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神怒

第四十九章,守护之心

黑衣人的话尖锐刺耳,听得妤萱心中一惊,看在这么看来,这家伙是要不顾一切大打出手了,妤萱手掌一翻,巨大的火凤一声长鸣,奔着黑衣人飞掠过去。

黑衣人干枯的手掌高高举起,在那掌心中央,汹涌的灵气喷涌而出,幻化凝聚出一只巨大的黑色灵气巨手,巨大的手掌遮天蔽日,仿佛要把整个天际都遮掩起来。

“嘭!”

黑衣人高举的手臂冲着前方挥下,那只巨大的手掌也顺着黑衣人的手臂重重落下,与飞奔而来的火凤猛烈相撞。

“砰!”

短暂的碰撞,火凤便被黑色巨手一击击退,而后,黑衣人手掌一握,火凤巨大的身体便被那只黑色巨手紧紧的抓在手中。

“咛!”

火凤一声凄惨的鸣叫,随后便被一点点的被巨大的黑色巨手全力捏碎,漫天火海也顺便消散殆尽。

而火凤身后的妤萱娇颜瞬间变得苍白起来,美眸中一抹紫红色的火焰浮现,玉手解开头上盘起的青丝,长长的发丝散落,此刻此景,娇媚之美倾国倾城。

两根玉指夹着一根紫色玉簪,紫红色的火焰顺着玉指涌上玉簪之中,随着越来越多的火焰涌入,通体清透的玉簪散发出浓郁的紫色光芒。

“咻!”

妤萱手臂一挥,玉簪朝着飞射过去,划在空中的短暂时间,玉簪内的灵气猛烈暴涨,眨眼间,便已化身出一道硕大的虚影,观其模样,与玉簪一模一样。

“轰!”

玉簪虚像与黑色巨手碰撞在一起,凶猛的气浪向着周围急速扩散,几息时间,便已将这周围百米之地掀了个天翻地覆。

“螳臂当车,既然你如此不识抬举,那便去死吧!”黑衣人嘶哑的声音缓缓从黑袍中传了出来。

只见那黑衣人干瘦的手指轻弹指上戒指,一尊硕大的铜鼎瞬间浮现眼前,古朴无华的铜鼎斑斑锈迹横浮鼎身之上,黑衣人掌中黑气不断翻涌,源源不断的涌入铜鼎之内,而那铜鼎也不停的传出沧桑铭音。

“嗡!”

铜鼎上突然传出一道嗡鸣声,随后一道黑色光束朝着玉簪爆射过去,光束划过之地,皆是在这空间周围掀起阵阵涟漪。

“嘭!”

光束与玉簪虚像猛烈的碰撞在一起,僵持片刻,黑色光束以一种推枯拉朽般的姿态将玉簪虚像生生震碎,凶猛的能量朝着少女疾奔过来。

“噗!”

被光色光束击中,少女的娇躯瞬间被震飞出去数十米,放在缓缓砸在地上,少女勉强支撑起身体,一口精血吐出,气息开始愈发萎靡,精致的脸蛋也变得苍白毫无血色。

见到妤萱被一击击败,黑衣人手掌一招,笼罩在空中的黑气缓缓流转,在黑衣人干枯的手掌上凝聚出一把硕大的巨剑,隔空就朝着妤萱砍了下来。

浓浓的灵气威压涌上心头,感受着那把巨剑上传来的压迫感,妤萱美眸中浮现出淡淡的绝望,一声叹息,闭上了眼睛。

“老头,这么漂亮的小姑娘你都下的去手,你就不怕遭报应吗?”

一声清亮的声音从黑衣人的身后传了出来,熟悉的声音让妤萱猛然睁开双目,瞪大了双眸看着声音的主人,那个已经离开的人。

黑衣人的攻击也因为这道声音停了下来,转过头颇有些好奇的说道:“想要英雄救美,恐怕你还没有这个实力。”

秦风撇了撇嘴,回应道:“你这不是废话嘛,要不我回来干什么。”

“秦风,你都已经走了,还回来干什么!他会杀了你的!”妤萱冲着秦风大喊道。

黑衣人朝着秦风诡异的笑了笑,原本还在为如何抓这家伙而苦恼不已,现在秦风的突然出现,让黑衣人得以一笑,穆飒等人被自己派人拦住,虽然无法彻底阻挡他们,但是为自己赢得一点时间还是可以的。秦风出现,自己便不需要为时间的问题担心了。

“桀桀,你回来了,反倒让本座省去麻烦,准备受死吧。”

“慢着。”秦风朝着黑衣人摆了摆手,“老头,你今天就算杀了我,恐怕也完不成你们的任务,因为就算我死了,还是会有人替我顶上去的。”

