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神怒

第四十六章,胜负之外的含义(求收藏)

金黑两道灵芒在两人之间的空白地段激烈碰撞,强烈劲风席上脸庞,刮得阵阵刺痛。短短十息时间的僵持,实力稍弱的秦风一方,便开始有些坚持不住,在金色剑气连续不断的分离切割,黑色光束开始变得有些千疮百孔的模样。

看到己方已经开始显露劣势,秦风胸前的手印一变,双手之上两道灵气漩涡变得越来越扁平,眨眼光景,两道灵气漩涡被凝练成两个玉盘形状。

咻咻~

秦风手臂一展,两道玉盘形状的灵气飞刃朝着澹懿爆射而去,与此同时,第一击的黑色光束被金色剑气彻底绞碎,震成碎片。

呯~

金色剑气一如既往的迎着飞刃飞来的方向凌空一击,不过这一次,比黑色光束更加强横的飞刃在与金色剑气相碰撞的那一刹那,便将后者震飞出去,恢复僵持之势。

“叠影三重击,果真是攻击连绵不断,一重更胜一重,三影叠加,威力数倍于己,有点意思。”

眼见到那团被已经是被剑气彻底绞碎的黑色光束,碎而不散,在第二击袭来之际,与后者叠加在一起,如此一来,纵使第一击被自己摧枯拉朽一般击溃,这第二击攻来,也会连带上第一击的余威。澹懿眼中战意开始变得愈发浓烈:“秦风,把第三招也施展出来吧,否则就凭前两击,根本不可能赢得了我!”

澹懿手掌一翻,掌中金光闪耀,一团金色灵气飞奔而出,一股吸力喷涌,那数道剑影在这股吸力的牵引下,聚集在一起,形成一道金光四射的巨剑虚像。

“好啊,我也是非常期待澹懿大哥的真实实力究竟如何。”

秦风双臂展开,右手上黑芒闪烁,左手上蓝光异彩。

自从那日与狄鹰激战施展过一次叠影三重击后,秦风便开始尝试着将暗元素与冰属性两种元素属性合二为一施展叠影三重击,平时是没法讲二者融合,但若是同时配以武学施展出来,那般威力令人咂舌。

三品之上的武学皆是有着元素属性限制,但是妤萱送给自己的这套武学,却是如三品之下武学一样,不受丝毫限制,当初刚经手的时候,小妖与自己还有些抱怨着武学品阶虽高,但是威力太过一般,毕竟境界突破到了聚灵之后,便可以激活第一种元素,以小妖的收藏,拿出几本高级武学来根本不是什么难事。

可惜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秦风异常倒霉的摊上了暗元素,当时就连药王都傻眼了,秦风能咋办?五品无限制的武学威力虽然差了点,但是将两种元素属性融合在一起的话,第三重的威力堪比秦风全力施展出来的七品的极光寒冰破。

秦风双臂聚拢,两手之上的灵气交融在一起不断的缠绕盘旋,丝毫没有之前的排斥感,一黑一蓝两道灵芒在相互掺杂融合之中,逐渐形成一道圆形的太极图一般。

咻~

太极图飞射而去,先前两道虚幻的灵气虚影围拢在太极图周围,磅礴的能量给人的直观感觉就是挡在秦风面前的一面坚实的灵盾。

叮~

剑气与灵盾轰然相撞,刺眼的光芒刹那间覆盖住周围空间。

“两个人都拼尽了全力,胜负难料啊。”一直站在台下观看比赛的翁鹏旬略微感叹的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

这是两个天才之间的对抗,整个隐逸村中年轻一辈的巅峰之战,两个人表现出来的战力与中级聚灵高手相比都是毫不逊色,而这两个人中,一个刚刚踏进聚灵的门槛,而另一个也不过是聚灵第三重的实力,便已经拥有如此之高的战力,这已经不是自己可以向媲美的了。

“澹懿这家伙究竟在干什么,虽然我很了理解他十分想跟秦风比个高下,但是完全可以私下解决嘛,这般孩子气,若是耽误了村长的大事,还如何是好。”锦菁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眨个不停,看着台上一脸认真模样两个人,疑惑的说道。

翁鹏旬瞥了一眼不远处的那个身着黑衣的少年,回应锦菁道:“从奈章受伤的那天起,这段时间里,澹懿每天都会准时去看荀淄的比赛,而且每一次看完都是神色凝重,不知道想着什么,有一次我就站在他面前,他都没有留意到,每次问他怎么了,他都不说。”

“看来与澹懿的目的与那个家伙今天来的目的是一样的。”锦菁朝着方才翁鹏旬目光看向的方向努努嘴,说道。

翁鹏旬很不屑一顾的撇嘴道:“狗屁的天才,还不是被松嵇斋拒之门外,跑咱们这帮这来找自信,眼瞅要过成人礼了,也好意思来参加年比。”

