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神怒

第六十八章,妖帝涅凰火

天空之上的苍老身影缓缓映入众人眼眸之中,看到那熟悉的身影,邯怠脸庞上缓缓淡出一抹冷汗来。

“呵呵,尊驾驾临,还恕邯怠未曾远迎啊。”邯怠伸出双手,拇指顶天,手指相叠,朝着天空上的白色身影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说道。

“哼,方才不是还嚷嚷着要让我族为阁下殉葬么,凌某人就在这里,阁下倒是可以随意取来,怎么,有胆子说,没胆子做了?”那位白衣老者冷哼一声,声音冷冽的言道。

邯怠放下双手,负于身后,和煦一笑,说道:“一句玩笑话,还望圣者海涵。贵我两族素来交好,何必为了这点小事伤了和气呢。”

“素来交好?不见得吧,好像十五年前,贵族长率领贵族高手打到了东海之滨,名为探访,实为逼宫。阁下可还记得,当日逼死我家少主之时,贵族是何等的义正言辞,如今还觍着脸说什么素来交好,这世间还有比起尔等更加面厚皮坚之人么?”一听到邯怠提到两族素来交好,白衣老者瞬间被怒火充斥了理智,寒声怒道。

“圣者还记得当年之事便好,圣者若是交出我族陛下,那么今日之事,相信族长不会追究。但若是圣者依旧冥顽不灵,不肯放人,相信过不了几日,我族的高手依旧会上东海之滨做客,此事之严重,数倍于当年。还望圣者三思而后行,莫要给贵族惹下滔天巨祸啊。”邯怠面容肃穆,双手再次叠放与身前,冲着白衣老者深行一礼。

“陛下...”白衣老者双目微眯,神色略有些迟疑。

“圣者阁下,在下相信,贵族释放出足够的善意,我们之间的合作会远大于敌对。当年之事毕竟有着万年约定的限制,而且贵族少主也确实是犯了众怒,并不应当过分的迁怒于我族。如果陛下能够安全回族,相信对于贵族也是有着不小的好处。”见到白衣老者面带犹豫之色,邯怠继续一边挥舞着大棒一边递着胡萝卜的说道。

“贵族食言而肥也不是第一次了,难不成还指望着空言许诺便想从本圣这里把人抢走么?本圣还没有愚蠢到那种地步。”白衣老者冷然一笑,面带不屑的回道。

“这人,我们必定会带走,圣者阁下愿意与否,并不重要。”邯怠并没有因为白衣老者的拒绝而愤怒,依旧是那副胜券在握的模样。

“阁下这是威胁本圣?”白衣老者面露寒意,缓缓说道。

“在下只是阐述一个事实,我已将这里发生的事情运用灵魂印记发往族内,我相信,族中的前辈们一定会非常重视的。即便圣者阁下杀了在下,恐怕对大局也是于事无补。圣者是聪明人,相信不会因为仇恨而冲昏头脑,做出傻事来。”

消息已经传了出去,那么自己的命就算保住了,毕竟两族相比,还是己方实力更强一些。很多时候弱的一方都会妥协,一旦战端一开,弱的一方输的几率更大一些,大家都是家大业大,都不愿意看到两败俱伤的结果出现。

“你所说的灵魂印记,不是它?”白衣老者从宽大的袖袍中伸出干枯的手掌,手掌之上,一团乳白色中掺杂着一丝猩红的奇异能量在黑色火焰的包裹下,不断的撞击着黑色火焰,但始终无法突破火焰的封锁。

“那玉牌不过是个幌子,真正的讯号乃是这猩红的能量,你这点小把戏还能瞒得过我?本圣当然不会杀你,但是封印你还是办得到的。”

话音刚落,一团黑色火焰从白衣老者身上爆涌而出,汇成一道足有千丈长的黑色巨鲸。白衣老者双臂一探,黑色巨鲸晃动着庞大的身躯,直奔邯怠爆射过去,所经之处,空间一阵剧烈波动,泛起道道裂痕。

“凌焱,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便一定要突破你这封印,把消息传回族内,到了那日,便是尔等灭亡之日!”在被黑色巨鲸一口吞入口中之前,邯怠声嘶力竭的喊道。

与此同时,在那半空之上的幽幽黑洞之中,妤萱缓缓走到那硕大的透明冰棺旁,看着躺在冰棺之中的少年,妤萱美眸之中开始泛起一丝雾气,玉手抚摸着少年清秀的脸颊。

“都说了不会那么逞强的,你又骗了我。”秦风苍白的小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妤萱心中有些心疼的说道。

突然,躺在冰棺中的少年满头的黑发根部开始变成血红色,一股磅礴的杀气骤然涌现出来,这股近乎于实质的杀气,令妤萱体表的紫红色火焰都开始变得颤抖起来。

“怎么回事?”妤萱黛眉微蹙,略有疑惑的言道。

眨眼间,秦风那满头的黑发悉数变为血红之色,躺在冰棺之中的少年猛然睁开双眼,原本漆黑如墨的眼瞳,也转化为同样的血红之色。

“咻!”

