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神怒

第三十八章,百鬼朝音指(本章送给sttse童鞋)

“百鬼朝音指,与森甲黑骷阵同宗同源,皆是以亡灵之魂祭灵,以尸堆如山的骨骸血肉为贡品,祭炼出来的恐怖招式,此等武学因其最后一位主人大肆残暴杀戮,触怒了太多人的承受底线,所以这人最后被无数强者围攻致死,从此这一类的武学便在这创神仙域上销声匿迹。或许还会有像九冥黑炎熊之类的高手学会这种武学,但是都不敢做得太过分,即便如此,碰上施展此等武学之人,也要万般小心。”

半月前,药王所说的话,如同一道警钟,不停的在秦风耳边萦绕,秦风面色凝重的言语道:“这门武学早已经失传,你又是从何处得来的?”

“哦?你竟能道出这等武学的名字,有些见识,不过很可惜,这武学的来历是绝对不能向人讲的。”狄鹰左手把这右臂,拼命控制着因承受不住过于磅礴的灵气而不断颤抖的手臂,森然冷笑道。

“不知你是否听过九冥黑炎熊的名头?他可是会这种招式的。”

听闻此话,狄鹰眉头高高皱起,面色变得越发阴沉。

狄鹰这副表情,让秦风心中甚是惊叹,同宗同源的两种武学,近乎同时出现在这隐逸村,这绝对不可能是巧合这么简单。

“既然如此,那边让我破了你这害人的东西。”

秦风手臂一展,淡淡黑色灵光涌现在手臂之上,丝丝寒意从那灵光之上散发出来,沁人心魂,眨眼间,灵光如海浪般蠕动起来,缓缓聚笼在指尖,化作实质一般的黑色灵气,如同古画中的点点黑墨,朦胧之感更似雾里观花。

咻~咻~

两道虚幻的灵气光影向着对方爆射过去,如同暗夜中划过星空的两道流星,在命运的轨道上轰然相撞,在一声巨响中,化作尘埃。

两道能量再短暂的僵持过后,虚幻的手指形状的百鬼朝音指逐渐占据了上风,将那道漆黑如墨的灵气的威压彻底压制下去。

“怎么可能,狄鹰的境界明明要比秦风低上不少,竟然把秦风逼的连连后退!”锦菁捂着小嘴,惊讶言道。

“狄鹰那家伙施展的究竟是什么学武,怎么那招一出,耳朵都开始有些嗡嗡作响了。”翁鹏旬不停的拍着耳朵,那若隐若现的鬼叫声,让他耳朵开始有些不舒服。

澹懿皱着眉,聚精会神的盯着那道虚幻的灵气手指,不断的低声呢喃:“这种武学早就应该消失了才对,他从哪里学来的这等害人的招式,其罪当诛啊!”

“秦风,不要做无畏的顶抗了,若是你现在便服输,还可以多活几个时辰,哈哈。”狄鹰肆无忌惮的大笑了起来。

而站在对面的秦风脸上没有丝毫的慌张,只是冷笑一声:“聒噪。”

秦风双手合于胸前,随后不断的摆出奇异的手印,淡淡的黑芒随着这种奇异的纹路不停的流走穿插。

短短几息的时间过后,一道虚幻的掌印被凝练出来,秦风大喝一声,这道掌印被拍向愈发逼近的百鬼朝音指。

咚~

掌印划过空间,眨眼间便出现在了百鬼朝音指的面前,卷着劲风狠狠的砸在指上,指影的身形为之一顿,一往无前的攻势被生生挡了下来。

嘭~

狄鹰看到指影攻势被阻,面容之上一抹狠戾之色浮现,左手小指置于口中,随后鲜血横流,狄鹰手掌一挥,一节指骨飞速射向空中,而那指影在空中略微停顿了一刻,一口吞下狄鹰射来的血肉模糊的小指,灵芒暴涨,一击便再度将两道黑芒逼得连连后退。

“饮鸩止渴,我倒要看你狄鹰有多少手指可以任你这般挥霍!”

话毕,秦风手掌一翻,两手之间的微型的灵气漩涡被秦风扣在掌心,手印一变,两指探出,遥指天空,一道光束从手指上飞速射往空中。

轰隆~

光束与那道漆黑如墨的掌印相融,掌印瞬间化作与秦风双手所摆之势一模一样,浓浓的黑芒迅速扩散,眨眼间便将狄鹰的指影笼罩起来,虚幻的影像可以看到,那道灵芒闪烁的指影被这股黑芒一点点侵蚀掉。

“该死的,这究竟是什么武学,如此诡异!”狄鹰阴沉着脸,咬牙切齿的自言自语道。

秦风瞥了一眼脸庞上瞋目切齿的狄鹰:“此招名为叠影三重击,共分三招,百鬼朝音指虽然强悍,但终究比不过森甲黑骷阵品阶之高,再加上你自身实力太低,根本发挥不出百鬼朝音指的全部威力,即便只是前两重攻击,便已经足够击败你了。”

再看了一眼迟迟未曾解决掉,依然在那里负隅顽抗的指影,秦风朝着狄鹰神秘一笑:“也罢,让你看看这第三重的攻击,彻底死了挑战我的心吧!”

说完,秦风手印再次变动,双手松开,掌心那不断盘旋环绕的灵气漩涡形体拉长,眨眼间便如同一道灵气龙卷风一般。

“喝!”

掌中之灵气风旋被秦风推向半空中,待那风旋与黑芒接触后,黑芒不断跳动,逐渐变化成为一个硕大的球形,将那已然暗淡无光的指影困锁起来。

呲~呲~

从那球形牢笼的边缘射出无数道细长的光束,光束就像那遮天蔽日的箭雨,将困锁在黑芒内的指影生生射成了一个硕大的‘刺猬’。

呯~

只听一声清脆声响,那已经被射的千疮百孔的指影片刻间化为尘埃。

狄鹰双手抓着头发,不管不顾那鲜血直流的伤口,眼神呆滞的自言自语:“不可能,这不可能,你秦风不过是一个踩了狗屎运的蝼蚁,怎么可能破了尊者赐予的旷世绝学呢,这绝不可能,对,一定是做梦,只要我醒过来,一切都会消失不见的!”

尊者,这两个字刚一入耳,秦风心神一震悸动,看向狄鹰的眼神也开始变得有些疑惑,在这隐逸村里,唯一一个可以称尊的便只有穆飒一人,穆飒是绝对不可能传授给狄鹰这般阴狠的武学的,那么狄鹰口中的尊者便只有村外之人。

突然脑海中涌上一股不安的直觉,不禁令秦风双目一凝!

这股气息在另一个人身上也感觉到过...

荀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