“钻了规矩的漏洞,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不过这家伙貌似到现在都还不知道沐卿姐与奈章私定终身的事,估计他知道这个消息以后,肯定会气的头顶上直冒烟。”锦菁玉手捂着嘴,娇笑道。

“说起这家伙,我突然想起来,奈章受伤那天,澹懿跟奈章有一次很秘密的谈话,你知道聊的什么吗?”翁鹏旬一拍脑门,突然问道。

锦菁摇摇头,回道:“我问过澹懿,这家伙不说...你的意思是...”

说道这里,锦菁灰溜溜的大眼睛睁得更大了,翁鹏旬点了点头,说道:“我猜是与那家伙有关系,否则以奈章的本事,还不至于被那家伙一招打败,总感觉这中间有什么猫腻,奈章这家伙从小就不怎么安分,指不定干出什么让人难以想象的事情来。”

韩奈章的实力如何对于平时关系不错的翁鹏旬而言根本不是什么秘密,年轻一辈的佼佼者,北村最有能力竞争年比桂冠宝座的人,戏剧性的被荀淄那个家伙击败,着实让翁鹏旬有些费解,荀淄那个家伙虽然强,韩奈章也不至于被打的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不过韩奈章那一身伤也的确是真的,再虎逼的人也不至于那自己的经脉开玩笑,所以翁鹏旬虽然一直十分费解,但都没有去怀疑,如今被锦菁的话一提醒,翁鹏旬脑海里的记忆被翻了出来,不禁让翁鹏旬心头闪过一丝疑虑。

“你这么一说,我好像想起什么来了,澹懿好像有说过,半个月前,奈章与秦风在奈章父亲的坟前有过一次比试。”锦菁贝齿咬着纤纤玉指,说话间的模样,甚是可爱。

“结果如何?”翁鹏旬问道。

“好像是秦风输了,当时的秦风好像修为并没有现在这么高,所以当秦风第一次出现在擂台上的那一刻,奈章第一次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在沐卿姐姐离开之后,还是第一次表现的那么震惊。”锦菁美眸中满是笑意。

“你什么意思?”翁鹏旬疑惑的问道。锦菁讲了这么多,不可能只是说这些过去的往事,可是绕来绕去,还是把翁鹏旬给绕迷糊了。

“奈章当时说,如果秦风连他都打不过,那上么即便来参加了年比,也不过是自取其辱罢了。”锦菁手指缠绕着鬓角垂落的青丝,缓缓说道,“你不觉得现在的澹懿与半月之前奈章做的事几乎一摸一样吗?”

“你是说,澹懿也在做同样的事,这些日子的观察,澹懿对荀淄的底细最为了解,如果秦风现在连他都打不过的话,那么想要打败荀淄那绝对是不可能的,秦风一旦输了,澹懿便会舍命a顶上去。”

“猜测罢了,澹懿那家伙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谁知道呢。”锦菁美眸之中突然精光一闪,自语道,“要决胜负了。”

擂台上,剑与盾的猛烈碰撞后,激起一场剧烈的爆炸,在那爆炸中心,出现一道七八米宽的深坑,漫天的碎屑瞬间将整个擂台笼罩起来,只留下两个虚幻朦胧的身影。

所有人都提着一颗心,眼巴巴的望着擂台之上究竟谁才是这场比赛的胜利者,是天才之名享誉全村的澹懿,还是异军突起的黑的不能再黑的黑马秦风?

更多的人愿意相信那个盛名已久的澹懿会赢得比赛,秦风的修炼速度让所有人都瞬间变得黯然失色,即便一些人的修为比秦风还要高上不少,但是时间太短,短短三个月内,能够修炼到聚灵实力,这颗光芒闪耀的新星足以亮瞎所有人的狗眼。但大多数人还是不相信这种突飞猛进的暴增境界后,还能够拥有远远高于自身境界的实力。

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那么这个妖孽的天赋将会瞬间超越那个天之骄女--沐卿,成为新一届的神话。

如果秦风只是个从未出现过的人或者说像澹懿、韩奈章这样有着盛名的人,那么所有人在震惊之余还可以接受现实,但是唯独这个人是秦风,所有人都无法接受,曾经的天字第一号废物竟然一跃成为天字第一号绩优股,这种天差地别的改变,在一时间根本是无法接受的。

待那漫天烟尘散去,残垣断壁般的擂台上,两个人依旧保持着之前的站立姿势,安静的场面让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等待着结局。

不知过了多久,两人皆是身体一晃,同时‘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