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神怒

第三十五章,妥协只是为了下一次必杀

“我若是不同意呢!”

平淡的音调传出来的内容,胜似一道九天惊雷一般,震得所有人大脑一片空白,目瞪口呆的看着擂台上的瘦弱少年,就像是在看一个来自外太空的怪人一般。

荀淄的身份就像是隐逸村里的小皇帝一般,他父亲是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而他更是天赋异禀,连续八年夺得了年比桂冠,如此成就足以让如今隐逸村里的那些所谓的天才们瞬间黯然失色。

似乎从荀淄一出生的开始,就没有人敢这么对他说话,平日里谁不是主动恭维着这位小皇帝,敢忤逆他所说的话的人都不过是那么区区数人罢了。

“哈哈哈,小子,你有种,竟然敢这么跟我说话,你是哪家的小子,为何我不曾见过你?”荀淄大笑三声,依旧是一脸不屑的神色朝着秦风问道。

“荀大哥,这小子是北村秦稷的儿子。”见到荀淄不明秦风的身份,郝呈大声喊道。

听到郝呈的话,荀淄冷笑一声,眼神中的戏谑之色愈发浓郁:“哦,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咱们隐逸村头号废物啊,怎么,现在咸鱼翻身了,便开始志得意满起来啦。”

秦风抿着嘴,平静的回道:“那又如何。”

“不如何,只是想告诉你,这世上有些人你是惹不起的,你不会死,但是你活着会比死了更痛苦,相信我,我做得到。”

“毫无意义的恐吓,若是我秦风会畏惧这些,命早就丢了,还会活到现在?”

“秦风是吧,好,我会在那最高峰的演武台上恭候阁下大驾,我倒是很好奇,会被那位这般看重的人,究竟是何等本事?”荀淄一甩袖袍,指着远处位于最高处的那座演武台,向秦风下了战书。

秦风抱拳,不卑不亢回道:“秦风自当按时赴约,倒是阁下可莫要让秦风苦苦等候之人,换做他人。”

“我们走!”荀淄朝着身后的人一摆手,转过身,径直打算离开这里。

“荀淄这高傲的家伙什么换性子了,就这么就把郝呈给抛弃了,完全不是以往的风格啊。”翁鹏旬挠挠头,一脸不解的自言自语道。

韩奈章双眼微眯,用余光瞥了一眼转身离开的荀淄,又回过神来打量起擂台上的瘦弱少年,知晓内情的他不适合多说些什么,所以只是静静的观察着周围的一切。

反倒是澹懿不顾形象的用手指抠着耳朵,说道:“看来我们都小看了姓秦的小子,能够逼得荀淄让步,强悍的实力与不容小觑的*,缺一不可,相对而言,荀淄的父亲对于一些人的细节了解的更多,我们是比不过的啊。”

说完,澹懿眼神复杂的瞥了一眼背靠在墙壁上闭目养神的韩奈章,这家伙肯定知晓一切,否则不会这般淡定,好像一切都与他无关,实际上,无论是荀淄还是姓秦的小子,都或多或少与这家伙扯的上关系,奈何人家不说,纵使自己问了,也未必能套出什么有用的东西来。

“我才发现,原来这姓秦的小弟弟也是蛮帅的嘛。”锦菁看着擂台上的秦风,两眼冒着小星星。

“花痴。”澹懿与翁鹏旬异口同声的说道。

锦菁满不在乎的冲着两人竖起了中指:“且,老娘的世界,你们不懂!”

“那小子才十三岁,锦菁你就放过他吧。”翁鹏旬一脸坏笑的说道。

锦菁撇了撇嘴,说道:“老娘还没过成人礼呢,早恋你们管得着啊!”

“秦风的主意你就不要再打了。”这时,一直沉默不语的韩奈章突然开口说道。

听到韩奈章开口,锦菁两眼中的小星星更盛,说道:“就知道奈章你还是在意老娘,呸呸,还是在意我的,难得奈章你为我吃了一次醋,嘻嘻,有了你,我才看不上那小子呢。”

韩奈章摇摇头,叹了口气,说道:“不管你刚才所说是真心或者仅仅只是开个玩笑,不反对你跟他交好关系,但是对于男女之情的话最好别说,会给你带来危险的,你应该知道沐卿她们去的那个地方究竟有多么的神秘,她们的话,即便是在这隐逸村里都堪称村规一般的无可反抗,而从某些渠道得到的信息上看,那个女孩的身份,比起沐卿她们都要高上不少,虽然不知道她跟秦风究竟是什么关系,我还是劝你不要越雷池一步。”

“这么恐怖,老娘倒是对这个小家伙越来越好奇了。”锦菁手指卷着发丝,看着秦风的眼神愈发的精彩。

“锦菁,还是听奈章的话吧,千万别把自己置于危险当中。”澹懿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面色凝重的韩奈章,这家伙的话里的意思虽然有些含糊不清,但是可信度还是很大的。

锦菁嫣然一笑,说道:“放心,我不会玩火的。”

“荀大哥,救我啊...”见到荀淄转身就走,一点没有要救自己的意思,郝呈顿时慌了起来,现在也就荀淄能为自己求求情,如果连他都不帮自己,今年的年比可真要悲剧了。

“郝老弟,恕在下无能无力,秦风已经不是过去的那个废物了,他后面站着的人连我都惹不起,你让我怎么救你?”荀淄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模样,走到郝呈身边,附耳低声说道。

“可是...”郝呈还是心有不甘,却无法再多说什么,形势比人差,自己为之奈何。

“今年的年比先不要去想了,你放心,如果这小子真能上的了演武台,这场子我会帮你找回来的,即便他提前跑了,我也有办法让他死无葬身之地。”荀淄目光中闪过一抹杀意。

“可是村规不允许擅自杀人,难道荀大哥你...”想到某种危险的可能性,郝呈面露惊恐之色,就连说起话来,也附夹着丝丝颤抖。

荀淄狠狠的瞪了郝呈一眼,说道:“不想死的话就不要去关心这些,那个层面的事不是你应该打听的,我再警告你一次,有些话不能乱说,会丧命的,不光是你自己的命,你父亲、母亲、弟弟,你们全家人的性命都会因为你的狗嘴漏风而彻底丢掉,各中关系,掂量清楚!”

“我知道了,多谢荀大哥。”郝呈低着头,诺诺称是。

荀淄朝着两位刑罚者挥了挥手,示意让他们把郝呈带下来,而自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现场。

而在那谁也看不到的荀淄漆黑如墨的眼瞳深处,一道诡异的黑气散发出凛冽的杀意。

“秦风...现在便饶你一命,等那演武台上的东西完成,便是尔等身首异处之时,趁着你还有命,尽情的放肆吧。”