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神怒

第五十四章,修罗天元,风起云卷

两道黑影,在万众瞩目之下,猛然对碰,如同彗星划过夜空,激起黑暗中的点点明亮,猛烈的灵气波动,刹那间便笼罩了整座演武台。

看着冲着自己飞奔而来的瘦弱黑影,荀淄身躯向前一动,左手五指紧握,雄浑的灵气急速凝聚在拳头上面,狠狠的挥出,与那爆冲过来的拳影轰然撞击在了一起。

“嘭!”

两拳狠狠相撞,一声低沉的破空声在两人中间骤然爆发开来,迅速向着周围空间扩散出去,眨眼间,这股搅动得空气都涌现出层层涟漪的劲气,扩散出了巨大的演武台,就连周围观众席上的人群都被这股劲风刮得脸颊阵阵刺痛。

强悍的劲道逐渐从秦风的手臂上席卷全身各处,引起秦风全身一震剧烈的颤动,站稳不住,身躯被劲气震得连连后撤。

“呯!”“呯!”

每当脚步落在地面,都会使得演武台上坚硬的石质地面出现一道道浅浅的脚印,十余步的距离,生生使得地面浮现出一条细微的裂痕。最后,随着秦风脚步狠狠踏上地面,这才勉强稳住身形,而那脚下的坚硬地面,则是被踏出一道深深的脚印,以及周围一道道的细小的裂缝。

袖袍一甩,将手中的劲道尽数震出手臂,秦风这才逐渐恢复正常,双目一凝,缓缓抬起头来,看向对面的那身形没有丝毫移动的荀淄,秦风深吸了一口微凉的空气,心中一叹。

方才一击自己用了八成力,却不能令对方移动分毫,实力上的差距还是相当大的,虽然不晓得荀淄刚才那一拳用了几分力,但初步估计,也是应该有所保留的,毕竟相互不知底的两个人,刚上来都是需要试探一下对方的。

秦风目光紧紧的盯着对面的不动声色的荀淄,自己心中十分清楚,与荀淄这样不仅实力强横,而且心境沉稳的对手战斗,就绝对不能把自己拖到彼此消耗中去,时间拖得越久对其越加不利。

晃了晃头,一股脑的将脑海里的杂念甩出去,秦风微微眯起眼睛,望着对面那个气定神闲的家伙,脚步猛然一踏地面,空气中骤然响起一道尖锐的破空声响,一道黑影闪动,秦风整个身体冲着荀淄爆射过去。

“咻!”

秦风的身影犹如一道黑色闪电,急速划过周围的空间,拳头上携带着淡淡灵芒,夹杂着连周围空间都搅动起波澜的凶猛劲风,狠狠的对着面前面无表情的荀淄砸了过去。

强悍的劲道,卷起低沉的劲气风旋。拳未到,风先至,猛烈的劲风吹的荀淄衣衫珊珊作响,黑发飘扬。然而荀淄英俊的脸庞上,却是并未因那强烈的劲风而有所动容,淡淡的望着秦风挥来的拳影,在拳影即将击打到荀淄身体上时,荀淄脚步方才对着右方轻轻移了一步。

秦风的拳头擦着荀淄肩膀落下,并未取得丝毫的战果。

“蜉蝣撼树,给本少爷滚下去吧。”

而就在秦风攻击的落空的霎那,荀淄冷哼一声,右手骤然微微一震,眨眼间,一股强悍的劲气爆涌而出,对着正前方的黑影全力一掌狠狠拍出。

这一瞬间,周围的席位上,都是响起阵阵的惊呼声,翁鹏旬等人,也是在此刻身体紧绷了起来,与荀淄这种家伙对战,一个不慎,几乎便是重伤落败的下场,而秦风恰恰是被荀淄抓住了攻击的空隙,荀淄这一掌,力道之大,无人可挡,动作之快,避无可避。

翁鹏旬挠了挠头,一阵气闷的说道:“秦风这小子怎么这么不小心呢,荀淄那狗日的全力一掌,就连聚灵第五重的人接起来都费劲,他这小身板,还不一招干挺了。”

“未必啊,还记得秦风与郝禹比武时,那种诡异的虚影吗?”澹懿目光凝重的看着演武台上的两人,修长的手指不断的敲着膝盖,缓缓说道。

闻言,一旁锦菁几人都是微微点头,当时众人都是在场的,当时所以人都认为郝禹一拳打中了秦风,却是不想,郝禹直接从虚影中穿了过去,想到这里,众人都缓缓长舒了口气。

“呯!”

