来,一道道黑色的裂痕,随着这种猛烈的颤抖,有蜘蛛的触手,向着四面八方扩展开来。

而在那碰撞中心,狂猛的能量发出嗤嗤的声音,伴随着空间破碎的声音,甚是刺耳。凶猛的力量,即便是那一丝余波,也是将这片山林,连根拔起,摧毁成为一片荒芜,远望去,那高耸的山峰,就是被生生削去尖端。

余波都是如此恐怖,可以想像那半空之中的碰撞中心,该是孕含着多么强大的力量,在这股恐怖的碰撞之下,那半空之中赫然出现一道硕大的黑洞,黑洞犹如一只来自远古的饕餮巨兽,将周围如溪流般涌现过来的灵气大口大口地吞入肚中。

这种恐怖的能量波动,与半月之前的战斗,雄浑的威压,弥漫在周围的天际,笼罩在在场所有人的身上,对于实力高强的穆萨等人来说,还可以无视这股力量,但是对于实力低微的秦风的人来说,狂猛的威压,让他浑身都泛着剧痛,

在这股凶猛的威压的笼罩之下,秦风体内突然暴涨出来一股狠戾的气息,泛着冰蓝的寒气,生生地将周围的这股威压,凶猛的击溃。

当这股气息穿透天际之上,那躲藏在半空之中,虚幻的空间之内的那道身影,感受着略微熟悉的气息,眉头微皱。她知道,这股气息是属于那个敌对阵营的人,而不是应该出现在这里?

更何况,这个人竟然要攻击自家小姐,这便更不能让她容忍,袖袍一挥,缓缓震散穆萨等人飞奔而来的能量,那团火焰缓缓汇聚成一道彩凤虚影。冲着秦风爆射而去,

在知道彩凤攻击到秦风面前时,一道白影突然出现,伫立在清风面前,为他挡下着一道凶猛的攻击,

“阁下究竟是何人,来我隐逸村所为何事?”为秦风挡住这一击之后,凌焱苍老的声音,赫然响起,冲着天空上的那人厉喝道。

“凌焱,你又为何在这里?”天空上的那人听到凌焱的声音,缓缓浮现出身形来,冲着凌焱质问道,“凰某奉命前来接小姐回族,阁下还是不要阻拦的好,若是在下无法接小姐回族,那么会有实力更为高深的前辈,前来恭迎小姐,相信到了那时阁下便也无法解释了。”

“这是阁下的家事,凌某自然无权干涉,这下对一小辈出手,难道都舍得出这脸面么?”从妤萱苏醒那一刻开始,凌焱便知道,这个丫头回族的事是无法更改的,但是一码归一码,你将你家小姐迎回族内,我们这些外人自然是无权干涉,但是你对一个小辈出手,那么便有失公允。

“凌焱,他是何人,阁下还不知晓吗?这股气息只有那位才拥有,你这么包庇此人,真不知道居心何在?”半空之中的那道身影,威胁着说道,

“他是何人我自然知晓,这还轮不到阁下,指手划脚,”凌焱一甩袖袍,气愤的说道,“既然贵族的小姐已经苏醒,那么阁下便好好问问当年之事,这扣在我族头上的帽子,也是时候该摘掉了吧!”

“哼!对于当年的事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你们,难不成还要我去怀疑别人吗?而且别以为小姐为你们开脱,就能够免去你们的嫌疑,你若不是你们对小姐出手,同盟关系何以破灭,让那帮人钻了空子!”

这时,地面之上突然传来一道娇喝声。

“够了!都住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