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神怒

第五十六章,叠影三重,无影无踪(第一更)

“正戏?莫不是秦风这家伙还有后手不成!”

听到澹懿的话,翁鹏旬几人皆是微微一怔,回过神望向演武台上在荀淄猛烈的攻击下,一退再退的秦风,微微皱眉,前两次的叠影三重击皆是被荀淄轻易击溃,众人对着第三击显然并不是十分看好。在他们眼中,若是荀淄这般掌力依旧如刚才一般霸道,秦风即便不受伤,也会被震出演武台,到了那时候,胜负也就见了分晓。

澹懿轻声一笑,淡淡的笑道:“那叠影三重击看似普通,但是每一重都是叠加了上一击的能量,到了最后一击,叠加了三重灵气,这般威力,恐怕要稍胜荀淄的修罗天元掌呢。”

翁鹏旬几人皆是面面相觑,他们都未曾与秦风交过手,自然不知晓这些秘密,无奈的摇了摇头。就在此刻,一阵哗然声猛烈的响了起来,当下,众人的目光连忙转向演武台上。

秦风轻轻擦掉嘴角上的血迹,望着那猛攻过来的荀淄,漆黑如墨的眼眸中泛起一抹难以觉察的冷笑,只见秦风两只手缓缓探出,狂暴如风的灵气爆涌出来,在手掌之上缓缓凝聚出一道淡淡的黑蓝灵芒。

黑蓝两种颜色的灵芒浮现出来后,一股强烈的危险感觉涌上荀淄心头,不禁令其浑身上下的汗毛都竖了起来。荀淄咬咬牙,眼眸中一抹狠戾涌现,全身的灵气爆涌出来,冲着秦风狠狠的拍了过去。

“叠影三重击!极光寒冰破,三重合一!”

“修罗天元掌,给我破!”

“轰!”

一声震天爆响,在两人中间,骤然响起。随之而来的,是一股磅礴的劲风,犹如暴戾的龙卷风,从两人拳掌对碰之处向着周围席卷开来。

坚固的演武台,在这股霸道的劲风侵袭之下,也在短短的几息时间里,一片狼藉,石质的地面被震出一条条裂痕,蔓延到整个演武台,激起无数碎屑,溅起漫天烟尘。

片刻之后,些许烟尘散去,露出站在演武台边缘上喘着粗气的秦风,清秀而苍白的小脸上挂满了汗珠。

周围的坐席上,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的望着那被破坏的有些遍地狼藉的演武台,呆呆的说不出话来,秦风的绝地反击,竟然如此强烈,黑蓝两种颜色的灵气,那般雄浑气息,竟然比起荀淄都要高上不少。

许久之后,众人才渐渐回过神来,看向秦风的目光满是震撼,这般强横的实力,真的是一个堪堪聚灵的少年所能展现出来的吗?虽然荀淄的身影还被笼罩在漫天烟尘之中,但是从秦风脸上洋溢着的微笑可以看出,荀淄的状况显然不是很好。

望着那半毁的演武台,翁鹏旬喃喃自语道:“秦风这小子也太狠了吧,竟然还有一种高级武学。呲呲,底牌还真是层出不穷啊。”

“这应该就是那个极光寒冰破了吧,第三击竟然用这个当做叠加力量,威力强了五倍有余啊。”澹懿淡淡的笑了笑,不过其眼眸中,也是隐隐闪过一抹凝重,当日与秦风比武时,若是后者同样以这么强悍的攻击施展出来,自己恐怕已经重伤了吧。

锦菁美眸飞快的演武台上扫动着,可那浓浓的灰尘下,却是瞧不见半个人影,喃喃自语道:“荀淄怎么样了?”

澹懿眼眸微眯,沉思片刻后,摇了摇头,低声说道:“若是以往,恐怕荀淄已经受了重伤,但是现在的荀淄有了外人的帮忙,底牌如何,谁也不清楚。”

闻言,翁鹏旬与锦菁的目光再度转向烟尘弥漫的演武台上,唯有澹懿目光瞥了一眼不远处的韩晨几人。

只见小妖的银色的身影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这三人周围,亦是不知说了什么,只是见到这三人皆是面色一紧,脸上满是凝重,显然是出了什么大事,愀然与小妖一同离开了坐席。

良好的*让澹懿知晓了更多的秘密,包括小妖几人来隐逸村的目的究竟是为了什么,也包括穆飒等人的计划。当然,这种秘密的事澹懿自然不会随便往外说,只是他们不应该在这里等待比赛结束的嘛,为何会突然离开了呢?难道出了什么突发状况?

澹懿晃了晃脑袋,甩掉心中的疑惑,再度将目光转会演武台上面,既然自家老爷子没有通知自己,显然是不想让自己涉及太多,也罢,继续观看比赛吧,天塌了有个高的顶着呢。

一阵微风徐徐吹过,顿时席卷起演武台上的漫天烟尘,飘飘消散。又过了几息的时间,那笼罩在演武台之上的烟尘彻底褪尽后,演武台另一侧的边缘上,显露出一个硕大的深坑,坑洞内,一道壮硕挺立、散发着浓浓狠戾之气的身影,缓缓印入众人眼眸之中。

望着那半跪在深坑之中的黑色身影,此刻已经浑身上下衣衫不整,胸前的衣衫已然破烂,露出白皙的皮肤,只是这皮肤之上尽是鲜血淋漓。原本被高高束起的黑发,也变得杂乱不已,此刻的荀淄全然没有了先前的咄咄逼人的霸气,有的只是凄凄惨惨的落魄模样。

秦风目光一抬,迎上荀淄那好似要吃人一般的目光,让秦风颇为凝重的是,以往荀淄眸中的那抹蔑视已然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一股凝重与忌惮,看来刚才的一击,也把这个性子狂傲的没边的家伙狠狠的打压了一番。

缓缓握紧拳头,清脆的声音从被捏的有些发白的骨节处愀然响起,看着荀淄那凌厉逼人的气势,也是让秦风不得不全力以赴。现在的荀淄已经将秦风当做一个平等的对手对待,而不是一个可以随意揉捏的废物。

“不错,不错,秦风,本少爷倒是小觑了你,你现在确实有资格成为我荀淄的对手,穆飒的眼光还真是毒辣,没有挑选境界更高的澹懿,反而选中了你来与我对垒,很不错,至少你却是有本事阻拦我。”

荀淄露出森然的笑容,阴狠笑道:“不过,想拦住本少爷,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