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神怒

第三十七章,诡异的狄鹰(第一更)

“秦风,三个月不见,你倒是让我想念得紧啊。”见到缓缓走上擂台的秦风,狄鹰脸上露出十分诡异的笑容,森然话语,虽烈日炎炎,却让听到这话的人不禁冷颤不断。

“是么,有此殊荣,秦风也算是不枉这三月以来的勤修苦练呢,不过,可惜可惜。”秦风略有些遗憾的摇了摇头,未把话说完。

狄鹰好奇一问:“哦?不知可惜什么。”

“奈何你狄鹰堂堂男儿,而非女儿之身,叫秦风如何念得起来啊。”秦风阴阳怪气的回道。

这话一出,惹得围观人群皆是大笑连连,其中尤以翁鹏旬与小妖乐得最甚。

“哈哈,可笑死我了,没成想秦风这小子演戏也是一绝啊。”翁鹏旬爽朗的大笑起来,丝毫没有给狄鹰留下一点面子。

澹懿也是被逗乐了,暗叹这小子一巴掌回的恰到好处。

狄鹰冷哼一声,道:“三月未见,竟还是这般牙尖嘴利,我倒是想看看,等你被打的骨断筋折之后,是否还笑得出来!”

“三个月前你都打不过我,如今又是从哪里寻来的自信,莫不是在床上躺了三月,所治之疾并非筋骨,而是头骨?是不是尚未医好便出来四处炫耀了,脑残也是病,不治会要命。”

如今的二人已经不是当初那个狄鹰单方面欺辱秦风的时候了,这三月的艰苦训练,让秦风已经看不上这个当初在自己心中如天堑一般难以跨越的对手,甚至对于这个人是否还在心中当做对手,都已经无从知晓了。

“难道你秦风在这三月之中只学会了如何呈口舌之利不成?”狄鹰轻蔑一笑,说道。

秦风冲着狄鹰做一个请的手势,说道:“多说无益,动手吧。”

狄鹰紧捏着拳头,拳上淡淡灵光浮现,身体一晃,飞速朝着秦风冲了过来。

秦风神情一紧,右手上一道黑芒闪过,快速将整个宽大的袖袍笼罩起来,手臂晃动,整个袖袍就被卷成一条粗大的长鞭一般,随着秦风手臂一挥,与狄鹰挥出的拳头猛然撞在一起。

嘭~

猛烈的劲道瞬间便将狄鹰的身体震飞出去,狄鹰的身体落地之后,双脚猛踏地面,噔噔噔十余道巨大声响,身前留下深长的脚印,狄鹰方才卸去那股震退自己的劲道,缓缓稳住身形。

“炼体第十重,勉强入眼。”秦风察觉到拳袖相碰之时,从手掌上传出来的灵气雄厚程度,一掌震退狄鹰后,秦风弹着手指,语气平淡无奇。

“真不错啊,短短三个月内便已经修炼到了炼体巅峰了,这般速度,怕是连荀淄都略有所不及吧。”甩了甩有些刺痛感的拳头,狄鹰冷笑一声,道。

听闻此话,全场鸦雀无声。

三个月的时间并不算长,对于普通人来说,勉强够进行一次突破的,狄鹰能从炼体第八重突破到炼体第十重,已经被叫做天才了。

秦风的真实实力究竟是何等级,在场的人谁也不清楚,先前打败郝禹时,连一丝一毫的灵气都没用上,完全是靠其自身肉体强度。

随后与郝呈对了一掌,明显是人家郝呈占优势,再参考秦风对战狄炎兄弟时的状况,考虑到秦风可以在炼体第七重的时候越级与炼体巅峰层次一战,那么初步估计秦风的真实实力也就实在炼体第十重巅峰左右,若是有所藏拙,第十一重也未尝不可。

可听到狄鹰一语道出秦风的境界,着实是让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若是真如狄鹰所言,秦风在这短短三个月内便从炼体第七重修炼到了炼体巅峰,如此天赋,堪称妖孽啊。

“呲呲,好强的天赋,照这般速度修炼下去,下一届的年比,怕是连荀淄那家伙都不是这小子的对手了吧。”翁鹏旬挠着头发,一脸的惊叹。

“恐怕今年花落谁家都未尝可知啊。”澹懿一番苦笑,颇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

锦菁瞧见澹懿这番表情,顿时心生疑惑,问道:“澹懿,你是不是看出什么门道了?”

瞥了一眼擂台上云淡风轻的秦风,澹懿缓缓开口说道:“刚才一击,任谁都能看得出来不过是真正对决前的试探,既然是试探,又怎会施展全力而令对方彻底摸清楚自己的底呢。”

“你的意思是说...秦风这小子还有所隐藏?”锦菁圆溜溜的大眼睛满是难以置信的神态,流光溢彩的美眸到也着实好看。

“不光是他,就连秦风的那个对手都留了后手,否则就凭炼体第十重如何打得过炼体巅峰层次,秦风当日能与狄炎一战,怕是要归功于你怀中这位大神了。”澹懿耸了耸肩,为众人解说着自己的理解,说道最后,还把十分低调的小妖给指了出来。

小妖慵懒的瞥了澹懿一眼,说道:“你小子不错,有点眼力。”

锦菁将抱在怀里的小妖高高举过头顶,言道:“小家伙不仅长得可爱,还这么厉害呢!”

“你们继续看比赛吧,妖爷去找个熟人。”小妖挣开锦菁的双手,跳到地上,眨眼间便消失不见了。

擂台上,秦风淡漠的看着笑得十分诡异的狄鹰,说道:“尺泽之鲵,何堪以量江海之大。”

狄鹰脸上依旧是那副鬼气森森的笑容,甚至连额上都不时会浮现出一道虚幻的符文,甚是诡异:“哈哈,我竟被你笑作井底之蛙,是也是也,如此这般妖孽天赋,世所罕见,叫我如何不这般惊叹!”

可随后的话,却是让秦风神色一紧,这句话狄鹰并未道出,而是嘴型蠕动,不出一点声响:“盛会之后,我定取汝性命。”

“我等着。”秦风也同样回以无声的口型。

“不必荀淄出手,有我在,这演武台,怕是你根本上上不去了。”狄鹰手指贴在眉心处,额上符文缓缓蠕动,片刻过后,全部汇聚到了狄鹰指上,雄浑的灵气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在这手指上空形成一道微型的气旋。

浓浓的威压席卷整个擂台,秦风一脸诧异的看着面前手臂上不断有青筋暴起的狄鹰,喃喃自语。

“百鬼朝音指,他是怎么学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