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神怒

第四十七章,月下谈话(第一更,求收藏)

夜半当空,残月独轮,星空点点偶尔闪过乌云盖顶。

稀薄月光照耀下,依稀可见古树旁两道身影,一黑一白,四目相对却无片语只言,安静的氛围与这天地之间的寂静相映成趣。

“为什么要认输?你明明是可以获得胜利的,如果这只是离别前的赠礼,我并不接受这样虚假的赠礼。”

黑衣少年首先开口,打破了这莫名异样的气氛,借着微弱的月光,可以清晰的看到少年清秀的脸庞上满是倔强之色。

白天的比武,两个人同时倒地,谁也没有获得胜利,谁也没有失败,可是澹懿却向裁判申请认输,这样一来,秦风便自动获得了登上演武台的资格,虽然另一个名额还没有出现,但是任谁都清楚,那个名额是跑不出荀淄的手。

这种近乎于施舍一般的胜利,让秦风刚刚建立起来的自尊瞬间变得支离破碎,从三个月前自己忍着锥心之痛强行炼化体内的那股寒气开始,到年比前那半个月地狱般的苦训,秦风都咬着牙挺了下去,如果不是那么一点脆弱的自尊心支撑着他,恐怕早在寒气第一次爆发的时候便人死魂散了。

澹懿白天的做法显然是让秦风无法接受这些现实,所以在晚上,秦风便把澹懿约了出来,问个明白,如果澹懿不肯给他这个说法,那么即便是就此决裂,也不容忍这种施舍。

“这些都那么重要么?或许在你看来,你那可悲的自尊受到了羞辱,可在我眼中,却是比这翩翩落叶还要轻,与生死相比,这些又算的了什么呢。”澹懿忽然转过身,拾起地上一片落叶,略有些感叹的说道。

“这就是你的理由,很遗憾,我不接受。”

澹懿的毫不在乎显然有些激怒了秦风,澹懿要得只是结果,秦风更加在意的事实,而且在秦风心里,如果不能光明正大的获得胜利,自己宁可去接受自己的失败,这场比赛的胜败,秦风都不是很在意,但是却无法接受明明是失败了却让人把胜利施舍给你。

澹懿叹了口气,缓缓走到秦风身旁,拍了拍后者肩膀,说道:“我知道你对这场比赛非常看重,可是你不觉得过分的追究胜利来得是否正当,是在干一件非常愚蠢的事吗?这个世上有太多的事是我们无法去将它刨根问底弄个清清楚楚,无论这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至少你获得里胜利,不是嘛,而这个胜利可以带给你挑战桂冠的机会,这就足够了。”

看到秦风小脸上的倔强依旧如故,澹懿苦笑着摇摇头,继续解释道:“我去看过荀淄的比赛,虽然我很不愿意承认,但是却又不得不承认,我不是他的对手,那家伙太强了,强到就连奈章都在他手上过不了一招,那天那一掌看似平易无奇,但是却是让人连抵挡都抵挡不了,有些像灵魂力量,可是却有着本质的不同,秦风,我们当中只有奈章与你接触过那种东西,”

“百鬼朝音指!”秦风紧捏着小拳头,恨恨的言道。

“不错,虽然二者略有所不同,但是同出一辙的东西还是分辨的出来的,你与狄鹰交过手,那东西的实力如何没有人比你更清楚,当日狄鹰实力不过区区炼体第十重,便能够施展出堪比聚灵第五重的力量,这中间的差距数倍不止,而现在的荀淄,恐怕已经达到聚灵第八重的境界,沐卿她们不出场的话,仅凭我们这些人根本就打不过他。”澹懿咬着牙,强忍着怒火,说道。

“还有两天,我也不知道可不可以真的修炼到极光寒冰破第三重,”

“白天的比武你已经胜了,你确实无法打败我,但是当时我也已经是极限了,三个月之前的你还是个人人嫌弃的废物,可是你凭着惊人的天赋扇了所有人一个响亮的耳光,既然三个月的时间可以让你从炼体第二重突飞猛进到聚灵境界,那么你便拥有创造奇迹的能力,化腐朽为神奇,把这件不可能达到的事变成现实,秦风,你可以的,你的身上寄予着所有人的希望,不要让大家失望,打败他,让他付出血的代价,让他知道背叛隐逸村的下场。”

望着澹懿渐渐走远的身影,以及萦绕在耳畔久久无法散去的声音,秦风微微叹了口气,过去的那个秦风游离于醉生梦死之间,虽被叫做废物,却可以在大多数的时间里,享受宁静,不去理会那些所谓的恩恩怨怨,享受着隐逸村独立于世的安逸生活。

现在的秦风被人们叫做天才,在所有人面前享受荣光,受到无数人的崇拜,可是那又如何,光鲜亮丽的背后,是无数的痛苦与辛酸构筑起来的实力,义无反顾的承担起太多人的期盼,太多的责任,有的时候,这种压力甚至有些压得秦风喘不过气来。

荀淄背后的势力太神秘了,这种神秘带来的巨大压力大到当秦风面对他的时候,甚至有那么一丝无力感,秦风有信心越过两人之间的天堑般的差距,可惜时间不等人,这段时间实在是太短了,纵使自己再是妖孽,又有什么办法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更上一层楼,如果真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秦风只能用自己的未来赌上这一次了。

秦风仰起头看着星空上孤零零的残月,淡淡呢喃,

“两天时间,真快啊。”

半响过后,秦风长长伸个懒腰,离开了这里,可惜直到秦风离开,都没有发现,在那不远处月光无法照到的黑暗之中,静静的站着一道淡紫色的倩影。

“他已经走远了,师姐,真的不去帮忙么?年比上荀淄可以杀了他,但是他却不能下杀手,隐逸村的规矩可是对他很不利啊。”小妖趴在少女肩上,开口说道。

少女淡淡的叹了口气,说道:“他有他应该要走的路,如果他迈不过这个坎,那么也只能算是老师寻错了弟子。”

小妖撇了撇嘴,嘟囔道:“言不由衷。”

少女淡然一笑,没有丝毫理会小妖的挖苦,只是轻声言道,

“阁下偷听了这么久,也该现身一见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