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神怒

第六十七章,师生情断

随着这道凶猛的爆炸声的愀然响起,那幽幽黑洞之中咻咻坠落两道黑影,扶摇直落,在众人的目光注视下,轰然砸在地面之上。

深大数百米的巨大深坑,一眼望不到底。天空之上闪掠过一道灰影,正是那位特使邯怠,邯怠只身掠进深坑之中,三息时间过后,邯怠的身影再次浮现半空之中。

只见那邯怠两只手各拎着一个人,这两人自然是与秦风对打的两大元尊高手,九冥黑炎熊与尊者,如今的两个人已然没有了之前的气势。

尊者面色苍白,衣袍破碎,浑身上下完全被鲜血浸湿。显露在空气中的身体已然是血肉模糊,就连那右侧的手臂也只剩下空荡荡的袖袍在鲜血的浸透下,滴滴血落。尊者双目紧闭,气息萎靡不振,已然昏死过去。

而邯怠另一只手拎着的九冥黑炎熊身躯半毁,已经没有了气息,显然是已经彻底没了生机。

看到这里,在场的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秦风这一击也太猛了吧。两大元尊高手一死一重伤,这般战力,就算是穆飒恐怕也要自叹不如吧。

“秦风...”

妤萱娇躯一闪,便要冲到那依旧充斥着凶猛能量的巨大黑洞寻找直到现在都还没有出现的秦风。不过,就在妤萱第一步还没有踏在地面上,雪白的皓腕便被一只大手紧紧攥住。

妤萱转过头望向那个攥住自己手腕的人,只见药王冲着她微微摇头。见到药王惋惜的样子,妤萱美眸中泛起层层雾气,银铃般的声音也变得有些沙哑:“老师,您明明说过,不会让他出事的,您骗我!”

“这股力量依旧脱离了他的掌控,就连为师都被排斥在外,很抱歉,为师实在是没有料想到这寒气一旦爆发开来,竟是这般强大...”

妤萱甩掉攥在自己皓腕上的手掌,打断了药王的话语。娇躯微颤,喏喏啜泣,眼泪控制不住泛滥起来,妤萱抿着红唇,美眸隔着雾气注视着药王。

“您让我还如何去相信您?您说秦风体内的寒气会保护住他,我才答应您不去解开我体内的封印,而让秦风出战的。可是您现在却告诉我,你没有料到这一切,也就是说,老师您从一开始便是在欺骗我,你宁可让秦风去与九冥黑炎熊他们拼个你死我活,也不让我使用那股力量。”

妤萱冷然一笑,娇颜之上席上淡淡凄凉,娇躯微微颤抖,孤单而落寞:“若是以前,我会感谢您为我所做的一切,但是现在,我恨你!”

“妤儿...你!”

药王瞪大了眼睛看着妤萱,眼神中满是不可思议,一向对自己言听计从的弟子,竟然为了一个外人公然与自己翻脸,这事情若是放在平时,药王肯定打死也不会相信。但是这种事眼睁睁的发生在自己面前,容不得自己有丝毫的怀疑。

不让妤萱出战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是妤萱体内的那股力量还在沉睡期,这有等待她安全成长起来后,才能够以最完美的形式让二者相融合。一旦过早的激发出那股力量,虽然在短时间内会使妤萱获得很强的力量,但是对于她以后的修炼却是没有半点好处,所以才会集整个宗派所有固元境界以上的高手之力,强行将这股力量封印起来。

至于第二嘛,也不是没有借九冥黑炎熊二人的手杀了秦风的意思,自从那一夜秦风被邯怠掳走后,穆飒与自己察觉到秦风体内的那股寒气与邯怠那一族有所牵连。穆飒与自己本着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的原则,让秦风与邯怠一行人拼个两败俱伤,既解了隐逸村之危难,又消除了日后的隐患。

若秦风真的是那位陛下转世重生之人,则必须趁着他记忆未苏、境界未成之际,将其铲除。否则的话,一旦那位陛下的记忆苏醒,整个隐逸村会被毁掉不说,就连这几辈人数百年的努力成果都会被毁之一旦。所以,无论秦风是救隐逸村于危难之际的英雄,还是一旦苏醒后足以令天地为之颤抖的君王,他都必须要死。

“既然你们能对你们的救命恩人下的了如此狠心,那么为了你们的利益,我妤萱也同样会被舍弃,我说的对么?所以你们才不愿意看到我和他在一起,所以你们才会设计陷害秦风!你们好狠的心啊。”妤萱凄凉的笑道,时至今日,她才彻底看清楚那个对自己慈眉善目的老师的真面目。

药王长叹了口气,缓缓说道:“如果时间还会重来,为师依旧会这么做,纵然这么会让为师悔憾终生,但是为师依旧有这么做的道理。”

“我不管你们出于什么目的,我都要去救他。”妤萱美眸上寒光闪现。

药王摇了摇头,说道:“为师不会让你去冒险的,也绝对不会允许你们两个在一起!”

