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神怒

第六十六章,冰皇封魔印

仙灵武学,代表着创神仙域最为顶尖的武学,从洪荒到神意,无一不是有着毁天灭地的超然力量。

面前的少年身上散发出那一股朦胧的光幕之后,这天地间的能量就如同君主驾临一般,战栗伏拜。这周围的天地随着这股滔天洪流而变得剧烈的颤抖起来,给人一种如临末世的感觉。

“仙灵武学,如此恐怖的力量,他是怎么控制的!”九冥黑炎熊雄厚的声音夹杂着浓浓的颤抖,缓缓吐露出来。

一旁的尊者也是微微皱眉,这股强烈的威压也同样让他有些难以置信,聚精会神的观望了片刻,尊者这才缓缓说道:“这应该不是仙灵武学。”

“何解?”九冥黑炎熊听到尊者的话,眉毛一挑,有些疑惑的问道。

尊者弹了弹手指,缓缓言道:“族中古籍对于仙灵武学的记载有这样一段,‘仙灵一出,风卷云涌,天塌地陷,神惊鬼泣。’虽然这少年施展出来的武学搅动得天地都有些巨变,但是还远远没有达到天塌地陷的程度。”

“若我估计没错,这应当是中级乃至高级的御灵武学,仙灵武学虽强,但也要有足够的实力来施展。元尊实力便想强行施展出来,恐怕那恐怖的力量还没有爆发出来,便已经将自己的身体撑爆了。那位陛下的气息对于这天地能量有些天然的压制,所以出现这种情况也情有可原。”

“断然无此可能,本尊的森甲黑骷阵也同属中级御灵武学,施展到巅峰也不会有次威力!”九冥黑炎熊大手一挥,大声喝道。

尊者目光凛冽,朝着九冥黑炎熊冷笑一声,缓缓开口说道:“森甲黑骷阵确为中级御灵武学,但阁下所学,乃是残篇,施展出来的威力能达到低级御灵武学便已经很不错了。若是在下没猜错,阁下每次施展森甲黑骷阵之时,背上督脉之风府穴常会令阁下积攒的灵气泄露,而每当月圆之夜更是会因此头痛欲裂。吾之所言,可有偏颇?”

话毕,九冥黑炎熊老脸通红,心虚不已,尊者的话说得实情,风府穴的丝丝凉气九冥黑炎熊一直都未曾太过在意,直到后来每当月圆之夜都会令自己头痛欲裂的时候,便开始怀疑起这御灵武学。无数次想要放弃修炼这门武学,奈何这御灵武学的名头太盛,让九冥黑炎熊实在无法割舍。

“望尊者指点迷津!”九冥黑炎熊冲着尊者拱手行礼道。

尊者一甩袖袍,道:“无解!”

“方才在下失言,还望尊者海涵。”九冥黑炎熊依旧保持着行礼的姿势,为了小命,堂堂元尊高手,也是不得不放低姿态啊。

尊者微微摇头,说道:“非吾不救,实乃此事非人力可违。若是有缘,他日寻得完整的森甲黑骷阵,再练不迟。”

九冥黑炎熊阴沉的老脸差点变成绿色的,一个草字,在九冥黑炎熊心底闪过无数次。这说跟没说不一样么,老子要是能忍住诱惑不修炼这御灵武学,还轮得到你在这里瞎指挥。

“你若是还有精力,好好想想如何应对这少年吧。”

尊者冷冷说道,话音一落,干枯的手掌微曲作爪,雄浑的黑气在手爪上萦绕起来。

“该死的,这家伙的气息怎么变得这么强?”九冥黑炎熊咬着牙抱怨道。

“不要抱怨,拼尽全力对付这少年吧。”尊者微微摇头,叹息了口气,缓缓说道。

“吼!”

只见尊者怒一声,旋即其大手一握,滔天黑气席卷而来,直奔天空而去,片刻,那天空之上,黑气盘旋,阵阵尖啸声音骤起,连空间都是荡起了阵阵涟漪。

惊天的巨声迅速的传荡开来,一道巨大的能量光柱射了下来,将九冥黑炎熊与尊者二人笼罩在其中。九冥黑炎熊与尊者对视一眼,纷纷出手,黑色的灵气爆涌而出,如同奔流之大江,注入这巨大的光柱之中。

随着这两股磅礴力量的灌注,那璀璨的能量光柱都是在此时变得狂暴了起来,然后便是见到,那弥漫天空的数百丈之宽的光柱竟也是悄然的散发着暗黑灵芒。

“冰皇封魔印!”

随着这道厉喝声音响彻而起,那巨大的光幕缓缓消散于无形,显露出秦风消瘦的身形。双手间一道奇异的冰蓝符文嗡嗡作响,符文轻微的抖动,掀起周围空间的一道道猛烈的飓风。

在这股飓风的吹拂下,秦风那宽大的黑袍遮掩下,显露出秦风瘦削的身形,黑发飘飘,清秀的脸庞上愈加的苍白。

“咻!”

秦风双臂用力,手中的冰蓝符文猛然朝着九冥黑炎熊二人抛了过去。飞速划过天际的冰蓝符文,所经之处,连空间都冻结出一道宽大的光束。

“赤鳞蛟像!”