荀淄一掌击在秦风身上,后者的身体突然一阵朦胧虚幻,瞬间被震碎,化作一堆细小的冰屑,就连荀淄手掌上都是遍布着这种冰晶。

“给我滚出来!”荀淄手掌一震,将手上的冰晶悉数震散,雄浑的灵气从荀淄体内汹涌喷出,一阵阵的劲风瞬间笼罩住了整座演武台。

荀淄目光流转,仔细观察着周围的一切,聚精会神的模样,丝毫没有放过一丝一毫的细节。突然,荀淄目光中闪掠过一丝精光,只见那自己后侧赫然出现了一道模糊黑影!转瞬及至,黑影五指猛然紧握,体内的灵气在此刻疯狂运转了起来。

“叠影三重击!”

低沉的厉喝声骤然响起,秦风拳头狠狠对着荀淄直轰过去,拳影所及,劲风暴涨,不绝如缕的低闷的破空声音,在众人耳边响起。

荀淄眼睛也是微微眯了起来,他能够感应得出,秦风这一次凶悍的攻击,比起先前任何一次都要猛烈。

脸庞上浮现一抹笑容,荀淄傲然说道:“早就听说你凭着三招叠影三重击,击败了狄鹰耗尽生机施展的百鬼朝音指,你若是想靠这招便要打败我,可还差了点火候,不过我对你这武学,倒是挺感兴趣的,不知能否与我这修罗天元掌抗衡。”

深吸口气,荀淄脸庞笑容瞬间收起,眼眸中精气一凝,手臂缓缓探出,灵气缭绕在指尖,泛着森然冷芒,即便是距离演武台稍远的坐席上的人,都能够感受的到荀淄手指上萦绕着的灵气是多么的雄浑霸道。

“修罗天元掌!”

一声暴喝,荀淄手掌冲着秦风暴射过出,灵气卷起的劲道在掌前形成一股逼人的风旋,淡淡的灵芒耀眼夺目,这般声势倒也极为惊人,丝毫不比秦风的叠影三重击逊色半分。

“嘭!”

二人那各自蕴含着极强破坏力的一拳一掌,在无数道目光注视下,轰然碰撞!

刺耳的劲气爆炸声响,骤然在场中响了起来,一股凛冽的涟漪冲击,从两人一拳一掌中间暴涌而出,冲击波过处,一道道如有蜘蛛结网般的裂痕,哗啦啦的在地面上急剧蔓延开来。

灵气冲击所造成的破坏力,其猛烈程度,直接是令得坐席上的人们惊得目瞪口呆,最后不得不在心中暗自称赞,天才之名,名副其实,若是换做其他的年轻一辈之人,恐怕早就落败了。

澹懿等人也是神色凝重,有些心惊的观看着比赛,两人这股狂猛的灵气对碰,甚至比起当日秦风与澹懿比武是还要猛烈,即便是心性一如既往的高傲的澹懿,也不得不承认,无论是秦风还是荀淄,这一击自己都是接不下的。

演武台上,秦风与荀淄两人的身体在拳掌相碰的状态下僵持着,而后,一股股无形的劲气从两人脚底蔓延开来,二人脚下那极为结实的地面,瞬间崩裂,溅起无数的细小石头碎片,而两人脚下,赫然便是一个约么十余米宽的巨大深坑!

眼睛死死的盯着对面嘴角处一抹冷笑的荀淄,秦风手臂都是在此刻微微颤抖了起来,两者正面相撞的那股劲道,令他整条手臂都变得麻木起来,而秦风心头,也是逐渐开始阴沉下来。

荀淄手掌上再度涌上一道狂猛的灵气,一阵灵芒闪耀,秦风的身体瞬间便被震飞出去。荀淄瞥了一眼身体摇摇晃晃,连站都站不稳的秦风,冷笑一番,讥讽道:“自命不凡的东西,这么点实力,竟然还惦记起了年比桂冠,真不晓得是谁给你的勇气。”

被荀淄的攻击震得手臂一阵剧烈颤抖的秦风,大喝一声,一拳轰向地面,将手臂上的劲道悉数打入大地之中,只听‘轰’的一声,一个硕大的深坑在这股劲道的冲击下,冉冉出现。

在药王的调理下,秦风的身体已经比以前好的不能再好了,不仅不用担心阴寒之气爆发要了自己的命,就连这种高强度的比武都可以撑得下来,若是以往,莫说与荀淄、澹懿这类久负盛名的天才对垒了,就算是与郝禹、郝呈兄弟俩这类的对手对打,自己都未必能够坚持下来。

虽然可以尽情的去战斗了,但是跟荀淄这种习武天才们相比,自己的身体依旧是羸弱不堪,短短两次交锋,瘦弱的身体便已经开始有些吃不消了,小脸上的红润渐渐消散,就连体温也开始愈发的冰冷,带着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声而出现的是一团团冰凉的稀薄雾气。

秦风深吸口气,缓缓站直身体,紧握着拳头,全力运转起体内的灵气,将有些涌动的阴寒之气压制下去,随后冲着荀淄爽朗大笑一声,回应道。

“自大的家伙,胜负未定,便这么早下了定语,就不怕闪了舌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