“就算你阻止我,我也要去救他。”

“那股强横的能量还没有最后溃散,他活不了的,你就算去了,也是于事无补,根本就不下他,你这又是何苦呢?”

“我喜欢他,你们改变不了,如果我们活着的时候不能在一起,那我便陪他同赴黄泉。老师,徒儿辜负您这么久的教导,对不起。”妤萱冲着药王盈盈一拜,略带歉意的说道。

话毕,妤萱掌中一股火焰涌现出来,一只小巧的火凤在药王周围不断环绕,令后者无法动弹。

“妤儿,住手...”

没有理会药王的话,妤萱娇躯一闪,脚下一抹青光闪动,眨眼间,便已飞到那幽幽黑洞之前。玉手叠放在胸前,不断摆出奇异的手印,汹涌的灵气爆涌而出,缓缓汇聚成一道巨大的彩凤虚像。

“咛!”

彩凤一声清脆的轻鸣,响了起来,妤萱控制着彩凤,包裹出娇小的身躯,飞向那幽幽黑洞。妤萱在心里暗暗说道,‘秦风,我来救你,千万别死啊!’

随着彩凤虚像进入那幽幽黑洞之中,周围的一切都开始变得黑暗起来,在那黑洞之中,无数道凛冽的空间风刃向自己袭来。巨大的彩凤虚像也在这无数道风刃的袭击下,开始变得虚幻起来。

妤萱贝齿轻咬红唇,美眸中涌现出一抹坚毅之色,手印一番,一团紫红色的火焰爆涌而出,彩凤的虚像逐渐化为一只巨大的火凤。火凤展翼,周围凛冽的风刃在这股紫红色火焰灼烧下,化为虚无。

远远的,妤萱看到了那道静静躺在冰棺之内的黑袍少年,美眸中情不自禁涌出泪芒。

而不远处的半空中的战场上,也出现了短暂的平静。

“论起阴谋诡计,你穆飒还真是不输给任何人呢。”邯怠目光移向半空中的穆飒,脸色阴沉,缓缓开口说道。

穆飒无视邯怠的嘲讽,平淡的言道:“比起你们的厚颜无耻,吾等还是自叹不如啊。”

“真是想不到啊,为了对付我们,你竟然连这少年都舍得当炮灰,若他不是陛下,你岂不是白白搭上一个冰属性的修灵者。”

邯怠手指轻点指上戒指,一枚玉带浮现在眼前,只见邯怠手掌一握玉带,瞬间便将小巧的玉带捏成粉碎。一道乳白色的灵芒从玉带上散发出来,直奔天际飞去。

“这是...灵魂印记。”穆飒看了一眼那乳白色的灵芒,眉头微皱,说道。

邯怠冷然一笑,说道:“方才之事,我已用灵魂印记记录下来,若那少年真是陛下,你这隐逸村,就等着鸡犬不留吧。”

穆飒面色一寒,手掌之上一股灵气爆涌而出,冲着那道灵魂印记喷了过去。不过,那道乳白色的灵魂印记被灵气一轰,溃而不散,继续冲着四周爆射。

“穆飒你就不要白费力气了,这灵魂印记一出,纵你通天之能,也休想将它留下来。”邯怠得意一笑,说道。

听到邯怠的话,穆飒眼中杀气四溢,身体周围熊熊的空间之力爆涌而出。

“杀了我,很不错的主意,不过,只要我一死,我在族中的灵牌便会破碎,到了那时,你穆飒,包括你背后那些姓凌的,都要为我去殉葬。”

突然,那萦绕在天际上的乳白色灵魂印记开始变得有些失去了方向,不断在天空上缓缓缠绕起来。

“怎么回事?”邯怠看到天空上久久没有散发出去的灵魂印记,眉头紧皱,对于突然出现的状况,突然有种不好的感觉。

“我们姓凌的如何,还轮不到你这小杂鱼指手画脚!”

一道厉喝声音在天空上愀然响起,突然一团黑色火焰爆涌而出,漫天的火海瞬间席卷整个天空,乳白色的灵魂印记在这股炽热的高温下,开始变得虚幻起来,三息过后,这道乳白色的灵魂印记缓缓消散。

“何方神圣?莫要装神弄鬼,现身吧!”邯怠皱着眉喊道。

“现身便现身,看来我来的还算及时,没让你把这消息传出去。”

话音刚落,半空上一阵空间波动,一道白影缓缓浮现出来,宽大的白袍遮掩住苍老的身躯,花白的长发自由散落下来,遮掩住了老者散发着精光的双眸。

“吾等皇族,岂容鼠辈妄加诋毁!你邯怠不过元尊境界的小喽啰,还真以为自己是什么大人物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