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神怒

第五十五章,胜负难测

妤萱捂着羞红的俏脸跑到距离比赛广场稍远一些的树林里,停下来之后,想到刚才的事情,气就不打一处来,冲着面前的大树狠狠的踢了下去,一边踢还一边嘟囔道:“死秦风,臭秦风,叫你欺负我,我踢死你,踢死你。”

渐渐地,少女心中的闷气宣泄殆尽,抿着嘴唇,孤单而落寞的站在树下,沉寂在宁静之中,只是远远的望着远处不断有震耳欲聋的喧嚣声传出来的的演武台,幽怨的目光惹人怜爱,也有一丝失落。

唯有心中轻声一叹,那家伙应该已经开始比赛了吧!

“猜的没错,你果然躲在这里。”

突然,一道稚嫩如婴儿啼鸣般的声音从少女身后传了出来,转过身一看,不是小妖又是谁,小妖趴在高高的树枝上,倒是有些慵懒意味。

“你不是也没去嘛,为何找到这里来了?”妤萱眨着好看的眼睛,朝着小妖说道。

小妖嬉笑连连,身体一跃,从树枝上跳了下来,平稳地站在地上,金色的眼瞳中闪过一丝玩味,笑道:“师姐你果然在担心那小子,其实我也不是很想来这里,只是被药老头派遣到这里来给你传达一项任务。”

妤萱突然间有种不好的预感,黛眉微蹙,问道:“何事?”

“药老头让我告诉你,让你带着韩晨、莫阳与碧瑶三人去东谷,若有入侵者,杀无赦。”

“那你呢?你的任务又是什么?”妤萱好奇一问。

“我的任务是保护着秦风那小子的安全,一旦那帮人大打出手,这小子实力太差,需要个人来保护,这不,就把我选上了。”小妖无奈的耸耸肩,说道,“其实我也很奇怪,为什么自从秦风被掳走之后,药老头对秦风的关注开始多了起来,这份重视并非以往的那般,说不清道不明究竟是什么关系,反正是跟以前有着很大的区别。”

小妖的话绕的太远,让妤萱摸不清它究竟想表达什么含义,无奈之下,只得开口问道:“你想说些什么?我听不懂。”

“虽说我不是很明白,放着那么多青年俊杰你不搭理,反倒对秦风这个高不成低不就的家伙青睐有加...”

小妖的话缓缓进入妤萱的耳中,妤萱就如同被踩到尾巴的小猫一样,生生打断小妖的话,气哄哄的说道:“我管他去死,要不是看在他救过我的份上,我才懒得搭理他。”

“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我不是很愿意知道,但是我明白的是,你喜欢他。”小妖并未因为妤萱打断自己的话而变得恼怒,反而愈发平静,淡淡的说道。

妤萱被小妖的话说得有些脸红,但还是俏脸一瞥,说道:“本姑娘就是喜欢他了,怎么地!”

“不怎么地,只是你千不该万不该让药老头知道了这件事,秦风的身份配不上现在的你,这与*、实力无关,你应该知道这件事会带来什么后果,可是你依旧是不管不顾去找药老头要炼制银戒的材料。整个宗派从来都没有人拥有过你亲手炼制的东西,而且是拿月兮师姐的宝贝来给他炼制银戒,是的,你这么做是为了秦风好,可是这样也间接的毁了你们两个。”

小妖恨铁不成钢的诉说着自己知晓的一切,而妤萱则是俏脸满是羞愧的低着头沉默不语,自己当初只想着给秦风炼制银戒以镇压其体内的寒气,并未想太多,而如今经小妖的提示,妤萱突然意识到,自己怕是闯下大祸了。

“那老师他...”妤萱抿着嘴唇,轻声问道。这个时候,妤萱心里有些期盼药王那里可以蒙混过关。

小妖遗憾的叹了口气,说道:“这种事药老头怎么会跟我说呢,不过我倒是听到了一些风声,今年幽兰谷的名额下来了,你恐怕是最有希望进入的,若是以往,这算是好事,但是现在...唉...”

妤萱神情略有些呆滞的望着小妖,不知不觉间,泪水逐渐袭上美眸,模糊了视线,眼泪不争气的涓涓留下。一个失神,妤萱脚步虚浮,站稳不住,摇摇晃晃的坐在地上。喃喃自语,“为什么,为什么是我...”

小妖静静的看着哭泣得如梨花带雨般的妤萱,微微叹了口气,有些事,不是人力可以抗衡的,刚刚相见的两个人,就要被生生拆开,无论是谁,都过不了这个坎。

“小妖,你去东谷,我去演武台。”半响过后,妤萱擦干泪水,美眸中掠过一丝绝决,淡淡的说道。

小妖微微皱眉,沉思片刻方才应道:“好,放心去吧,药老头发怒了,我顶着。”

----

演武台上,两道黑色身影赫然而立,微微的清风吹拂起两人的衣衫,沙沙作响。

“你还是一如既往的牙尖嘴利啊。”荀淄阴狠一笑,冲着秦风讽刺道。

秦风冷哼一声,淡淡的说道:“我跟你很熟么?牙口究竟硬不硬,你说了不算,打过才算。”

话音一落,只见秦风双臂一展,雄浑的灵气全速运转,左手一抹淡蓝色冰晶闪闪发亮,右手黑芒盘旋,萦绕在整只手臂上。

“喝!”