尊者双爪上两团黑气爆涌而出,随着尊者双臂一合,两团黑气猛然碰撞在一起。一道刺眼的黑芒暴涨,雄浑的灵气缓缓汇聚到尊者体内,缓缓蠕动,在尊者周围形成一道巨大的虚像。

“吼!”

只见那虚像一声厉喝,虚像手掌一探,一道赤色巨蟒奔涌而出,朝着那飞奔过来的冰蓝符文狠狠的撞了上去。

九冥黑炎熊紧皱着眉头,阴沉的脸上也是没有丝毫的轻视,全身的灵气爆涌运转,双手叠放在胸前,不断摆出各种繁杂奇异的手印。

“森甲黑骷阵,魔动天地颤!”

随着这道巨喝声响起,半空上,一道巨大的裂痕被撕裂开来,只见那道空间裂痕中一只漆黑巨大的手臂缓缓探出,九冥黑炎熊眼神冷冽,双手猛然一握。而随着九冥黑炎熊手掌紧紧握起,一道道巨大的裂缝迅速的蔓延开来,那种强大到连空间都足可以撕碎的狂猛的力量,令人闻之生畏、对之胆寒。

“嗤!”

那道巨大的黑色手臂犹如一道黑幕撕裂天空,然后直接是自半空之上怒劈而下,手臂所触之空间,道道裂缝,也是以一种惊人的速度自黑色手臂旁蔓延开来。

“砰!”

恐怖的灵气波动自天空上席卷开来,如同雷鸣一般,轰隆隆的在天际之上响彻开来,而后漫天光华大作,天地间灵气也是在此时如煮熟的开水沸腾起来。

“轰!”

三股力量犹如掠过天际的彗星,在那一刹那猛然碰撞在一起,各自释放出最为恐怖的力量。触碰的刹那,仿佛连空间都为之凝固,旋即,一股足以撕裂天地的磅礴劲风宛如飓风一般席卷开来。

而那碰撞中心周围的空间,都是在这种猛烈的冲击之下,摧毁的遍地狼藉。短短几息的时间,这股猛烈的冲击开始席卷整个隐逸村,就连穆飒与邯怠都停止了战斗,纷纷出手,为己方实力稍低的人抵挡下这猛烈如飓风的冲击。

这股猛烈的冲击太过强横,纵使穆飒、邯怠二人可以无视这种狂猛能量下的余波,但是地上的那些实力未及固元之境的人们,面对着这股猛烈的冲击,即便撑下来不死,恐怕也会出现个身受重伤的下场。

“轰隆隆!”

约么半刻钟过后,这股凶猛的劲风开始渐渐消退,与此同时,被劲风掀起的漫天烟尘也开始尘埃落定。

这狂猛的一击,不仅仅将隐逸峰彻底夷为平地,就连整个隐逸村,也被摧毁了大半。随着劲风褪去,那一道道包裹着人群的灵芒浮现出来。

即便如此,那些实力稍弱的普通人也是死伤不少,其中多数是这即墨丛林的等级较低的灵兽。隐逸村的人穆飒会全力护住,而那些无关紧要的炮灰,邯怠自然不会为它们付出太多的力量保护它们。

“哗!”

妤萱手印一翻,笼罩在药王等人身上的彩凤虚像开始消散。少女美眸扫视了一番满目疮痍的大地,略微一叹,目光移向半空之中那个孤单而落寞的瘦削身影,心中一股莫名的情绪涌现出来。

十三岁的小家伙,竟然担负起拯救整个隐逸村人的重任,他没有一丝一毫的怨言。在村子最为危难之际,挺身而出,只身对抗两大元尊强者,这般耀眼的战绩,足以令无数少女为之倾慕。

“如果可以,我真的很想替你抗下这些。”妤萱抿着红唇,美眸中尽是浓浓的忧虑神色,这么强烈的对碰下,仅仅是聚灵实力的秦风又有多大的几率存活下来?

“秦风,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啊,我还等着你来娶我呢。”

“噗!”

突然,一直紧闭双目的药王猛地吐出一口鲜血,苍老的脸庞之上,瞬间席上浓浓的苍白之色,而一直笼罩在药王身体上的淡淡灵气,缓缓散去。

“老师。”

见到药王猛地吐血,妤萱娇躯一闪,眨眼间便出现在了药王身旁,扶起药王摇摇欲坠的身体。

“为师没事,只是秦风...”药王缓缓睁开双眼,对上妤萱那焦虑的目光,微微叹了口气,转过头望向半空中依旧在僵持的三股灵气,低声说道,“现在也只能祈祷这小家伙能够为我们创造奇迹了。”

“轰!”

半空之中的滔天能量碰撞,宛如一轮光芒闪耀的烈日,那耀眼的光芒,自那爆炸之处升腾而起。周围的空间一如先前之冰壁,呯呯碎裂,缓缓露出散发着狂猛吸力的空间黑洞。

滔天洪流般的黑气笼罩了整个天际,在那能量对碰中心的三人究竟如何,却是无人知晓。即便强如穆飒、邯怠等人,也是皱着眉头,目光注视在那蒙蒙黑洞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