‘秦风’手指利如鹰爪、快若闪电,片刻光景,便穿透那火凤的防护,捏住妤萱如玉般的脖颈。

“秦...风...”

手指上强猛的力道让妤萱快要窒息一般,艰难的喊出少年的名字。可惜,‘秦风’依旧是那副杀气四溢的模样,血红的眼瞳里,没有丝毫的情感在内。

突然,就在妤萱即将昏迷之际,娇躯内的一道缠绕着层层符文的封印,猛然炸开,一股炙热的连空间都足以燃烧的紫色火焰汹涌喷出,直奔‘秦风’袭来。

“轰!”

紫色火焰与‘秦风’的利爪猛然相碰,一股强猛的劲道将‘秦风’生生震退,那紧握着妤萱雪白脖颈的利爪,缓缓松开。

“你是...灵儿...”

从那紫色火焰上传了出来一股熟悉的气息,‘秦风’沙哑的声音轻声呢喃。弥漫在‘秦风’身体周围的杀气缓缓消散,‘秦风’伸出手掌,触到妤萱白皙的脸蛋,抚摸着妤萱的俏脸,‘秦风’眼中浮现出一抹湿润。

“灵儿...我真的想不到还可以再见到你。”

“秦风,我不是灵儿,是妤萱呀。”妤萱玉手贴在秦风的大手上,美眸中一抹柔情闪现。

“不,你就是灵儿,这妖帝涅凰火这世上也只有你们父女两人拥有,绝对错不了。灵儿,我想不到我还活着,想不到我还可以再见到你...啊...”

‘秦风’眼眸中也同样闪烁着淡淡的柔情之色,说道最后,那股磅礴的阴寒之气爆涌出来,冰蓝的寒气与血红的杀气两股力量僵持在一起,两股力量猛烈碰撞产生的能量令‘秦风’浑身上下都泛起一阵剧痛。

妤萱俏脸上闪过一抹焦急,玉手刚一触碰到秦风的身体时,一股狂猛的劲气便将妤萱的娇躯狠狠的震飞出去。

穆飒袖袍一展,一股空间之力从袖袍上散发出来,将围绕在药王身上的彩凤虚影瞬间变被震溃。

“穆飒,妤儿不听我言,冲进那黑洞中救秦风了,你快去把她拽回来,哪怕打昏她也行。”药王刚一被松绑,便急忙冲着穆飒说道。

穆飒眉头微皱,说道:“这丫头怎么这么鲁莽?那空间黑洞就算是你我进去了都未必能出的来,她那点微末修为,怎可如此胡闹!”

“我们都低估了那丫头的决心,为了秦风那小子,这丫头甚至都要与我决裂了!”药王恨恨的说道。

“老哥哥你莫要着急,我去与圣者求助。”穆飒冲着药王摆了摆手,示意后者不要着急。

穆飒身形一闪,眨眼间便出现在白衣老者身旁,双手叠放胸前,冲着白衣老者行了一礼后,放在开口说道:“穆飒参见阁主。”

白衣老者冲着穆飒摆了摆手,说道:“你我便不必拘泥于这些繁琐礼节了,还有何事?直说吧。”

“阁主,有两位修灵者的后辈被困在那空间黑洞之中,还请阁主出手相救。”穆飒说道。

“穆飒你还真是胡闹啊,两个修灵者的后辈被困在那黑洞里面,你竟然才告诉本圣。”白衣老者冷然一笑,斥责道。

“属下失职,还望阁主责罚。”穆飒单膝跪地,战战兢兢的说道。

“算了,念在沐卿的份上,便不与你追究了。”

话毕,白衣老者身形一闪,来到幽幽黑洞面前。突然,一道淡紫色的倩影从空间黑洞中倒飞出来。白衣老者袖袍一挥,一股空间之力袭出,包裹住飞来的倩影。

“妤儿,你没事吧。”药王从白衣老者手中接过那道紫色的倩影,看着少女俏脸上的苍白,药王目光中涌现出一抹慈祥之色。

“老师,妤儿求求你,快去救救秦风,他...”药王大手握着妤萱的皓腕,一股精纯的水属性灵气从皓腕上涌入妤萱身体了,治疗起妤萱体内的伤势,而妤萱强忍着脑海中的眩晕感,美眸中浮现着乞求,虚弱的说道。

“好好,老师答应你。”

“轰!”

突然从那黑洞中爆射出来一道阴寒之气,冰凉的气息甚至将正片空间黑洞都冻结住了。

冰冷的寒意令在场的所有人都为之一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