“那我就把那小子也杀了。”黑衣人丝毫没有接受秦风的威胁,笑话,自己一方为了这个计划筹备了那么久,花费了那么多精力,谁敢阻拦,杀无赦。

秦风伸出手指晃了晃,说道:“不不不,既然今天我遭到了攻击,那么村长跟老师会把澹懿保护的很好,好到你们根本没有下手的机会。”

黑衣人不屑的说道:“那是你死以后的事了。”

“做个交易吧,一命换一命,放了她,我跟你走,取得登上演武台资格的是我,只要我还没有死,澹懿便没有机会登台。”见到黑衣人丝毫不上钩,秦风颇有些无奈的跟他废话一番。

“我凭什么相信你,换而言之,你又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条件,我先杀了她,然后把你带走,你就连自杀的能力都没有。”秦风的话让黑衣人感到有些好笑,交易那都是实力相近的人才会做的事,自己眼中的蝼蚁竟然敢与自己讨价还价,让黑衣人甚是恼怒。

“首先,杀了她,你便与东青玄宗结下了不死不休的仇,她可是宗派重点培养对象,杀了她便真的是一点缓和的空间都没有了,别以为你们隐藏的有多好,穆飒村长他们早就知道了你们的身份,之所以到现在还没有撕破脸皮,那是因为还没有真的下定决心。现在你杀了她,村长他们心里的顾虑将会被仇恨占据,到时候你们还有好日子过?”

秦风捂着胸口,轻咳一声,继续说道:“其次呢,我来之前就已经在心脏这里割开伤口,把装着毒药的药丸塞了进去,你知道的,这种药丸的皮很脆的,一丁点的灵气波动都会震碎这层外皮,那种毒药只需要一丁点就可以让我丢掉这条命,小妖被你们攻击过,也中过这种毒,就连它都差点丧了性命,我绝对挺不到救治的时刻。我不信你可以不用丝毫的能量就把我控制起来,一旦我死了,那么一切都回到了起点,你今天所做的一切都只会导致双方不死不休的仇恨,却是没有丝毫的利益可言。”

“我可以先控制住你,再杀了这个女娃。”黑衣人眼中一抹狠戾涌现,显然秦风的话刺激到了他敏感的虚荣心。杀人,永远都是解决问题最简单的手段。

“做梦,现在这颗药丸被我用灵气包裹着,只要你控制住了我的身体,那么那股灵气在消失之前一定会有波动,我说过,只需要一丁点的力量就足以将这层脆皮弄的粉碎,我想死,你根本拦不住我。”

“那你如何保证我带回去的不是个死人呢?”黑衣人显然被秦风的话打动了,犹豫半响,说道。

秦风同样被黑衣人的话问到了,现在他还可以控制着妤萱的生死,自己不能怎么样,可是这场交易里,谁先妥协,谁就有可能输的血本无归,黑衣人妥协了并不会损失什么。自己妥协了,那么妤萱的命真就的保不住了。

“我很怕死,所以我不想死。”

到了最后,秦风缓缓说出了一直隐藏在自己内心深处的话,是的,秦风很怕死,虽然他曾经赌上性命强行吞噬寒气,虽然他现在还在用自己的命去威胁黑衣人,但是他还是说出了这句话。

从有意识开始,秦风被一直徘徊在生死边缘,十三年了,他每时每刻都要准备迎接自己的葬礼,准备丢掉这个年轻的生命。秦风知道自己命不久矣,所以往往表现的很平淡,让自己看起来并不在乎死亡,因为生与死不过是早一天与晚一天的事,可是就是因为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活着见到明天的太阳,秦风更希望自己还活着。

以前,他希望可以多看一眼秦稷,现在,他希望自己可以多看一眼妤萱。

“这个理由我不接受。”

“如果我是你的话,就不会考虑这么多,你现在因为犹豫所消耗掉的每一个呼吸的世界,都是在一点点的减少你手中的筹码,村长他们在赶来这里,他们一旦到了这里,你便什么都得不到了。”

秦风走到妤萱的身边,抱起少女的柔弱娇躯,放到一旁的平滑的巨大石头上面,脱下自己宽大的黑袍盖在少女身上。

“不要去。”妤萱美眸中翻涌着泪光,乞求着面前的人。现在的她好恨,恨自己无法完成老师交代的保护面前这个少年的任务,恨自己没有实力去保护好他,反而成为累赘。

“对不起,为了保护我,让你受了这么重的伤,现在也应该还我来保护你,虽然这么做好像很不自量力,但是我可以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了。”

秦风手指划过妤萱的精致的脸蛋,为她擦去眼角的泪痕,女人是水做的,这句话说的一点都没有错,无论什么时候,眼泪都不会哭干。

突然一股黑气笼罩在秦风身体周围,将秦风卷了起来,飞向半空中。

“小子,既然本座答应了你,自然不会食言而肥,本座留下这女娃的性命,你也该兑现自己的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