随着秦风一声大喝,一黑一蓝两道灵芒沿着手掌划过的方向,狠狠的碰撞在一起,两道灵气不断的交缠盘绕,暴戾的气息冲破周围的空气,传出道道破空风声,呼呼入耳。

作为席位上的翁鹏旬等人心中一惊,看出这是当初与澹懿决战时,秦风所施展的武学,只是时隔数日,同样的招式,已然有着更强悍的实力,那般强横的力量,已然不是翁鹏旬等人可以抗衡的了。

而澹懿风轻云淡的神情下,两只手掌紧握得令骨节都有些发白,仅仅三天时间,那个与自己不相上下的少年竟然这么轻易便把自己超越过去,这让澹懿心里感觉很受伤,很伤,很殇...

荀淄面容一紧,秦风手中那股融合在一起的黑蓝灵气涌出来的气息让荀淄都感到了一丝危险的意味。荀淄手掌一震,淡淡的灵芒翻涌而出,瞬间席卷整只手臂,那般雄浑灵气,丝毫不弱秦风的黑蓝灵气。

“同样的招式施展第二遍,我可以说你黔驴技穷了吗!”感受着面前之人手掌中传来的磅礴灵气,秦风轻声一笑,讽刺着荀淄,道。

荀淄面色一沉,缓缓吐露:“尺泽之鲵,何堪以量江海之大,你可知道,方才一掌不过用了我三成力量,你便已经险些承受不住,还想让我拼尽全力,你秦风确定有这个资格?”

秦风微笑不语,只是全身注视着手掌中央渐渐融合的两种灵气,三息的时间过后,一道黑蓝两色的灵气涌现在秦风手臂之上。

“叠影三重击!”

秦风脚底猛踏地面,身形一闪,再次冲着荀淄爆冲过去。

“修罗天元掌!”

荀淄大喝一声,身影晃动,也同样冲着后者冲了过去。急速奔涌的灵气,让荀淄掌上的劲气也是在这一瞬间变得凶狠凌厉,猛然轰在那黑蓝拳影之上。

“轰!”

短暂的碰撞,秦风被拳掌对碰的强横劲道震得手臂一阵发麻,连连后退十余步。而荀淄显然不是不打算就这么放过秦风,嘴角阴狠冷笑一声,身影如鬼魅闪动,黑影一晃,道道残影残留半空,掌上灵芒翻涌,朝着秦风狠狠拍来。

秦风眼中一如既往的沉稳,没有丝毫的慌乱,握紧拳头,黑蓝灵芒再度浮现在手臂之上,淡淡的灵芒稍胜先前一击,深吸口气,身形前探一步,拳头朝着疾奔过来的黑影狠狠的轰在一起。

“嘭!”

猛烈碰撞过后,秦风的身形再度被震退出去。远处的坐席之上,人们望着演武台上那疯狂攻击的荀淄,心中暗叹,不愧是荀淄,这般凌厉的攻击,一如既往的霸道非凡,绝非一般人可以抗衡。

而秦风这个在年比上初露锋芒的新人也并不简单,能够在这么强悍的攻击下,竟然没有对秦风造成什么太大的伤害,虽然现在看似秦风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但其后退的步伐,却是井然有序,丝毫没有慌乱。只不过,或许秦风不会比荀淄差太多,但是这演武台就这么大,秦风已经被逼退到演武台的边缘,若是接下荀淄下一掌已然要后退十几步的话,秦风便要从这演武台上掉落下来,同时也就正式宣告荀淄将摘得本年度年比桂冠了。

“荀淄这家伙也太猛了,这么凌厉的招式,竟然能够连续不断的施展,聚灵第八重的灵气雄浑程度,太他娘的雄厚了。”翁鹏旬咂了咂嘴,颇有些惊叹的说道,“秦风这小子也不错,竟然连抗了三掌,换成我,早就落败了。”

“不过这么下去,秦风的情况有些危险。”锦菁黛眉微蹙,任谁都能看出,被震的连连后退的秦风,恐怕已经坚持不了多久。

“你们也太小看秦风那小子了,两种灵气交融在一起施展的五品武学,其威力足以堪比七重武学,纵使这小子的实力有限,但也不会弱荀淄太多。”澹懿眼眸微眯,似乎是感应着什么,最为在场人中唯一一个与两种灵气交融施展的叠影三重击交手的人,澹懿的话显然最有说服力。

突然,澹懿瞪大了眼睛,目光猛然投向在荀淄疯狂攻势下不断后退的秦风身上,嘴巴微微动了动,低声呢喃。

“正戏要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